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帶着前夫的崽被嬌寵了
穿書七零:帶着前夫的崽被嬌寵了 連載中

穿書七零:帶着前夫的崽被嬌寵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莓兔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禾 顧亦辭

蘇禾一覺醒來,穿進了一本年代爽文中,可惜自己穿成的是書中一個美強慘男配的短命妻子,更可怕的是現在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三歲娃娃
什麼?原主受盡惡婆婆刁難,兒子瘦弱可憐,丈夫那個酸杏要出牆! 呵~I don』t care! 我只要帶着萌寶脫貧致富浪到飛起就行! 沒有空間沒關係,沒有金手指我!也!沒!關係! 咱最不缺的就是腦子
嗚呼~小錢錢,俺來也~ 顧亦辭:媳婦兒老誤會我出軌怎麼辦,求指教!展開

《穿書七零:帶着前夫的崽被嬌寵了》章節試讀:

第7章 顧亦辭歸來


剛到門前,蘇禾看到已經打開的門,心想我明明鎖了門了啊~

糟了,這是進賊了?

艹,這賊真尼瑪缺德,偷之前也不打聽打聽踩點的嘛!

我孤兒寡母窮得叮噹響,這可惡的賊不去偷富的流油的顧家老婆子,竟然還偷到我這兒來了!

好啊,你今天要是走了,我咒你吃即食麵沒調料,哎?不對!現在沒即食麵啊。

咳咳,你要是走了,我咒你吃菜沒肉,沒走的話,呵呵~我打的你叫姑奶奶!

「停,寶貝,你跟在媽媽身後,進去家裡之後就到一邊藏起來。」

「哦哦!」

顧北淮雖然不明白媽媽的想要做什麼,但是媽媽說的話他都會聽。

蘇禾輕輕地推開門,然後邁着如同貓步一樣輕輕的進了家門,後面的小傢伙也學她的模樣緊緊跟着。

「好,寶貝你這兒藏起來,不要出聲,咱們家估計進壞人了,媽媽現在去抓。」

「像**叔叔一樣嗎?」

「對,所以寶貝千萬不要出聲,不要讓壞人發現你。」

「可我想和媽媽一起抓壞人!」

「你還小,這次媽媽先自己抓,等你長大後我們一起好嗎?」

「好吧~」

母子二人小聲的在門後西南角的一個小棚子里交談,蘇禾終於安撫好兒子後,順手抓起了身邊的一把大掃帚,開始朝着屋子前進。

她緊緊抓着掃帚走到門口,腦海中迅速反映出自己看的以前警匪片,她學着電視劇里的樣子一下子靠到牆上,偷偷瞄了一眼裏面。

咦?怎麼沒動靜,難道是走了?

不行,我還是不能放鬆警惕。

「3、2、1,進!」

她倒數計時一下子沖了進去,裏面果然有個人站在床邊露着上身。

「啊啊啊!你竟敢來這耍流氓,看老娘不打死你!」

蘇禾舉着掃帚向那人身上招呼,奈何那人的力氣是在太大幾下就搶下了掃帚,反擒拿住了她。

「住手,你在幹什麼!」

氣急的蘇禾拿出了拚命三娘的架勢,「幹什麼,**,光天化日你竟然耍流氓,我告到公社去。」

「你冷靜!」

「啊啊啊,你敢占我便宜?」

蘇禾有點害怕手又有點疼,但是嘴上卻絲毫沒有認輸。

「蘇禾,是我,你男人!」

嗯?Σ(⊙▽⊙"a顧亦辭????

「顧亦辭?」

「嗯!」

得到回答的蘇禾冷靜了下來,顧亦辭鬆開了鉗制住她的手就看到手腕那兒已經紅了一圈了。

顧亦辭腹誹,皮怎麼這麼嫩,我也沒使勁兒啊?

蘇禾站好後立刻查看自己的手腕,看到紅了一圈後眼眶開始泛紅。

好疼~

哼~狗男人,果然對原主沒什麼感情,下這麼狠得手。

「那個…你的手?」

蘇禾帶着嗔怪的瞥了他一眼,之後又看着自己的手腕不理他,顧亦辭知道自己是弄疼她了,於是趕緊道歉,「對不起,我平時都是對付些男人,一時沒控制住力氣。」

(ˉ▽ ̄~) 切~~稀罕你的道歉!

蘇禾無比冷漠的回應,「哦!」

兩人相對無話,氣氛也陷入了尷尬,這時她突然想起還在小棚子里藏着的小傢伙,迅速沖了出去,顧亦辭見狀以為出了什麼事也趕緊跟上了她的步伐。

「寶貝!」

「媽媽,壞人都打跑了嗎?」

蘇禾將小傢伙抱了出來,就聽見他追問壞人,恰好顧亦辭也跟在身後聽到了他的話,疑惑地眼神看向蘇禾。

蘇禾在兩股眼神的注視下尷尬的笑了笑,「哈哈,當然趕跑了!」

「哇~媽媽好膩害!」

顧北淮無比崇拜的給她鼓掌,而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兒的顧亦辭剛毅的臉上帶上了笑容。

嗯?他這是什麼笑,在嘲笑我?

