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她的表白耳目一新
她的表白耳目一新 連載中

她的表白耳目一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席千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舒斯年 黃花

故事的開始是一朵小黃花她不知天高地厚,想長在冰山上
故事的結局是冰山款款向她走來,融化成一江春水
前校園,後職場,已全文存稿,每日更新三千至六千字,不定時爆更
展開

《她的表白耳目一新》章節試讀:

第2章 那是個神經病


到了家,黃媽開始訓話:「你給我坐到那去。」

黃花把書包放下,端端正正地坐在沙發上。

「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么,高三吶,你上了這麼多年的學就等着高考了。早戀?!你可不能為了你們小年輕的愛情犯糊塗啊。」黃媽訓着。

「是我犯糊塗還是你們犯糊塗?你們還知道我高三吶。」黃花冷下臉,眼睛惡狠狠地看着父母,「你們結婚證呢?」

黃媽被嚇到,果然是因為這事,趕緊對丈夫說:「你趕緊地把結婚證拿過來,別讓你閨女再犯渾。」

黃爸從公文包里把結婚證拿出來,給女兒,訕笑:「我跟你媽鬧着玩的,沒離婚。」

黃花盯着父親的公文包,冷笑,把結婚證收走,看着母親,問道:「你的呢?」

黃媽嘆了口氣把自己的也遞給女兒。

「這個先放我這兒保存。我高考完還給你們。」黃花收好兩個結婚證。

「還有,我沒早戀。我根本不認識那男生。」黃花拿着自己的書包回了房間,「我要自習,你倆該上班上班去吧。」

第二天早上,黃花和父母吃完早飯,去冰箱里拿牛奶,拿了兩瓶,放進書包里。

今天是黃雄開車送她去的,黃花的媽媽張芝九點多才上班,這個時間是她的睡眠時間,她從來不管送黃花上學的,偶爾回去接她而已。

黃雄工作忙,也不經常送黃花去學校。他清楚女兒性子多,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在快到學校的時候才叮囑她:「別亂闖禍。我跟你媽離不了,我們倆吵吵鬧鬧都習慣了。沒事,你別多想。」最後從錢包里拿出一疊錢,放進女兒書包里。

黃花零花錢很多,但是從小受家裡理財專家張芝的影響,學了不少藏富、創富的招兒,她不喜歡亂花,反而喜歡投資,學校食堂裏面的那家火到不行的奶茶店——八卦盟,就是她拿自己零花錢投的,學校的人都喜歡到八卦陣里侃一會八卦,人流聚集怎麼可能不生財。她在校外招了一個姐姐打理,叫應英,學校的人都稱英姐為武林盟主。

今天不是一班執勤,校門口沒有舒斯年,黃花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錶,六點五十,這個點舒斯年應該已經在他班上自習了,她觀察過他的時間表。他是個恪守時間一絲不苟的好學生。

