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暴戾將軍在家跪洗衣板
暴戾將軍在家跪洗衣板 連載中

暴戾將軍在家跪洗衣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疆北的皇貴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熙雯 騰蛇

騰蛇喜歡眼角有淚痣的女孩? 這是什麼怪癖! 碰巧了,白熙雯眼角也有淚痣
不知是前世的瓜葛還是後世的緣分讓騰蛇不管愛不愛都不肯分開白熙雯的手
可是,在這個世界上,有淚痣的女孩不止她一個啊...展開

《暴戾將軍在家跪洗衣板》章節試讀:

第8章 成親


從裏面又走出來了個拿着拂塵的老太監,這個老太監白熙雯認識,但是不知道他的名諱,只是知道自從自己到了這裡之後,老太監便一直都待在了川江的身邊貼身照顧,可以算是江川身邊的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了。

「娘娘。」老頭笑的和藹,「陛下有請!」

白熙雯朝着老頭笑了笑作為回禮。

老頭雖然面相和藹,但是總讓人感到有些深藏不露的感覺。

白熙雯穿過老頭的身側,提着裙子着急的往博書苑裡跑去。

裏面還真的有幾個人在說話,但和大晉的不同。裏面全都是年輕男子,不僅都相貌堂堂,還都舉止儒雅,風度翩翩。雖然他們都穿着土得掉渣的官府,但是那些都遮擋不住他們從內煥發出來英俊的氣息。

白熙雯掃了幾眼,要不是真的有急事,她怕是真的又要花痴的饞涎欲滴了。

「咳咳...咳。」川江怕白熙雯失態,故意事先假咳幾聲做提醒。

「我有急事!」在川江的注視下,白熙雯更是不敢亂看。

「說吧!」

「不行。」這麼多的炸藥能運進皇宮,那裏面一定是有姦細裡應外合的。

萬一這幾隻帥哥裏面有姦細怎麼辦?

「我要和你單獨說。」

白熙雯回頭看了看幾個帥哥,一點都沒有識趣的要走的意思。

「這裡都是朕的親信,愛妃如實道來便可。」川江皺了皺眉道。

「不行,這件事情太重要了。我必須和你單獨說。」白熙雯着急的原地無意識的踮了踮腳,「一定-必須-只能-和你一個人說。」

川江尷尬的撫了撫頭,他沒想到白熙雯的膽子竟然這麼大。

川江國的名聲明明都一直不太好,作為國王的川江更是以海盜起家的,打家劫舍更是無惡不作的。

沒想到這丫頭竟然對他絲毫沒有畏懼,還當他是一顆人畜無害的大白菜。

就在川江正扶着額頭正在思考時,白熙雯已經不顧眾人的阻擋走到了川江的身邊一把摟着他的脖子,把嘴唇湊近了他的耳畔。

白熙雯身上的淡雅的花香立刻飄進川江的鼻腔,那味道淡淡的,柔軟又舒適,好像耳邊帶着的一朵小花那樣的輕柔香甜。

川江的耳朵里還因為白熙雯淺淺的說話聲而被她吐出的氣息吹得痒痒的。

白熙雯忍着的對着川江的耳朵嘰里咕嚕說了一大堆自己的認為後才毫不客氣的推開了他的頭道:「你聽懂了沒?」

川江神色嚴肅,黑晶面具下的那雙斜刀眼鋒利的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嗯。」他認真的擰着眉點了點頭。

