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瑪麗蘇太沙雕,看她40米大砍刀
瑪麗蘇太沙雕,看她40米大砍刀 連載中

瑪麗蘇太沙雕,看她40米大砍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夢瑤意闌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夢瑤意闌珊 沈嬈 現代言情

(溫馨提示:觀看本文前請丟掉智商) 全員沙雕➕系統➕逐漸不當人 沈嬈兢兢業業為時空書城賣命那麼久,好不容易熬到養老,結果拉垮系統操作失誤把她丟進了瑪麗蘇劇情!! 本以為幫瑪麗蘇旗下藝人們穩住劇情苟到結局,沒想到他們一個二個的把她堵在角落…… 糙漢女主:你只能是我的! 油膩男主:我此生只娶你! 腹黑男二:你選誰? 沈嬈:噠咩噠咩~噠咩呦~ 眾人:別裝!展開

《瑪麗蘇太沙雕,看她40米大砍刀》章節試讀:

第 6章 我叫小方,今年18,為人方正


從哆啦彩毛的兜里掏出來了個手機,這裡沒有信號用不了,所以又掏出來了個指南針,把珍珠和其餘的一些物品放回兜里,留下了一輛摩托車。

看着摩托車沈嬈犯了難,她並不會騎摩托車,但是她會開車。

「你能掏出來一輛芭莎拉蒂嗎?」

【郭子:過於龐大的物體不可以的,熱武器手槍,炮彈,坦克,飛機這些都不可以的】

「你很了解啊,幹嘛不給我弄一個!!」

【郭子:這個……只有業績冠軍才可以……我還不夠格】

……好吧。

這時茶茶看沈嬈盯着摩托車一動不動,走上前去,一臉認真的看着她:「媽媽,我載着你!」

「茶茶……我的乖女兒!」,沈嬈瞬間就是一個愛上的大動作,然後把她抱到車上,踢開了支架,自己坐上了后座。

只聽見轟隆隆的聲浪響起!

摩托車在泥潭裡打轉。

走不動。

倆人只好下車用出吃奶的力氣推,尤其茶茶那張臉,因為太用力呲牙咧嘴的,可以說是面目猙獰了。

最後終於推到了稍微乾的一塊地上,她們又重新坐上了摩托。

隨着轟隆隆的聲浪聲響起。

摩托車嗖的一下沖了出去!

「呼嚯!真TM爽!」,茶茶興奮的高呼出聲,后座的沈嬈只覺得無語,因為她的聲音是個蘿莉音……

一個155彩發粉眼小蘿莉,張口閉口TMD,動不動要弄死誰,那個場面大家自行腦補。

茶茶的男人的性格已經無法掩飾了,但她絲毫不懷疑自己的性別,也不懷疑沈嬈到底是不是她媽。

兩人飛馳了許久。

天都快黑了,茶茶的彩毛都快被吹成阿哥了,還沒走出這片森林,這不禁讓沈嬈有些慌了,萬一趕不上時間回A市可咋辦。

好在走着走着前面有個小村莊,她讓茶茶停了下來下去問路,最起碼要知道現在目前在哪。

沈嬈走到一戶人家前敲門,敲了幾下門打開了,出來了一個身高188左右的男人,不過這臉……可真方正!

那男人看見兩個泥人先是嚇了一跳,心想肯定是山上泥石流遇到困難了,然後又溫和的開口:「請問你們需要什麼幫助嗎?」

「額哈哈,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啊?」,沈嬈尷尬的開口,因為他的臉實在太方了,跟個方塊似的!

