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惡毒公主養了個小病嬌
穿成惡毒公主養了個小病嬌 連載中

穿成惡毒公主養了個小病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清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深璽 古代言情 季默

季默因剛完成的醫學新研究被「綁架」,姦細背叛、敵人偷襲,被牽連得禍的季默,來到了未知的亘古大陸
沒有惡毒家人,沒有渣男賤女,有的只有這個惡毒小郡主留下的一大堆子爛攤子
不錯的是,這裡有超級寵愛她的家人! 溫潤腹黑大哥、護短英氣二哥、傲嬌聰慧三哥、溫婉美貌母親、矜貴穩重父親
要知道身為顏控的季默,身邊圍繞着一大堆美女美男,這簡直就是她的福音! 那個小可憐皇子打第一眼見到她就害怕得抖,為了彌補罪過,季默決定對這漂亮的小可憐好一點
終於,長大後的雲深璽成了雲都城最翩翩有禮的尊貴皇子
她以為她可以功成身退之時,卻被他抵在牆角
季默:嗯?弟弟? 雲深璽:才不要是什麼弟弟 ———————— 雲深璽有一雙異瞳,生來便是不祥之人
大家厭他惡他,將他踩在腳底下
他又何嘗不是,只是懂得隱藏
表面害怕季默的他,心裏早已噁心她千百遍
只是他不明白,一次失憶真能改變一個人的性子嗎? 他以為她在裝好人,噁心她的一切行為,卻不想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溫柔中墮落
在知道她不是從前那個欺他辱她的人的時候,雲深璽早已按捺不住內心的黑暗
既然你是因我而來,那麼餘生便都是我的了
你若害怕黑暗,我會偽裝光明給你看的
展開

《穿成惡毒公主養了個小病嬌》章節試讀:

第6章 陷害真相


「誒,三哥哥,那邊的那人暈倒了」,季默立即的指向雲深璽倒下的地方,急急的拍着季薄淵的雙肩。

「遭了,九皇子。」他忽的轉頭望向那處,焦急的大呼了一聲。

欲奔向他的那方,可又捨不得身上香香軟軟的懷抱。

想了一下,便淡了神色,向著外面呼道:「來人,將地上的九…公子攙扶回我房間,去尋府上的大夫,好生照料他。」

「淵兒,那是……九皇子?」白瑾禾也聽見了方才他說的話,正感奇怪。

「你怎將他帶離皇宮,還帶到了王府里?」

「娘,不是,我……就是……」季薄淵支支吾吾的,眼神時不時的瞟一眼匍匐在他身上的小人兒,臉上還浮現出紅暈。

季融陌一瞧他這樣子,便知道他這事不好意思在小妹面前說出來,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倒是將季逐奕的好奇心勾了起來,還以為他這是做了壞事在小妹面前心虛着呢!

