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偷偷愛你十二年
偷偷愛你十二年 連載中

偷偷愛你十二年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楊思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姨 楊思卿 現代言情

春風不解少年意,歧途何覓夢中情
少年辛安被鄰居楊姨帶大,不知何時愛上了這個善良,明媚的女人
但這段執着的情感,卻讓楊思卿不得不懷疑只是叛逆的青春
進入社會後,辛安周旋於各色人間,痛苦的成長着,艱難的尋找自我,也一直試圖向心中隱藏的女人證明自己的愛
...展開

《偷偷愛你十二年》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你就是我的女人


  楔子:

  「楊姨,我爸媽離婚了,他們都不要我了,嗚嗚……」

  樓道里那盞昏暗的小燈突然熄滅,孩子的哭聲更加歇斯底里。

  他只能藉助哭喊來給自己壯膽,直到門後的女人打開了房門。

  「唉,他們也真是的。」

  女人看到瘦弱的孩子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睡衣,頓時心疼的蹲下身子,把孩子抱在了懷裡。

  這已經是女人家的「小常客」了,她用自己柔軟的身體把那個瑟瑟發抖的小孩包裹起來,轉身關上了房門。

  「小安別怕,有我呢。他們不要你,阿姨要你。」

  那一年,辛安六歲。

  把他從絕望和恐懼中救出來的女人,也不過十八。

  ……

  「金碧輝煌」——金城最大的夜店。

  一樓舞池是留給那些精力無處發泄的夜場男女的。

  昏暗迷亂的燈光,震耳欲聾的音樂,嗆人的煙味兒,隱隱還有一種令人作嘔的難以名狀的味道。

  多年以後,辛安才明白,這就是那些都市男女在**的刺激下,散發出的荷爾蒙的味道。

  而此刻,剛出校園的毛頭小子,只想快點離開這讓他難以忍受的喧囂之地。

  倒不是舞池裡那些雪白的胸脯和修長的大腿不夠養眼,而是在他眼中,全世界的美好,不過是圓桌對面的那個「老女人」楊思卿。

  有的人就是天生猶憐。

  楊思卿雖然三十齣頭,不僅皮膚光滑細膩,眼神清澈,而且**,既有少女的清甜,更有成**人的嫵媚。

  和這個女人朝夕相處這麼多年,口中喊她「楊姨」,但辛安沒有看出時光在這個「老女人」身上留下的痕迹。

  辛安發過一個毒誓,一定要得到這個女人。

  眼下「老女人」穿着一件露臍的小背心和一條發白的彈力七分褲,那些凹凸的曲線,害的辛安這個毛頭小子一刻也無法心安。

  他恨不得用洪世賢的語氣抱怨一句,「你好騷啊!」

  他覺得這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女人,可能會隨時從身上掏出一條小內褲,然後綁住披散在肩頭的長髮。

