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福運娘子又美又颯
福運娘子又美又颯 連載中

福運娘子又美又颯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柳三娘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柳三娘 武俠修真 白娘

 柳三娘重生了,一想起自己孤獨一生的結局,她這輩子怎麼也要嫁出去
   她長的過分柔美,提親的人踏破了門檻
  只是,大柳衚衕的那個書生嫁不得,這人以後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小柳衚衕的那個貨郎也不行,這人後來嗜賭如命家破人亡
  拒絕了好幾門之後,她眼高於頂的名聲又傳出去了……   柳三娘着急的瘦了好幾圈,這時候,那個打鐵的楚硯竟然來提親了!!!   柳三娘:……   這人...展開

《福運娘子又美又颯》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一生未嫁


  進入十月,涼爽的秋日及轉而下驟然變冷,一年的寒冬又要開始了,柳三娘想着今年的儲備已經夠了,接下來她就可以一整個冬天在家刺繡不出門了。

  柳三娘坐在燭光下,寬大的綉架上是剛剛開始的綉品,她慢慢的穿針引線的綉着,這是她生活來源的唯一技藝。

  她七十五歲了,爹娘早已去世,前年二哥也去世了,大哥還在,長她三歲,身體還可以,她是個老姑娘,一輩子沒有嫁人。

  爹娘愧疚,死前將銀錢都給了她,哥哥嫂嫂們也都對她極好,對於爹娘的決定並不介意。

  侄子侄女也經常來看她,給她送一些東西。

  但更多的時候,她還是孤獨一人,曾經的小姐妹們,有許多已經沒有了來往,許多已經去世。

  屋內靜悄悄的,外面傳來打更的聲音。

  「一更天,天乾物燥小心火燭勒。」

  「咚!——咚!」

  「咚!——咚!」

  「咚!——咚!」

  三次一快一慢的打更聲響越來越遠之後,又恢復了平靜。

  柳三娘微微勾唇,繼續手中的綉活。

  她一輩子除了年輕時經歷過些許流言,後半輩子實在是平順,三十歲之前還有一些媒婆想要給她說親,對象全是不三不四的老光棍或者就是喪妻了帶着一屋子孩子的鰥夫。

  她看不上,她爹娘更看不上。

  這麼一年年的過來,她就老了。

  她沒有嫁人,年輕時候綉活精湛,賺來的錢都補貼給兩個哥哥養家,她對侄子和侄女也是疼愛,她的付出不是白費的,兄嫂對她不錯,侄子侄女長大了,也不忘來看她。

  前些日子,大哥家的二郎還帶着自己的孫兒來看她呢,那小胖墩,真是怎麼瞧着都讓人喜歡。

  她給了小胖墩幾塊糖,小胖墩吃的眼睛亮晶晶的,臨走時候還捨不得走哭鬧了起來不肯走,柳三娘安撫他,下次來的時候再給他做,小胖墩這才戀戀不捨的走。

  柳三娘一邊回憶往事,一邊刺繡。

  她的腦海活躍了起來,想起了許多許多的事情。

  直到外面已經傳來了打更聲響。

  「三更天勒,平安無事勒。」

  「咚!——咚咚。」

  三聲一慢兩快,柳三娘將手中的綉活放下,臉上有着溫柔的笑意,好多年,她從沒有像是今晚這般陷入自己的回憶,以至於二更天什麼時候敲打的她都沒聽見。

  她拿起身邊的拐杖,吹滅了燭火,慢慢的朝着床邊走去,她在這個家中生活了幾十年,閉着眼睛都能走。

