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機棺
機棺 連載中

機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墓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墓王 奇幻玄幻 秦天

異人界,盜墓世家墓王一族因天下秘寶——玄機盒,慘遭滅族
十年後,玄機盒現世,是機緣巧合,還是有人故意為之?玄機盒背後又隱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展開

《機棺》章節試讀:

第2章 邀請


回到宿舍的秦天倒頭就睡著了。也許是忙碌了一天,也許是十年間里前所未有的敞開心扉的暢談,秦天睡的格外的舒爽。

第二天中午,一陣陣電話鈴聲吵醒了熟睡的秦天。

「小子,我等了你一早上,你人呢?」電話里陳大飛憤怒的大吼。等了一早還不見秦天,以為秦天跑路了。

「陳叔,我在工作呢。公司有任務量還要去送外賣呢,不然會扣錢的。」秦天還想狡辯,博同情。

「少跟我在這裡扯犢子,你也不仔細看一下我給你的名片。我快到你們宿舍了,馬上給我滾下來。」

「名片」秦天才反應過來拿出一看。陳大飛,三鼎集團董事長。

鼎天外賣、鼎盛快遞、鼎浩文化、三家公司合成三鼎集團。而秦天就在鼎天外賣公司打工。難怪今天主管沒有過來罵街。看來陳叔都已經打過招呼,安排妥當了。秦天不敢耽擱,屁顛兒屁顛兒的下了樓。

到了公司辦公室里。陳叔點了一支煙對秦天說道:「公司和異人界十佬合力在帝都創辦了星辰學府,現在邀請你加入。這所學校只收來自全國各地的異人。其目的不是為了約束和管束異人,而是為了更好的服務異人。幫助有困難的異人,培養更加優秀的異人...」

「不去。」還沒等到陳叔說完,秦天直接一口回絕。

陳叔都無語了。星辰學府多少異人夢寐以求的地方,異人界各大門派,家族都會將年輕一代送往學府。名門望族有時候為了名額,爭得頭破血流。秦天考慮都不考慮就直接拒絕了。

「孩子,十年間里你的功法為何不敢輕易示人,因為你擔心自己被排斥,被當成異類。現在你到了星辰學府你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施展你的能力。那裡是你尋找生命意義的起點。而且,學府里還會傳授你們許多東西。很快你會在異人界一鳴驚人,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陳叔說的差點自己都想去了。

「不去」秦天再次拒絕。十年間里自己就沒有好好的去修鍊。如果去了就是當炮灰,反襯他們的優越。而且自己又是傳聞中名門之後,誰都想打敗自己來證明他們的實力。到時候自己恐怕就無安寧之日。現在的秦天只想當一個普通人,考上編製,然後躺平。

「如果你不去,也可以。要不就加入我們公司,為異人界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你以後不用送外賣,主要是處理關於異人的事情,管吃管住,報酬豐厚...」畢竟是異人就算是留公司也可以照應。

「不要,干你們這行的風險太大。就算報酬再豐厚,沒了命,一切白搭。我還年輕,不想英年早逝。」

也對,公司的任務有時候要以命相搏,充滿各種危險。況且,一個新手異人上面高層也不會同意的。

「那你還是去星辰學府吧!哪裡都不去,到時候我的助理花寧可是要天天盯着你了。你昨天可是見過她的厲害。」一提到昨天那個女流氓,秦天感到胯下一涼。

「昨天打了一個平手,還沒分勝負。如果再動手,你信不信,我打到她跪下給我唱《征服》。不過,去學府的事情我考慮考慮。」秦天看了看辦公室四周安全,拍着胸口說道。比起整天被那個瘋婆子追着砍,去上學更加安全點。

話音剛落,辦公室暗格門打開,邋裡邋遢,頭髮凌亂的花寧,手持棒球棍沖向秦天。無數棍影鋪天蓋地向秦天揮舞過來。打的秦天猝不及防。

****啪。

「姐姐,疼疼疼疼...要死要死要死...」秦天倒地不停的叫喚着。

「跪下,給我唱《征服》。」花寧停手,棒球棍指着秦天,漏出一股殺氣。

「從今往後,你秦天就是我的僕人,見了我叫我主人。聽到了沒?」說著又一棒揮舞下去。

「聽到了,姐,不,主人。」秦天鼻青臉腫的說道。

「阿飛!能動手的事情盡量不要瞎嗶嗶。收拾一下,肚子餓了。」花寧將棒球棍交給陳叔。昨天花寧回來一宿沒睡都在研究守宮符。

「加入學府,四年畢業後只要留在公司享受編製待遇。你要再不去我只能讓阿寧來勸你了。」陳叔畢竟是大人,看着鼻青臉腫的秦天,陳叔繼續勸道。

「叔,下次直接說重點。」這不就是秦天夢寐以求的躺平工作么。只要是編製秦天跪着也要去呀。而且,秦天看到暗格里貼滿了自己守宮符的照片。如果真的被這變態女人整天盯着,鬼知道會發生什麼。

