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被強制投胎開始
從被強制投胎開始 連載中

從被強制投胎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只喝楊枝甘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白同學 白羽 都市小說

靈梟店內 玉弟兒一臉討好的說道, 白帝可否下凡一趟? 白髮男子瞬間搖頭說不行!受傷了,實力十不存一! 「當真十不存一?」 「當真!」 「太好了,諸位道友,快助我,送白帝下凡!」展開

《從被強制投胎開始》章節試讀:

第6章 給城裡人兒上一課


「都別在門口撅着了,進屋吧」外公聽到了門口的嘈雜聲,便對着門口喊了喊。

噠噠噠的三輪車上:「誒我去,老妹夫可以啊,這大摩托太哇塞了嗷,多少錢買的啊」人沒下車呢,就開始叫喚上了,正是小白同學的三叔,開着三輪車把這伙親戚都拉回來了。

「不得了啊」

「還是老妹夫有出息」

「是啊是啊,不像我家那口子」

眾人七嘴八舌的稱讚着摩托車。

「沒多少錢,幾千塊而已,小錢兒!」此時眼鏡男的臉樂的跟菊花一樣燦爛,一邊笑一邊回應着。

眾人寒暄了一會後便進了院子,開始忙活着雜七雜八的事兒。小白同學則是被他三嬸抱進了屋子裡,放在了炕上,一起的還有老姨家的小妹,僅僅也是小了兩個月左右的妹妹。

兩個娃娃並排躺在炕上,三嬸拿着個撥浪鼓哄着兩個小豆丁,小白同學一陣無語,表面卻也裝的很好奇,畢竟現在是小孩子嘛,總得干點小孩子該乾的事兒。

グッ!(๑•̀ㅂ•́)و✧

「老三媳婦兒,幫忙拿個椅子出來。」

「好嘞。」

只見小白同學的三嬸被叫了出去,隨手把撥浪鼓放到了兩個孩子的中間。小白同學自然是不會在乎一個撥浪鼓,自顧自的跟研究der系統研究土特產。

「撥浪鼓,算特產嘛?」

系統:「……」→_→

「尿介子,算嗎?還有童子尿」

小白同學一臉天真的問着同時臉上還掛滿了期待一般。

「……不得不說嗷,主淫,你真是頭子,想法就是不一樣-_-||咱不說整點古董啥的,也得用點好東西吧!你這……」系統無奈的

╮(╯_╰)╭回答着。

「你就說算不算,我tm現在是小孩子。我上哪給你偷寶物去!」(▼皿▼#)

小白同學瞬間化身小狼狗吵吵把火的懟着系統,像極了一個老年人在公交車裡碰見不讓座的小青年!

「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講,也不是不算,就是沒價值啊,誰會收藏你的尿介子……」

ヽ(・_・;)ノder系統也是第一次碰到這架勢,頓時說話聲都小了……

「既然是商品肯定就有價值,不會銷售放法的小der,絕對不是個好系統!你不會給它賦予附加價值嗎?」小白同學一臉嫌棄的說著,系統聽了更懵逼了!

「願聞其詳!主淫您繼續……」

ヽ(・_・;)ノ

「這的確是個普通的尿介子,但它是我們空間的尿介子,對於其他平行空間來說,這就是妥妥的進口貨,而且它還是個二手的,這就證明有人用過,你在標題上寫上

震驚,某平行空間蓋世大能竟然用過它!」或者是:

「來自異世界絕美仙子的貼身衣物!」

| ू•ૅω•́)ᵎᵎᵎder系統聽了後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主淫,你讓我想起了電視上前兩天賣蟻力神的那個……好像判了15年……」

只見小白同學拿起了撥浪鼓「你就說,能不能辦吧!」

「小意思,都不是事兒,可以試一試(>﹏<)」

話音剛落,小白同學突然感覺臉疼,他回過神兒來,只見一個小手在他臉上抓着,另一隻手在努力的夠着他手裡的撥浪鼓。٩(♡㉨♡ )۶

小白同學也只好無奈的把撥浪鼓拿給了妹妹,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只見妹妹接過撥浪鼓就衝著他的臉拍了過去

「啪」,小白同學萬萬沒想到會這樣,畢竟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他拿起撥浪鼓再次遞了過去。

「啪」,(๑‾᷅㉨‾᷅๑)

「(▼皿▼#),這孩子絕對是故意的!絕對是!」小白同學剛想把撥浪鼓拿起來扔一邊的時候。

「哇……啊……」ヽ(●゚´Д`゚●)ノ゚。嗚哇~!

「怎麼了,怎麼了」只見一個眼鏡男,也就是小白同學的老姨夫沖了進來。進來看到自己孩子哭了張嘴就罵

「好小子,才多大點就不學好,說你是不是欺負你妹妹了!」

「果然窮山惡水出刁民,小小年紀就這樣,長大還得了!」

「你個小雜種,我今天就替你爹教訓教訓你。」

小白同學一臉懵逼,這都啥跟啥啊,好傢夥,見過der的,沒見過這麼der的啊。講話了,吃過那麼多家狗肉館子,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狗lz。

愣一下後,小白同學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時刻準備着動手一擊斃命,畢竟他現在是小孩子,本身就零的戰鬥力,靠着所剩無幾的法力,一擊不中他就廢廢了。

