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
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 連載中

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未小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慕之 沈睿

十八線演員雲軟穿進了她接下的劇本里,成為了炮灰女配雲軟軟
睜開眼,男主沈睿之正要一劍送她歸西
她撲通一聲跪下,抱住了他的大腿
「殿下,我錯了!」 從此,雲軟軟為保狗命,一路按照劇情開掛,幫助沈睿之剷除大反派沈慕之,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大腿抱得穩穩噹噹
   當她準備功成身退,去封地做條鹹魚的時候… 本該領盒飯的沈慕之殺了回來,一劍砍掉了沈之睿的頭
雲軟軟:??? 男配,你好像拿錯劇本了喂! 雲軟軟嚇得趕緊跑路,剛跑到門口就迎面撞上沈慕之
她撲通一聲跪下,抱住了他的大腿
「殿下,我又錯了!」 【只想保命的炮灰女配雲軟軟X喜怒無常的腹黑暴君沈慕之】 裝逼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小甜文,略沙雕,全架空,勿考究
展開

《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章節試讀:

第8章 為了他,你連我都不放過?


聽到沈慕之的聲音,雲軟軟身後的於樂腿一下子就軟了,人差點站不穩。

雲軟軟把手放到身後朝着他揮了揮手,於樂聰明的後退了一步,找個沒人又不顯眼的角落待着去了。

裏面那尊殺神,他就是死也不敢靠近的,太可怕了,大晚上的連燈都不點,這人內心得有多黑暗啊!

雲軟軟壯着膽子走進了漆黑的大廳里,只見光線暗淡的大廳里只有沈慕之一個人,他斜靠着坐姿很肆意,倒是符合他本人的風格。

除此之外,整個大廳被塞得滿滿當當,一個個箱子堆在一起,箱子全都開着蓋子,裏面的金銀珠寶格外的扎眼,都是她這些年攢下來的家當。

看樣子她離開的這段時間裏,沈慕之把她的郡主府上上下下全都搜颳了一遍。

這些家當擺在她的面前,她每看一眼就覺得心又被多颳了一刀,死疼死疼的。

儘管她內心情緒翻湧,但作為一個優秀的演員,她臉上沒露任何錶情。

她老老實實乖乖巧巧的朝黑暗中的沈慕之行了一禮。

「軟軟拜見殿下,回殿下的話,這裡是軟軟的家,軟軟怎麼會不回來?」

黑暗中又傳來了一聲冷笑,比剛剛還要更冷幾分。

「膽子不小,死到臨頭了還敢撒謊。」

「軟軟真的沒有撒謊。」

雲軟軟眼眸里染上了一層霧氣,配上她那張傾城絕世的美人臉,但凡看見的沒有人會忍得住不心軟。

沈慕之除外。

「那你倒是說說,今天跑哪去了?」

「軟軟沒跑,是姜姑娘派人送軟軟離開的,軟軟不敢違抗她的命令,就只能跟着走了。誰知…」

雲軟軟吸了吸鼻子,委屈得幾乎要哭出來,她抬頭觀察了一下沈慕之的表情,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冷。

「誰知那人帶着軟軟出宮走的卻不是正門,而是一個軟軟沒有去過的小門,出去之後還帶着軟軟一路走,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荒涼,後來走到一片廢棄房屋很多的地方,還有一個奇怪的灰色破廟。」

雲軟軟一邊回憶一邊描述,看起來真的特別可憐。

「那個地方看起來也很荒涼,但實際上人很多,時不時就會出現很多衣衫襤褸又凶神惡煞的人。我和我的侍從嚇得一路亂跑,好不容易才跑到正經路上,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下來了。」

雲軟軟低低的啜泣着,看起來像是真的嚇到了。

沈慕之目光垂落下來,修長的手指在椅子把手上輕輕的點着,也不知道信了沒有。

「那你的意思是說,姜若妍故意害你?」

雲軟軟猛然抬起頭,一副緊張的模樣。

「軟軟不敢,她是未來的七王妃賢良淑德、品行極佳,應該只是引我出去的那個侍衛有私心罷了。」

她都演到這個份上了,他要是再不信她就擺爛罷工算了,橫豎是個死,馬上就要做鬼了,還是不要這麼累了。

她這一身灰撲撲的說明她這一路確實吃了苦頭,沈慕之查到她不是正門出去的,所以她說偏門也證實了這一點。

以及她還準確描述了朝城貧民區里最混亂的那片連官府都管不好的區域,也說明她是真的去過。

而且她也沒有故意要抹黑姜若妍耍心機報復的成分,甚至還吹了一波她的彩虹屁,看起來真誠得不能再真誠,卑微得不能再卑微。

這麼多細節堆疊在一起,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會對雲軟軟的話深信不疑了。

然而,沈慕之明顯就不是正常人。

他冷笑了一聲,忽然手中抓着那一枚小小的夜明珠輕輕一彈,咚的一聲,彈到了她的腦門上。

……

雲軟軟額頭一痛,伸手去捂着,心裏又氣又難過。

毀滅吧,她不伺候了,直接擺爛,愛誰誰。

「以後再敢胡說八道,落你腦袋上的就不是夜明珠了。」

???

雲軟軟抬起頭一臉的驚訝。

這是又過關了的意思?他信了?

但問題來了,他為什麼要說自己胡說八道?哪句話編得不夠好?

似是讀懂了雲軟軟的表情,沈慕之好心的解釋了一句。

「她不是七王妃。」

雲軟軟恍然大悟,原來是彩虹屁拍得不夠。

沈慕之現在連皇帝都控制住了,接下來他就是太子,甚至可以直接登基。

所以姜若妍再差也得是太子妃,保不齊馬上就是皇后,她只喊她七王妃顯然是把她的身份喊低了。

看到雲軟軟這「懂了」的表情,沈慕之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又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

這時,沈慕之看到跪在地上卑微不已的雲軟軟,正趁着大廳里漆黑一片,偷偷摸摸的把那枚小小的夜明珠塞進自己的裙子里藏起來。

……

「上次到郡主府來得匆忙沒仔細看,今天時間充裕到處逛了一圈,這才發現你的郡主府里竟然藏了那麼多寶貝,一般的郡主沒這手筆吧?和風郡主你可真有錢啊。」

聽到這話,雲軟軟藏夜明珠的手一頓,猛然抬起頭來。

「回殿下的話,這些都是平時皇上太后賞賜的,平日里軟軟捨不得花都存了起來。」

沈慕之嗤笑了一聲:「是嗎?我還以為大部分都是我三皇兄賞你的,不然你也不會為他這樣賣命。」

胡說八道,沈睿之哪裡有錢?

他的錢都拿去鞏固勢力,培植黨羽,建立爭權奪位去了。

他不但自己沒錢,他這一路的連勝都還是她拿錢給砸出來的,為的就是養好這條最粗的大腿,未來保她一世平安。

現在倒好,錢投進去了,人直接沒了,她不但不平安現在還要膽戰心驚的過日子。

吐槽歸吐槽,但這些話不能說,說了她當場就得死。

「三皇子平日也節儉,偶爾是有些賞賜,但並不多。」

「那你…」

沈慕之拉長了尾音,雲軟軟忽然感覺到不對,心中的危機預警滴滴滴的作響,她一抬頭果然看到沈慕之朝着她湊了過來。

他那張好看的臉離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在幾乎要貼到她鼻尖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這一動作嚇得雲軟軟一動不動,連呼吸都停滯了。

下一秒,沈慕之修長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她的臉被迫抬了起來。

「為什麼這麼死心塌地的追隨他?為了他,你連我都不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