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灰燼之主
灰燼之主 連載中

灰燼之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矢禾不是適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克萊爾 奇幻玄幻 艾赫斯

一睜眼自己竟然穿越了,並且還是一個背負着人命的殺人犯? 在這個世界裏,存在着[表書]和[禁書]這種東西,與書籤訂契約,就可獲得裏面的知識或者力量
侯詩澤在穿越過來後身份變成了一個名為艾赫斯的青年,自己的右手還擁有着將一切生命化為灰燼的力量,他要以艾赫斯的身份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並且找到回去的辦法
展開

《灰燼之主》章節試讀:

第3章 洞悉過去


「不是艾赫斯........是什麼意思。」艾赫斯感到一絲恐慌,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我在你的靈魂里看到的是和艾赫斯完全不同的一個人。」她繼續開口說道,並且朝着艾赫斯伸出了手。

「等,你先停一下。」艾赫斯連忙後退,「你到底是什麼人,你還沒回答為什麼你看起來這麼年輕。」

「果然如此,你根本就不是艾赫斯,你只是取代了他肉體的一個新的靈魂罷了。」克萊爾點點頭說道。

艾赫斯咽了口唾沫,這個女生,竟然一眼就看出來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實在是可怕。

「讓我想想,你是通過禁書實現的?」克萊爾問。

「禁書?」

「不知道嗎?那看來就不是,那就奇怪了,除了禁書以外,我還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實現靈魂轉換的書籍。」克萊爾撓了撓頭說,「算了,先回答你的問題吧,我是通過[永生之書]來實現長生不老的,其實在你爺爺收養我的時候,我已經快一百歲了。」

「.........」

「很難理解嗎?你該不會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克萊爾開玩笑似的說道。

艾赫斯點了點頭。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好吧,這件事我待會兒再詳細問你。」克萊爾揉了揉太陽穴說,「我能看穿你的靈魂不同,是憑藉[洞悉之書],和那本書籤訂了契約的我可以輕鬆看破別人的過去。」

「這些事情,我爺爺也知道嗎?」

「當然知道,我還邀請他和我也簽訂契約來着,這樣的話他也可以長生不老,只可惜,他不願意看到身邊的人一個一個的死在他前面,而且他覺得[永生之書]屬於禁書,所以不願意和我簽訂契約。」克萊爾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短短的幾句話信息量給艾赫斯的腦袋一下子塞滿了。

這裡看來不僅僅是落後的一個架空世界,還是一個擁有『魔法』一樣東西存在的世界,克萊爾口中的這些書估計就是魔法。

「你剛剛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克萊爾問道,「和我解釋一下吧,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表面意思啊,我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原本所處的世界和你們這個世界完全就是兩碼事,結果一睜眼我突然就變成這個叫艾赫斯的傢伙了,而且還莫名其妙的殺了人,被受害者的家屬暴打了一頓。」艾赫斯略感委屈的說道,「真的是莫名其妙,你剛剛說的那些什麼書里,有沒有什麼能讓我回到原來世界的書?」

「沒有,如你所見,這裡的所有書我都看過了,裏面有[表書],也有[禁書],但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種情況的書。」克萊爾搖了搖頭說。

聽到這句話,艾赫斯咬了咬嘴唇,也就是說,自己沒辦法回去了嗎。

「那個,這件事,你不會告訴別人吧?」艾赫斯問道,「關於我真正的身份我並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還認為我是艾赫斯就好。」

「別人?很抱歉,除了你爺爺和你以外我還不認識什麼其他人。」克萊爾搖搖頭說,「正如我所說,我和[永生之書]簽訂了契約,和我同時代的人基本上已經死的差不多了,成為你爺爺的養女之後我也一直待在這個書庫裏面從來沒出去過,就算是你父親丹尼爾.加德納的名字我也只是聽納撒尼爾說的而已。」

聽到這些話,艾赫斯才稍微鬆了口氣。

「你很有意思啊,關於你本尊的那個靈魂,哪怕是和[洞悉之書]簽訂了契約的我也沒法窺探到,現在我只能看到你,也就是艾赫斯本尊的過去,除此之外我也就只能看到你身體內有兩個靈魂而已。」

「這,這樣啊.......等等,你說,你能看到艾赫斯原本的過去是嗎?」艾赫斯問。

克萊爾點了點頭。

「太好了,我現在沒有他以及這個世界的任何記憶,你能告訴我過去發生了什麼嗎。」

「不。」

「啊?為什麼?」

「我為什麼要那樣做,我有什麼好處嗎?」

「.........你想要什麼,只要我能做到的都答應你還不行嗎?」

「既然你這樣說了。」她把手伸進了自己裙子的口袋裡,從裏面掏出了一張類似於鈔票的東西,「這是二十喀爾克,你去給我買點麵包和紅茶。」

「只要這些嗎?」

「我已經在這裡待了很長時間了,雖然我不會死,但空腹感還是有的。」克萊爾說,「幫我買回來之後我自然會考慮告訴你艾赫斯過去的事情。」

雖然很想問問這麼長時間她為什麼不自己去,不過為了自己過去的事情,艾赫斯還是接過錢,乖乖的去了。

找了個商鋪買回了麵包和紅茶,總共只花了十喀爾克,看來這個世界物價還是蠻低的,也或許是喀爾克的價值很高。

回到宅邸,克萊爾已經離開了地下書庫,坐在了餐廳中。

「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艾赫斯將紅茶和麵包放在桌子上說道。

「你還沒有幫我煮好紅茶,麵包也沒有切好。」克萊爾閉上一隻眼睛指了指袋子說道,「洞悉過去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哦,也是相當耗費體力的,還是說在你原本的那個世界沒有紅茶和麵包這種東西?」

