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超級奶爸
都市超級奶爸 連載中

都市超級奶爸

來源:掌文 作者:秦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丫丫 秦天 都市小說

五年前,他出車禍被帶到修仙界
五年後,他歷經磨難重回地球,只為給老婆孩子一個家
展開

《都市超級奶爸》章節試讀:

第四章 這不科學!


呃,這…這就好了?

胡江等醫生有些懵,開玩笑吧!

我們承認你用一手針灸之術,放出病人腦部淤血,將顱壓降了下來,堪稱奇蹟。

可降壓只是第一步,腦部、肌體等嚴重損傷,全都得靠後續治療。

擱在自己等人,不,是全世界所有醫療機構身上,後續都會打針吃藥、輸液什麼的,時不時還得做各種各樣的檢查,防止併發症。

沒有小半年的功夫,病人甭想痊癒。

你倒好,只給病人服用一碗中藥,還是一碗普通藥材熬制的中藥,竟敢說病人好了?

吹牛,也得有個限度吧?

竇月蓉夫婦臉色也變了,露出擔憂之色,平時一個感冒輸液,都要上兩三天,天成傷那麼重,連醫院都說沒救了。

結果秦天給天成扎了針,餵了葯,才多長時間,居然說好了?

這…這能信嗎?

秦天環視一圈,將眾人表情盡收眼底,笑了笑,並沒有解釋。反而目光在楊天成身上一掃,該醒了吧!

"咳咳…"

果不其然,正躺着的楊天成忽然咳嗽兩聲,眼珠在眼皮下面轉了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聲音微弱道:"這…這是哪兒?"

瞬間在場一片寂靜。

眾人艱難的扭頭看去,入眼便見睜開眼的楊天成,和他慘白臉色上多出來一些紅潤。

他…他…。

眾醫生瞪圓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他真的好了?

怎麼能好的這麼快?

這不科學!

竇月蓉夫婦臉上也出現一抹難以置信,但馬上被驚喜取代,匆匆上前,聲音顫抖道:"天成,你感覺怎麼樣?好點了嗎?"

"爸媽,我好累啊!我想睡覺!"

楊天成又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竇月蓉夫婦呼喊上兩聲後,有些慌的抬頭道:"秦天,天成他…"

"竇嬸,放心吧!天成哥只是傷了神,太累了。修養個兩三天,就徹底痊癒了!"秦天笑道。

其實這只是秦天的借口。

真正原因,是他的那滴精血,正在修復楊天成的身體。

而楊天成只是一個凡夫俗子,又身受重傷,承受不起秦天的精血,才導致的疲倦。

這還是秦天精血量少的緣故,如果數量稍微大那麼一點,那就不是給楊天成療傷了,而是殺人了。

竇月蓉鬆了口氣,又看了看楊天成臉色越來越紅潤,顯然已經好了。不禁充滿感激道:"秦天,謝謝你,謝謝你。要不是你,天成他就…"

說著,眼淚一下子又流了下來。

她想到差點白髮人送黑髮人,就有種崩潰的感覺,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勇氣活下去。

秦天搖頭道:"竇嬸,不必道謝,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況且要說謝,也應該是我謝你才對,要不是你,恐怕我這輩子都見不着丫丫,悔恨終生了。"

這是他的心裏話。

他真的不敢想像,一直視為用命拼搏的動力,突然沒了,是一個什麼樣的情形。

換而言之,是竇月蓉的好心,讓他在修仙界的努力修鍊,以及拼着仙尊之體重創穿越無數時空裂縫,耗費無數歲月的回歸,變得有意義。

而這也是他心甘情願用自身精血救人的原因。

否則,以他仙尊之尊,別說用精血救人,就是理都不會理。

竇月蓉一震,深深的看了秦天一眼,心裏有些感動,她照顧丫丫,純粹是出於同情。

覺得一個小孩子,沒有父母,太可憐了。

而丫丫又十分懂事,讓她更歡喜不已。

卻萬萬沒想到,一念之仁,竟然換來兒子的一條命。

想到這,她看了看秦天那一身乞丐裝,從隨身包里掏出一疊錢,認真道:"那好,我就不說那些客套話了,這兒有五千塊錢。"

"錢雖然不多,是我一點心意,你剛回來,花錢的地方多,先拿去用着。錢不夠,就給我說。"

"呃,好吧,那我收下了!"秦天想了想,沒有拒絕,將錢收了下來。

一來他的確需要錢,張口拒絕,那就太虛偽了。二來他沒想過和竇月蓉一家子決裂,收了錢,也能讓竇月蓉安心。

關係就是這麼處下來的,你幫幫我,我幫幫你,自然親如一家。

竇月蓉看秦天收了,臉上露出笑容:"好了,這裡沒什麼事了,你先帶丫丫回去,自己也洗個澡,換身衣服。好好陪陪丫丫!"

音落,將丫丫和家裡鑰匙,一起交給秦天。

秦天接過丫丫抱在懷裡,點了點頭。

"丫丫,跟爸爸回家後,要乖乖聽話,知道嗎?想竇奶奶了,就給竇奶奶打電話!"

竇月蓉又捏了捏丫丫小臉蛋,輕聲細語道。

丫丫情緒有些低落,顯然不想和竇月蓉分開,更不想和秦天呆在一起。但她很懂事,小臉上明明掛着不願意,卻依舊點了點頭。

竇月蓉和秦天相識一眼,都暗嘆一聲,並沒有多說。

丫丫的這種反應,在他們意料之中。

畢竟丫丫本身就有自閉症,抗拒陌生人,想讓她這麼快接受秦天,顯然是不現實的。

隨後秦天抱着丫丫,又和竇月蓉夫婦寒暄幾句,便轉身離開。

"秦大師,請留步!"

剛走幾步,忽然一個聲音響起。

秦天停下腳步,轉身一看,正是那個主任醫師胡江。

不禁皺了皺眉:"有事?"

"那…那個,剛才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秦大師不要放在心上!"胡江搓了搓手,一臉愧疚道。

"沒事!"

秦天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作為一個仙尊,最起碼的氣度,還是有的。

當然也是因為胡江並沒有過分舉動,否則,他不介意讓胡江嘗嘗仙尊之怒。

"那什麼,不知道秦大師可否讓我們研究一下你的藥方?我們可以付報酬,價格你開。"胡江小心翼翼的說出本意。

說老實話,他真心是被那幅中藥鎮住了。

他從醫二十多年,從沒見過一副普普通通的中藥,會有那麼大功效。

說是神跡都不為過。

秦天一下子明白鬍江的用意,聳了聳肩道:"報酬就不必了,想研究藥方,隨便研究。"

他才不在乎胡江研究藥方。

固然那副中藥藥方,能起到固本培元的功效,但真正治好楊天成的,是他的精血,並非中藥。

"謝謝秦大師,謝謝秦大師!"胡江喜出望外,一個勁道謝。

秦天擺了擺手,抱着丫丫離開。

走出醫院,秦天看了看太陽位置,已經是下午五點過,低頭看了看丫丫,有些歉意道:"丫丫,餓了吧!你想吃什麼,爸爸給你買!"

丫丫聾拉着小腦袋瓜,好像沒聽見一樣。

秦天也不氣惱,又振奮道:"這樣吧!咱們邊走邊看,你看見什麼想吃的,爸爸就給你買…你不說話,爸爸當你默認了啊!"

"走了!"

音落,抱着丫丫舉了舉高高,還轉了轉圈。

可惜沒引來丫丫的笑容,反而嚇得小臉發白。

秦天訕訕的放下手,老老實實將丫丫抱着懷裡,朝家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