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的只是在御獸
我真的只是在御獸 連載中

我真的只是在御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斷更人在天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斷更人在天涯 龍恆

這是一個叫蔚星的星球,海洋佔地面積為百分之八十,無數地島嶼縱橫矗立在海域之中
僅有百分之二十是陸地,但也因地殼運動,現如今已分割成了幾塊大陸
一隻來自於宇宙的不明生物生物隕落了在某片深海當中,改變了世界! 雨來,頃刻間,星球上的所有生物,甚至物質都開始變化,不如說是變異
川流不息的水有了真正意義上的生命,冰冷的石頭也有了屬於自己的生命,乃至連這個星球,都有了生命
它們變異、進化、繁衍,最後各種各樣的新的生物橫空出世,在世界變得多彩起來的同時,也變得殘酷起來
有會使用熔岩烈火的生物,也有使用山川之力的,還有使用碧藍海洋,更有使用雷霆之力的
自然界的屬性元素都呈現在了那群本不該擁有的生物身上
漸漸地,御獸師這一職業問世
人類的發展一直在前進着,但海洋卻總能阻擋他們發展的腳步,人類始終無法涉足深處的海域
海的深處里有什麼,海的那邊又有什麼? 這個世界很大,無奇不有,光怪陸離
是治癒的,也是致郁的
展開

《我真的只是在御獸》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這應該是個治癒的寵物世界


龍恆身體猛地抽搐了一下,伴隨着膝蓋傳來的刺痛,他醒來了。

這是一間教室,剛剛的聲響也是因為雙膝抵到了桌子下面,睡覺造成這樣,並不罕見。

只不過令龍恆感到疑問的是。

這是哪?

我為什麼會在一間教室里?

我不是被五步蛇咬了嗎?

等等,五步蛇?

龍恆似乎並沒有注意到身邊同學那有些戲謔的目光,且攜帶着陣陣鬨笑。

突然間,龍恆從呆若木雞中回過神來。

我被五步蛇毒死,穿越了?

就在剛剛,一股信息流進入了龍恆的腦海,馬上讓他明白了這個新逝界。

從原主記憶來看,自己似乎穿越到了一個御獸的世界,而他現在正以木瀾中學高一三班學生的身份坐在這教室里的最後一排。

教室後排,王的故鄉。

「龍恆!」

看着學習氛圍被龍恆破壞,那身穿淺藍色制服,帶着黑框眼鏡,嘴邊還有一顆美人痣的美女班主任頓時露出羞惱模樣。

她手中的粉筆瞬間斷成兩節,朝着龍恆一記甩去。

龍恆伸手一擋,完美避開了迎面而來的粉筆,最後直蹦腦門。

「啊~~」

龍恆捂着額頭,露出難看中綻放囧色的表情,這是真疼啊!

在記憶中,這位好看的班主任叫張玲雪,脾氣火辣,負負得正,所以……

「龍恆同學,這道題你來回答,答不對就去門外站着。」

張玲雪單手叉腰,站在黑板旁,直視龍恆。

草葉貓最愛吃的是什麼?

A.草葉

B.文魚

C.鈍角

D.西紅柿

龍恆頂着那紅了一圈的額頭緩緩起身,看着黑板上的題目,陷入了沉思。

草葉貓最愛吃什麼?

原主的記憶怎麼一片問號,看來不愛學習啊。

看題目似乎很容易,草葉貓之所以叫草葉貓,或許就是因為它喜歡吃草葉之類的。

按理來說就選A。

但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總覺得C放在這裏面完全不沾邊啊。

從周圍同學看自己的那種戲謔中帶着看好戲的眼神,龍恆緩緩說道:「C,鈍角。」

聞言,全班沉默了,有些詫異地看着那被班上人稱為睡神的龍恆。

張玲雪提了提眼鏡,微微點了點下巴,說道:「答對了,坐下吧,不過再讓我看到你睡的話就罰你站一節課了。」

龍恆:???

