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限水循環
無限水循環 連載中

無限水循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夢中行走夢中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夢中行走夢中夢 郭先水

陰沉的,幾乎能擠出水的天空下,渾濁的水流打着旋,充斥了整個視野,只有幾個孤島一樣的樓頂,在濁水包圍下瑟瑟發抖……這是末世三部曲的第一部,最晚的夢鬼卻最早動筆,可以歸功於靈感嗎?一笑
展開

《無限水循環》章節試讀:

第5章 這次不突然了


特么的,還有人嗎?有人也被你嚇死了!

我忍着肝顫,心領神會的吐槽着。就算有了防備,我還是被嚇了一跳,腿一軟差點趴地上,好在我硬挺住了。實在是這種陰惻惻死氣沉沉的壓抑環境,太有代入感,讓我的神經變得脆弱無比,驚聲尖叫沒有變成驚聲尖笑。

「怎麼了?怎麼了?」

熟悉的老婆,熟悉的火燒屁股般蹦出來,手裡揮舞着讓我產生審美疲勞的塑料袋。而且我還知道,下一刻我就會翻白眼。但在這一刻,我突然起了逆反心理,好像我又恢復了青春似的:哼哼,我偏不翻白眼,你們能怎麼著?

我收拾起糟亂的心情,不等門外眾人再次給出反應,故作沉着地開口:「韓月梅,去開門吧,是小侯他們,大洪水也把他們嚇壞了!」

老婆立棱起眼珠子,「你怎麼知……」

我果斷打斷,「廢什麼話啊!讓你開就去開,不知道現在時間緊迫嗎?就知道磨嘰!」

老婆又橫了我一眼,才不情不願的走過去,「哎呀哎呀,別敲了,來了來了!」

隨着門鎖「咔巴」一下彈開,彷彿為了驗證一般,我立刻扭頭看向小勝的房門。果然,兩扇門同時彈開,兩個高音一起飆響:

「郭哥,不是,郭太太,我還以為你們睡死過去了呢,把我給嚇得……」

「媽,呃,爸,怎麼沒信號了,燈也不亮了……」

我自以為很筆直的站在客廳**,一副大將軍指揮若定的沉穩模樣,「小勝,你去找你媽。小侯,有你這樣咒人的嗎?」

昏黃的應急燈下,我的視線依次掃過眾人,一模一樣,與想像中一模一樣。我特意在曹女士身上停留了幾秒鐘,才繼續開口,「大家呢,先不要慌,沒什麼可怕的,咱們這是十九層的高層,大水不可能淹這麼高。只要咱們準備足夠的食水,堅持幾天時間就行。**不會不管咱們的,這種大水災,**肯定都有應急手段。一句話,咱們要相信國家的力量!」

平心而論,我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可以打九十分。真男人就要有真男人的風度和氣場,尤其這種不可預知、百年難遇的特大自然災害,正需要一個有領袖魅力的人拋頭露面,領導恐慌的、一頭亂麻的人們走下去。

「現在,大家趕緊回去準備,趁着大水沒有漫上來,時間珍貴。哦,還有,下幾層的去個人喊一下吧,都一個單元的,總不能見死不救……」

話音未落,老婆和小勝擠到門口,老婆還是緊緊摟着那個首飾盒。

我愣了一下,這是提前了?我記得……不,不是提前,似乎是有什麼事或者什麼夢提前發生,又迅速模糊下去,像罩上了一塊毛玻璃,讓我神經過敏的傻傻分不清楚。

一定是這樣!於是我遵從本心,氣不打一處來,「我說你個錢虱子,命重要還是……」

我再次頓住,那種既視感不再是**裸的,而是水漫金山水**融了。一定有什麼大事件,有什麼危及生命的大事件發生了!就是現在!

下一瞬,一陣尖利的怪聲撕破了樓道的死寂,「吱——吱——」

小侯頓時抱頭大叫,「我天,就是這個動靜,我要完蛋了……」

我看到小侯誇張的要往女人堆里鑽,頓時不樂意了,上去就踢了他一腳,「喂,搞笑也得分時候,就是一點異常的動靜,至於嗎?」

我邊說邊跑向樓梯口,下方的窗口裡依然是陰晦的天空和渾濁的水流,似乎又上漲了一截,樓道里則寂寥無聲。我急忙跑回來,肩膀不小心蹭到曹女士,剛要心領神會的去扶她的腰肢,眼角的餘光突然瞥見身後的電梯。

「轟——」

一道血紅色的閃電在我腦海划過,引爆一聲炸雷。潛意識的每一個片段都在向我呼嘯,小心小心小心,就是這兒,就是現在!我想起來了,我全想起來了,雞皮疙瘩全起來了!不過,現在還不晚,還不晚!

