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
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 連載中

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神輝大道的周心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神輝大道的周心妍 顧小九

顧小九,古武世家的天才,一朝穿越,差點被火燒死,不過沒關係,正好浴火重生
有極品親戚欺上門,打他家人怎麼辦?某小九踹出去!窮鄉僻壤吃不飽飯,某小九一揮手,大夥跟着栽葯種果發家致富
可是誰來告訴她,這個世界未免太玄幻了些,上個山,就多了幾隻靈寵,還是會說話的那種
還有她顧小九不過是救個人,怎麼就扯到了一國王爺,還要以身相許?她只想好好種種田數數錢都不行嗎?展開

《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章節試讀:

第3章 有人找茬


門口處,一綠衣少女看着她,眼裡帶着陰狠,挪動着肥胖的身軀擠入大門。

少女頭上插着玉簪子,捏着蘭花指,輕甩手中的帕子,嘲諷的看向院子中的兩人,一扭一扭的走到院中。

只見院中的顧小九,一身藍色粗布衣,白皙的小臉上有刮傷,雖有些蒼白,反而襯的人更加柔美。

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在看向她時,帶着懾人的的冷意,讓張翠花有一瞬間彷彿掉入冰潭。

回過神,張翠花沒有在顧小九身上看到想像中的害怕和憤怒。

反而她被顧小九看得心裏發慌,便覺得有些惱羞成怒。

張翠花有些疑惑,眼前的顧小九和以往似乎有些不同。

至於哪裡不同,她又說不上來。

以往那個看到她只會唯唯諾諾,低頭怯語的人,居然讓她有了一絲害怕。

而且明明已經中毒,要被火燒死的人,卻沒被燒死。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難道之前的人騙了她?

聽到有人咒罵自己女兒,沈氏直接冷臉,轉身趕人,「這裡不歡迎你們,請離開。」

「嗚嗚,娘,她凶我。」張翠花拿起帕子就抹起眼淚,轉身向她身邊同樣肥胖的婦人告狀。

「沈賤人,你個不要臉的潑婦,居然敢凶我女兒,老娘不打死你女兒。」少女身邊的中年婦人,抬起肥豬般的蹄子就朝沈氏和顧小九臉部打來。

哼,賤人,讓你生這麼漂亮的女兒,老娘今天就先讓她脫一層皮。

顧小九哪看不出她的狠毒心思,眼睛微眯。

想毀她容?想打她娘親?咒她禍害?

很好!

那她不禍害一下,可就真對不起眼前人了。

靜靜站在原地,眸中冷意划過。

手裡不知何時出現的石子,在婦人撲過來的時候,朝着膝蓋部位唰的飛了出去。

「九兒,快讓開。」眼看婦人的豬蹄子就要打到顧小九臉上,沈氏急了。

轉身就把顧小九抱在懷裡,想要擋下那肥碩大掌。

村裡人都知道,眼前的兩人不管是在他們石竹村,還是在隔壁里河村,打架出了名的陰狠。

經常欺負村裡人,打了大家也不敢吭聲。

誰讓人家鎮子上有一個有錢的女婿,還有幾個很能打的家奴。

所以張氏一家仗勢欺人多年,大家苦不堪言也不敢還手。

然沈氏沒有感到任何痛意傳來,只聽到耳邊有殺豬聲響起。

「啊啊啊!」

婦人吧唧跪在地上,「來人啊!殺人啦!」

肥胖婦人一邊捶地一邊嚎,鬼哭狼嚎聲尤為刺耳,在院子里回蕩着。

這一下,把周圍的鄰居驚着,紛紛跑過來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賤人,你敢打我娘,我姐姐饒不了你。」張翠花說著,張牙舞爪朝顧小九撲過來。

看着躺在地上哀嚎打滾撒潑的婦人,以及朝她撲過來的綠衣少女,顧小九眼皮都沒抬。

抬腿,踹飛。

那叫一個乾淨利落。

院中的豬叫聲仍在繼續,眾人來到院子時,就看到一道綠影朝他們飛來。

愣住一秒,反應過來後自動往兩邊閃。

聽着落地的悶響聲,齊齊捂臉,倒抽一口涼氣。

嘶!

聽着都疼。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豬砸下來了。

大家心裏害怕的同時有些疑惑,這不是隔壁里河村的張翠花和朱氏兩母女嗎?

