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夢回冉魏
夢回冉魏 連載中

夢回冉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是小凡吶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冉閔 軍事歷史 是小凡吶

公元352年,五胡亂華時期,離常山郡不遠的安喜戰場上,冉閔狠狠用力甩了甩頭,臉上的血水混合著汗水四處飛濺,抬頭看看照耀着紅色土地的紅色太陽,耀得睜不開眼來
他並不是歷史上屠盡羯胡的冉魏皇帝冉閔,現在的冉閔不過是一具空有軀殼,而靈魂來自現代,綽號『烈火』的殺手…………展開

《夢回冉魏》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夢回冉魏


公元352年,五胡亂華時期,離常山郡不遠的安喜戰場上。

「殺……」

一張張猙獰的面孔狂吼着,戰場上刀兵鐵器與鐵甲碰撞的聲音,還有戰馬的哀鳴,回蕩在荒蕪的戰場上,堆積的殘體猙獰而可怖,濃重的氣息讓人幾乎窒息。

血紅的手,鋒利的牙齒,迫不及待地將一張張臉孔撕碎,身處戰場的所有人,腦中早已失去了理性,失控似的去滿足自己殺戮的**。

屠戮還在繼續,空氣中布滿了血的味道,整個世界彷彿在顫抖,山崩地裂……

冉閔狠狠用力甩了甩頭,臉上的血水混合著汗水四處飛濺,抬頭看看照耀着紅色土地的紅色太陽,耀得睜不開眼來。

他並不是歷史上屠盡羯胡的冉魏皇帝冉閔,現在的冉閔不過是一具空有軀殼,而靈魂來自現代,綽號『烈火』的殺手。

5天前他在漂亮國完成一次任務,一覺睡醒就穿越千年成了冉閔,東晉十六國時期,推翻羯族人統治的後趙政權,屠盡羯族20萬人的漢族戰神冉閔。

這5天來沒有停下一天仔細思考,每天都是在殺戮中度過。

周身圍滿了鐵甲壯漢,與他並排騎馬站立的一個黑臉大漢轉過頭說道:「陛下,鳴金收兵吧,將士們已經撐不住了。」

冉閔倏然回首,目光落在他身上,黑臉大漢身高八尺有餘,身着光明鎧,體壯如牛,手持一桿紅纓鐵槍。

黑臉大漢正是冉魏帝國大將軍董閏,陪着歷史上的冉閔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到死都沒投降。

冉閔點了點頭,重重道:「收兵,徐徐後撤。」

……

魏軍主帥帳篷中,冉閔正盯着簡易地圖看得出神,行台都督(僕射)劉群、大將軍董閏、車騎將軍張溫、射生校尉張艾、常山郡太守蘇彥、後趙降將石寧、曹伏駒等人,依次分兩排坐於帳中。

「陛下,我軍糧草只夠食用10天左右了,如今慕容恪如今步步緊逼,若不速勝,屆時慕容恪趁機攻伐,群憂軍心動搖,吾魏國將一戰而潰。」

劉群揖手一拜,對着站立不動的冉閔,憂心仲仲地說道。

帳內其他人面色沉重,紛紛將目光投向冉閔,期待他能帶領眾將士走出絕境,就像他當年以7萬漢軍大破胡族聯軍30萬,打得胡族聯軍聞風喪膽一樣,在眾將心中,冉閔就是一面旗幟,是他們心中的戰神。

雖然慕容恪有11萬人軍隊,他們只有1萬不到,眾人依舊相信冉閔是戰無不勝的。

良久,冉閔緩緩轉過身,指着掛在帳上的地圖:「我們現在安喜,向南走,避開慕容儁在中山郡的主力,引慕容恪至廉台泒水河岸展開決戰。」

車騎將軍張溫忙站起身:「陛下,何不將慕容小兒,引至廉台城外密林之中,趁慕容小兒騎兵無法全力施展,一舉拿下,這樣豈不更好?」

冉閔微微搖頭,歷史上冉閔的確就是這樣做的,可卻被慕容恪身邊參軍高開給識破了,最終還是因為糧草無繼,在廉台平原上展開決戰,冉閔也正是因為這一仗,輸掉了魏國的所有,身敗被俘,國都鄴城,也被慕容儁攻破。