龍恆表示雖然他不明白鈍角是什麼,但大受震驚。

從記憶來看,原主是個除了睡就是睡的人,說句不好聽的,自己穿越到一個廢物身上了。

而且龍恆了解到,自己之所以被同學們看不起,並不是這一點,還有就是,其他同學都有開啟空間了,能稱得上是見習奇靈家了,然而他竟然沒有。

並不是原主沒有開啟奇靈的資質,而是他不願開啟,因為錄入這種專業的奇靈家培育學校的前提就是,有開啟資格。

從記憶來看,原主還不是走後門的,是在入學測試的時候測出來有的,這又證明了原主真是個廢物。

龍恆忽然明白了,難怪大家都用這種看待傻逼的目光看他,原來就是自己這個吊車尾拖了班上的後腿啊。

龍恆坐了下來,看着桌子上擺着的一本名為《奇靈百科手冊》的圖書,封面有點皺巴巴的,一看就是睡覺墊的。

想到自己似乎沒有逆天金手指,龍恆有些惆悵。

龍恆的事情,和我龍恆有什麼關係?

龍恆看着窗外清朗的天空,心情倒是愉悅了許多,這個世界似乎很值得他期待。

沒有浪費時間,這節課過得很快,看看黑板上掛着的鐘錶來看,還有三分鐘,剛好可以用來回味剛得到的知識。

他大致從這些已知的書本上了解到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

這顆星球名為蔚星,在約莫上千年前,人類還處於冷兵器時代時,有一隻來自浩瀚宇宙的生物隕落在了星球上。

根據目擊者描述,那個生物剛好死在最大的一片海洋上,從此那片海洋發生了奇怪的改變。

根據記載,那隻生物的形態很大,有的說像只鹿,有的更說像條龍等等。

它隕落之時,連續幾個月都沒有見到陽光,全是烏雲蓋日,天閃雷鳴,下着薄薄細雨,而正是這些風雨的傳播,導致僅僅幾年不到的時間,便讓得整個星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除了人類之外,一切沾染上那些雨滴的生靈都會變異,那些生靈伴隨着時間的成長變得愈加兇猛強大,人類忽然間變成了食物鏈的底端。

人類只能依附在一些對他們不感興趣的生物群落苟且着,不過時光推移,他們漸漸地感受到了身體的不對勁,或許他們也受到了雨滴的影響,只不過是一種潛在的形式存在着。

不久,有的人類終於探索出了屬於自己的能力,那就是奇靈空間,主要的是能契約奇靈,從未真正性質地成為自己的寵物。

到後來,人類還發現,大部分奇靈通常到達一個境界之後便無法突破成長,但是奇靈空間卻能幫助它們跨越那道龍門一樣,很快,一些奇靈開始主動接近擁有奇靈空間的人類。

不到百年,人類東山再起,成為了迄今為止的食物鏈強者。

但是無論如何,人類還是無法探索那片神秘海域。

傳聞,那裡有不朽傳說的奇靈,每一位探險的人無一列外,沒有一個活着回來的,久而久之,人類再也沒有接觸過那片佔地面積超過星球百分之八十的海域。

然後就是關於奇靈以及奇靈師,偉大的先輩似乎用行動規划出了一套完善的體系。

簡單來說就是。

奇靈家,可御獸,有十紋,每一紋,御一隻,紋不同,效不同,每一紋,有圖騰,圖騰強,看運氣,到三紋,覺天賦,越到後,不做人,只做神。

奇靈族,變異物,奇又妙,似精靈,有面板,分七個,每一個,分等級,有九個,有的靈,有天賦,越到後,不做獸,只做神。

龍恆總覺得這些書上面描述的還是有些簡約,似乎對於那片海域,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同學們,放學回家一定要鞏固今天我講的,還有就是,明天便是.....」

說到這,張玲雪不經意將眸子轉向從睡醒到現在一直在認真看書的龍恆,繼續說道:「便是契約奇靈的日子。」

「龍恆,放學後別走。」

張玲雪說道,明顯是為了以上那件事。

「呵呵,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我看你怎麼在一天之內開啟奇靈空間,等着明天出醜吧。」

在前方不遠,有一位男同學嘲笑道,同時帶動了班上大部分人的冷嘲熱諷。

龍恆充耳不聞,只是朝着張玲雪微微點了點頭。

對方瞧見,忽然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他的眼裡有自信....

