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異世大唐:找死我是認真的
異世大唐:找死我是認真的 連載中

異世大唐:找死我是認真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沒打傘的稻草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義仁 沒打傘的稻草人

【反套路+朝堂江湖+權謀+輕鬆+搞笑+熱血】 李義仁覺醒宿世記憶之後,確認自己被殺死後就能成為萬界之主,本來對於此生輪迴到盛唐有些腹誹的他卻發現這個唐朝與他所知的不太一樣
晚年李隆基沉迷修仙,不理朝政,在後宮日日與楊貴妃夜夜笙歌…… 奸相李林甫嫉賢妒能,排除異己,對仙人國師唯唯諾諾堪稱走狗…… 逆臣安祿山不尊王命,虎視眈眈,聯合修魔異族時刻準備起兵謀逆…… 這個大唐被修魔異族包圍,帝國內的修真者又自詡脫塵出世不聽朝廷徵召,邊境戰爭連連戰敗…… 李義仁眼前一亮:你這個世界這麼設定我可就不困了,想活不容易想死還能難嗎? 但是最終李義仁一番作死的操作後,卻絕望的發現自己不但沒死而且還成為了忠臣良將,國之柱石,成就聖位的大修行者…… 李義仁喟然長嘆:我只是想死,怎麼就這麼難啊……展開

《異世大唐:找死我是認真的》章節試讀:

第4章 讓人期待的招賢宴


空榜事件之後,禮部侍郎焦作被罷官流配,但是李林甫作為真正的幕後黑手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這讓原本參與此次事件的士子被李義仁喚起,剛剛燃起的雄心壯志又被殘酷的現實所澆滅。

理想總是讓人心潮澎湃,但是人還是要活在心疲力竭的當下。

李義仁在接下來的幾天里都有些無精打采,哪怕是踏馬遊街都擺了一張木頭臉。

自己萬界之主大業成功之際,卻被孔萱萱這個靠着熊大盲目自信的妹子給攪和了,他能開心的起來嗎?

唯一能讓他聊以慰藉的就是雖然沒有在禮部死在右驍衛手中,但是最起碼還是按照既定計劃拿到了狀元。

什麼踏馬遊街,什麼同科士子的恭喜之言他都不在意,他現在唯一期待的就是李林甫大聰明什麼時候套他麻袋。

而他這一套操作,落在王維和徐子江眼中,就顯得特別的高深莫測了,私下裡兩人曾有如下討論。

「李兄自從發榜之後,每天都悶悶不樂,踏馬遊街這種光宗耀祖之時,依然還是不苟言笑。

看來發榜那天,李相的下作手段和權勢滔天給李兄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啊。」

王維一臉擔心的說道。

徐子江捋着下巴上的山羊鬍,言語中絲毫不遮掩對李義仁的欽佩接話道:

「我倒是覺得與其說是對李相陰影,倒不如說是李兄此等憂國憂民的無雙國士對於我大唐如今奸臣當道的擔憂與心痛。

雖千萬人吾往矣,錚錚傲骨啊,奈何賊人如今勢大,李兄又如何能笑的出來。」

「唉,相比之下,你我二人得了個二甲進士,這幾日就沾沾自喜,與李兄相比就太過於膚淺了……」王維搖頭道。

徐子江舉起手中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感慨道:「吾等不如李兄多矣,敬李兄!」

「敬李兄!」

……

因為這次科舉最終是聖裁出來的結果,所以殿試以定前三甲的步驟自然也就被略過了,畢竟哪怕是皇帝也不會閑的蛋疼去質疑聖裁的結果。

大唐科舉發榜之後,按照慣例需要過堂拜見主考官和丞相,以及上表向皇帝謝恩。

但是李林甫大權在握之後,過堂被他更改成了「招賢宴」,一般會在長安之中豪奢之地安排酒宴,願意效忠於他的士子可以在酒宴結束之後投遞拜名帖,自此成為他的門生,為其爪牙。

而對於那些不識抬舉,不願意依附於他的士子同樣會被記錄在冊,日後大都會受到打壓,再難有出頭之日。

今日正是招賢宴之日,徐子江,王維二人早早的便來找李義仁邀請他一同前往,而之所以這麼積極的原因是因為此次的招賢宴被安排在了平康坊的萬花樓。

「李兄,我們一起去吧,去萬花樓。我這十年苦讀可是有五年都是為了這一遭享受。雖說我與王兄知道你對李相深惡痛絕,但是為此錯過萬花樓這一遭享受,那倒是大可不必。」

徐子江對着李義仁殷勤的勸說道,臉上儘是期待之色。

王維在一旁也是一臉深以為然的表情不斷的點頭,看向李義仁的眼神充滿了希冀的神色。

萬花樓之所以讓二人如此的推崇,還是因為它作為長安第一勾欄的名聲。

平常日子尋常士子,普通人之流只能在一曲內尋歡作樂,姑娘凈是逃田的無籍戶,常換常新,連名字都混着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姑娘的色藝就不能多做苛求。