「你也沒讓我說完呀!你這孩子。快快起來,一起去吃個飯,順道給你講講異人界的規則。」陳叔看着秦天答應也高興極了。

懷江市,三鼎購物廣場中心,集美食、娛樂、購物一體的全國連鎖商城。

「想吃什麼呀?今天我請客。」陳叔帶着秦天和花寧兩人來到美食城。

「自助」花寧和秦天異口同聲說道。不是他倆有多喜歡吃自助餐,而是自助餐豐富多樣並且不限量。花一份錢體驗多種美食。

花寧在自助餐的黑名單里,一個小姑娘的飯量堪比十幾人的飯量。如果不是憑藉著三鼎集團董事長助理身份,自助餐老闆打死都不接待。

一首《乾飯之歌》響徹整個美食城,看着花寧走來的身影,自助店的老闆欲哭無淚。

「秦天,給你說一說異人界現在的規則。不得在普通人面前隨意施展異能。當然,你之前完全是為了救人,也不知道情況,可以原諒。如果發生特殊情況,即使上報公司,公司會給你解決的。」陳叔在一邊說,花寧和秦天已經狼吞虎咽吃着飯。

「即使是異人,也要遵守法律。但有最重要的一條,千萬不要加入全性。」陳叔突然一臉嚴肅說道。

全性剛剛建立還是個正常的門派。然而發展到今天,已成為四處為非作歹,人人恨之入骨的邪惡門派。大多數流派的異人都有着嚴格的戒律,但是全性派則不同,他們將原本的信仰曲解成隨心所欲,變成了無惡不作的放肆之流。

「不會的陳叔,我都不知道有全性這麼個門派。我現在大喊一聲我是全性之人估計也沒有人相信。放心,這種邪派我是不會...。」

「閉嘴,你知不知道你在找死呀。加入全性不需要任何條件,只要自己宣稱是全性成員即可。」陳叔一聲喝令引來無數顧客的目光。

全性沒有規則可言,異人界對待全性也不需要講規則。只要你承認自己是全性妖人,就算是名門正派的弟子,一樣可以自由處置。

「恩,恩,我記住了,陳叔,我再去拿點肉。」嘴裏塞滿食物的秦天一邊唯唯諾諾的答應着一邊起身去拿食物。

「阿寧呀!這次還要拜託你親自護送秦天去一趟帝都的星辰學府。路上也有個照應。」

花寧沒有回答,只是比划了一個OK的手勢,繼續造飯。

看着花寧造飯,陳叔不由得想起小時候和花寧一起造飯的場景,兩人是多麼開心快樂。如今,少年已經變成禿頭大叔,少女容顏卻沒有絲毫沒有變化。

花寧曾經指導陳叔熟練的掌握炁的運行。但之後花寧就不辭而別。直到十年前,陳叔成為了華南地區的董事長,剛上任就遇到轟動懷江市的「千年美少女」事件。不知多少人為之瘋狂。

傳聞此少女美艷動人,胸部豐滿,身材高挑,皮膚白皙,一身旗袍更是妖艷嫵媚,傾國傾城。

沒想到「千年美少女」竟然是多年不見的花寧。剛開始陳叔以為是花寧後人或者長相相似,但隨着調查的深入,陳叔非常確定那少女就是花寧。憑藉著公司力量將這件事情平息。將花寧留在公司,絕對不允許花寧梳妝打扮。因此,花寧平日里邋裡邋遢,穿着隨意。

陳叔也曾向陳父打聽過花寧身世,但陳父閉口不談。只說當年花寧有恩於陳家,臨終遺言都是要陳叔好好的照顧。

這次去帝都,一方面為了護送秦天安全到達星辰學府。另一方面為了給花寧換一個新的身份。十年不老的容顏,未知的身世,早晚會被公司高層盯上。

飯後,秦天和花寧扶着牆慢慢悠悠的挪動。這也許就是吃自助最高境界了吧!扶着牆進,扶着牆出。

幾日後,秦天和花寧踏上了前往星辰學府的火車上。

一路上,秦天給花寧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捶背按摩。生怕這位姑奶奶發飆。花寧則是研究着守宮符。

「你對這守宮符,了解多少?」花寧突然開口問道。

「很了解,從小玩到大的。」秦天一邊給花寧按摩,一邊說道。

這一說果然引起了花寧極大的興趣。

「那你給我仔細說說。」花寧好奇的追問。

「哎呀,活乾的有點多,肩膀有點酸,口有點渴。」秦天故意為難花寧。

「恩...這力道不錯。爽呀...冷飲給我拿過來!」一改前幾天的霸道,主動和秦天互換位置。給秦天按摩起來。秦天這一下舒服的不要不要的。接下來就是他裝逼的時候。

「守宮符的符文一般有兩個,一個符文是用來保護童子之身的。就是你拍的照片。另一個符文則是用來鑒別真偽的。一般第一個符文會根據要求設定,第二符文則是基本相同。」秦天解釋道。

「比如照片里的符文,就是我必須將玄天功修鍊到第九重,才可以點亮第一個符文並且以後不再受到這第一個符文的限制。第二個,自己和對方是否真心相互接納。當觸碰到「小兄弟」之上的符文就會亮起。如果不是真心接納,下面的「小弟」就會發生疼痛。如果雙方都是真心,那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守宮符本來就是一個枷鎖。」通過這幾天的觀察和了解,秦天覺得花寧如此着迷守宮符,多半是她自己也被種下守宮符。

「在古書有記載,巫山十二峒有一種秘葯,可以完全無視這種符文。」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秦天告訴花寧破解之法。

「我又沒有守宮符,用不着。你說一個人在完全昏迷的時候守宮符會不會起作用。」花寧疑惑的問道。

「只要活着,守宮符一輩子就不會消失。你問....」還沒等到秦天說完。花寧一下將秦天擊昏。反鎖車門,開始了自己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