  躺倒床上,蓋上棉被,這是她今年新做的,前些日子還曬了太陽,蓋着暖和極了。

  她閉上眼,沒有什麼睡意,她又陷入了回憶之中。

  小時候,她生的白,娘最喜歡她,誇她跟個麵糰似的,以後要做官夫人。

  十四歲生辰一過,前來求娶的人,那叫一個多。

  大柳衚衕的書生就來求娶過,讀書人,十五歲已經過了童生,正準備考秀才,她對這門親事也不反感,只是哪一天,她看見他對着一隻流浪的貓兒踹打,面目猙獰的可怕。

  嚇得她央求了娘好久,才拒絕媒婆的說親。

  小柳衚衕的貨郎,聽說本事大的很呢,一年能掙好幾十兩銀子,有錢人。

  但很不湊巧,有一天她和娘出門去買布,恰巧就看見這貨郎從賭坊出來,紅着眼睛可嚇人,他的爹娘穿着破衣補丁,哭的哪叫一個心酸。

  這回不等她央求,她娘就把媒婆拒絕了……

  「祖姑奶奶,嗚嗚嗚……你還沒有給虎子做糖呢。」

  孩童的哭聲讓柳三娘的回憶中斷,她疑惑,這哪來的哭聲,睜開眼一瞧,視線之內那小胖墩睜着大眼睛,掛了兩行淚水,因為沒有糖吃哭的好不傷心,白白嫩嫩的,柳三娘喜歡到了心坎上。

  至從老了之後,她看什麼都模模糊糊的,哪有這般清楚過!

  不等她過去抱着小胖墩哄,就發現有些不對勁,好多人!

  年輕的,中年的,老年的,都在哭。

  哭啥呢?

  柳三娘看見了自己的老大哥。

  老大哥蒼老的彎腰駝背了,杵着拐杖哭的傷心,鼻涕眼淚都糊在了那花白的鬍子上。

  柳三娘莫名的想笑,她好多年不照鏡子了,自家大哥都這樣子,她肯定也很老,老的很醜。

  柳大朗傷傷心心的哭着:「三娘,你放心的去吧,去跟爹娘二弟他們團圓吧,在黃泉等着老哥哥啊,等着老哥哥來,咱們全家團圓。」

  柳大朗站不住,身邊的兩個兒子穩穩的扶着他,兩個兒媳婦在各家男人身邊抹淚。

  一屋子人都嗚嗚的哭着。

  有好幾個小輩都是柳三娘看着長大的,都哭的傷心。

  「祖姑奶奶,您放心的去吧,侄兒每年都會來祭拜您,您對侄兒的好,侄兒不會忘記,就算侄兒死了,侄兒的兒子孫子,都不會忘記您,每年清明,都會給您寫上好幾個包的。」

  「我們也是,我們都會給祖姑奶奶寫包的。」

  柳三娘恍然大悟,原來,她死了……

  難怪她的小院子這麼多人,難怪她的老大哥哭的那麼傷心。

  柳三娘笑了,她並不難過,她已經七十五歲高齡,這輩子也極少有病痛,除了一生未嫁有些孤獨之外,她這輩子沒有遺憾。

  她沒有受到任何折磨,死在睡夢中的回憶里。

  柳三娘眼前越來越黑,意識也漸漸消失……

  不知道過了多久,柳三娘聽到了『噼里啪啦』的聲音,這樣的聲響,讓她響起了曾經老屋後院有一顆大芭蕉樹,每年春天暴雨的時候,雨點打在芭蕉葉上就是這個聲音。

  『嘎吱』一聲,有人推門進來了,柳三娘感覺自己被搖晃了好幾下,溫柔的聲音傳來:「三娘,三娘,起來喝點葯再睡。」

  魏氏有力的臂彎扶起柳三娘,柳三娘睜開眼,看着眼前有點陌生又熟悉的人,她迷迷糊糊的:「這裡是黃泉嗎?怎麼不是黑乎乎的,我怎麼看見了我娘了,我娘不是已經死了好多年了。」

  她有點懵,想起來這個有點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是她娘魏氏,年輕時候的魏氏。

  「哎喲。」

  腦門被敲了一下,柳三娘痛呼捂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