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 連載中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紫靈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南煙 現代言情 謝景皓

全能真千金回歸慘遭嫌棄?她隨手一甩,各種馬甲紛紛掉落
驚呆眾人,紛紛想要抱她大腿!但卻被謝景皓攔住了
「這個大腿是我的,休想跟我搶!」沈南煙:「......」展開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章節試讀:

第5章


第5章

下午的物理課,沈南煙聽得是昏昏欲睡,任憑老師在講台上說的激情飛揚,也勾不起她半分的興趣。

早在小學,她就已經自學完了所有的高中知識。

所以當其他同學都聽得一知半解的時候,沈南煙的感覺就像是聽到了1+1=2這樣弱智的題目。

再加上昨晚她還熬夜完成了手上的一個科研項目,不知不覺,沈南煙的頭就磕在了桌子上。

她這一睡,算是讓班裡的同學跟老師徹底沒了念想。

本來他們見沈南煙這麼自信的要參加奧數競賽,還以為她深藏不漏,但照現在看來,學渣無疑了。

謝景皓微微偏頭,入眼的便是沈南煙安靜的睡顏。

偏冷的膚色讓她連在睡夢中都帶着清冷之感,像極了一隻蜷着尾巴犯懶的名貴貓咪,特別是那雙眼睛。

謝景皓記得它睜開時的模樣,比琉璃還要乾淨純粹。

而這雙眼睛的主人,似乎喜歡他。

這樣的想法一冒出,謝景皓就很難控制住自己偷看的動作,每多看一眼,陌生的情愫都在多蔓延一分。

直到放學鈴聲響起,謝景皓才恍然回過神來。

他竟然,看着一個女生髮呆了這麼長時間.......

最糟糕的是,他的課本上還被自己畫上了一個Q版的少女形象,而這個人,分明就是正在睡覺的沈南煙!

唰!

謝景皓迅速將課本扔進了書包里,耳尖泛着微紅。

他這種行為,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痴漢!

這要是被京城的那群傢伙知道了,怕是能笑上一年。

不行!

得想個辦法把這幅畫給擦掉。

因為太過心虛,謝景皓並沒有叫醒沈南煙,而是拎着書包匆匆離開了教室,背影多了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五分鐘後,沈南煙悠悠轉醒,而旁邊的座位上早已空無一人,她本能的眉頭微皺,眼底也有着幾分煩躁。

好歹中午才一起吃過飯,放學就不等她了,還真是翻臉無情。

直到出了教室,沈南煙心頭的那股煩躁感還是揮之不去。

她慢吞吞的走向校門,沒等靠近,就聽見門口傳來一陣接一陣的喧嘩聲。

「天啊!這就是沈家的長子沈宸軒么,長得也太帥了吧!」

「何止是帥,聽說他已經開始接管家族企業了,前不久剛談下一個上千萬的項目,又帥又能幹的男人,想嫁!」

透過重重的人群,沈南煙看到沈宸軒正站在車門旁,一身筆直的黑白西裝襯的他身材挺拔,俊朗的外形吸引了眾多女生的視線。

常年位於上位者的氣勢,更是給他平添了幾分貴氣。

周圍女生的尖叫聲,在沈宸軒一臉寵溺的接過沈羲和書包的時候達到了頂點。

一個是溫柔呵護,像王子般的大哥;一個是堅定守護,像騎士般的弟弟。

這一刻,沈羲和成為了全校女生羨慕的對象。

「沈羲和的命也太好了!我要是有這麼優秀的兄弟,做夢都能笑醒!」

「今天又是想魂穿女神的一天!」

沈宸軒先用手護着沈羲和上了車,而沈元哲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甚至連車門都是自己開的。

接到弟妹後,沈宸軒緊接着坐上了副駕駛。

轉身的瞬間,沈南煙很確定對方看到了人群之外的她,但沈宸軒只是淡淡的收回了視線,然後頭也不回的上車離開。

很顯然,他們並沒有帶上她的打算。

隨着汽車的轟鳴聲越來越遠,校門口的人群也漸漸散開。

暮色漸沉,學校逐漸變得空蕩起來,沈南煙在門口又等了一會,卻始終不見沈家再派車來接她。

這時她終於確定,沈家是打算給她一個下馬威了。

至於原因,沈南煙心中多少有了點猜測。

洛城高中距離沈家少說有三十分鐘的車程,如果光用腳走,等沈南煙走回沈家,天也全黑了,而沈家並沒有給她一分零花錢......

看來沈家這是認準了沈南煙會主動開口求他們。

但很可惜,沈南煙根本看不上這點小伎倆。

她走到路邊拿出手機,給一串陌生號碼撥通了電話,很快,對面就接了起來。

「南姐!你終於給我打電話了,我還以為你都忘了我們這群小弟了!」對方一開口,就是咋咋呼呼的。

原本很嘈雜的背景音在「南姐」這兩個字出口後,變得靜悄悄的,像是生怕蓋掉沈南煙的聲音。

沈南煙的神情難得浮現了幾分輕鬆,「少貧,趕緊派輛車到洛城高中接我。」

「高中?!」

對方頓時誇張的大叫起來,「想我南姐作為史上最年輕的女博士,居然要淪落到重新上高中,這就是親情的力量嗎?」

玩笑了幾句後,該乾的正事也沒落下。

不到十分鐘,一輛黑色的卡宴就停在了路邊,沈南煙從上車到離開,整個過程用時不到一分鐘。

哪怕周圍有其他人看見,對方也絕對沒有看清沈南煙的臉。

他們只會看見一輛豪車接走了學校的一個女生,至於對方是誰就不得而知了。

回沈家的路上,坐在副駕駛的黃興一直在跟沈南煙搭話,剛剛接電話的人也是他。

「南姐,找到家人的感覺如何?是不是讓你這座冰山也有了被融化的感覺?想你以前被人販子拐走後過的那麼苦,現在也算是苦盡甘來了。」

說話間,黃興露出了回憶的神色。

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沈南煙的時候,瘦的跟個豆芽菜一樣,但那雙眼睛着實令人印象深刻。

他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當時的黃興以為自己打倒面前的豆芽菜,完全不用費什麼力氣,這種想法直到他被沈南煙一腳踹到牆上,才變得粉碎。

從那之後,他就成為了沈南煙的小弟,關於沈南煙的事也了解了不少。

自小跟家人走失算是沈南煙的一個遺憾,以她今時今日的地位,找到沈家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而她選擇回到沈家,也只是想彌補這個遺憾。

不過照目前看來,沈家距離失去「家人」的資格也沒有多遠了,所以沈南煙的反應十分平淡。

「就這樣吧,他們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

黃興聽出了沈南煙語氣中的冷淡,再想到沈家已經有了位千金的事,頓時拳頭都硬了。

「南姐,是不是那群傢伙欺負你了?區區一個沈家,誰稀的待?反正這些天京城那群人找你都快找瘋了,我們回去也好。」

猶豫了一下,沈南煙搖了搖頭,「先不回去,我想再看看情況,而且,我在學校遇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人,暫時也不想走。」

一想到謝景皓,沈南煙覺得連窗外飄進來的風都是甜的。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