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攝政王的私寵小醫妃
攝政王的私寵小醫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私寵小醫妃

來源:掌中雲 作者:蘇夕顏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墨寒霆 穿越重生 蘇夕顏

醫學世界家唯一醫毒雙修的天才蘇夕顏,一朝穿越,竟成了天啟國溺水而亡的蘇夕顏!渣爹?繼母?庶妹?究竟哪個才是害她的人?!大好青春還沒享受,又要被押去替嫁給紈絝
蘇夕顏怒了,既然你們說我命硬克家,那我就克給你們看!原主的悲慘人生,今日起由她接管!且看她如何翻身以女為尊,風華無雙,渣渣們準備接招吧!那啥,傳聞中深不可測的攝政王,你的大腿可不可以借來抱抱? 展開

《攝政王的私寵小醫妃》章節試讀:

第7章 府中來接


「母親你是說……她……?」
蘇婉寧有些不鎮定的一把拉住母親的手,聲音顫抖着問道。
可見到母親趙氏對着自己使勁點了點頭的時候,蘇婉寧此時卻突然沒了之前的興奮,而是瞬間愁眉不展,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趙氏察覺到蘇婉寧的異樣,還以為她擔心着什麼呢,就把自己想出來的計劃全部說了出來。
蘇婉寧聽着母親趙氏為自己未來每一步都鋪設好了,只能把自己讓人把那佔著嫡長女名頭的女人弄死的事給說了出來。
趙氏聽後,心中一驚,拍着桌子道,「寧兒,你做這些事情之前怎麼沒提前和我說下……」
之後又一副大失所望的樣子對她訓斥着,「你可是要當太子妃的人,要母儀天下的人,怎能沾惹這些事端!」
趙氏長嘆了一口氣,拍着蘇婉寧的手囑咐着,「寧兒,我們先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讓你父親同意讓那丫頭替嫁,至於之後的事,為娘來想辦法!」
「母親……可她……我……」
「我現在就派人去莊子上看看,不管她還活不活着,反正嫡長女的名頭頂部是你就是!娘定不會讓你嫁給那六皇子!」
見自己女兒依舊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趙氏拋出了她最後的底線。
當天晚上蘇婉寧就在蘇家上演了一場曠世大戲,什麼一哭二鬧三上吊、撒潑苦惱的戲碼,讓蘇成和頭疼不已。
而遠處莊子上的蘇夕顏和奶娘王媽氏,見月高掛枝頭,悄悄地離開了柴房,來到了徐娘子的窗前……
「徐娘子……你好狠的心啊,竟然把我淹死在水裡……水好冷啊……你來陪陪我好不……」
「徐娘子,你拖拽我……我的背好疼啊……」
徐娘子聽着着這幽怨女子哭訴的聲音,整個人都渾身發著抖。
今天自打在門口撞見那死而復活的大小姐後,她每次有意無意的想要靠近柴房門口一探究竟時,就看見王氏坐在門口出低低的垂着淚。
「小姐……你怎麼還不回來……」
「小姐,徐娘子說的話我一點都不信,我就在門口等着你回來……」
幾番查探之後,她現在有些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走神看花了眼,不然王媽也不會這個樣子。
而此時伴着幽暗的月光,還有那幽怨呼叫聲,徐娘子直接嚇的「媽呀」一聲後,蜷縮在牆角了。
她雙目有些失神,嘴中不停的念叨着,「是婉寧小姐,不是我要害你啊,冤有頭債有主,大小姐你放過我吧!」
顏若雪從徐娘子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時,整個人寒氣散發,語氣陰冷的開口嚇唬着她。
「徐娘子,你雖受人指使,但害你的是我……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還我命來……」
「啊……」
一聲銳利刺耳的尖叫聲從屋內傳出,瞬間驚動了莊子中的其他之人。
顏若雪趁着還沒有其他人趕來查看之時,趕緊拉着奶媽又躲回了柴房,換好衣服躺在那張看堪稱為床的床上,閉眼假寐。
一刻鐘後,一陣踹門的聲音響起,緊着就是房門散架木頭掉地上的聲音。
在之後闖入的一個婆子沒好氣的瞪了徐娘子一眼,「你說大小姐是鬼?今天小姐回來的時候,可又不只有一人在場!」
徐娘子抻脖子一看確實在啊,頓時整個人也傻眼了,今晚上難道是見鬼了不成?
蘇成和也把自己和趙氏商量出來的想法都稟報給了自己的老母親,畢竟這鑽聖旨的空子弄不好那可是要滿門抄斬的。
不過婉寧的外租家可是世襲的王侯人家,到時要是追究起來,受罰那是一定不能避免的了。
別的不說讓她最寵愛的才貌雙全的孫女去嫁給那花名在外的六皇子,她還真的很於心不忍。
現在正好有法子了,即使換了人還能堵住悠悠眾口,無外乎就是冒了點風險,那她也是願意的。
她攆動手上的佛珠,淡淡的開口說道,「那孩子大小離家,我這老太婆也是想念得緊。

這話說完蘇老夫人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長嘆了一口氣,整個人也有些傷感的繼續說著,「夕顏命苦,從小沒了母親,又……也不知道現在長成什麼樣子了。

蘇老夫人這話細聽是真的關心那丫頭,可仔細的一品她那後半句話,那無外乎說沒人教養,一個村野丫頭到時別丟了顏府的臉面。
蘇成和不用說,能混到禮部尚書這個位置,又能從禮上鑽這個聖旨的空子,又怎麼會是個省油的燈。
他立即放下手中的茶碗,站了起來,對着自己的老母親行了一禮,「夕顏能勞母親挂念也是她的福分,回來的這段時日,家裡定多多補償她。

蘇老夫人點了點頭,又提點了幾句後,方才……,
「罷了,這丫頭到底是嫡出的大小姐,雖說那丫頭的娘在我們天啟沒有根基,但不這個顏府嫡長女的名頭她確實當仁不讓的。

蘇成和見自己的娘此時的口氣沒了方才的那般溫和,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畢竟當初的李氏在的時候,老太太可很是不喜的。
他又抱拳躬了躬身,「母親,我這就讓趙氏親自去接,您老放心吧。

大約過了晌午一刻鐘左右後,一輛車駕停在的莊子的門口。
蘇夕顏看着徐娘子如同狗腿子一般,上躥下跳的指揮這莊子里的人開始整理房間,灶房生火燒水煮飯等,那殷勤的勁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她剛想問問王氏,今天的燒材和水夠不夠的時候,就發現那奶娘王氏此時正在和灶房的一個婆子話着家常。
不一會的功夫,王氏就往她這邊走了過來,之後小聲的說,「小姐,夫人來接你回顏府,你能不能把老婆子我也給帶上?」
主僕兩個人都有些紅着眼圈看着對方的時候,這時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丫頭走了進來。
只見她抬頭輕掃了蘇夕顏一眼,便淡淡的說著,「小姐,請收拾一下,一會兒隨夫人回府。

蘇夕顏看了一眼這柴房中唯一屬於她們的東西也就只有那麼幾樣,她快速起了身,對着那婢子說道,「非常感謝姑娘的提醒,不知我可不可以把王氏帶回去陪我作伴?」
「小姐,請稍等着,我這就去替您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