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三國當大佬
我在三國當大佬 連載中

我在三國當大佬

來源:常讀 作者:悲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陽 袁譚

林陽回到漢末,取代了世家公子袁熙,於亂世中披荊斬棘,挫敗四方梟雄,使風流人物盡折腰......展開

《我在三國當大佬》章節試讀:

第六章 新任務:擊殺賊寇


為了追趕獵物,隨從的二百騎兵遠遠落在後面,對方人多勢眾,硬拼唯有死路一條,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拖延時間。

「小子,我們將軍問你話呢,嚇傻了?」山賊中,一名頭裹黃巾的精瘦漢子譏笑道,儼然將林陽二人當成了盤中餐。

看到黃色頭巾,林陽似乎清楚了這伙山賊的身份,就是黃巾軍餘黨。

張角率領的黃巾軍起義,不到一年就偃旗息鼓,但其麾下殘餘勢力,如跗骨之蛆糾纏着東漢朝廷,「相愛相殺」十幾年,眼前的山賊就是其中一支。

「娘的,出門沒看黃曆,遇上了這群喪星!」

林陽暗自腹誹,眼神飄忽不定,忽然拱手笑道:「諸位可是黃巾軍義士?」

如此稱呼,實在迫於無奈,黃巾軍的所作所為,在林陽看來就是一群土匪惡棍,「義軍」二字抬舉他們了。

勢比人強,身陷困境,此時衝上去斥責他們的累累罪行,除非是嫌死得不夠快。

「呦,你是哪家的小子,有點眼力!」被稱作「義士」,那些土匪笑容有些飄飄然。

林陽想了想,忍着沒說出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他們還不得像餓狼一樣撲上來,要挾老爹索取贖金。

「諸位誤會了,我們是過路的,無意冒犯,諸位是的頭領是誰,報個名號,容我們二人離開,來日定當酬謝。」林陽不慌不忙,隨口開了張空頭支票。

「嘿嘿,算問對了我們頭領是天公將軍!」精瘦漢子笑道。

「張角?」一個名字在腦海中閃過,但很快否決了黃巾之亂距今五六年了,張角早就死透了,可能是黃巾軍餘孽偽作旗號,藉機壯大聲勢。

「小子,你覺得自己值多少贖金?爺爺今天心情好,讓你先開價,然後找家人送錢來。」為首的黃巾大漢漸漸沒了耐心。

「你覺得我值多少錢呢?」林陽反問道,覺得這幫人是不打算放過他們了。

「我說?」黃巾大漢一愣,伸出兩根手指,笑道:「你至少值兩千金!」

這個價碼可不低,是尋常人一輩子不敢奢望的。

可林陽搖搖頭:「你算錯了,我至少可以值萬金以上!」

「哦?哈哈哈…….」

大漢笑得更放肆了,在他綁過的人中,沒聽說主動增加贖金的。

不過,見林陽衣着考究,像個富家子弟,黃巾大漢將贖金的價位提升到萬金,可夠他們揮霍一陣子。

「好,看來我們今天是走運了,遇到了一位慷慨解囊的財主!」

一下子漲了七千金,黃巾大漢很滿意,彷彿大筆財富即將到手,他可以用來做很多事。

「不過,現付定金可以嗎?」林陽莞爾一笑,提出了別開生面的要求。

大漢上下打量,面前二人輕裝簡從,不像是帶了幾千金出來,為了防止到手的錢跑了,指揮手下逐漸分散,形成半圓形的包圍。

「小子,你的錢在哪?小心爺爺開殺戒了!」幾個嘍啰上前,要把林陽抓下馬,打算讓他吃點苦頭。

「我的錢……」

說到一半,林陽突然停住,大聲喊道:「文詔,動手!」

只見曹文詔彎弓搭箭,一氣呵成,趁黃巾軍分神之際,羽箭離弦射出,快如流星,穿過一小嘍啰的喉嚨,頸血四濺,一命嗚呼。

「風緊,扯呼!」

趁黃巾軍沒回過神,林陽調頭往回跑,剛才只是權宜之計,受了半天窩囊氣,不收點利息怎能心安理得離開。

「娘的,被這小子耍了!」

林陽縱馬跑出幾十米,大漢見折了一名部下,怒火中燒,喝令部下全速追趕。

「小子,我會好好招待你的!」

「他們追上來了!」

林陽回頭一看,對方騎術精湛者,離他三十米左右,以眼色示意曹文詔,接着兩支羽箭射出,快追上來的黃巾軍摔下馬。

來不及誇獎曹文詔射術精湛,林陽一勁的催促馬兒快跑,只要逃出樹林,以戰馬的腳力,擺脫追兵還有希望。

虧得黃巾軍馬少,大隊嘍啰只能步行,林陽握緊韁繩,與曹文詔並頭衝進官道,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二公子出來了!」

隨林陽而來的騎兵正在官道上等候,先前樹林中走散,朱武提議回到樹林外待命,以免生出旁枝別葉。

「先生,情況有些不對?」高顯遠遠望見自家公子神色慌亂,預感可能是遇見麻煩了,不等朱武吩咐,招呼部下上前接應。

「快……快……」

林陽一路狂奔,不停的回頭眺望,樹林中影影綽綽,黃巾軍很快就要追到這裡。

「二公子,出什麼事了?」

高顯衝到最前一扯馬韁,林陽順勢躲到後面,說道:「後面有追兵!」

「公子不必擔心,有末將在,無人敢放肆!」高顯信心十足,他也是見過陣仗的,收拾個把流賊草寇不在話下。

林陽卻不樂觀,以手下二百騎兵想打敗上千流寇,風險很大,回望來時的路,琢磨要不要派人回去搬兵。

「叮!新任務發佈【擊潰黃巾流寇】目標:俘獲賊首。」

「真會找時候!」

林陽嘀咕了一聲,如果剛才他還有機會逃跑,現在只能正面決戰了。

「高將軍,可有膽量決一死戰?」林陽看着高顯問道,所帶來的人都是他的老部下,徵求一下意見理所當然。

「末將誓死效命,請公子回營,我帶人抵擋追兵!」高顯還算忠義,懂得捨身護主,但面對數倍於己的兵力,沒有戰勝的把握。

「不,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林陽搖搖頭,繼而抽出環首刀,目光堅韌:「我要的是這些賊寇的腦袋!」

「公子……似乎太冒險了。」

看到公子如此決心,高顯難以置信,十五歲的少年竟敢直面殺人不眨眼的賊寇,而且揚言要擊潰他們。

不是在開玩笑,就是擁有超乎常人的膽量。

「公子,還請三思!」話雖如此,高顯仍堅持讓林陽先撤,袁紹將兒子交給他,萬一有個閃失,責任他承擔不起。

「我說的很明白,要他們腦袋!」

林陽語氣慷鏘有力,掌握了一支生力軍,底氣倍增,正要拿黃巾軍練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