我猛地回過身,橫臂擋在老婆和小勝前面。幾乎在同時,電梯門無聲的劃開,一截像是爛樹根的玩意緩緩探出來,粗逾手臂,越探越高,越探越高。

「我你媽,這什麼鬼玩意?」

彷彿聽到了小侯的驚嘆,爛樹根突然彎折過來,直直的懟到我的臉上,像在聞嗅,又像在觀察。

「噓——」

我不敢動,更不敢呼吸,而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商場歷練多年,也不是白給的!我斜眼看着爛樹根上的瘤狀凸起,就是這個玩意在夢裡要了我的命嗎?好啊,來啊,互相傷害啊!我們就再玩一把,看看是誰傷害誰!

我悄悄伸手,捏住了老婆懷中的首飾盒。感謝老婆!在所有人都後退了一大步後,仍然紋絲不動,不離不棄的守護在我身邊,不再是夢中要錢不要命,要兒子不要命的要死模樣了!

等……等一下!我抽了一下,居然沒有抽出來!我特么的,再使勁!然後我就悲哀的發現了另一個殘酷的事實,我的另一隻手,在橫臂的時候,就已經死死攥住了那個首飾盒!我說呢,老婆怎麼突然轉了性,不再要錢不要命了,原來她還是那個死性不改的要錢不要命啊!

那還猶豫什麼!我果斷上手,伴隨着老婆不甘心的喘息聲,一把奪過首飾盒,瞄着電梯的方向摔了過去。

只聽「嘩啦啦」一聲,首飾盒砸中電梯井後滾落下去。幾乎在同時,爛樹根靈活的折向,呼的一下一頭扎進電梯井,像興奮極了的貪吃蛇一般,沒完沒了的延伸下去。

我特么的!我張大了嘴巴,露出了所有後槽牙,這究竟是個什麼鬼玩意?我怎麼就惹上了這麼個鬼玩意!

滴——

下一瞬,我的吐槽還沒有徹底展開,就看到電梯的下行指示燈突然亮了,卻又不見電梯運行,電梯門也一直敞開着。隨即我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一個叫人絕望的現實,爛樹根的頭部,已經深深扎進了電梯井中,身子卻越挑越高越挑越高,就所見的尺度,已經遠遠超過已知的絕大多數生物了。更叫人絕望的是,都這樣了,還看不到尾巴在哪兒。可以想像,我要是被這麼個玩意纏上,爆體是分分鐘的事。夢中警示從來不是玩笑,我在最後時刻抓住紛亂夢境中唯一真實的畫面。第一次,我由衷的感恩一個夢,救了我一命!

不過,事情還沒有完,我顧不得擦臉上的冷汗,拽着老婆向後挪。至於其他人,早就很沒義氣的蹦到樓梯上了,根本沒人管我們。

「忽忽,轟轟……」

無數怪異聲音在電梯井裡疊加傳導,面前則是無窮延伸的爛樹根。媽媽呀,這簡直比噩夢還噩夢,噩夢還有個夢醒時分呢!

「啾啾,嘎嘎,嘩——」

聲音突然集中,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裏,一個龐然黑影從電梯井上方,卷着爛樹根,呼嘯着強硬砸下來,一路火花帶閃電,並在最後一刻化為一聲沉悶的轟鳴。

特……么的,這,這是電梯嗎?還是另一種怪物?我望着嚴重變形的電梯井,不寒而慄,原來我是這麼個死法啊,也太慘了吧!還好我及時醒悟,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爸,媽,快上來啊!」

我剛鬆了一口氣,聽到小勝壓低聲音的呼喊,才猛然意識到,我們還在電梯井邊,並沒有脫離險境。我連忙拖着老婆往上跑,同時對自己說,還沒完呢,事情還沒完,危險並沒有解除……

「吱,吱!」

我才與小勝匯合,怪聲再次響徹,空氣中的腥咸氣息也愈發濃重,連整幢大樓都晃動起來。我看到小侯的臉色白的像是一張紙,「我天,我天!這是什麼怪物?這是什麼大水?我們要完蛋了……」

「嘩——」

更大的喧騰聲聚集而來,霎時間塞滿了整個樓道,曹女士尖利的聲音立刻響起:「水,水衝上來了,快跑啊!」

微弱的光芒里,濁黃的水翻騰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逼上來,宛若復蘇的遠古大洪水。對大水的恐懼,對水中怪物的恐懼,讓所有人的潛力值拉滿,叫嚷着爭先恐後往樓上擠。

在逃命之前,我又回頭看了看快速上漲的水,哼哼,我就說嘛,還沒完呢!這下子,十二層之下的人,就算還活着,也完蛋了。自古以來水火最無情,可不是說說而已,真干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