只見一個大巴掌就打了過來,

「啪」的一聲,眼鏡男應聲倒地,小白同學一臉懵逼抬頭一看,果然是那個老實的男人グッ!(๑•̀ㅂ•́)و✧

「tmd,埋汰老子可以,你想動我兒子,我tm整死你!」樸素務實的話語卻讓小白同學感覺心裏怪怪的。( ¯•㉨•¯ )說著便騎在眼鏡男的身上大嘴巴子輪了起來。

「pia」

「pia」

「pia……」

沒有過多的語言,就是輪,大約打了5-6下,外面的人也聞聲而來,拉開了那個老實的男人!✧٩(ˊωˋ*)و✧。

片刻後,大廳里坐滿了人,只見兩個老頭坐在主位上,耷拉着臉,小白同學被媽媽抱着在一旁聆聽着,畢竟出了這麼大事得處理一下子,坐在左邊的是小白同學的外公他嚴肅的問道:

「說說吧,怎麼回事兒!多大的人了,還能打起來,真長臉啊,以後不樂意回來就都別來了……」

話音剛落只見眼鏡男委屈叭叭的要開口。小白同學瞬間不樂意了,這要是讓他開口,黑的也得說成白的,自己那便宜老爹不善言辭,有理也不會說肯定要吃虧。

「嗚哇……」ヽ(●゚´Д`゚●)ノ゚。嗚哇~!

小白同學率先哭了出來,大夥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畢竟絕大多數人都稀罕這個老大家的寶貝疙瘩,紛紛關心的問着小白同學的媽媽,孩子是不是餓了,是不是剛才嚇到了之類的。

眼鏡男的表情瞬間像吃了屎一樣,話被憋在嘴裏說不出來,小白同學這麼一鬧自然是沒人管他了。

小白同學用餘光掃了一下眼鏡男,心想着「老b登,你想坑這個老實的男人,你怕是沒睡醒吧,今天要是讓你欺負了,我還混不混了。」

小白同學伸出小手指着眼鏡男奶聲奶氣的說著:

「壞!哇……ヽ(●゚´Д`゚●)ノ゚。嗚哇~!」

「打!。・゚゚・(>д<;)・゚゚・。」

眾人懵了!!!d(ŐдŐ๑)

正常孩子都八九個月才會叫爸媽之類的簡單的字,但是小白同學愣是到1歲了都不講話,因為他實在不樂意開口。眾人便以為孩子在娘胎里沒發育好,導致說話晚。

沒想到今天這第一句竟然是「壞」誰壞?肯定是眼鏡男沒跑了,第二句「打」誰打誰?肯定是眼鏡男要打小白同學了,畢竟誰也不信小孩兒能打大人。

奶聲奶氣夾帶着哭哭唧唧的話語傳出,讓原本亂糟的大廳瞬間靜了下來。除了小白同學的哭聲,便連大氣都沒有敢喘的!

「親家,要不明年咱們就別在一起過年過節了,當然不是對你……」小白的爺爺率先開口對小白外公說道

「行了,親家,咱們該怎麼著,就怎麼著,您是娃他親爺,我也是娃親姥爺,再怎麼說都是一家人,讓大人相互道個歉吧這就翻篇吧兒。」小白的外公開始和稀泥了,畢竟一個是大閨女,一個是老閨女,不管怎麼說,都是一家人。傷了哪個,他都心疼。

小白爺爺聞言也說到:「那,就這樣吧,相互道個歉!結實啊,你當大的,你先道歉吧,畢竟你也給人打了。」

「嗷,對不起老妹夫,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你平常咋說我都沒事,你要敢欺負我家人,我還打你!」多麼樸實無華的道歉,這個老實的男人這一番話,倒是逗樂了不少人。但大多數都憋着不敢笑。

而眼鏡男確實害怕了,畢竟這個老實的男人基本都會說到做到,而且剛才下手的時候可不輕,到現在嘴巴還腫着呢。隨後眼鏡男便支支吾吾的說著:

「木油屎,喔液屎意屎沖種……」

「嘿嘿……」小白同學笑了๑乛v乛๑嘿嘿

隨着小白同學的笑聲大家也跟着笑了起來,一個個的都誇着小白同學有靈氣兒。

片刻後一大家子開始其樂融融的吃上了團圓飯,每個人都很開心,侃着大山,只有眼鏡男一家三口不怎麼開心,眼鏡男耷拉着臉,陰狠的眼神不停的瞄着小白同學。

小白同學裝看不到的樣子,在媽媽的懷裡一會兒夠夠桌上的菜盤子,一會兒捅咕捅咕三嬸的頭髮。表面上就是個單純的小孩,心裏卻暗暗的溝通着系統。

「der系統,我看那老b登眼神不對勁兒啊,他可能還得報復我們家,他可不是啥好玩意,肯定沒憋好屁,不分青紅皂白,連我這麼可愛的孩子都想打!我得先他一步搞屎他,給我出出注意!」グッ!(๑•̀ㅂ•́)و✧

「主淫,你整點好東西給我,我恢復恢復,我幫你幹掉他,一了百了!」| ू•ૅω•́)ᵎᵎᵎ系統惡狠狠的說著。

「不行啊,怎麼說他也是我老姨夫。雖然他不仁,但我不能不義啊。ヾ(*ΦωΦ)ノ除非……」

「除非什麼?」系統懵了以它對主淫的了解,前半句還像個人,後半句肯定沒憋好屁ヽ(・_・;)ノ。

「除非我恢復恢復,不然肯定得讓他害了,所以我決定把他的摩托車賣了!」

(๑•́ ₃ •̀๑)

系統:我就知道,我就知道←_←!是這樣Σ(|||▽||| )

微微沉默了一下,瞬間興奮的後開口

「……也不是不行,肯定比尿介子好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