「哦,這裡是B市嘎子村,你們是迷路了嗎?」

「好,謝謝啊」,沈嬈並不想跟他過多交談,轉身就要上車走了,那方臉男又叫住了她。

「你們……要不在我這裡洗個澡?」,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主要她們兩個真的是被泥糊的太嚇人了。

沈嬈思考了一下,想着茶茶能掏出來40米的大砍刀也不怕他圖謀不軌,就答應了。

雖然說是個農村,但是浴室熱水器還是有的,自從她知道茶茶的宿主是個男的,死活也不願意讓她跟着一起洗澡,內心真的接受不了。

「媽媽!你開門啊媽媽!這個男的真TM嚇人,我好怕怕!」,浴室門砰砰砰的被她拍打着,沈嬈聽的腦子疼。

最後只能是趕緊沖乾淨身上的泥醬,沐浴露都沒來得及打,路過浴室的鏡子時,她看了一下,這是一張久違的臉。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這張臉了,是她自己的臉……

「媽媽!!!」,門口的拍打聲把他的思緒打斷,套上乾淨的衣服潦草的出去了。

至於哪裡來的新衣服,很合理,哆啦茶茶的口袋。

「你去洗吧」,她看着門口一地的珍珠,和遠處已經相當於石化了的方臉男。

「媽媽!我怕怕,我不敢洗」,茶茶咧着個嘴哭泣着,珍珠止不住的往下掉,還時不時的瞅一眼方臉男。

畢竟人家好心幫助她們,茶茶這個樣子未免太不尊重人了,沈嬈直接給了她一個鼻斗讓她趕緊進去洗。

「你打我……媽媽!你打我!」

她捂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嬈,「你知道一個大鼻斗對一個孩子來說有多大的心理傷害嗎!」

「去不去?」,沈嬈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去」

待茶茶進去之後,她把地上的珍珠一一都撿了起來,走到石化的方臉男身旁微笑着說:「真的是多謝了,孩子不懂事你不要生氣,這些珍珠就當是報答吧」。

「額……好……好……」,方臉男已經被震驚的語無倫次了,不過他對洗乾淨沈嬈眼前一亮,真的好漂亮!可惜已經生孩子了。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日後有機會一定會報答的」,沈嬈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嘿嘿,我叫小方,今年18了,為人方正」,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沈嬈:…………

還真是,為人方正……

兩個人尷尬至極,不知道要聊什麼,茶茶洗澡特別慢。

「對了,那個是……你女兒?」,小方開口問道,他不敢相信年輕漂亮的沈嬈,都生了個那麼大的女兒。

「啊對對對,我女兒,她爹死的早,唉,我好不容易才把她拉扯大」,沈嬈說著說著還露出了一副傷心的面容。

「媽媽……你辛苦了……」,茶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了,撲通一聲跪在了沈嬈面前,又開始哭泣着。

小方看着茶茶一頭彩色的頭髮,和刷白的皮膚,再次吃鯨!

「行了行了!別哭了」,她可不想肥水流入外人田,這珍珠她是給小方,還是不給?

茶茶跟心靈相通似的,上一秒嚎啕大哭,下一秒直接止住了。

「好」

沈嬈:………………

沈嬈帶着她去浴室吹了吹頭髮,順便給自己也吹了下頭髮,然後給茶茶扎了一個雙馬尾,還真別說,確實挺好看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粉色的瞳孔,像動漫人物一樣。

只不過這身衣服還是白色的連衣裙。

「媽媽扎的真TM好看」

「……知道了,少說話」

「好」

她牽着茶茶走了出去:「真的是多謝啊,我們也該走了」

「啊?這天都黑了,你們不準備在這住一晚嗎?」,他捨不得沈嬈走,還想多看她幾眼。

「多謝你的好意,不用了」

她才不會隨便就在一個陌生男人家過夜呢,沈嬈對自己的臉還是相當的有信心,萬一圖謀不軌怎麼辦。

沈嬈牽着茶茶就往門外走去,茶茶轉頭看了一下身後的小方,發現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媽媽,瞬間眼神陰冷起來。

「再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摳出來」

「額……抱歉抱歉」,小方尷尬的撓了撓額頭。

「行了」,沈嬈說了她一句,然後把她抱上了摩托車,自己坐上了后座,跟小方打了招呼就走了。

夜晚的山林間,雙馬尾在飛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