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風起元武
風起元武 連載中

風起元武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貳月初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旺祖 蘇秦

元武三十一年
倭寇自燕州攻入武國 有三千重騎自山河關出,均黑馬、黑甲、黑桿長槍,面覆武生臉譜面具,在一位少年的帶領下,高舉黑色『抗倭旗』,斬殺倭寇無數! 多年之後,蘇秦站在山河關回望武國
他曾是人人唾棄的紈絝, 他曾是富可敵國的富商, 他還是震懾朝堂的利劍! 可這一路走來,腳下儘是累累白骨……展開

《風起元武》章節試讀:

第七章:富可敵國


  馬車在街道上疾行。
  引來百姓們紛紛側目,對着馬車小聲議論:  「那不是燕王府的馬車嗎?
裏面坐着的好像是安郡主!」
  「什麼事這麼急?
莫不是又要打仗了?」
  「別瞎說,打什麼仗,現在咱們武國和倭國已經談和了!」
  「那是什麼事?」
  「保不齊是婚約的事吧,你們沒聽說嗎?
陛下頒佈聖旨,讓蘇家那個紈絝參加秋闈,若是考過就要安郡主履行婚約,若是不過,這婚約也就作廢了!」
  「陛下聖明啊!
蘇家那個廢物怎麼可能考過秋闈!」
  「可別這麼說,蘇家的蘇長風說,宋大儒做了蘇秦的老師,就為了讓他考過秋闈!」
  「唉……真是好白菜讓豬拱了……咱們武國的青年才俊,現在恨不得將那紈絝碎屍萬段。」
  「我聽說,戶部尚書之子『徐青書』都找他好久了!
一心想要將那蘇秦趕出京城去!」
  「快將這禍害趕出去吧,免得咱們安郡主跳進火坑!」
  「……」  ……  京城,長公主府內。
  年過四十仍未出嫁的長公主端坐在椅子上,查看來自宮中的兩封密信。
  一名老侍女在一旁小心地候着。
  長公主道:  「人安排好了嗎?」
  老侍女嘆了口氣,道:  「公主,蘇府里有燕王爺的人,咱們的人根本進不去!」
  長公主眉頭緊鎖,道:  「那便使下策吧!」
  老侍女疑惑道:  「公主,現在殺蘇秦,會不會太過魯莽了?」
  長公主瞪了侍女一眼。
  老侍女連忙伏身跪地,拚命磕頭:  「奴婢多嘴!
奴婢多嘴,求公主恕罪!」
  長公主收回視線,道:  「邀請蘇秦去登雲樓詩會!」
  老侍女眼中閃過一絲狠厲,道:  「公主放心,老奴定不會讓蘇秦從登雲樓詩會裡活着出來!」
  長公主點了點頭。
  這時,門外響起通報聲:  「公主殿下,安瀾之郡主求見!」
  聞言,老侍女立刻將桌上的密信收好。
  長公主頷首示意。
  侍女將門輕輕打開,然後伏身在地,高呼一聲:  「參見郡主!」
  安瀾之應了一聲,便跑到長公主面前,深施一禮,道:  「瀾之,見過姑姑!」
  長公主冷漠臉龐立刻換上笑顏,拉起安瀾之的手,親昵道:  「你怎麼有空到姑姑這來了?」
  安瀾之俏臉微紅,道:  「姑姑又在取笑我,瀾之就不能是因為想念,所以來看望姑姑?」
  長公主輕笑一聲,伸出手點了一下安瀾之的腦門,道:  「你呀,來看本宮,還不是為了你那心上人!」
  安瀾之莞爾一笑,道:  「姑姑,大將軍的事,我可只和您說了,您可不能說出去,若是被我爹爹知道了,怕是要關我禁足!」
  長公主點了點頭,道:  「放心,本宮怎會出賣你呢,不過,此人確實難找,無論是陛下還是本宮,都沒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安瀾之神情沒落,不由得長嘆一聲,道:  「還請姑姑,多費心了!」
  長公主捏了捏安瀾之的臉頰,道:  「還有登雲樓詩會在,本宮廣發請帖,必會將你心裏的大將軍尋來,別憂愁,本宮幫你!」
  安瀾之一下抱住長公主,嘴裏不停說著感謝。
  ……  蘇府,書房。
  蘇秦得到應允,推開門,走進蘇旺祖的書房。
  蘇旺祖坐在茶桌邊,凝望着懸掛在牆上的三幅畫像。
  「二叔!」
蘇秦施禮。
  蘇旺祖頷首,示意他坐到自己身旁來。
  蘇秦入座,順着二叔的視線看過去。
  那三幅畫像分別是素未謀面的爹娘,和救過蘇旺祖一命的抗倭大將軍。
  書房內陷入寂靜。
  叔侄二人誰也沒有率先開口。
  茶桌上的香已經燃盡。
  蘇旺祖深吸一口氣,眼眶已是有些微紅,道:  「你爹娘在你不到一歲時便去世了,那時候啊,你還不會說話呢,每天就知道哭!
  我啊,也信不着那些下人、婢女,就自己照顧着,當真是手忙腳亂……」  「你爹娘是為了救我而死的,所以我對你一直心裏有愧,故而對你十分溺愛,也就養成了你紈絝的性格。
  所以啊,家裡的事也沒對你說過,也不敢對你說。
  直到宋先生來咱們蘇家教授你課業,二叔我才知道,你並非外人所說那般不堪,至少,心裏是想要變好的。」
  蘇秦定睛看着爹娘的畫像,沉聲問道:  「二叔,我爹我娘,是怎麼死的?」
  被提及傷心往事,蘇旺祖長嘆一聲,伸手抓住蘇秦的胳膊:  「大哥和大嫂是被倭寇殺死的!」
  「倭寇?
!」
霎時間,蘇秦身上瀰漫出肅殺之氣。
  蘇旺祖點點頭,道:  「不只是倭寇,事情遠沒有表面這麼簡單,其背地裡,還有朝廷的人作祟!」
  蘇秦聞言,眼中瀰漫的憤怒與殺意更盛!
  他雙手猛地握拳,指節發白。
  蘇旺祖道:  「你知道當年大哥大嫂還在時,咱們蘇家有多少錢嗎?」
  「富可敵國?」
蘇秦道,能夠令朝廷忌憚,必定富可敵國。
  蘇旺祖搖了搖頭,道:  「少了!」
  蘇秦愣住了,富可敵國都少了?