慕容軍將冉閔的妻子董氏、太子冉智、太尉申鍾、司空條攸、中書監聶熊、司隸校尉籍羆、中書令李垣及諸王公卿士遣送到薊城。

中書令王簡、左僕射張乾、右僕射郎肅等人殉國自殺,秦漢魏晉從來沒有亡國後自殺的大臣,因亡國而自殺,是從冉閔的魏國開始的。

「報……,陛下,慕容軍正在集結,先鋒軍5千燕騎向我軍發起進攻。」

傳令兵火速進帳大聲報道。

情況緊急,冉閔來不及多想,沒再廢話:「布陣迎敵」

說完拿起雙刃長矛(矛尖兩面都開口),右手持連鉤戟,殺氣騰騰走出營帳,眾將緊隨其後。

「董閏」

「末將在」

「汝率本部2千軍,於左翼,掩護我中軍沖陣,防止慕容軍偷襲。」

「喏」

「張溫、張艾,汝二人率本部3千軍,於右翼,布置弓陣,設置拒馬。」

「喏」

「石寧、曹伏駒率部隨我發起衝鋒,待我鑿穿慕容騎兵陣,交替掩殺。」

「喏」

「劉群坐鎮中軍,蘇彥率常山郡兵協同防守,注意慕容軍動向,即時通知傳令兵,分派500軍法隊,後退者斬。」

「喏」

眾將轟然領命,隨即各自返回本陣,冉閔接過親兵牽來的朱龍馬韁繩,翻身上馬,領着1千餘乞活騎兵縱馬向前,石寧、曹伏駒率領僅剩的步卒緊隨其後。

兩軍陣前,旌旗獵獵,鐵甲碰撞金鳴聲交織於耳,對面的5千慕容騎兵開始積蓄馬力,猙獰着面孔怪叫着。

「嗚嗚嗚……」

滄涼而悠長的號角聲傳來,朱龍馬打了個響鼻,前蹄刨着地面揚起灰塵,冉閔緩緩抬起頭,帶有血腥味的灰塵鑽進鼻孔,血流漸漸沸騰,目光變得冷凜。

「殺……」

冉閔右手持戟向天遙指,一馬當先似箭頭一樣沖向5千燕騎,身邊的親兵早已習慣了主帥的勇猛,護在他左右,吼叫着向前。

兩軍對進,不消片刻便對撞在一起,冉閔力大,一戟橫掃,數十名燕騎兵紛紛落馬,手中的兵器也斷成兩截。

一名匈奴燕騎兵將領自恃力大,從側後平舉鐵槍,迎面沖向冉閔,喝道:「吾來取汝首級。」

冉閔曬然,猛然張口一聲咆哮,其聲如驚雷,勢若萬鈞,匈奴燕騎將領的耳中一聲炸響,遂兩眼一翻,從馬上摔了下去。

「哈哈哈」

冉閔仰頭大笑,再次舞起長矛、鉤戟,左衝右突,目之所及竟無人敢擋,如入無人之境。

左右身後跟着的數百親衛騎兵誓死相從,如燒紅的刀刃,迅速刺進軟綿的肥肉中,不消片刻就鑿穿了燕騎軍陣,折身勒馬,重新沖向燕騎,長矛、鉤戟翻飛,所過之處斷肢殘臂亂飛,燕騎兵駭無人色,連連後退,努力避開殺神。

燕軍中軍指揮戰車上,參軍高開面露凝重之色,向慕容恪說道:「將軍,這冉閔果然名不虛傳,勢同猛虎,非人力可勝矣!」

慕容恪淡淡一笑:「讓鮮於亮率部5千,前去接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