像萬花樓這種南曲核心位置的勾欄之地,雖然裡邊的姑娘大部分時候都只是賣藝不賣身的清倌,但是所有的姑娘都經過嚴格的訓練和篩選可以說的上是色藝雙絕。

而且據說其身後的老闆背景深厚,手眼通天,所以此處也並不會有什麼不開眼的人敢在這裡鬧事或者逼迫姑娘們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故而萬花樓也就慢慢成為了長安城中首屈一指的銷金窟,尋歡所,往來的也儘是達官顯貴,王公貴族。

對於徐,王二人來說,如果不是因為招賢宴,哪怕是如今的新科進士身份也是進不去萬花樓這種地方的,而且拉着李義仁也是有他倆自己的打算在裡邊的。

畢竟自古才子配佳人,萬花樓中的姑娘向來眼高於頂,拉上李義仁這個最近因為發榜事件而炙手可熱新科狀元,到了萬花樓那些姑娘肯定要對自己二人高看兩眼的。

雖然王,徐二人對於萬花樓如此神往,但是對於李義仁來說,經歷了十萬次輪迴轉生什麼高矮胖瘦的他沒見過,所以對於這個活動本身他並沒有什麼期待感。

一入紅塵深似海,這些普通人眼中清高無比的女神們,又何嘗真的能賣藝不賣身,只不過作為屌絲的層級看不到她們卸下女神面紗的那一面而已。

如果按照本心,李義仁是對於萬花樓這種煙花之地是沒什麼興趣的,但是這段時間他對於李大聰明遲遲沒有動手,心中很是怨懟。

按常理來說,李林甫早就該對他下手了,但是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動作。

難道是自己當時在發榜時的表現,引起了同科士子們的共鳴,讓李林甫心存忌憚,不太想在自己風頭正盛的時候動自己?

不行,自己還是要給李林甫多點勇氣才行,招賢宴這種場合再適合不過了!

所以此時的李義仁自然對於這個招賢宴也開始期待起來,欣然答應與二人同往。

對於李義仁答應的如此痛快,徐子江和王維心中還以為是他為了照顧二人情緒,而做的妥協,大受感動。

於是在路上徐,王二人一直興趣盎然的向李義仁普及着這次萬花樓的活動。

「李兄,你還不知道吧,這屆江淮花魁,花名「珊瑚仙子」的柳倩兒姑娘這幾天也會在萬花樓鎮樓。

如果李兄去了萬花樓,說不定能被珊瑚仙子青睞,得以一親芳澤也說不定呢。」

王維羨慕的說道。

他知道就憑他和徐子江二人肯定是沒有任何機會的,哪怕是對其他普通的姑娘也是吸引力有限,畢竟萬花樓的姑娘們迎來送往的都是些達官顯貴,自己哪怕是新科進士,也只是能夠邁入這個門檻而已。

但是李義仁不一樣,他是新科狀元,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哪怕是日後封侯拜相也未可知。從前三人都是苦哈哈的窮士子,現在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哪怕就是傳說中一向清冷的珊瑚姑娘也是有可能對李義仁另眼相看的。

不過李義仁聽到王維如此說,卻也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禮貌的笑了笑,隨口答道:

「不會的。」

「李兄,你不要妄自菲薄,新科狀元可是號稱文曲星轉世,珊瑚姑娘就算是江淮花魁,說到底也只是墮入風塵的苦命女子,再怎麼眼高於頂,也不會看不起你的。」

徐子江給李義仁打着氣。

李義仁聽到徐子江如此說,輕輕的點了點頭,平靜的說道:

「那是自然,我說的不會是指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朕馬上就是萬界之主了。

審美標準已經不一樣了。

別說一個什麼江淮花魁,到時候我來個萬界選妃,那還不是隨隨便便一抓一大把。

李義仁已經將自己的半隻腳放在萬界之主的門檻里來思考問題了。

李義仁這個比裝的讓徐子江猝不及防,捋着鬍子的手下意識用力將自己鬍子都揪下來一撮,發出一聲痛呼後,卻發現這個話題自己再也接不下去了。

徐子江:「……」

但是三人卻沒有發現,在他們三人聊天的時候,在遠處的萬花樓頂層閣樓上,有人一直在觀察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