  蘇旺祖緩緩伸出兩根手指,道:  「富可敵兩國吧!」
  一瞬間,蘇秦身上驚起雞皮疙瘩,蘇家當年竟然富到這種程度?

  蘇旺祖道:  「咱們蘇家的產業,遍布武國各個州郡,大哥大嫂死後,表面上的商號全部被各方勢力拆分  算起來,佔了咱們蘇家財富的八成!」
  蘇秦雙眼閃爍狠戾,冷聲道:  「咱們家的東西被拿走了,就必須要拿回來!」
  蘇旺祖嘆了口氣,道:  「二叔無能啊,根本不知道當年引倭寇入邊,殘殺大哥大嫂的真正兇手是誰,只知道是朝廷里的人。」
  蘇秦道:  「所以二叔才同意舉家遷徙京城?」
  蘇旺祖點了點頭,道:  「仇總是要報的,這人必須找出來,錢不錢的無所謂,家裡也不缺錢,只是咽不下這口氣!
  但報仇,必須要做好萬全準備。
  說到底咱們只是商人,是白丁,沒有功名根本鬥不過朝廷里的人!
  所以,二叔我才想盡辦法讓你躋身仕途!」
  蘇秦深吸一口氣,他在此刻才明白自己的處境。
  想安心做個富家翁顯然是沒那麼簡單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蘇旺祖抓住蘇秦的手,苦口婆心道:  「秦兒,蘇家以後就靠你了!
一定要考過秋闈,與燕王府聯姻!
  咱們蘇家如果沒有官身,還會走以前的老路!」
  ……  入夜,安瀾之滿心歡喜的從長公主府走出來。
  同時,在長公主府的另一頭,也有一輛馬車駛出府邸,向蘇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