本來因為小妹沒有抱他就心中不平衡,如今硬是偏要他當著小妹面前說出來,好…稍稍敗一下他的好感度。

「三弟,你就不要像個小姑娘一樣支支吾吾的了,快說,你怎麼將那九皇子帶來了?」

季默也是對這九皇子好奇得很,畢竟那雙異瞳的確讓人印象深刻,況且那顏值同樣讓人難以忘懷。

但她並不是在回憶他的臉,而是好奇這樣一個身份尊貴至皇家的人,那渾身的氣質怎麼反而是怯懦自卑。

而且她並未錯過對他的那一眼,那張臉上有着不少的傷,雖用了脂粉遮了不少,但眼角的青色依舊能夠看出曾經的傷印。

還有那身骨,連那小小紫衣外袍都未撐起,那張臉雖不說是骨瘦如柴,但的確是營養不良。

若照他們說的身份,不可能啊。

季默同樣用着好奇探究的目光盯着她的三哥哥,腦海中一直有着大大的疑問「雖為皇室人,卻無皇家的矜華」。

「我,我……」明白了他們眼中的詢問,尤其是眼前妹妹用烏泱泱剔透的眼睛看着時。

季薄淵感覺心都輕了幾許,像『咚』的一聲,有個小石頭掉進了水中。

未經過思慮便將腦海中的話語脫口而出:「先前太傅讓我留在朝賢鑒院,賦寫昨日考究時我所著的詩稿文章。

「於是今日我便晚一點離開朝賢鑒院,快離開時,我聽見書院後有吵鬧聲。尋聲過去時,發現是安候府的兩位公子和樂青公主帶人在欺辱九皇子。」

「所以,你就出頭,把他…九皇子給救了下來,還帶他出了宮進了王府,」季褚洛的的語氣冷了下來,面色嚴肅。

「呵,你如今倒是有英雄氣節了啊,你知不知道,你是白白惹禍上身。」

「你妹妹這事本就還未查清楚、解決,你還有空閑去管別人的事。你可知,那九皇子……」

「然後呢,關鍵的時候,那九皇子怎麼啦?」季默不想季褚洛再訓斥他,又將好奇的目光轉向季褚洛,心裏倒是一陣一陣的激動。

「爹,你先聽完三弟的話再說吧,我相信他分得清這些的。」

看着大哥似青竹一樣般英俊的臉上展現出無奈,緩緩淡然的替三哥解釋這件事。

季默的腦袋也在毫不猶豫的一點一點着,小腦袋磕在季薄淵的肩上,可將三個哥哥萌慘了。

大哥直接就抬手揉上了她順滑的柔發,二哥也星星眼的盯着他。

三哥彆扭着不敢動,然後又開始他後面的話。

「我自然知道我不該管這件事,我本就只是在暗處瞧了一眼他們。正打算離開時,我聽見那九皇子提到了。」

他臉色淡了一下,偏過頭去看了一眼這個沒心沒肺正盯着他的人「…小妹」。

「提到了小妹?那九皇子與小妹有何關係?你倒是快說啊!」

季逐奕急得直跺腳,就朝着季薄淵吼着,看着他三弟那不羈淡然的模樣就想將他懷中的小妹拉出來,然後揍他一頓。

季薄淵看了一眼季王爺,後者向門口的管家吩咐道:「所有人都出去,秦古,在門口看着。」

「遵命,王爺。」屋內的下人都緩緩退去,只有一人在門口駐守。

「咦,看這情況,是事情很重要啊!」

季默看着他們的動作,眼珠機靈的轉着,一隻手附上她稍顯圓潤的小下巴,一副思考模樣。

「爹,先把小妹放到床上去吧,小心染了風寒。」

她這樣子動作被大哥季蕭陌盡收眼底,心底倒是好笑着,「人小鬼大,這樣哪有像外人傳的那刻薄惡毒模樣。」

季大公子,你是不是忘了你像她這麼大的時候還隨軍入營,這哪裡還小啊。

「哦,對,小默兒來,爹爹抱你去塌上。」季王爺反應過來,立馬將她抱着走向塌前。

「嗯,我也得離小妹近一點。」季薄淵感受身前香香軟軟的懷抱沒有了,立刻別彆扭扭又跟上去。

又害怕他們覺得自己是喜歡季默,又說:「畢竟是和小妹有關的事,所以我才……」

大家不想瞧他彆扭樣子,直接道:「好了,不用狡辯了,你說吧。」

季默以為他們要隔開她談話,都準備抱緊三哥的脖子了,又聽見他的話,便乖乖的窩在她爹爹的懷抱里了。

「哎,還是娘親的軟軟的懷抱舒服,這爹爹的懷抱穩是穩,就是太硬了。」

有的人還挑剔起來了。

待在暖暖的被窩裡呆好後,就剩下個小腦袋露在外面了。

看着大哥二哥都站在床沿兩邊,娘親也坐在她的身邊,三哥又和季褚洛交待了起來。

說實話,這一刻,季默的心裏真的是滿足得不得了。

但現在的她沒有辦法可以向他們承諾什麼,只能說無論什麼時候她都會用盡全心的對他們。

「我開始時候並未聽清,只是聽見了他們說出了小妹和樂安公主。」

「等我離近了,才發現他們在威脅他。是,跟小妹有關的那件事。」

季薄淵仍然是那副淡然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剛剛那個哭得委屈的人是他。

「他做了什麼,還被他們威脅了?」季逐奕也靜下來思慮他的話。

季薄淵看了他們一眼,又將目光鎖定在那個窩在被窩的小姑娘上,柔和而又溫暖,

「墜馬,不是小妹的責任。是樂安公主自己設計墜馬的,她不想和親到邊塞,便想借這次墜馬假裝毀容,假裝傷了她自己。」

「什麼,她自己乾的?我就說,她就墜馬,會流那麼多血,原來是裝的。」

季逐奕一聽見這個理由就氣得跳腳,紅臉紅脖子的就想跑出去弄人。

「好了,別鬧了,你以為這事光是樂安公主一人就可以瞞天過海了嗎?想必那宮裡的不少人早就知道了。」

季融陌的面容早在聽說那九皇子被威脅時就沉了下來。

「說不定還有他們的手筆呢!否則那九皇子怎麼會被那些人威脅呢。」

雙眼更是因季薄淵後面的話有了瑟瑟冷光。

「怕是自打那塞外的和親一事被提了出來,陛下就一直在盤算着怎麼退了這門親事。」

「呵,外人都傳那樂安公主有怎樣怎樣的花容月貌,說那才情又是多麼的絕倫,又有誰希望將她和親給那塞北的蠻子呢!」

「陌兒,你是說,有人故意在外面傳播那樂安公主的美名,就是為了不嫁那塞北,為了後面陷害小默兒?」

白瑾禾本就不是個腦袋笨的,事情都到了這麼明顯的地步,她也能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