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鹹魚的我,真不想斬神
鹹魚的我,真不想斬神 連載中

鹹魚的我,真不想斬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洋芋燒馬鈴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洋芋燒馬鈴薯 秦牧

秦牧在穿越到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並且毫不意外的覺醒了金手指
「叮-天玄決感覺你英俊瀟洒,開始自動修鍊,修鍊速度*9999」 「叮-察覺到宿主帥氣逼人,封魔決心急如焚,發瘋了,修鍊速度*19999」 當秦牧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躺下的時候,確是發現,自己竟然要去斬殺神明,而這個神明竟然是傳說中的滅世邪神! 秦牧無奈,拜託,我真的不想斬神
展開

《鹹魚的我,真不想斬神》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開局就去執法堂?


「天玄訣感受到你的不屑一顧,開始證明自己,瘋狂修鍊,修鍊速度*999。」

「因為你實在過於辣雞,天玄訣看不下去了,正在努力突破。」

「它突破了,它突破了,天玄訣成功發瘋,產生變異。」

「天玄訣突破圓滿境界,宿主修為提升至後天圓滿境界。」

正在打掃廁所的秦牧,聽着腦海中的提示音,英俊的臉龐帶着邪魅而又有點玩世不恭的微笑。

對味了,對味了。

能自動修鍊的功法,才是好功法。

自從他穿到這個地方之後,一切都按部就班,很是自然的便是覺醒了身為穿越者的福利——金手指系統。

這款系統不僅能夠讓自己所擁有的神通,功法自動修鍊,而且還能夠提升自身實力。

關鍵是任何自己不懂得東西,它都能夠自行領悟,自己躺着就完事了。

這簡直就是夢中的金手指了。

所以,他才能用幾天的時間,從後天初期突破到後天圓滿。

「秦牧,你還笑得出來啊。」

「等會兒那傢伙就來了,讓他看到,咱們又沒有好果子吃,你可不要連累我。」

說話的這個小胖子,正是秦牧在後山唯一的朋友,趙胖。

因為自己頂撞了那個傢伙,連累了趙胖,兩人便是一起到後山來掃廁所了。

這話,才剛剛落下,一群人便是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帶頭的正是外門的首席弟子,李傲。

也是他,讓秦牧二人來後山打掃廁所的。

僅僅只是因為自己在所有人面前,拒絕了他讓自己擦鞋的無理要求。

看着眼前的二人,李傲的眼中滿滿的不屑之色。

身為外門的首席弟子,他在外門可以說是一手遮天,所有人都要看他臉色行事。

只要他不高興了,他想讓誰受罰,誰就必須受罰。

要是敢反抗,那必然沒有好果子吃。

然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初來乍到的秦牧,竟然敢公然反抗自己。

給自己擦鞋,是每一個新生來,必須要做的事情,讓他們知道誰才是外門的老大。

結果,就出現了這樣一幕。

看着眼前趾高氣昂的李傲,秦牧腳下一滑,身體一個踉蹌,手上還沾有黃色物體的拖把直接就砸在了李傲的褲子上。

見到這一幕,場上除了秦牧以外,其餘人眼中儘是驚訝之色。

趙胖更是一副要死了的樣子,嚇得不輕。

「秦牧!」

李傲眼皮子暴跳,嘴角抽搐不止,頭頂上好像冒煙了。

看着李傲氣急敗壞的樣子,秦牧揉了揉耳朵,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聽到了,聽到了,吼什麼。」

「不知道,李首席到廁所裏面來幹嘛?」

「難不成,李首席是來廁所里找吃的?」

此時,正值午時,正是吃飯的時候。

看着秦牧眼中藏着的笑意,李傲心中的怒意,頓時宛如火山爆發一般,難以壓抑。

但是,他偏偏又不能把秦牧怎麼樣。

因為,天玄宗有規定,除非到練武台,否則私下鬥毆,是會被宗門嚴懲的。

即使,他是外門首席也不例外。

正是因為這一點,秦牧才敢如此放肆。

就在此時,李傲身邊的狗腿,在他的耳朵旁邊說著什麼,時不時的還指了指一旁嚇得不輕的趙胖。

看到這一幕,秦牧眉頭一皺,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果然,只見李傲輕輕一笑,指着一旁的趙胖說道:

「趙胖,你過來,把我褲子上的東西擦掉。」

聽到這話,趙胖臉色慘白,身體顫顫巍巍的朝着李傲走去。

他不是秦牧,他可不敢反抗李傲。

李傲的手段,他見識過的。

曾經有一個新生,因為不聽他的話,大半夜的被人灌了一桶黃色液體。

這也正是所有新生害怕他的原因。

就在趙胖剛要俯下身子,要替李傲擦拭的時候,他的手臂卻是被人一把抓住。

「李傲,你要還是個男人,就衝著我來。」

「欺負別人算什麼本事。」

秦牧清冷如月的眼眸中閃爍着冰冷的亮光。

自己已經連累了趙胖陪自己一起打掃廁所了,如今要是再讓他給李傲擦屎,他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看着秦牧想要吃人的表情,李傲心中頓時得意了起來。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看着秦牧難受,就是他最大的享受。

隨即,只見站在李傲身邊的一個小弟站了出來,朝着秦牧,不屑的說道:

「秦牧,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這樣和我傲哥這樣說話?」

砰!

然而,這話才剛剛落下,剛剛說話的那人,頓時便飛了出去。

這一幕,發生的過於突然,在場的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下一秒,李傲那欠揍的聲音,再次響起。

「秦牧,你違抗我的命令在前,現在又私自毆打同門,違反宗規,你就等着受罰吧!」

「我們走!」

說完這話,李傲眼中的得意都快要溢出來了,轉身離開。

彷彿他已經看到了秦牧受罰的樣子。

看着李傲等人離開之後,趙胖卻是一臉着急擔憂。

「牧哥,你這是何必啊!」

「我給他擦了就好了啊,你沒有必要這樣子啊。」

「得罪了他就不說了,現在你犯了宗規,執法堂的人,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看着趙胖擔憂的樣子,秦牧知道,他不是裝出來的。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動他可以,但是想要動他身邊的人,那就是不行。

現在事情已經犯下了,擔心也沒用,倒不如放平心態,好好想想接下來要怎麼做。

秦牧示意趙胖冷靜,二人繼續打掃廁所。

在二人掃完了之後,便是回到了宿舍。

二人的宿舍極其偏僻,又十分的簡陋,除了一間草屋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

很快,秦牧打人的事情,便是傳到了執法部的耳中,在第二天天才剛亮,執法部的人便是將秦牧帶到了執法大堂。

「秦牧,你頂撞外門首席,又私自鬥毆,犯了宗規,你可知罪?」

此時,秦牧立於大堂**,執法長老站在高台居高臨下的望着他。

四周全是手持棍棒的執法弟子,李傲赫然立於其中。

看到這一幕,秦牧心裏明白。

自己,可能進了狼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