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藏不住的事
藏不住的事 連載中

藏不住的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棲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厭 現代言情 莫漓

【清冷溫柔作家 × 囂張狂拽影帝】 【遲鈍系美人VS腹黑系妖孽】 「……謝謝你
」 「關於什麼?」 「啊?」 「是謝我帶你翻牆,還是送你回家?」 莫漓驚詫:「原來你還記得?」 江厭桃花眼微微上挑,睨着她:「你覺得你是容易讓人忘記的類型?」 …… 剛踏足演藝圈的十八線女藝人莫漓,除了隱瞞自己是圈內當紅小花同母異父的姐姐,實則還有一個無人所知的身份—— 爆紅言情小說《深藏》作家,阿狸
幼時母親出軌,雙親離異,加之父親因病離世
讓單純的少女不願相信愛情的存在
卻因作品《深藏》選角,意外出演了自己筆下的女主,與昔日錯過的高中同學江厭相遇
兩人打破重重隔閡,擁抱充滿荊棘的彼此…… 某日莫漓靠在男人懷裡,疑惑提問:「阿厭,你究竟什麼時候知道的我喜歡你?」 江厭微勾雙唇,俊臉寫滿愉悅:「從你喜歡上我的那一刻
」 莫漓歪着頭不解:「我以為我藏的可好了
」 江厭輕吻她額頭,慵懶一笑:「那是因為——有些事,藏不住
展開

《藏不住的事》章節試讀:

第6章 和他拍?


剛至傍晚,潭州市燈火通明,霓虹燈璀璨,女人蜷縮在保姆車裡,臉色慘白。

嵐嵐很是焦急:「很疼嗎?要不咱們今天就別去了吧,跟主辦方請個假。」

「那怎麼行。」

莫漓捂着小腹,勉強道:「姨媽疼一陣就過去了,這次是拍攝合影,又不止我一個人。」

況且,星光閃耀紅毯活動一年一度,前年她不火的時候,這種活動可沒她的份。

現在機會來了,更要把握才是。

嵐嵐撥開擋住她眼睛的碎發,心疼道:「吃了葯嗎?」

莫漓咬着唇搖搖頭:「一會就好了,別擔心。」

_

花季公司休息室,王策劃對着男人低頭哈腰:「不好意思啊,江老師,現在就差莫漓老師沒到了,要不您先和另外幾位拍?」

做好妝發的江厭更生俊美,那雙疏離的眸低垂,片刻後才道:「先讓他們幾個拍。」

「啊?」

王策劃摸不着頭腦。

「我現在想休息,他們先拍。」

江厭收回目光,繼續盯着手機。

王策劃猶豫:「本來是六個人的合影,那等下就只有您和莫老師兩個人……」

「嗯——」

男人鼻間發出輕嗯聲,幾近細小若無。

「啊?」

策劃更驚訝了,不過他心裏突然起念,這倒是讓本刊雜誌爆火的機會。

影帝江厭,新人莫漓。聽着就很讓人感興趣。

眼看男人又沉默下來,王策劃忙率先安排其他演員先行拍攝。

_

經過無數個紅綠燈和交通堵塞後,她們一行人總算到了花季。

化妝師迅速為莫漓化了一個似有若無的淡妝。

嵐嵐把服裝送過來。

她拿起第一套,是條純白色魚尾長裙,優雅中不乏清純,很適合她現在的妝容。

而另一套……

莫漓微皺眉:「這條也要拍?」

嵐嵐:「品牌方好像說兩個風格都嘗試下,到時候選套更合適的。」

「行吧。」

換好衣服,化妝師給她梳了個盤發,發間插了支玉簪。

嵐嵐咂咂舌:「嘖嘖嘖,你這身材、這氣質,真是穿什麼都好看。」

她抬眸看向鏡子里的自己。

女人的曼妙曲線在貼身的魚尾長裙下完美體現,妝容清淡卻不失溫婉,那一根玉簪更是恰到好處,溫柔繾綣。

拍攝場地架在二十八樓,嵐嵐替她拿着東西上去。她換好高跟鞋,等在電梯門口。

「叮咚——」

電梯門打開,莫漓正巧抬眼。

這一眼差點沒把她送走。

男人一身筆挺的銀白西裝,懶散的靠在電梯里,幾縷碎發遮住他的眼,依舊是那股厭世的氣質,桃花眼微眯盯着手機。

莫漓腦子裡頓時跟炸出了煙花一樣。

大約是她停在原地太久,連江厭也抬起頭來,微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又停在她臉上。

「不上來?」

江厭歪着腦袋,淡淡的語氣,彷彿並不驚訝她會出現在這。

「我……可以嗎?」

可以不上來嗎?

