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二婚嬌妻寵上天
二婚嬌妻寵上天 連載中

二婚嬌妻寵上天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蘇千羽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楚千千 霍司承 霸道總裁

「我們霍家不是你這種貨色的女人可以進門的
」五年前,霍司承的媽媽,指着她的鼻子說下這句話時,楚千千以為,她和霍司承從此不會再有任何交際
可,當老公出軌,家人雙雙住院,他再次出現,將她從最絕望的深淵拉回
...展開

《二婚嬌妻寵上天》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明天早上9點民政局門口


  「啊……」

  楚千千剛進家門,就聽到虛掩的卧室門裡傳來一陣女人嬌媚的聲音。

  她心裏『咯噔』一下,低頭一看,愣了。

  玄關擺着兩雙鞋,除了老公沈昊的皮鞋之外,還有一雙紅色高跟鞋。

  而那雙鞋不屬於她。

  她瞬間反應過來,猛地攥緊拳頭,大步沖向卧室!

  只見大床上,沈昊正在另一個女人的身上馳騁。

  楚千千能看見的,只有女人波浪的捲髮,順着枕頭的方向,蔓延到床邊。

  她的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剛才就覺得這女人的聲音格外耳熟,現在看着那栗色的捲曲長發,她幾乎可以肯定,這個在自己老公身下承歡的,就是她的好閨蜜——賀雅!

  賀雅的胳膊,如水蛇一般纏上男人的脖子。

  「那你說說,你是愛我,還是愛千姐?」

  賀雅邊說,邊用那雙化了濃妝的眸子故意瞥向門口,紅艷的唇角勾起,露出一個挑釁的笑。

  「當然是愛你,你這麼騷。」

  沈昊全然不知兩個女人四目相撞,身心都在賀雅身上。

  楚千千站在門口,聞言,只覺得腦海一片爆炸。

  砰——她猛的一下推開門。

  沈昊嚇了一跳,回頭看着站在門口的楚千千,臉上一片錯愕,「老婆。」

  「千姐。」

  躺在床上的賀雅聲音中帶着濃濃的不滿,「你不是喜歡看?怎麼不多看會兒?」

  「沈昊,你不打算解釋一下?」楚千千的聲音有些顫抖。

  「親愛的,你快給千姐解釋解釋。」

  賀雅坐起來,雙手環住沈昊的腰,身前的傲人緊緊貼在男人身上,撒嬌道:「解釋不好,我可就走了呦。」

  一聽賀雅這麼說,沈昊馬上直起腰板,聲音也硬氣起來,「還解釋什麼?你不都看見了?」

  「……是要離婚嗎?」

  沈昊馬上點頭,「我早就在等這一天了,你看看你,結婚才三年你都成什麼樣了,不修邊幅,你這身上是什麼味?臭死了!」

  沈千千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沾滿臟污的衣服。

  也不知怎麼,心頭猛然竄起一陣怒火。

  她身上,是她婆婆,也就是沈昊媽媽吐的東西!

  婆婆身體不好,她最近都應沈昊的要求,搬過去照顧老人家。

  偏偏今天婆婆腸胃極度不舒服,一下午就吐在楚千千身上三次,她這才臨時回家來拿換洗衣服。

  誰知竟撞上這一幕!

  沈千千冷笑,她最近忙得一周也才回一次家,倒是給這對狗男女創造了這麼好的機會,在她的家裡,她的床上,做這樣苟且之事!

  然而不等楚千千回答,沈昊接著說,「你說你不能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至少在夫妻生活上有點表現吧,跟雅雅一比,你真是連女人都不算!」

  楚千千再也聽不下去了,強忍着眼淚,轉身離開。

  「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9點,民政局門口見。」

  ……

  出了家門,沈千千就去最近的商場買了套新衣服。

  一邊把身上的臟衣服扔進垃圾桶里,一邊想,當年她和沈昊剛結婚的時候,經濟條件並不是很好,她很久都不捨得買一件新衣服。

  剛才扔掉的那件,還是她大學時候買的。

  說起來,當年楚千千可是學校里出名的系花。

  多少條件優秀的男同學追她,她都沒同意,最後選了出身平平,但每天會給她帶早飯,例假會幫她沖紅糖水的沈昊。

  還記得那會,宿舍同學都替她不值,賀雅和她也是大學同學,也很看不上沈昊。

  可她卻說,平淡是福。

  現在想想,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楚千千在外面吃了個飯,晚上9點多,才回到婆婆家。

  一進門,就見婆婆李淑梅坐在沙發上指責,「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想餓死我啊?」

  楚千千站在門口愣了愣,「沈昊沒給您說嗎?」

  李淑梅不滿,「我兒子那麼忙,他跟我說什麼?趕緊做飯,我餓着呢!」

  楚千千沒說話,放下包,轉身進了廚房。

  大學畢業後,沈昊希望她能照顧好婆婆的一日三餐,於是沈千千毅然放棄了大公司的邀請,找了個工資只有2000塊,但是離婆婆家和自己家都近的工作。

  她每天下班第一時間來給李淑梅做飯,再回自己家做飯,一做就是三年。

  想想自己這三年辛苦都換來了什麼,沈千千隻覺得自己如同小丑般可笑!

  「啊!」

  楚千千切着菜,一走神,切到了手。

  趕緊出去找創可貼,卻見客廳里沒有人,李淑梅壓低了聲音,在陽台上打電話。

  「你這不孝子,再找,能找到楚千千這樣的嗎?」

  楚千千鼻子一酸,婆婆這是在為她說話?

  想着剛才自己誤會婆婆,有點懊惱,正想開口,又聽李淑梅說道:「這樣帶工資的保姆,伺候我吃穿,還這麼任勞任怨,你腦子壞掉了想換人?」

  楚千千嘴角的笑意僵住了。

  「……反正楚千千這麼傻,你回來買束花,編兩句情話,隨便哄哄她不就好了?」

  傻?

  楚千千扯了扯嘴角。

  是啊,自己是傻,她和沈昊以前不是沒吵過架,沈昊之前跟公司前台的女大學生扯不清關係,也被她發現過。

  當時她也鬧脾氣,卻被沈昊幾束花就哄好了。

  「媽,外面熱,打電話進來打吧。」楚千千終於開口。

  李淑梅回頭,看見楚千千已經炒好菜,端到了餐桌上,不由臉色有些尷尬。

  但很快恢復鎮定,煞有其事道:「千千啊,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也別怪他,男人嘛,偷腥是難免的。」

  「嗯我知道,我們明天就去辦離婚了。」

  李淑梅趕緊裝出慈母的樣子,「唉,你這孩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可別說氣話。」

  「他都不珍惜這千年緣分,我又何必呢。」楚千千低頭吃飯,真是多一句話也不想說。

  李淑梅卻不樂意了,「天下哪有不偷腥的貓?他不過是跟別的女人睡一下,皇帝還有三宮六院呢!?」

  一聽這個,楚千千真是要被氣笑了。

  「你家是有皇位要繼承嗎?」

  「楚千千,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家昊昊現在可是項目經理,不嫌棄你就不錯了,你還想怎麼樣?」

  楚千千直接放下筷子,「既然如此,我就更沒有必要跟您兒子繼續過下去了。」

  說完,拿着提包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