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餘生,永不相見
餘生,永不相見 連載中

餘生,永不相見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恆星億光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紀若 霍翊晟

她永生永世都不會忘記,那個雨夜,他親手打掉了他們的孩子,將她關在地下室
她倒在血泊中,被老鼠啃噬,差點死去
而他卻和心愛的女人共築愛巢,夜夜笙歌
霍翊晟,餘生,你我永不相見!...展開

《餘生,永不相見》章節試讀:

第9章 噩夢


  「嗯。」紀若點點頭,她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可是她現在真的很需要一個人陪她。

  陸閆溫柔一笑,他來到帘子前,將帘子拉了起來。

  這帘子是專門隔開浴缸的,陸閆站在帘子後面說,「我就在這裡,不要擔心,你好好泡個熱水澡,泡多久都行。」

  紀若咽了咽口水,她顫抖的手將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拿掉,小心翼翼的放在一邊,然後走進了浴缸里。

  被熱水包裹的一瞬間,她忽然覺得好有安全感,所有的恐懼在一瞬間都被這股熱氣慢慢驅散。

  而陸閆一直在帘子後面陪着她,兩個人很安靜。

  ……

  紀若洗了大概有一個小時。

  擔心陸閆等的着急了,她對帘子身後的人說,「陸閆,我洗好了。」

  很快,帘子被掀開了一角,陸閆只伸進了一隻手,他將手裡的衣服放在旁邊的架子上,「這是睡衣,你穿上吧。架子上的毛巾都是乾淨的,可以用。」

  說完,他又將帘子合上。

  紀若從浴缸里出來,用毛巾擦乾了身子,然後穿上了睡衣才從帘子里走出。

  她現在全身洗得乾乾淨淨,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

  「陸閆,謝謝你。」紀若都不知該如何感謝他,要不是他,她就完了。

  「你不用跟我客氣,我願意為你做這些。」

  他微笑的望着眼前的女人,眼中透着一股說不出的深意。

  紀若心頭一顫,避開了他的眼神。

  忽然,陷入了一瞬間的尷尬,不過僅僅一瞬間,他再開口,「如果我有事,你肯定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對不對?」

  紀若點點頭,「嗯,不會。」

  「好了,休息吧,現在已經很晚了。」

  他摟着她的肩,將她帶出了浴室。

  他將她扶在床上,讓她躺下,又為她蓋好被子,「好好休息吧,我就在你旁邊陪着你。」

  「陸閆,你怎麼會出現在那裡?」紀若好奇的問。

  陸閆說,「是別墅里的劉嬸打電話給我,我擔心你出事,就立刻找人查霍翊晟的車去哪了,然後趕到那裡。」

  一提到霍翊晟,紀若的目光黯淡了。

  她轉過頭去,一滴淚,悄無聲息的落下。

  那個男人好狠,她好恨!

  陸閆有很多話想說,可是他知道現在跟她說這些,只會加重她的痛苦,於是便也閉了嘴。

  「你好好休息睡一覺,一切都會雨過天晴的,我發誓,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紀若什麼也聽不見了,她的腦子一片空白,聽覺也消失了似的。

  她覺得自己好累,如果閉上眼睛再也不會醒來,該有多好呀。

  後半夜很平靜,陸閆一直陪着她。

  夜裡,紀若做了噩夢,嚇得醒了過來。

  陸閆抱着她,安慰她。

  ……

  深夜。

  霍翊晟躺在床上滿頭大汗,緊皺着眉頭,身子有些發抖,兩隻手緊緊揪着被單。

  「紀若……小若……」

  他的嘴裏不停地呼喊着這個名字。

  腦海里,是她穿着白裙翩翩起舞的絕代風華,還有她燦爛的笑容,甜膩膩的叫他晟哥哥。

  可是,那抹白色的身影卻離他越來越遠,聲音也消失不見。

  「不,不要走!不要走!紀若,你給我回來!我不准你走!」

  第10章

  忽然,他睜開眼睛。

  眼前一片漆黑!

  他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目光閃過驚慌。

  旁邊躺着的女人,也被驚醒,伸手開了床頭燈。

  林安雅細膩的手臂抱住了身邊的男人,「親愛的,怎麼了?你做噩夢了嗎?」

  他驚慌的呼吸在安靜的氛圍里格外清晰。

  心裏忽然間湧出一股懊惱,就像要證明什麼似的,霍翊晟長臂一伸,將懷中的女人緊緊摟住,就像怕失去她。

  林安雅的細膩的小手攀上他的肩,抬起頭,疑惑的望着他,「晟,到底怎麼了?你這樣我好擔心。」

  「我沒事。」他低頭,吻上她的額頭,柔聲道:「只是做了噩夢,不要緊的。」

  林安雅靠在他懷中,眼神越發兇狠。

  噩夢?當她沒聽見嗎?他居然喚紀若的名字!

  那個賤女人!

  可惡!

  不過,林安雅依然是乖巧柔順的模樣。

  忽然,她身子發抖了起來。

  「怎麼了?」霍翊晟察覺了懷中的女人有些發抖。

  「晟,我也做噩夢了,我夢到那些人靠近我,我拚命的想要掙脫,卻怎麼也掙脫不開,他們要玷污我,我好害怕。」說著說著,她哭了起來,淚水沾**他胸口。

  「沒事了,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

  女人柔弱的聲音,讓霍翊晟的心都在疼。

  這可是他的寶貝,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她。

  「晟,我相信你,可是我擔心紀姐姐依然怪我,我心裏好慚愧。要不然你回去多陪陪她?這樣她也不至於那麼生氣了。」

  林安雅滿眼淚水的抬頭望着眼前的男人,嬌滴滴的容顏充滿了委屈。

  「安雅,你總是這麼善良,你這麼護着她,她卻這麼傷害你,她怎麼能下得了手?」

  霍翊晟越發心疼他懷中的女人。

  他信她,她都能不顧性命救他,這樣的女人他如何不相信?

  看到她流淚,他心疼壞了,修長的手指輕輕擦拭去她的眼淚,「別哭,我再也不會讓她傷害你了。」

  「可是你們畢竟是夫妻,你總是跟我在一塊也不好,她會難受的。」

  林雅善解人意的模樣讓霍翊晟心都化了。

  「都是她自找的,用卑鄙的手段嫁給我,她活該!這些年我都看錯了她,她讓我很失望,連你的一半都及不上。」

  「其實她也蠻可憐的,也是想要得到你,所以失去了理智。」林安雅輕輕嘆了一口氣,語調里滿是無奈。

  「寶貝,她傷害你那麼多次,你卻每次都幫她說話,這樣一個你,讓我如何不心疼?我真想把你捧在手裡,一輩子不放開。」

  「……」

  林安雅的眼淚止也止不住,「我真的好開心你能夠這麼說,我之前在夜總會工作,你不計較還對我這麼好,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傻瓜,你不用感謝我,你是我心愛的女人,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救了我的命。你心地那麼善良,就算你之前在夜總會工作又如何?我不在意。」

  林雅激動的勾住他的脖子,主動送上了香吻。

  霍翊晟閉上眼睛,緊緊抱着懷中的女人,溫柔的回應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