僅僅是這一點,就足以讓張玲雪感到震驚,感覺今天的龍恆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多了之前沒有的東西。

下課鈴如時響起,同學們紛紛散場,唯有龍恆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一絲不苟。

見同學都走光之後,張玲雪踏着高跟鞋,來到龍恆身邊:「有把握嗎?」

「不知道,但我會竭盡全力的。」

龍恆回答。

張玲雪淡淡笑了笑:「你小子今天怎麼變了個人一樣,不過也好,你要是再不開啟空間的話,學校會勸退你的,主任已經找過我好幾次了。」

「老師,我在你印象中是什麼樣的?」

龍恆抬頭看着貌美如花的張玲雪,問道。

「怎麼突然問這個?」

顯然,張玲雪沒想到龍恆會突然問了個這麼樣的問題,不過還是真實地表達:「不能說太懶,總覺得你好像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

聞言,龍恆沉思着,似乎在找原因,真的好像只是一片空白.....

「我之前告訴你的開啟方法和調息法,你知道吧.....要不我幫你開啟算了.....」

張玲雪說最後一句話時很小聲,似乎除了被龍恆聽到之外,很怕被第三者知道。

因為校規規定了,老師一律不能私自幫學生開啟奇靈空間,如果有的話,是要離職的。

其實眼前這個班主任很好的,只不過是原主不給面子。

「不用了老師,今天我試試看,萬一成了呢,很抱歉丟您和班上同學的面子。」

龍恆一臉堅決以及歉意,張玲雪越看越覺得不像之前的龍恆。

龍恆是真的沒想到,自己還要給原主擦屁股。

張玲雪伸出白皙的手掌,摸了摸龍恆還有點紅印子的額頭,輕聲道:「沒事吧?」

龍恆注視着那對核彈,那條深淵似乎可以容納萬物,在深淵上方,掛着一塊魚形的翡翠,他覺得此刻滿奶都腦子。

張玲雪忽然注意到龍恆有些肆意的目光,頓時將手移開,擋在了胸前。

笑死,根本擋不到。

「老師,您胸前的翡翠,是不是一隻叫碧綠鰭的奇靈?」

龍恆面無表情,一本正經地問道。

(•_•)

(⁄⁄•⁄-⁄•⁄⁄)

張玲雪臉一紅,心想着竟然是自己在胡思亂想。

她撩了一下烏黑靚麗的劉海,有些尷尬地道:「....對的,是很稀有的一種奇靈,你怎麼知道的?」

「我在奇靈百科上碰巧看到的。」

龍恆表情不變,說道。

「不錯,回去吧,老師也要回家了,加油。」

張玲雪臉色複雜地衝著龍恆笑了笑,有些慌不擇路地離開了。

目送着張玲雪離去,龍恆颳了刮高挺的鼻子。

還好我技高一籌,聰明絕頂,絕頂聰明。

不過這穿越的運氣也太差了,就給自己一天的時間去開啟空間。

沒想太多,龍恆本想把書都帶進書包里回去找時間看看,他這才發現自己連書包都沒有,書包都沒有,讀什麼書。

拿了幾本,龍恆出了教室,將門關好之後便往印象中的那個家走去。

.......

與此同時,在地球某個市某個醫院某個病房裡,一位右腿纏着厚厚繃帶的年輕人微微睜開了雙眼,緩緩地說了一句:「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