黃花步行走到一班門口,看到舒斯年確實坐在座位上低着頭念單詞,她無視一班的同學,徑直走過去,從包里拿出一瓶牛奶,放到舒斯年桌上。

舒斯年覺得班級突然安靜的氛圍有點可怕,抬頭一看,又是那個女生,放了一瓶牛奶正放在他桌上。

「給你的。我走了。」黃花放完牛奶,徑直走出去。

她剛走出門,一班「嗡」地炸了窩。

「這什麼情況啊?老舒你不會真跟她處呢吧。」男生們紛紛過來詢問舒斯年。

「我昨天才知道她叫什麼。」舒斯年不耐煩地說。

舒斯年看着桌角的那瓶牛奶,想着等會去還給她,然後跟她說清楚。

黃花回到四班,來到靠窗座位上,她把作業交了,開始早讀。

早自習剛下,十分鐘課間,舒斯年拿着燙手山芋來到四班一眼看到那個惹人煩的丫頭,敲敲窗戶。

黃花看到他勾了勾手指讓她出去,黃花把書合上,在眾人火辣辣的目光下走出去。

「牛奶還給你,你自己喝吧,別再給我了。」舒斯年伸着手想把牛奶給她。

黃花沒接,問道:「你不喜歡這個牌子的?」她見過他喝這個牌子的牛奶的。

「不是。我,反正你就是別送了。我不喜歡拿女生的東西。」舒斯年想把牛奶塞給她,黃花退後了一步。

黃花點點頭,「嗯,挺對的,是不應該拿女生的東西。但是我喜歡你呀,給喜歡的人送東西很正常,收喜歡你的人東西也很正常。你拿着吧。」、

舒斯年覺得自己有點被洗腦,但心裏的理智還是戰勝了,「不行,還給你。」

「那你喝一口,然後我拿回來。」黃花說道,「挺好喝的。」

「我不喝,你拿走。」舒斯年還伸着手,手臂有點酸。

「每人退一步才能達到大和諧,不然你就怎麼樣來怎麼樣回去,什麼事兒都沒辦成。你早點喝,我早點拿回來,等會上課了。」黃花一副好言相勸的樣子,一點威脅沒有。

四班此時沒一個人敢出門,都在觀賞現實版的偶像劇,惡作劇之吻。

目光灼灼下,舒斯年擰開瓶蓋淺酌了一口,真的就一小口,然後迅速擰上瓶蓋遞給黃花。

黃花接過來擰開瓶蓋,對着剛才舒斯年喝過的位置也喝了一口。

舒斯年看完她行雲流水的動作,愣在當場。

教室里傳來一陣歡呼。

在一點曖昧的火花都能燃燒整個無趣的高中時代,間接接吻簡直可以把流言蜚語送上一級火箭。

「行了,你走吧。」黃花拿着那瓶被舒斯年喝過被她喝過的牛奶回到座位上。

舒斯年回到座位上,外表冷靜地坐着,聽到耳朵里傳來從外面回來的同學的竊竊私語,內心氣炸了。

四班語文課,黃花打開自己的積累本,上面寫着歷代名人的名言警句,其中最近她記下的一條是管仲的治國思想「欲將取之,必先與之」。

她就不信,她一直對他好,他能一點都不在乎。

這種緋聞傳得極快,教導主任又把黃花叫到辦公室,「你這個學生怎麼回事?舒斯年是個好學生,你不能壞別人名聲,小女孩要知道禮義廉恥。」

黃花疑惑地問教導主任:「老師,舒斯年是誰?」

「就你昨天表白的那個男生啊。」教導主任拍着桌子,你再給我裝。

黃花恍然大悟狀,「原來他叫舒斯年啊。」

教導主任要被她氣死了,「你這個學生怎麼回事,昨天還跟別人表白呢。」

「老師,我父母不離婚了,和好了。昨天,我挺感謝那個男同學的。可是,我真不認識他呀。」黃花攥着手,她不認識?她不認識才怪。

教導主任搞明白了,這個女學生昨天是隨便拉了個人表白。

「行吧,以後別在做這種事了,對你名聲也不好,對人家男生也有影響。老師希望你不要被外界打擾,現在是高三,好好學習才是正道。」教導主任昨天特意把她的檔案調出來,成績雖然不是特別好,但考個二本還是可以的。

「老師我知道。」黃花乖巧地答應道。

黃花再次從教導主任辦公室出來,經過一班,正是課間,舒斯年和同學在外面透風,見到她,連忙想躲。

可是黃花彷彿沒見到他似的,目不斜視的經過舒斯年。

教導主任訓斥着走廊的打鬧的學生,「腳步要輕,不要打擾到課間學習的同學。」

教導主任經過舒斯年時對他說:「安心學習。我已經和那個學生聊過了,她不會再打擾你了。」

舒斯年放下心笑起來:「謝謝主任。」

高三所有人都忙得不了,黃花也開始用心學習,用心追舒斯年。

舒斯年以前不知道,最近才發現他和黃花遇到的地方還挺多,學校超市,食堂,操場跑步,甚至他們體育課都是同一節。

黃花偶爾瞟他一眼,舒斯年立刻被嚇得回頭。

體育課體育老師帶着他們做了兩節操,然後自由活動,結束前囑咐他們小心運動,別在高三把哪兒傷了,他們現在可都金貴。

舒斯年在和同學打籃球,腿長,彈跳力好,跑得快,運球准,三分漂亮。

黃花悄悄拿出手機,拍拍拍,挑了一張他跳起來青春洋溢的照片設置為桌面和鎖屏。

舒斯年打球有點累了,去喝水,溫綸坐在他旁邊,指着黃花的位置,「那妹子一直拿手機拍你呢。」

舒斯年看過去,她的確拿着手機在看什麼東西,但沒在拍他。他現在貿然走過去,萬一對方真沒拍他,不就丟臉了,還是算了。教導主任都說她保證不打擾他了。

黃花和楊果坐在籃球場邊上的木凳上,欣賞黃花剛才拍的照片。

「你對象真帥。」楊果誇道。

「那當然。」黃花笑吟吟的。

「計划進行的順利么?」楊果跟特務接頭似的問。

「順利,我不是已經讓他認識我了么。」黃花戳戳照片上舒斯年的腹肌,硬邦邦的。

十月份的天還是有些燥熱,舒斯年又打了會籃球,臉上全是汗,用球衣下擺擦了擦汗,擦完就感覺到一股火辣辣的目光射過來。

黃花盯着他的腹肌,一動不動。

舒斯年趕緊把衣服放下,心裏吐槽道:這個女變態。

下課鈴響起,大家往教學樓走,舒斯年和同班同學勾肩搭背地走着,聽到後面有三五女生聊天。

舒斯年聽到有女生問:「黃花,前面那個不是你對象么?」

黃花一口答應道:「是呀,其實我們在一起有三個多月了,前天吵架了,所以昨天我才故意當眾表白哄他開心呢。他就是那種悶騷的性格。可惜我在全年級面前丟了一次臉。」

舒斯年聽到立刻回頭瞪黃花。

黃花笑眯眯地看着他,對他說:「彆氣了哦,我都這麼哄你了。」

舒斯年氣得甩下一句:「厚臉皮」就往自己班級走。

黃花嘆了口氣,「我對象這種悶騷性格啊,真得治治了。」說完和楊果對視一眼,忍着笑回了班級。

「那真是你對象啊。」溫綸也搞不清楚了,如果不是,這妹子不敢這麼直截了當地說啊。

舒斯年搖着頭,「不是不是。那是個神經病。」

第三天,舒斯年到了班級書桌上又被放了瓶牛奶,和昨天的牌子一樣。舒斯年攥着那瓶牛奶氣沖沖地走到四班,想叫那個叫黃花的女生出來。結果她還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