「........不,還是有的。」艾赫斯說著,從廚房裡拿出了餐刀和水壺,泡好紅茶,將麵包切成片之後遞給了克萊爾。

「哦,十分不錯嘛,你有做僕人的潛質哦。」

「誰想要那種潛質啊,話說,你也該告訴我了吧。」看着克萊爾將麵包塞進她那櫻桃般的小嘴裏,艾赫斯坐在她的對面問道。

「你想問什麼,我總不能把他從小到大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告訴你吧。」克萊爾抿了一口紅茶說。

「........他殺人是怎麼回事?」艾赫斯想起來自己因為殺人進監獄還被暴打一頓的事情。

「與其說是他殺人,不如說是那個受害者自己找死。」克萊爾伸出一根手指說道,「在原本的艾赫斯坐馬車去集市上的時候,那個受害者和他的妻子在路邊等車,為了顯示自己的男子氣概以及權力,那個受害者攔下馬車,逼着你把車讓給他們,艾赫斯沒有答應,那個受害者在和艾赫斯爭執的過程中不小心扯掉了艾赫斯的手套,並且觸碰到了他的右手,直接變成灰燼了。」

聽到這些話,艾赫斯大驚失色,並且趕忙把手套戴上了。

「放心,你自己摸自己又不會死,我也不會被影響。」克萊爾見狀說道。

「我,我這手是怎麼回事?」

「不清楚,應該是類似於詛咒的東西,我看過一本專門記載失傳禁書的書,其中有一本為[灰燼之書],和那本書籤訂契約之後,[灰燼之主]會寄生在契約者的體內,並且部分灰燼之主的力量會寄生在契約者的右手上面,右手一旦觸碰到任何有生命的東西,那個東西就會化為灰燼,只不過這本禁書失傳很久了,而且十分危險。」

「那我的生母和哥哥........」

「你的生母就是在你出生的時候被你觸碰到化為了灰燼,至於你哥哥嘛,因為你的緣故母親死了,他自然十分恨你,在你三歲的時候找你報仇,結果就和那個受害者一樣,在毆打你的時候不小心觸碰到了你的右手,在力量即將順着他的右手把他整個人化為灰燼的時候,你的父親,也就是丹尼爾及時把他的右臂砍了下來,他這才幸免於難。」克萊爾語氣輕鬆的說道,似乎是在說什麼笑話一樣。

只不過這並不好笑,艾赫斯看着自己的右手,陷入了沉思。

「你也不用有多大的心理負擔,從小到大你可是受盡了欺負,不用這隻手把他們全殺了都算你脾氣好了,嘛,不過你現在已經不是艾赫斯了,只不過是以他之名存活的另一個人而已,這種事情也不用在意。」克萊爾將紅茶一飲而盡說道。

「對了,剛剛你說的什麼[表書]啊,[禁書]啊,還有簽訂契約什麼的。」艾赫斯搖了搖頭轉而問道,「那是什麼,你能解釋一下嗎?」

「在這裡有兩種.......哦不,是三種書。」克萊爾伸出三根手指說道,「第一種就是供人閱讀取樂或者用來學習知識的書籍。」

「書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艾赫斯心想。

「第二種就是我提到的[表書],表書裏面的內容通常是一些簡單的術式,像是憑空製造一些火焰啊,控制身體飛起來什麼的。」

「這叫簡單的術式?」

「和比較珍貴的表書內容比起來,這確實算是很簡單的了,這種表書一般價格便宜,並且可以量產,簽訂契約的方式也很簡單,把血滴在上面後仔細讀懂一般人就可以使用了,而且這種簡單的表書可以無限制的簽訂契約。」克萊爾說,「至於價格昂貴,本身價值也比較珍貴一點的表書嘛,簽訂契約就需要其他的方式了,一般是兩種方式,第一,和書幻化成的守護者進行戰鬥,勝利之後那本書自然會和你簽訂契約,第二,進入書中的世界,進行他的試煉,如果試煉成功也可以簽訂契約。」

「好複雜,什麼守護者什麼試煉我都很難聽懂啊。」艾赫斯搖了搖頭說。

「這種東西口頭描述本來就不容易,等有機會你自己找一本表書嘗試一下就知道了。」克萊爾咬了一口麵包嘟着嘴說道,「最後就是[禁書]了,剛剛我說的[永生之書]和[灰燼之書]都屬於[禁書],禁書的內容雖然強大,但對契約者或多或少都會產生不好的影響,像你的手,哪怕是不小心碰到花都會導致花凋零,並且禁書的試煉和表書不同,表書試煉失敗後嘗試試煉的人會自動回到原本的世界,本身是不會受到任何影響的,但禁書就不一樣了,參加禁書的試煉一旦失敗,那個人也會死亡。」

「.........」艾赫斯嘴唇有點發乾,也給自己倒了一杯紅茶。

「那你那時候說想和我爺爺簽訂契約是怎麼回事,你又不是書。」艾赫斯潤了潤嗓子問。

「人與人之間也可以簽訂契約,前提是這兩個人都必須持有至少一本表書或者禁書,簽訂契約之後,雙方可以選擇使用對方的一本書,當然,有一方也可以什麼也不選。」克萊爾說著,自嘲似的笑了一下,「像我的[永生之書]就不會有人想選,畢竟誰也不想看着自己身邊的親人朋友一個又一個的死在自己前面,那是一種孤獨,也是[永生之書]對契約者最大的危害了。」

艾赫斯這時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幹嘛?」克萊爾不明白的問道。

「我要和你簽訂契約,就選那個[永生之書]。」艾赫斯認真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