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皇叔寵溺:狂妃請上榻
皇叔寵溺:狂妃請上榻 連載中

皇叔寵溺:狂妃請上榻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紅運甜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慕鳳華 慕蔓柔 穿越重生

現代高級醫師甫一穿越即被抹殺,奪她皇妃之位不算,還要毀屍滅魄!姑奶奶不屑理你,你當我是病貓
系統在手,王爺我有!誰還敢口吐芬芳,關門放王爺!展開

《皇叔寵溺:狂妃請上榻》章節試讀:

第5章 找不到夫人和二小姐


第5章 找不到夫人和二小姐

一路烏烏壓壓地從四面八方襲來。

賓客們一時傻了眼,今日不是三皇子迎親,慕相嫁女的日子嗎,怎麼變成喪事了?

沒接到通知呀!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尤其是意識到身上的這件喜慶衣裳,頓時一臉黑線。

唉,還得回去換衣裳。

什麼事呀。

相府喜事變喪事,看來是這相府二小姐有了差池呀。

就在一眾賓客準備打道回府時,相府內下人急忙前來迎客,賓客們硬着頭皮進了院子,看到滿白的喪白之後,頓時個個張大了嘴巴。

沒想到相府還真是辦喪事啊。

「對不住。」

這時慕相走出來,抱拳沖眾賓客道,「都是下人弄錯了,本相已經命人將那弄錯的下人重懲,請!」

之後賓客們滿心忐忑地隨着進來,可是依然不安。

只是想不通,誰會戲弄相爺呢,這可得需要多大的膽子呀。

立時白幡變成了紅喜字,院子裏面正漸漸恢復喜慶之色。

過沒一個時辰,院子里便喜慶連天了。

吉時到。

整棟相府都跟着忙碌起來,隨後是新娘子被送上花轎。

「二小姐,二小姐!」

院子裏面的丫鬟喚了數聲,沒在聽見半點聲音。

之後請示了,慕相便跟着趕過來,面色很是嚴峻。

「把門撞開!」

慕相剛剛下令,忽地聽見小丫鬟由院外跑進來,氣喘吁吁地稟報:

「不好了,夫人不見了。」

慕相聽後臉色更是難看,因為今日白幡高掛就夠晦氣的了,現在愛女與夫人又都不見,事情太蹊蹺。

「把門撞開,快點!」

慕相一聲令下,兩旁的侍衛輪翻撞門,奇異的是這門無論怎麼撞竟然堅硬如磐石。

「哐」

冷不丁地,門被狠狠地踹開,接着便聽到一聲沉悶的響。

眾人定睛看去,禁不住個個傻眼,怎麼回事?這物件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一個快要出嫁的丞相千金的閨房裏面?

慕相看到之後,饒是經歷過大風大浪,此刻也禁不住有點傻眼:棺槨?

自己愛女的房間裏面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還是在這種時候,不吉利啊!!

「來呀,把這晦氣的東西給本相拖出去,扔掉!」慕相惱怒喝道。

今天清晨也這樣,無緣無故,相府內外白幡高掛,現在又出現棺材,真是太晦氣了,究竟是誰在背後玩我?

慕相憤怒至極,周圍的賓客們見了也有些後悔看到相府的醜事,害怕以後會被慕相針對。何況過了今日,慕相便成了三皇子的老丈人,有了三皇子這樣的大靠山,實在令人生畏呀。

可誰知道,剛剛話落,突然一陣梵音入耳。

就看到有一隊腦袋光亮十足的僧人,念着擾人的佛經,彷彿從天而降,來到棺槨四下,並盤膝而坐,誦經超渡亡魂。

今日本來是喜事,突然這一連串發生的事情,令慕相頭大!

看到這些和尚,他眉頭緊皺,也並不動作,只是將大管家招到跟前,眼露狠辣地交待:「把這些禿驢都給本相趕出去,尋一僻靜之地,打殺!」

敢壞了他慕鶴之的好事,小命難保!

「是!」

大管家忠誠地應令,轉身就去將武功高強的侍衛們集合起來,將這些和尚趕出去。

這之際已經有賓客偷偷地躲出去了,惹不起還躲得起:看了丞相家的醜事,能不被惦記么。

可前腳剛邁出去,就聽到後面傳來一道尖戾聲:「我的大小姐,你死得好慘吶!」

「嗚嗚嗚」

隨着一道開場白揚起,跟着是慟聲大哭!

滿相府都傳着喜慶的吹打之聲,結果被這慟哭給淹沒。

「放肆!」

大管家立時圍捕上來,怒瞪着那哭叫的嬤嬤,「什麼大小姐,今日只有二小姐的婚事!再敢宣嚷,必斬不饒!」

「大管家,這裡真的是我們大小姐呀,大小姐死得冤啊......老爺,求求您救救大小姐嗎,不能夠只想着二小姐呀......」

「來呀,把這個老賤奴拖出去,棺槨丟出去,還有這些禿驢!」

大管家遵從老爺的意思,直接讓侍衛將這一連串的晦氣之物統統趕出去。

賓客們噤聲,沒人敢在這個時候出聲說話。

突然在這時傳來叫聲:「老爺,找不到二小姐啊!」

「繼續找。」

慕鶴之已經發覺事情不對頭,怒聲之下,氣得臉都青了。

過一會兒,三皇子府的花轎就到了,他卻交不出新娘子,到時候尷尬倒在其次,重要的是慕相府會得罪整個皇族,皇族的顏面掃地,他慕鶴之可就完蛋了!

「必須找到她!」

慕鶴之沖大管家陰森命令,隨即甩袖離開。

可當他步出這閨院時,卻發現那些被丟出去的禿騙和棺槨以及老嬤嬤,居然都被堵在了前院之中,根本就出不去。

不僅如此,超渡的念經聲,哭喪聲和喊冤聲匯合在一起,直接把喜樂給壓下去,看起來真像是相府在辦喪事。

「混賬!」

慕鶴之氣得直衝過去,到了隊伍的最前面,他倒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居然敢跑到丞相府來阻攔。

這些混賬,都要丟出去,一個不留。

越往前走,人越多,最後慕鶴之只能硬擠到人群之中,才能到最前面去。

可是前面齊刷刷的一排人,全部都跪在地上。

見這一幕,慕鶴之心道不妙:莫不是三皇子來迎親了?

他滿面的怒火與囂張之色,頓時都壓了下去,變成了一片溫文儒雅,快步走上前,就見那站在匍匐人群之中,高高在上的,氣勢非凡俊美無雙,穿着淡紫色的蟒袍,竟是當今的九王爺炎漠!

也便是朝中上下不敢招惹的九皇叔。

慕鶴之面色一變,按着震動的心扉,慌忙趕過去行禮:「老臣拜見九王爺,王爺千歲......」

「本王途經此,聽說相府在辦喜事,如今怎的、莫非是不歡迎本王?」九王爺說著掃了眼不遠處的一群僧侶。

因他前來時,相府正在驅趕這些人,而九王爺正好與這些人碰上,是以王爺才會有此一問。

旁邊的大管家連忙向慕鶴之解釋。

聽罷後慕鶴之點頭,趕過來賠罪:「王爺誤會了,實在是家門不幸,竟然有人在小女大婚之日搗亂,還請王爺明察,求王爺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