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妖怪紀行錄
妖怪紀行錄 連載中

妖怪紀行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筆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紀行

成為神明的少年 仿徨在塵世的群妖 輪迴與前身,此世與彼岸 歡聲笑語中的成長,歌頌最高者的讚歌
一切的矛盾,都是最好的日常
展開

《妖怪紀行錄》章節試讀:

第5章 第五章


冥鬼回來之時,小軒已經不見了,反倒是他的面色有些複雜。

老榕樹用樹枝喊醒了紀行,只是睡意正濃的紀行如紅眼惡鬼一般,審判之神的裝扮已然上身,環繞的鬼火不斷閃爍,跳動。

「裁決者大人,冷靜點。」冥鬼連忙護住了榕樹。

紀行聽見冥鬼的聲音才猛然清醒,收起了飛舞的鬼火:「啊,抱歉,起床氣有點重了。」

儘管臉上打着哈哈,心裏卻在罵啟這個笨蛋.怎麼讓他睡著了。

「言重了, 大人。「榕樹也是緩了口氣,這位神明,還是少年心性啊。「大人,我把那個小鬼放走了。」冥鬼見氣氛緩和下來,也開始談起了正事。

魂妖的名字叫俞軒,確實是俞欣的弟弟,在一場大大中,本該輪迴的他被所謂的神女救走了,將他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冥鬼敘述着小軒的記憶,作為萬鬼之王,對待一個偽大妖他有的是手段:「中間的部分被權柄封印了,不過從零星的字眼看,他是真心想人妖共生。」

人妖共生,就有機會回到姐姐身邊。少年的想法很單純,為了儘快變強從而號召更多的妖族,小軒沒日沒夜地吞食着冤念,成就了如今的大妖。

他去看望過姐姐,多次在夢境中與俞欣交談,也在這些日子救了些陷入意外的孩子。妖掌握了更強大的力量就該在共存中承擔更大的責任。

這也是少年努力邁出的第一步消除了對妖的誤會,大家也會接受妖的存在吧。

「我記得情竹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啟舔着爪子說道。

是那個神女的教義嗎?紀行皺着眉頭,人妖殊途,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他認為除神女之外的神明都反對着這個偉大的計劃。

阻撓神女的腳步,便是阻撓他與姐姐再會的夢想。

所以,少年行動了。

他想給裁決者大人準備一份大禮,而後再正式與您決鬥。冥鬼頓了頓,繼續道:「我本來以為有什麼陰謀,便在放他離開之後去看看那所謂的『大禮』。」說著冥鬼右手一旋,一道黑色的氣旋出現,將禮盒彈到了紀行手中,「這就是大禮了。」

紀行將包裝打開,裏面塞滿了鮮花和奶糖,最上面放着一張宣傳海報和一封信,都是在宣傳神女人妖共存的思想有多麼偉大,並誠懇地邀請他。

「不愧是生長在紅旗下的少年。」紀行對這波先禮後兵的騷套路有些無語。

「在前去送禮物的時候,少年正好碰見了意外溺水的少年。再後面便是裁決者大人所知的了。」冥鬼的語氣充滿了無奈,「這孩子意外的單純呢。」

「也是可悲的。」紀行點點頭。「估計成為那個神女的犧牲品。」

「嗯,人妖能否共存且不提,單是妖力對人類的傷害便無法忽視。」冥鬼贊同地點點頭,「所以那孩子本身就生活在泡影中。」

啟聽着兩妖的對話,目光閃爍着,紀行本身也是從人類變化成神的,千萬,千萬,不要一時衝動做出什麼事情啊。

紀行確實很憤怒,隨意玩弄他人夢想的神女,已可稱之為魔。

但是現在,並不是去找那個神女的時候,敵暗我明,出擊需要一個合適的時機,而且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冥鬼大人,您先回去吧。我明白您的意思了。」紀行完成了幾次深呼吸後,將心情平復下來,"啟大人,您等會也不要出手。」

「那孩子在他姐姐的店裡,您要加油啊。」冥鬼的身形開始消散,他要回去沉眠了,"啟,拜託你多照顧下我們的神明了。」

"知道了,死鬼。」啟一躍而起,化作銀狐向那家讓他逃跑的工作室跑去,紀行穩穩地站在啟寬大的後背上。

「審判之神!」 小軒飄浮在店面的上空,看着趕來的紀行與啟。

「小軒。」 紀行的身體也逐漸上升,與小軒在空中面對面站定。

「為了神女大人!」小軒先行沖了上來。

紀行也是正面迎了上去:「我會讓你解脫的!」這就是冥鬼放走小軒的原因,想讓他親手結束小軒的痛苦,也是完成小軒的心愿。這是一場試煉,檢驗他作為神的資格。

「我執審判之杖,持公平之秤,在此裁決汝之罪行「啟看着紀行喚出滿天鬼火將二人的身形完全包裹。

莊重嚴明的聲音響徹天地,這是他們的神明明,也是天地的神明。在權柄之下,身為魂妖的小軒完全無法反應,回過神時巨大的十字架已將他牢牢鎖住,而在他的身前懸浮着一桿天平。

「你的心臟於羽毛,你的靈魂沉於水滴,墮入黑暗的魂妖啊,我以裁決之名,在此,宣判!」紀行手持法典,一字一句地宣讀着,「有罪人有罪,無罪之人無罪,焚盡世間罪惡,處以火刑!」

鬼火在小軒的心臟處燃起,很快就焚至全身,小軒的慘叫聲讓紀行有數次想停止刑罰,但沒有辦法,紀行強迫着自己看完了行刑的全過程。

魂妖的暗色一點點掉落,小軒潔白的靈魂飛向高天,他早該成佛的。

目送着小軒的魂體消散在天地之中,紀行也隨之散去了這個行刑的場所,緩緩降落在啟的背上。

"結束了?」

「結束了。」

啟騰空而起,承風向裁決之地飛去,紀行伏倒在狐背之上,望着消失在天邊的雲城,儘管只是個開始,但從各個意義上,應該是皆大歡喜局了吧。

他,也成長了呢。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照片,俞欣俞軒姐弟倆笑得開心。這是小軒最後留下的東西,紀行小心地將它塞入入衣兜中,這是一個不靠譜的神明作出的承諾,一定, 一定會,將那個神女找出來,審判她。

凄涼的夜色呢,真的是。

俞欣揉着腦袋從床上醒來,她怎麼就睡著了呢?剛才又夢到小軒,這次他終於是笑着的了,在潔白的雲海之中。

不過她好像忘了什麼,俞欣打開自己的相機,讓人血脈噴涌的為愛畫面讓她驚呼出聲。

這兩個美男子是誰?

好熟悉,卻完全想不起來。

但是,她的新作已經構思完畢,就叫——《傲嬌王子與白髮奶狗的戀愛日常》,至於為什麼叫這個名字,應該和照上的兩人有關吧。

俞欣也不再糾結,終於有了突破的契機,怎麼不能立刻行動呢?

在夜燈之下,一副副畫作誕生在了她的手中。

這次,一定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