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農民,能種出核動力很正常吧
我農民,能種出核動力很正常吧 連載中

我農民,能種出核動力很正常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圓的四四方方2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國棟 莫向晚 都市小說

楊國棟,農民中的古董級,祖傳十三代,大學畢業就回家種地,誰知,一次意外的邂逅,校花竟給自己生了個女兒,作為父親,第一時間想要去見見
  高學歷女友嫌棄楊國棟是農民,要求限制其探望權
法院受理後實地考察,   法官:「你這塊地里種的什麼?」  楊國棟,「核動力發動機
」   「旁邊那塊小地呢?」   「納米芯片!」   法官,「最大的這一塊,你是不是要告訴我,還能種出來穿梭機!」   楊國棟坦言,「不,不是,這塊地種的是宇宙飛船!」   法官笑笑不說話,直接宣布判決結果,這個父親腦子有問題,的確不適宜教育小孩子,以後還是不見的好
  楊國棟不死心,跑城裡躲在前女友家附近,只為能見見自己的孩子
  卻因為豬隊友被發現,引起了校花的警惕心,帶着孩子為躲開他而出國
  四年後,校花帶着女兒回來,楊國棟去機場迎接
  當女主莫向晚帶着孩子,還有另外個年輕小伙一起走出機場的時候,女主家父母對着楊國棟就又是一頓貶低
  這時候,男主爺爺楊振華出現,正經的國士身份,因為能創造出核動力發動機和納米芯片而全民皆知,一出現就引得機場一陣騷亂
   女主瞪大雙眼,他是國士楊振華家孫子?展開

《我農民,能種出核動力很正常吧》章節試讀:

第3章 一個破農民,想娶我家姑娘?


「什麼?」中年男劍眉倒豎,說話聲音大起來,「你就是那個不負責任的臭小子?」

「叔叔,您先聽我解釋,」楊國棟站起來,說話結結巴巴,「我想過要娶向晚來着,但她不同意,我不知道她怎麼跟您說的。」

不管怎麼說,自己把人家肚子搞大是事實,看眼前形勢,孩子生下了應該也沒有錯。

而自己,卻從頭至尾連一次面也沒有露過。

理虧,潛意識中,楊國棟自己也覺得自己做的不對。說起話來,自然沒什麼底氣。

「還想娶我家向晚?」 房間中,另一方向傳來厲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自己什麼身份」

說著話,先前跟男人一起進門的女士走過來。

邊走,她邊上下打量楊國棟,眼神中滿是不屑。

莫向晚,北青大學高材生,還屬於校花級學霸,家境情況更不多說,眼前的住所就是很好的證明。

這裡是京都,華夏房價最貴的地方,能在這地方擁有一棟三層別墅,財力情況毋庸置疑。

而眼前的臭小子來自農村,穿戴也儼然一副農民模樣。

可就這個癩蛤蟆,卻造成了莫向晚未婚先孕。

精心培養二十多年的寶貝,一個不小心毀到臭小子手裡,中年婦女有充足的理由不給楊國棟好臉。

這些,楊國棟能夠理解,他看了眼走過來的婦女,點頭哈腰說話,「阿姨您先別生氣,我們之間可能有什麼,您先聽聽我的解釋好不好?」

「解釋?」來人瞬間炸毛,衝著楊國棟就大喊,「孩子都生了,你的解釋還有個屁用!」

「哇哇哇!」樓上突然間傳來小孩哭聲,孩子被喊聲嚇得不輕。幾人都不顧上眼前理論了,快速跑着向樓上衝去。

最先反應過來的,就是剛剛還火大的貴婦,開門的婦女緊隨其後,中年男跑的也不慢,還有些着急,上樓梯時候絆了一腳,差點摔倒。

楊國棟最後一個,這不是他的家,第一次來,他也不知道孩子在哪個房間。

他再着急,也只能跟在別人後面。

否則,孩子在什麼地方他也不知道。

房間內,貴婦此刻抱起了孩子,楊國棟看到孩子的一剎那,整個人的心都化了。

孩子不大,趴在貴婦的肩膀上,兩個小手胡亂揮舞。

大眼睛烏黑,白嫩的臉蛋胖乎乎,五官緊湊到一起,滿臉委屈。

「哇哇,」哭聲繼續。

每哭一下,楊國棟的心就跟着顫抖一下。

這是他的孩子,可近在眼前,自己卻連抱一下的資格也沒有。

「我能抱他一下嗎?」楊國棟忍不住了,他伸出雙手,一臉期盼。

「誰讓你進來的?」貴婦又厲害起來,「你給我出去,出去!」

說話,她抱着孩子,騰出一手推着楊國棟向外走。

「叔叔,叔叔,您出來一下,我有話說。」見此,楊國棟只好邊退,邊拉了旁邊中年男一把。

幾分鐘後,楊國棟總算解釋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中年看着楊國棟,眉頭緊皺,「原來這樣啊!」

「嗯,」楊國棟點頭,「事情到了這一步,我想盡我自己可能的為她們母女倆負責!」

實際來說,他也算是受害者,挺冤枉的角色。

自己本來好好的上班,突然被引誘着犯了錯不說,還一個不小心成了爸爸,變成個不負責的男人,拋開事情好不好不談,但不是自己真正的意願啊。

聊了一會,兩個男人回到別墅當中,剛進門,二樓上貴婦沖男人大喊,「老莫,你怎麼把他又領回來了?趕緊給我攆走。」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老莫擺擺手,「人家小夥子也挺冤枉!」