莫漓咬着唇,笑容尷尬。

江厭揚了下眉:「你還沒沉到這電梯坐不下兩個人。」

莫漓嘴角微滯,看來是她語氣有問題,導致江厭誤會成,她是在請示他可不可以上來。

電梯里又是死寂一般的沉默。

莫漓率先打招呼道:「呃…你怎麼在這。」

江厭盯着手機:「跟你一樣。」

「啊?」

男人忽的抬起頭看她:「因為有個人遲到了,所以我等到現在。」

莫漓忽感心慌。

不是吧,江厭也是今天怕封面?

可嵐嵐在路上的時候不是說都拍完了嗎?

電梯不大,兩人站在一排,距離很近。江厭那雙桃花眼若有似無的睨着她,就好像在控訴她的罪行一般。

「我……堵車。」

莫漓抓着魚尾裙,總不好說她是因為生理痛,導致在家裡磨蹭了太多時間。

江厭收回目光,看樣子也並不打算追究這個問題。

莫漓此刻才反應過來!

如果真按照嵐嵐所說,其他人都拍完了,那不就只剩江厭……和她!

「叮咚——」

電梯門開。

嵐嵐站在電梯門口,表情跟看見鬼一樣盯着他們倆。

「我去~你倆什麼情況?」

嵐嵐拉過她,先往棚裡邊走。

莫漓咬着牙:「你不是說就我一個人了嗎?」

嵐嵐瞟了眼身後的方向:「我也是才聽王策劃講,還有一位沒拍,我怎麼知道會是江厭。」

莫漓頓時無語。

「話說你們剛剛是在敘舊?」

嵐嵐笑得一臉揶揄。

莫漓扯過自己的手:「敘什麼舊。」

嵐嵐輕聲打趣:「我可聽阿知說,江厭高中時候,對你……。」

阿知是她和嵐嵐的共同好友,也是她高中時最好的閨蜜。

「你少聽阿知亂講。」

莫漓心裏有些發燥,懶得理這人,快步先走到攝影棚。

「莫老師您總算來了!」

王策劃一副放鬆的神情,又看向不遠處的男人,小聲叮囑道:「剛剛江老師等您挺久,等會他要是有脾氣,您千萬包涵些。」

「他等我?」

她一臉莫名其妙,狐疑:「他怎麼不先和另外幾個拍?」

王策劃識趣道:「江老師說他累了,要休息會,我想着那剛好可以跟您一起拍。」

攝像師拿着相機過來,詢問:「請問現在可以拍了嗎?」

嵐嵐連忙接話:「可以可以,想怎麼拍就怎麼拍。」

說罷,這人朝她拋了個媚眼。

「……」

攝影棚搭好,是關於春天的主題。草地上墊了野餐墊,零星點綴了些風信子,擺了把純白色長椅。

的確有點「萬物復蘇」那味了。

攝像師交代:「麻煩莫老師先坐下。」

莫漓瞥了眼男人方向,他倒是一臉坦然,那她還怕什麼,左不過是拍照而已。

她大大方方坐在椅子正中,優雅的將手撫在裙擺上。

「好,請江老師站在莫老師身後。」

江厭同樣從容不迫,徑直站在她身後。

攝影師安排兩個人各自擺了幾個造型後,滿意地笑了笑。

「麻煩江老師把手搭在莫老師肩上。」

嵐嵐在棚外一臉幸災樂禍。

莫漓心一緊,但肩上遲遲未有觸覺。

「怎麼個搭法?」

江厭慵懶的嗓音從頭頂傳過來。

「是……這樣嗎?」

她始終未回頭,卻感覺到肩膀被一雙手環繞住,江厭傾身,有種淡淡的威壓感,薄荷味煙草氣頓時將她包圍。

「很好很好,就是這樣!」

攝影師興奮的按下快門。

男人自然流露的囂張氣息,害得她心裏跟打鼓一樣。

「緊張什麼?」

慵懶沙啞的嗓音就在她耳邊輕聲細語,迫使她心跳漏了一拍。

「沒緊張。」

莫漓不自覺想逃出江厭的環抱,可肩上的手卻更緊了幾分。

「別鬧。」

這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莫名充斥着種曖昧,又或是……寵溺?

她餘光里能瞧見江厭那張白凈帥氣的臉,就好像回到了那年夏天,少年抱着她飛躍了高牆。

攝影師又調了幾個動作,所幸兩個人都很配合,很快就拍完了這個主題。

「好了,兩位老師可以去做第二套的妝造了。」

王策劃笑得眉開眼笑,沒想到這兩位比他想像的更有CP感,這期雜誌是火定了。

肩上的手鬆開,兩人距離一下又回到原點。莫漓卻莫名覺得,心裏有些怪怪的。

嵐嵐朝她瘋狂招手,一臉八卦的笑。

她起身,忽感小腹劇烈的疼痛。

而江厭恰好抬眸,眼前人沒得由來晃了兩下。他抓住她的手腕,微微使力穩住她。

「怎麼了?」

江厭微皺眉,盯着她愈加煞白的臉色。

莫漓嘴角扯出幾分笑意,強撐着道:「沒、沒事。」

她想抽出手,可男人卻握的越發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