「媽媽給我講故事,講抓壞人~」

顧北淮一心拴在了這個會抓壞人的媽媽身上,全然沒注意自己身旁多了個人。

「咳咳~兒子,這個咱之後再說,你先看看誰回來了?」

蘇禾抱着他手指向身旁的人,顧北淮才順着看過去,看到顧亦辭神眼神透露出疑惑與不確定。

「嗯?怎麼不說話了,這是爸爸啊,不認識了?」

蘇禾感受到小傢伙情緒的不對勁,溫柔地哄着,可顧北淮卻一下子趴在了她的肩上不肯動彈。

顧亦辭這次回家以為兒子見到自己會很高興,但是沒想到會這樣抵觸他。

他知道都怪自己,這次更是因為任務一直沒有時間回來,媳婦兒本來就對他疏遠,現在連兒子都不認識他了。

他強壓下內心的酸楚,低聲說道:「我抱他吧,不要累着你的手。」

蘇禾看了他一眼,好像感受到男人身上那份痛苦,於是便沒說什麼,「來,寶貝,讓爸爸抱好嗎,媽媽的手有點疼了~」

剛剛還一臉不開心的顧北淮聽到媽媽疼迅速掙扎着要下來,蘇禾立即將他遞給顧亦辭。

他伸手接過,將小傢伙穩穩的抱住,本來顧北淮還有點不開心想要掙扎,但是蘇禾及時出聲,「寶貝,讓爸爸抱着,咱們不是今天撿了個好東西,你去給爸爸看看,讓他收拾收拾,媽媽給你做好吃的,好嗎?」

「嗯!」

顧北淮聽到她這麼說想到今天中午的午飯,於是他向肉妥協了。

「去吧~」

蘇禾踮起腳親了親他的小臉蛋給他安慰,顧亦辭看着她眼神中透露出複雜。

她怎麼和之前有點不一樣了?

蘇禾回他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鳥都沒鳥他轉身就走了。

顧亦辭:嗯?她這是因為我長時間沒回來在生氣嗎???

蘇禾提着滿滿一包竹蓀菌走到水井一旁開始動手清洗,而顧亦辭也看到了籃子里藏着的東西。

「野雞?」

「爸爸,次~」

他聽到兒子終於喊他爸爸了瞬間一喜,臉上帶着柔和的笑容,「中午要吃這個嗎?」

「嗯!」

顧北淮重重的點頭,他隨即問到:「那你告訴爸爸你們上哪兒抓的?」

「山上,媽媽一下子就抓到籃子里了。」

小傢伙如實相告,手還指了指村後邊的山,顧亦辭聽到是蘇禾抓到的時忍不住驚訝。

他這唯唯諾諾的媳婦兒啥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連野雞都能抓住!

「那好你去幫媽媽忙,爸爸在這兒給你弄好。」

顧北淮看了看他手裡的雞又看了看媽媽,隨即選擇去找媽媽,於是他邁開小腿往蘇禾拿便跑去。

「慢點兒,寶貝,怎麼來媽媽這邊了?」

「幫媽媽!」

「哎呦,寶貝怎麼這麼貼心呀,媽媽好幸福~」

蘇禾做出感動的樣子逗得小傢伙嘻嘻的笑了起來,看着他要幫忙蘇禾並沒有阻止,相反她還一直希望小傢伙能懂得分擔,做家務就是最好的方式。

另一邊的顧亦辭不知從哪兒掏出了把鋒利的刀動作迅速地將昏死過去的雞摸了脖子。

在放完血後,他正要站起來去找點熱水,就看到水井邊在打鬧着的母子二人。

蘇禾壞心的撩起一捧水灑向再哼哧哼哧洗竹蓀菌的小傢伙,小傢伙被這當頭一棒弄得懵住了,隨後反應過來開始反擊,小手不停的撩着水灑向蘇禾。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媽媽投降~」

她一邊說一邊笑着舉起手來,水花四處飛濺,在陽光下的映射下更加剔透耀眼,而在水花之中蘇禾的笑臉卻深深地印在了顧亦辭的心中。

顧亦辭一步步向他們靠近,心中有一股感情人讓他迫切的想融入他們。

而當他靠近時蘇禾立馬察覺,恢復了正常的表情,「你…你處理完了?」

「要先熱水燙一下才好拔毛!」

「哦哦,這樣啊,那…」

說著蘇禾就要站起來去燒熱水,可一站起來她就感覺不妙,剛才玩了點水把衣服**,這夏天衣服這麼薄……

於是她立馬改口,「那你去燒一下吧。」

說完她就快速往屋裡跑去,顧亦辭看着她有點落荒而逃的樣子頓時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