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嫡女醫妃猛上天
嫡女醫妃猛上天 連載中

嫡女醫妃猛上天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納蘭靈靈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芩凌 雲麒 穿越重生

前世被砍手斷足拔舌,愛子被養殘食母肉
  一遭睜眼重回幼年時,步步為營醫手遮天!   所謂親人,一個個如狼似虎,包藏禍心,巧計破局,撕破臉皮,將賤人渣人拿下,虐她個痛不欲生,萬劫不復! 只沒算到那個男人對她心心念念,寵她入骨,許她一生一世一雙人!既如此便執手紅塵破萬勢,許諾一生戰蒼穹! 群:571945162 ...展開

《嫡女醫妃猛上天》章節試讀:

第0008章,父親


  卻見小廳外,果然下了大雪,而雲芩凌和明楊都快被大雪覆蓋住。

  老夫人眼眶微微發紅,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手慢慢落下。

  深深吸了幾口氣,才說道,「讓她回凌凌苑去吧,讓明楊拿了賣身契跟着過去伺候!」

  何氏忽然瞪大了眼睛。

  因為凌凌苑那些人,除了奶娘,賣身契全部都在她手裡捏着,並沒有給雲芩凌。

  老夫人慢吞吞轉身,許心莬連忙上前,扶住老夫人,「外祖母!」

  老夫人揉揉許心莬的頭頂,「外祖母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可是……」

  「乖,回去吧!」

  老夫人說著,縮回手朝寢房走去。

  許心莬抿緊嘴唇,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辦!

  何氏立即轉身走出小廳,「來人,送四小姐回凌凌苑!」

  兩個粗使婆子立即上前,扶起渾身僵硬的雲芩凌,慢吞吞的朝慈心院外走去。

  走出慈心院,雲芩凌就看見了父親雲麒。

  三十多歲的雲麒一身青衣,面容冷峻的看着雲芩凌,眸子內沒有多少情緒,也沒有絲毫憐惜。

  雲芩凌看着他,慢慢的落下淚來。

  若他疼她一二分,老太太也不會這般待她,姐妹們也不敢這般欺她、辱她。

  第一眼見到雲麒的時候,雲芩凌的眸子是亮晶晶的,只是漸漸的,亮光消失,變得越來越暗淡,

  最後是濃濃的失望和厭惡,垂下頭,輕輕的邁步,從雲麒身邊離開。

  沒有喚他一聲!

