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進錯洞房後,我被傷殘相公寵上天
進錯洞房後,我被傷殘相公寵上天 連載中

進錯洞房後,我被傷殘相公寵上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安月明 林北妄

【原產古裝小農婦智虐現代穿越女】 安月明這輩子要的很簡單,安穩的日子,一生一世的枕邊人,生一群可愛的孩子
偏偏家裡有個不安分的長姐
大婚當日,她被長姐設計睡到了婆家四弟床上
昔日喜歡之人,在佔了長姐身子後,卻想要三妻四妾
回想那些情話,呵,可笑
林家家內,安月明沉靜的向著林北妄走去,「我這一生只想一生一世一雙人,你可許的
」 林北妄珉着薄唇,看着眼前的人,「許的
展開

《進錯洞房後,我被傷殘相公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4章 一生一世一雙人,你可許的


林南楓這一吼,整個正廳人都懵了。

尤其是安月明,冷眸無波,看了過去。

林南楓情緒激動,跑到安月明面前,拉住她的手,說道:「月明,我一開始就要娶的是你,現在不過是出了一點誤會,你別跟了四弟,我處理好了這事我再娶你。」

「林南楓你什麼意思!昨天晚上你在我身上承歡的時候,你那一口一個的小寶貝,怎麼?穿上衣服不認人了?」安可兒的口無遮攔,說的在場的人都面紅耳赤。

沒想到她會這麼大膽,林軍轉過頭去,林梁氏碎了一口丟人現眼的玩意,安可兒卻滿不在意,一搖三晃的走了過去。

她本就是奔着林北妄去的,誰知道林南楓這麼氣人。

怎麼說她也是『女主』,林南楓這是什麼意思?

覺得她不如安月明這個醜女嗎?

頓時心裏窩火的一口氣,拉着林南楓逼近,「林南楓你可別忘了,我們兩個昨天是洞房了,我現在可是你的人了,你要怎麼處理我,嗯?」

安可兒是豁出去了,反正她有『女主光環』大不了日後再慢慢勾 引林北妄。

怎麼說秀才媳婦比莊戶媳婦好聽,再一個,林南楓敢嫌棄她。

說完,目光高傲的向著安月明飄了過去。「妹妹,你別說姐姐佔了你男人,現在是送親的人弄錯了,那就是命中注定,你註定只能當個莊戶媳婦。」

「真的是送親的人送錯了嗎?」安月明抬眸,無波的眼神看向安可兒。

安可兒被她看的心裏咯噔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迎上安月明的眼神,她居然生出了一絲害怕。

可想了想,她可是穿越來的現代女性,怎麼會怕她一個古人、。

頓時又正了正身,嚷嚷大聲,「肯定是送錯了,我怎麼知道我昨天睡在了二房的房裡,反正現在錯也錯了,你難不成還要我失了身子去四房不成。」

安可兒這話,算是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是呀!

她已經失 身了,這個時候讓她去四房,不是明顯的欺負四房嗎?

手心手背都是肉,林軍也不知道該怎麼抉擇。

林南楓也不是省油的燈,那讀書的腦子眼珠子咕嘟一轉,看向林梁氏。

林梁氏從小就寵着二房的,一眼明白兒子的想法,瞪了一眼兒子後,說道:「既然這樣,那乾脆姐妹倆都進二房算了,老四、老四再給他尋一門親事。」

「娘,你這是打算給二叔納妾?喲!這莊戶人還能納妾,二叔你這可是頭一個呀!」大房李氏,聽到這樂了。

陰陽怪氣的,可不是折了這一屋子的人。

林南楓是秀才郎不錯,但也是個莊戶人。

誰家莊戶不都是一夫一妻,也只有那大戶人家,才納妾。

娘這是想讓老二開了這個先例呀!李氏嬌笑道。

李氏話音落下,林軍整個人臉都黑了。

林南楓卻不覺得這有什麼,他可是這十里八村唯一的一個秀才。

以後還要去京城趕考,說不定還能拿個一官半職。

到時候娶幾個妾室,也是正常,現在他不過是提前實行了這個權利,也沒啥。

當下順着大嫂李氏的話,說了下去,「可兒跟我有了肌膚之親,我自然不能拋棄,月明是我許下承諾要娶的,我自然也不能辜負,她們兩個我都要了,四弟,改日讓娘再給你尋一門好姑娘,今個就當二哥對不起你了。」

林南楓說完,林北妄倒是沒說什麼。

他不在乎這些,反正娶妻也不是他所想。

安家姐妹怎麼選,那都是她們的事情。

只是目光在停留在安月明身上的時候,多少會有點不舍。

安月明不愛說話,卻不代表她喜歡被人安排。

當初同意嫁給林南楓,一個是她覺得林南楓是個不錯的人,再一個是林家給的禮錢。

她身為安家一份子,自然知道爹娘所想。

這些年爹娘一直都想給大哥尋一房媳婦,無奈安家無田地無產業,沒有一家姑娘願意嫁進來。

所以也耽擱了大哥這些年,有了林家給的禮錢,就能把家裡房子修建,還能再買兩塊薄田。

這樣家裡也能再給安大哥提親。

她從未想過自己真的想要的是什麼,可現在聽完林南楓的話,她認真思考。

看着眼前第一次接觸的男人,安月明心中生出一絲嫌惡。

她還當林南楓是正人君子,原來也跟鎮上那些男人一樣,想的不過是三妻四妾。

當初安家沒落魄的時候,娘親跟安可兒的娘親爭寵,家裡沒有一天安寧。

後來安家落魄,安可兒的娘親也就是她爹的妾室受不了跟人跑了。

也是從那天起,她再也沒有聽到娘親跟爹爹的爭吵,兩人相互扶持這麼多年過來,她也認定了這輩子只要一人、。

如果有天她的丈夫想要納妾,她會毫不猶豫的和離。

從小就守護的堅定,安月明又怎麼會給人當妾室。

甩開被林南楓握住的手,安月明漫步走到林北妄面前。

低頭的冷清,在林北妄抬頭的一刻,說道:「昨日我雖不是與你拜堂,但洞房裡是我與你一起入得,我這一生只想一生一世一雙人,你可許的。」

安月明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問,或許是林南楓在她心裏失去了初衷。

安月明目光堅定,等待一個回答。

她在心裏也做好了準備,如果林北妄不答應,她也能要一封和離。

雖說離開了林家她會被閑言,但沒關係,人一輩子,尋的是一個心安。

「如果你不願意,可否給我一封和離書,我……」

「我願意。」

打斷的後語,林北妄站了起身。

看着眼前安月明,看清她的容貌。

不是明媚的驚艷,卻給人一種莫名的舒服感。

臉上的傷疤雖然可怕,卻不醜,擋住這道疤痕,她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林北妄只怕這樣的人嫁給了他委屈了。

「我沒二哥的本事,我自會打獵,但是你放心,我會對你好,絕對不會讓你委屈。」

「好。」安月明笑了。

四目相對,明媚的陽光照射在兩人身上,三房一直沉默不語的媳婦劉氏,看着兩人,莫名般配。

最後林家大家長一拍桌子,這事就這樣定下了。

二房媳婦安可兒,四房媳婦安明月。

張羅着兩房回去換了衣服,一家人一起聚集吃飯。

誰也沒在意林南楓的不滿,這事,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