這是又出來作妖了?

看到地上不停呼痛的兩人。

眾人心裏狂呼,活該!

現世報了吧?

果然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啊!

真特么解氣。

要不是時機不對,他們都想鼓掌叫好了。

聞聲趕過來的顧正明和自己兩個兒子,看着顧小九那霸氣的模樣。

只差膜拜了,眼裡全是星星眼,那是他閨女啊。

全然沒顧自己閨女的不一樣,只能說親爹眼裡,閨女啥樣都是好的。

隨即,想到閨女昨天昏迷的凄慘模樣,心又疼了。

直接帶着兩個兒子來到顧小九和沈氏身邊。

看了下兩人沒有受傷,這才放心。

接着心疼的問女兒,「九兒,還疼不?」

顧小九搖頭。

沈氏沒看到小兒子,有些擔憂,「星兒怎麼樣了?」

「別擔心,臭小子已經醒了,活蹦亂跳的很。」顧正朗輕拍妻子背,安慰道。

「妹妹,還疼不疼?」一旁的二哥顧星竹拉着顧小九。

「你知道是誰燒你的不?告訴大哥,大哥幫你揍他。」旁邊顧星柏也拉着顧小九問。

顧小九還未來得及說話,就看到兩個哥哥頭上挨了自家老爹兩個爆栗子。

「臭小子,你妹妹剛受傷,能不疼嗎?還揍人,瞧你那小身板,能揍個屁。」

「爹,眾人面前,能不能留點面子啊!」

顧小九嘴角一抽,微微撇開頭,沒眼看。

看到顧家這一幕,村裡人齊齊捂嘴憋笑,沒人管地上的兩人。

眼睛瞥見偷笑的村民,還有心情開玩笑的顧家人,朱氏母子心裏那個怒啊。

以前這些鄉巴佬看見他們,只會低聲下氣。

尤其是看着顧小九那淡定的模樣,張翠花心裏恨不得把人拍死。

忍着痛去扶朱氏,「看什麼看,一群土包子,我姐姐來了不會饒了你們。」

顧小九涼涼看着眼前兩人,低沉的聲音響徹在院子里,「你姐是哪顆蔥?」

「噗嗤……」有人沒忍住,看到張翠花要吃人的眼神連忙閉嘴。

「你……你們……」張翠花抓着帕子的手抖啊抖,半響也打不出個屁。

看着圍觀的村民,蘭花指的手差點捏斷。

「翠花,我們走!」被扶住的朱氏,一瘸一瘸的拉着女兒往外走。

走到門口,兩母女再次回神,眼神陰鷙,看着顧家人,哼了一聲後離開。

村民們看熱鬧沒了,和顧家人打了聲招呼,彼此也各自回家,一路上議論紛紛。

看到剛從集上回來的顧正朗夫妻,打趣道:「顧二,這是又買糧食了啊?」

「哎,就一點粗糧,這不是昨天大哥家着火了,啥都沒剩點,所以和媳婦兒去添點。」

大家眼裡滿滿都是羨慕,顧正朗可是村子裏為數不多去鎮子上做工的莊稼漢。

顧正朗和妻子把新買的粗糧從牛車上拿下來,交代自己媳婦李氏。

「媳婦,你去和大嫂先去做飯,我和大哥商量點事情。」給自己媳婦說完,顧正朗朝屋裡喊了自己大哥一聲。

看到人出來,把人拉到一邊,「大哥,你昨天讓我問的事情我問了,老闆說不收人了。」

顧正朗有些無奈,大哥家現在的狀況需要找工作。

可是人家老闆說不收,愁啊!

侄女之前落水,已經花光家裡積蓄,大哥現在肯定很急。

「沒事,實在不行,我先去山裡跟着獵戶打點野味,去鎮子里賣。」

顧正明拍着弟弟的肩膀,知道他已經儘力了。

兩人的對話,被在廚房幫忙的顧小九,出來倒水時,剛好聽到。

眼眸閃了閃,看來,賺錢的事情需要儘早解決。

家裡現在急需用錢,不管是重新建房子,還是其他吃穿用的。

這幾天他們都會在二叔家住,存糧也堅持不了幾天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她的空間現在也不知道啥情況。

今天一大早就被人找茬,還沒來得及看。

可是怎麼去解這個燃眉之急呢?

顧小九想到剛才自家爹爹的話,計上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