  雲麒站在原地。

  就那麼站着。

  雪下的很大。

  腦子裡想着他看見的雲芩凌。

  那孩子個子不高,身子瘦弱,和小時候的白白胖胖、粉**嫩完全不一樣。

  此刻她一身積雪,額角還有傷,半邊臉全是凍僵的血跡,半邊臉慘白一片。

  看着他的時候,一開始眼睛亮晶晶的,漸漸落下了眼淚,眸子也開始暗淡無光,最後失望、絕望、無所求的離去。

  眼角眉梢像她娘,性子也像她娘。

  絕情的很。

  雲麒站在慈心院前,何氏帶着兩個女兒出來的時候,嚇了一跳。

  這個家,雲讖不是最可怕的,二爺和三爺才是最可怕的。

  因為他們捨得。

  如雲麒,誰不想在朝堂上有一番作為,可他卻能夠舍了朝堂,去做一個低賤的商人,

  而這些年,他賺了多少銀子,沒人知道,因為他沒拿回來過一文錢。

  「二叔回來了!」

  何氏乾巴巴低喚。

  雲慕思、雲慕嵐也紛紛行禮,「見過二叔!」

  雲麒看着何氏,看着雲慕思、雲慕嵐,

  「大嫂把孩子教的真好,仗勢欺人也做的很好!」

  邁步離去。

  何氏震在原地。

  這不是在誇她,是在譏諷她。

  他不是不在乎,他只是懶得管。

  如今他回來了……

  何氏只覺得完了。

  雲麒要是和雲讖說,雲讖不會輕饒了她。

  「娘?」雲慕思、雲慕嵐低問,

  何氏看着兩個女兒,紅着眼眶,將她們拉走。

  雲麒進了慈心院,丫鬟、婆子沒人敢攔,許心莬被代代扶着出來,

  「二、二,二舅舅!」許心莬心虛低喚。

  沒來由的怕。

  雲麒看着許心莬,「你和你娘一點都不一樣!」

  「可是外祖母說我和我娘最像啊!」

  「呵呵!」雲麒冷笑,

  「你娘溫柔善良、善解人意,從不招惹是非,也不會欺辱他人,你說,你哪裡像她?」

  雲麒說完,進了小廳。

  這簡直就是一巴掌,打得許心莬面紅耳赤。

  許心莬哭都不敢哭,因為她看見過雲麒出手,那鞭子一下子甩出去,直接把人打飛出去,皮開肉綻。

  許心莬不敢猶豫,快速離開慈心院。

  雲麒進了小廳,看着小廳內的擺設,眸子一縮,隨手就砸了好幾樣東西,

  乒乒乓乓的讓得知雲麒回來的老夫人害怕。

  又來了。

  當年就是這樣子,一個不順心、容易就砸東西,不管任何場合。

  老夫人緊緊捂住自己的心口。

  他是回來問罪的嗎?

  還是回來責備她苛待了他的嫡女?

  可那真是他的女兒嗎?

  但……

  老夫人看着雲麒砸的那些東西,眸子又閃了閃,吭都不敢吭一聲了。

  「既然那麼厭惡她,為什麼把她的嫁妝擺到慈心院來?

  你用着她的東西,苛待着她的女兒,晚上能睡得安穩?」

  雲麒的聲音很冷很無情。

  像一把利劍直刺老夫人的心臟,刺的她血肉模糊,痛徹心扉。

  眼淚頓時落了下來。

  「我……」

  老夫人頓時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當初她要和離,帶着孩子走,

  是你說,這孩子在雲家是雲家正兒八經的主子,將來更是高高在上,

  真真是當面一套,背地裡一套!」

  雲麒簡直是毫不留情面的指責了。

  今日見到雲芩凌,他就開始想念那狠心的女人。

  對他狠心,對她的女兒也狠心。

  芩凌是她捧在手心的寶啊,她怎麼能夠不管不顧,一去這麼多年,連絲毫信息都不給他,一點機會都不給他。

  他一直在等,等她微微服軟,哪怕是一點點的服軟,他就把她接回來,或者帶着芩凌去外面住。

  可她就是那麼狠心,一點機會都不給他。

  不見他,不見女兒,就那麼待在莊子里,也不出來。

  心裏的怨啊、恨啊,一時間一股腦涌了上來。

  雲麒只覺得難過、失望、憤怒,絕望,瘋狂的開始砸小廳里的東西,什麼都砸,老夫人立在一邊只能心痛的哭。

  直到小廳沒有東西可以再砸,雲麒才冷着臉,揚長而去。

  老夫人身子一軟,癱坐在地。

  看着一室狼藉,痛苦萬分。

  她那個溫潤如玉、貼心暖肺的兒子到底去哪裡了?

  雲麒出了小廳,就看見一身官袍的雲讖站在院子里,雪落了很多在他頭上,肩膀上。

  相視片刻後,雲麒下了台階,朝外面走。

  雲讖伸手拉住雲麒的手臂,「這是你的家!」

  「早已經不是了,從六年前就不是了!」

  雲讖頓時無話可說。

  雲麒看着雲讖,摔袖快步離去。

  雲讖在院子里站了許久,才邁步上了台階,進了小廳,看着一地狼藉以及癱坐在地上哭泣的老夫人。

  只是走上前,扶老夫人起來,然後抱起她進了寢房,把她放在寢房內的貴妃椅子上,把奏摺放在老夫人面前,

  「皇上今日說了,這樣子的事情,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如是再犯,前兵部尚書府的下場就是雲家的下場,也只會更嚴重!」

  老夫人怔怔的。

  她以為雲讖會安慰她的,結果卻一句話都沒有安慰。

  雲讖離開之後,老夫人痛哭出聲,好久之後才拿起奏摺看了起來。

  上面記載着今日發生的一切事情,

  許心莬、雲慕思、雲慕嵐明目張胆又放肆的嘲笑雲芩凌,後來陷害雲芩凌,

  她不問青紅皂白罰了雲芩凌,奏摺上把她們所說的話都記載的清清楚楚。

  老夫人沉沉的閉上了眼睛。

  心中恐慌。

  為了一個外孫女,失去了兒子的敬重,也失去了媳婦的敬重,

  孫女們都覺得她好糊弄,一個個肆無忌憚的騙她。

  她眾叛親離了!

  而這一切的根源,都是雲芩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