  「臭小子,今晚我要讓你成為這裡最靚的仔。」

  楊思卿的纖纖玉手一把抓住了辛安的腕子,把他從男人的幻想中拽了出來。

  金城最大的迪廳,涌動着夜場里紅男綠女人的燥熱。

  辛安的獵物瞬間擠進了那些攪在一起的人群。那些身體很瘋狂,就像是向池塘里投食時,那些在水中翻着浪花的魚。

  辛安想用身體護住自己的獵物,發現只是徒勞。

  老女人扭動着身子,胸前的雄偉隨着爆裂的鼓點抖動着,舉在半空的胳膊像是白花花的藕。

  辛安受不了舞池裡群狼環伺的目光,想要把楊思卿從裏面揪出來。哪知這塊肥肉已經被盯上了。

  「唉!小兄弟,不要掃了美女的興緻啊!」

  一個膀大腰圓的壯漢,被楊思卿身上的味道饞的直流口水。

  看辛安想要把她拉出舞池,索性一頭擠進二人之間,像擠進來個煤氣罐子,衝著楊思卿一陣淫笑,露出了脖子上的大金鏈子和肩頭紋的那條過肩龍,

  「小妹妹,出來玩就該盡興,小弟弟不會跳,哥哥陪你跳會兒……」

  說著,伸出兩條粗壯的手臂,想要搭上楊思卿的肩頭。

  都是爺們,辛安自然明白「大金鏈子」的心思,小夥子的暴脾氣不能忍,心中暗自叫罵,

  「娘的,老子守了十幾年的白菜,能讓你這頭野豬給拱了?」

  就算你在身上紋個山海經,打我女人的主意,也不過是一個欠抽的陀螺而已。

  「把你的爪子拿開!」

  辛安一把推開「大金鏈」的兩支爪子,另一手攬住楊思卿的柳腰,狠狠的朝自己的懷裡一拽。

  楊思卿站立不穩,面色一驚,人已經栽倒在了辛安的懷裡。

  煤氣罐炸了,揮起沙包大的拳頭朝着辛安懟了過來。

  四周擁擠的人群讓辛安根本無法躲閃,他抱着懷裡的女人猛地轉身,嘭的一聲悶響,堅實的後背硬是接下了這惱羞成怒的一拳。

  楊思卿隔着辛安的身體,感受到了拳頭的力道,心疼的一皺眉。

  不過她比辛安冷靜許多,反身擋在辛安前面,

  「大哥,小孩子不懂事,我們這就走。」

  「大金鏈」得勢不饒人,招呼幾個同伴從四面圍了上來,

  「美女,既然他不懂事,那你該懂事吧,陪哥哥跳個舞,我再放你們走。」

  「你做夢!」辛安怒吼一聲,捏緊了拳頭。

  周圍的看客們迅速撤出一片狹小的場地,那些眼中期待的目光,不亞於美國地下拳賽里瘋狂的看客。

  「大金鏈」很享用四周那些期待的目光,眼神兒示意,幾個同伴一起圍攻辛安。

  狩獵的雄獅終於變成了一頭被鬣狗圍住的困獸,雖然辛安一直憤怒的反擊,但還是漸漸被那些不講套路的拳腳給打翻在地。

  楊思卿眼看辛安招架不住,衝進去一把抱起他的腦袋,用身體護住他的要害,不少拳腳落在了她那個嬌俏的身子上。

  「妹妹,想好沒,陪哥哥跳個舞,我就饒了這個小兔崽子。」

  楊思卿只顧緊緊抱着辛安,並不理睬那個憤怒的煤氣罐子。

  這種輕蔑,讓「大金鏈」更覺丟面,抄起一支酒瓶,朝着辛安的小腿骨砸了下來。

  「啊!」圍觀的人群中,傳出女人的驚呼,這一瓶子下來,小伙的腿骨非斷了不可。

  可就在那些看客嚇得捂眼尖叫時,一隻大手從「大金鏈」的身後探了出來,死死鉗住他的腕子,酒瓶也被順勢奪了過去。

  「兄弟,打女人,可不應該啊!」

  一個充滿磁性的男中音響起,透露出不容置疑的霸氣。

  「大金鏈」瞪着猩紅的眼睛扭頭就想發作,身後的一幕卻讓他不得不把那幾句怒罵給咽了回去。

  音樂已經停了下來,「男中音」身後跟着十幾個高大的壯漢,「大金鏈」和他的手下,瞬間成了弱勢群體。

  男中音指揮壯漢們扶起那些撞倒的桌子。DJ的音樂再次響起,人群很快又扭動起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小姐,你沒事吧。」男中音讓手下隔開了「大金鏈」,伸手想要去扶蹲在地上的楊思卿。

  楊思卿卻只顧惦記着辛安的傷勢,連頭也不抬,抱起這個莽撞的小子,踉踉蹌蹌的走向大門。

  「老廖,去送送他們。」

  男中音是「金碧輝煌」的老闆柳英豪,這個四十多歲的江湖大佬,不由得把目光在楊思卿的背影上多停留了一陣。

  司機老廖精明幹練,瞬間看懂了老闆的眼神兒,跟上去幫着攙起辛安來。

  「臭小子,看你以後還敢打我主意不?」

  楊思卿心疼的用小手揉了揉辛安腫脹的腮幫,又仔細檢查了眉弓上還在流血的口子,好在裏面沒有殘留什麼玻璃碴子,這才讓她長出了一口氣。

  辛安知道楊思卿今晚作妖,一定是在記恨自己說過的那句話。

  可是這小子的倔勁兒上來,撐開腫脹的眼睛,露出一條細縫,盯着女人那個精緻的身子,一板一眼的說,

  「楊姨,這輩子,你就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