「所以我想...」白熙雯看他似乎也開始緊張起來,便拽過他的脖子認真的拍起馬屁來。

川江依然聽的很認真,只是神色越來越嚴肅。

「你們都先下去吧。」白熙雯對川江說完了一大堆的馬屁語後,川江終於對着大臣們發了話。

「可是,陛下,我們之前的事情還沒有談完...」

「不用談了,挖渠築壩的事情就依照剛才朱明山說的辦。愛妃難得與朕你儂我儂的,你們可千萬別壞了我們的好興緻,都散了吧!」

「是。」

幾人作揖慢慢的退了出去。

川江抬頭認真的看着白熙雯,面色卻流露出少許的緩和,道:「真有此事?」

「真的,我親眼看到的。」

川江笑了笑,起身。

朝着白熙雯踏出一步,兩人腳尖貼着腳尖面對面的站着。

他輕輕的提起了手,他的手和他的膚色一樣的黝黑,但是看着卻感覺乾淨。

暖暖的溫度跟着川江的手掌和白熙雯臉頰的距離的靠近而慢慢感受散播開來,撲在了白熙雯的臉上。

「你幹嘛?」白熙雯嚇了一大跳,驚訝的後退了好幾步。

這個人都死到臨頭了,不去看炸藥,卻在這裡想調戲她。讓她感到詫異。

「你是吃錯藥了嗎?」白熙雯上下打量着他異常的反應。「大難臨頭了,你還打算臨幸我?」

川江收回舉在半空的手,突然笑的開心。

『臨幸』這個詞用得夠貼切。

只是要是在平時,白熙雯才是那個看上去急吼拉吼等着臨幸的人。

「你還笑?」

「陛下,再不出手就晚了...」

沒記錯的話,這是白熙雯第一次見川江笑吧!

他面具下,薄薄的嘴唇邪魅的打着彎鉤。

嘴唇邊短短的青須正張揚的宣告着他男性荷爾蒙旺盛的地位。

還有他身上好聞的味道,讓白熙雯有些沉淪。

但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你笑什麼笑?我都被你急死了,你居然還有心情笑?」白熙雯根本搞不明白這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想到朕的妃子除了好色還挺可愛的嘛!」

白熙雯的側臉被川江寬厚的手掌覆著,指腹還來回摩挲着她細嫩的皮膚。

「可愛你個頭啊。」白熙雯簡直不能理解,這個男人到底是傻的還是蠢的?

...

完了!

白熙雯立刻清醒過來。

她仔細一想,立刻意識到了絕望,她站錯隊了。

她想結盟得我這邊竟然是一隻豬隊友。

真是自己作死啊!

白熙雯腿腳一軟,差點摔在了地上。

還好面前的男子眼疾手快的用自己的大掌托住了她的腰,把她摟進了懷裡。

「愛妃可否親自帶朕去看看那些軍火?」川江的表情再次配合的嚴肅起來。

「好的!好的!」

這豬隊友好像也不是那麼不可救藥。

白熙雯也顧不上別的了,拉着川江溫暖的手就往外跑。

兩個人的腳步一直都沒有停下來,直到跑到證物面前她才停下腳步。

她想抽回手,跑到證物面前指給他看。卻不想自己的手被他拽的緊緊的不肯鬆開。

「你看,就那裡。」白熙雯用另一隻手指着那些火藥。「還有那裡,那裡,還有那裡都放滿了。」

「接下來怎麼辦?」她回頭着急的看着他,愁容滿面,好像天都快塌下來了。

「別怕,天塌下來為夫為你頂着。」他伸手去撫平她緊鎖的眉間。

頂你妹!

白熙雯的心突然的動容了下,但是不過兩秒便恢復了理智。

2022年的她已經恐婚了。男人的甜言蜜語和婚後實際生活在一起的生活是完全不符的。

白熙雯強制性的收起了心中的漣漪,撫平了下她剛要開始悸動的心。

「不是我怕,是萬一炸起來百姓們肯定是會受到牽連的,到時候,我不想看到人間疾苦的樣子...」

「怎麼會?」川江用手揪了揪白熙雯的腮,疼惜的笑道:「那是我為你準備的!」

「你為我準備的?」白熙雯一把推開了川江,怒視。

陰險!

變態!

「你也太狠了,我們之間到底有什麼仇恨,你要用這麼多炸藥來對付我?」

「我是搶你女人了還是你的殺父仇人?」

「你至於要用這麼多炸藥把我炸這麼多遍嗎?」

「你太狠毒了,而且還變態。一顆炸藥就能把我殺死,還要準備這麼多,一定要把我炸成粉末你才開心嗎?」

「好吧。」白熙雯後退了一步,拉開和川江的距離。

他的身旁始終讓她感到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