「冤枉?」 樓上女人氣勢一點沒減,「窮不拉幾的農民,佔了小晚便宜,他還冤枉?燒高香去吧!」

「 哇哇,」貴婦一喊,懷中的孩子又哭起來。

「孩子給我抱抱!」楊國棟走上前,「不給我抱的話,小心我告你家姑娘強姦!」

貴婦的話,讓楊國棟覺得非常不爽,眼看着孩子又哭,他決定不再忍下去了。

便宜,的確是自己沾了,但對方如此咄咄逼人,連帶把農民都看不起,徹底觸動楊國棟的逆鱗。

一聽這話,貴婦將懷中的小孩遞給旁邊婦女,轉過身雙手掐腰看着楊國棟,「告,你倒是告去啊,信不信我能讓你女兒,長大後恨死你?」

「鬧歸鬧,大人的事情,你別往孩子身上牽扯,否則別怪我饒不了你!」

「唉,你個破農民,還饒不了我,」貴婦手指着楊國棟,「你看你這渾身上下,加起來還沒我家的馬桶墊貴,饒不了我你能怎麼?」

「吱呀,」門被拉開,這時候,莫向晚回家來了。

「楊國棟,你來我家幹什麼?」一進門,她快跑着上樓,並沖楊國棟大喊。

「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女兒,」楊國棟說話聲音弱了,在莫向晚面前他從來也硬不起來。

小時候偷拿將軍的槍玩,連對爺爺都敢頂嘴的勇氣,這時候突然間絲毫都不存在。

「出去,你給我出去,」莫向晚一把拉起楊國棟,「這裡沒有你的女兒,你給我出去。」

被莫向晚拽着,楊國棟轉頭看了不遠處的婦女一眼。

婦女的懷中抱着他的女兒,此刻兩個漆黑的大眼也正盯着他們這邊在看。

楊國棟自己主動向門口走去,他妥協了,不願意女兒看到不好的畫面。

「莫向晚,我要對我的女兒負責,你說我該怎麼才能娶你?」臨到門口,楊國棟轉過身,沖屋內問了一句。

「娶我家小晚?」樓上貴婦接話,「我們培養她這麼優秀,她是要嫁給有錢有地位的成功男士的,你一個破農民,別做夢了。」

「有錢有勢是吧?我還以為多難呢!」聽完,楊國棟將心放到肚子當中,推開門就準備要走。

「楊國棟,楊先生是吧?」門剛開,外面傳來一個聲音。

抬頭看去,面前站着個身穿警服的中年人。

楊國棟心裏一慌,這是沒回去,老爺子派人找自己來了。

「我是,你們是來接我回家的嗎?」楊國棟說話故意聲音加大。

「是的!」警服男非常配合,啪嘰一個敬禮,「我就是來接楊少回家的。」

「那就走吧,」楊國棟擺擺手,徑直向不遠處的黑車走去。

這時候,警服男一溜小跑,趕在楊國棟之前,跑到車邊將門拉開。

警官的到來,莫向晚一家人都跟了出來,親眼看到這一幕。

給楊國棟開門的警服男,肩膀上扛着的可是麥穗,黑藍色警服裏面,穿着的白襯衣格外亮眼。

貴婦看着眼前一陣迷糊,這樣的打扮,起碼也是廳局長一級的官員,竟去卑微的給一個村裡來的農民開門?

光開個門其實也沒什麼,但貴婦能夠感受的到,警服大官的行為,明顯有巴結的成分在內。

莫向晚慌了,快速跑到車邊,「**叔叔,**叔叔,他是犯了什麼事了嗎?」

再怎麼說,楊國棟也是她閨女的爸爸,一點都不擔心,她還做不到。

一瞬間,她腦海里甚至開始思考,女兒長大後,如果要找爸爸,她該怎麼回答?

警服男關好車門,轉過身看着莫向晚,「莫向晚同學對吧?請放心,我們只不過奉命來接楊少爺回家。」

「誒?」老莫這時候突然上前兩步兩步,「老同學,這怎麼你廳長還親自出任務啊?」

說完,他哈着腰伸出雙手。

老同學的手此刻正準備拉開副駕駛的門,他停頓一下,然後抬頭看了眼后座上的楊國棟。

這才抬起手遞到老莫手中,「老莫啊,向晚是你家姑娘?」

「正是小女,正是小女!」老莫哈着腰,連警服男的正臉也不敢看。

先前對待楊國棟時候,他也一樣高高在上,不光因為有氣,本質上,還因為打心底看不起眼前這個農民。

但面對警服男,身份調轉,對方完全有俯視他的底氣。

身份的差異,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老同學,」老莫將警服男拉到一邊,「能不能打聽打聽,小晚同學是犯了什麼事?」

「不該問的別問!」扔下句話, 警服男直接拉開副駕駛,坐上就走。

老莫愣在原地,老同學怎麼了?對農民,恭敬的有些不像話,對自家姑娘,也還算是客氣,怎麼到了自己這熟人面前,反而顯得那麼不近人情?

「劉姐,我覺得,那小夥子可能並不是個農民。」門口處,抱着孩子的婦女說話,「你看那大官對他的態度,好像真是大人物家少爺似得。」

婦女當保姆多年,整日生活在看別人臉色的日子當中,別的本事不說,察顏觀色練得爐火純青。

僅僅看了這麼一會,她以為她差不多明白了實情。

「你懂個屁。」貴婦轉身,「沒看那人是我家老莫同學嗎?客氣是因為給我家老莫面子。」

說完,她轉身回到別墅當中。

這句話說得,她其實也沒什麼底氣,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人家根本就沒買老莫的帳。

但先入為主,加上楊國棟導致她姑娘未婚先孕,潛意識中,她就覺得楊國棟不好,什麼也都不好,不願意相信眼前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