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婚入祁途
婚入祁途 連載中

婚入祁途

來源:掌中雲 作者:宋凝樂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宋凝樂 祁夜 霸道總裁

年少的一場歡喜,要了宋凝樂半條命
他們自小一起長大,他卻從未回過頭看她一眼
新婚之日,他當著無數媒體的面,宣稱這輩子如果對她有一絲一毫的動心,他就是狗
堂堂祁氏集團總裁一向言出必行,當真恨她恨的不遺餘力
直到她胃癌晚期,那個男人才終於露出了惶恐的表情
宋凝樂卻笑的無畏,祁夜,你不配愧疚
我死了,你就自由了
男人說不出話,只一遍又一遍的重複,宋凝樂,是你拉我入這地獄,我們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展開

《婚入祁途》章節試讀:

第8章 交易


祁夜沒有看他們,接過保鏢遞過來的粥走進了病房。
「起來吃飯。
」祁夜居高臨下地看着床上的人,經過昨天晚上的折騰,又被迫打了一晚上的營養針,宋凝樂的精神看上去倒是沒有那麼死氣沉沉了。
宋凝樂看着祁夜手上提着的飯盒將臉別了過去。
祁夜一把按住了宋凝樂的頭,語氣不善:「這是王嫂跟你熬的,你以為你還有什麼拒絕的權利和資本?」
「王嫂人呢?」宋凝樂聽到那個善良老婦人的名字這才開口說了話。
見她終於有點反應,祁夜不自覺地鬆了口氣:「你把粥喝完我就讓你和她見一面。

宋凝樂撐起身子接過了飯盒吃了起來。
祁夜則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看起了平板。
沒過一會兒病房就被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是祁夜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
宋凝樂瞥了一眼,瞳孔猛地一縮。
是宋父打來的電話。
祁夜也沒有避着宋凝樂,當著她的面接起了電話。
「好,我知道了。
那就在公司見面吧。
」祁夜最後說了這麼一句就把電話給掛了。
「我爸說什麼?」宋凝樂緊張地開口,祁夜見她那副模樣突然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宋凝樂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你也會緊張。

宋凝樂察覺自己的失態,長嘆一聲:「當我沒問。

一股怒火沒來由地湧上了祁夜的胸腔,末了他冷冰冰地丟下了一句:「我讓王嫂進來看看你,只有十分鐘。

祁夜離開醫院之後就往公司去,去的時候就看見了宋父站在門口等他,身邊還有三三兩兩的員工經過。
祁夜立馬換上了一副官方笑容迎了上去:「岳父大人,您請。

反倒是宋父有些不好意思,還用手摸了摸額頭,跟着祁夜走進了公司。
「您找我來是說公司的事情?還是前幾天說的那些事嗎?」兩人走進了辦公室祁夜問道。
「是,小夜啊……」宋父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祁夜冷笑了一聲,昨天見面的時候還是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今天就親切地叫「小夜」了。
「您說吧,有什麼我可以幫忙我一定幫忙。

宋父喝了一口茶,醞釀了一會兒見祁夜面上有些不耐了才終於開口:「小夜啊,最近宋家的公司生意不景氣啊。
很多的員工也都跳槽了,我們現在是人手不夠……我這不是來看看你們公司有沒有受到什麼牽連嗎?」
「那您找我一定不是想讓我們公司直接將宋家公司收購了吧?」祁夜故意會錯意地問道,「這件事我可不幹,您的寶貝女兒前幾天還跟我說要離婚呢。
萬一這以後要離婚了,這算哪門子事呢?」
「什麼?離婚?」宋父大吃一驚,「樂樂這孩子家庭意識挺強,怎麼會想到離婚呢?」宋父此刻完全忘記了頭一天說的什麼「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祁夜這小子。

祁夜玩弄自己無名指上的戒指,這枚戒指是一副對戒中的其中一個,另外一個當然是給吳梓瑤準備的,即使在吳梓瑤去世了以後他也沒有將這對戒指的另一個給宋凝樂。
「岳父,您說我們之間着這關係,您現在有難我當然得幫您。
您說個法子,看看我能不能給您點資助。

宋父擦了擦額上的汗,顫抖着聲音說:「五百萬……借我五百萬周轉一下,只借一年,一定能還上,我們公司現在要重新整改,這樣也算公司的股東了,到時候分紅一定也有小夜的份,不虧的。

「沒問題。
」祁夜想都沒想地應了下來,隨即抽出了自己的支票刷刷地寫了起來。
宋父受寵若驚地接過支票,祁夜依舊真誠地提出如果公司缺人手這邊也可以分配一點過去。
「不用了不用了。
真是太感謝了。
」說完了停頓了一下,「那樂樂那邊我會去……」
「不用擔心。
」祁夜突然也笑了起來,「她就是現在病重不想給我添麻煩,我當然不會同意的。
您就放心吧岳父大人。

宋父拽着支票唯唯諾諾地應着退出來辦公室,一直到走出公司都沒有想明白這件事是怎麼辦成的。
剛出公司宋父就接到了宋凝樂的電話,那頭一接通還沒等宋父開口宋凝樂就劈頭蓋臉地問:「爸,你是不是去求祁夜了?」
「沒有啊!」宋父連忙否認,「你從哪聽來的?」
「我看見你給祁夜打電話了,是不是公司出什麼問題了?」
宋父猶豫了半天不知道怎麼開口,最後支支吾吾只說:「就是聊了會兒你的事,祁夜說你這身體不好還想着跟他離婚,這是為什麼呢?孩子,你現在不也是在好好治療嗎?有什麼好想不開要離婚的呢?」
宋凝樂一聽就知道一定發生了她不願知道的事情:「爸,你是不是欠他錢了?」
「.……」
「多少?」宋凝樂又問。
「好了好了,這是你該關心的事情嗎?好好養病!」宋父也不想和宋凝樂繼續糾纏下去,乾脆就掛了電話。
宋凝樂在這頭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要跳下去的時候祁夜提到過如果自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他就會資助宋家渡過難關。
想到這裡她渾身無力,癱倒在病床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發起了呆。
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宋凝樂尋聲望去:「祁夜,我想出去走走。

祁夜環視了房間一周,他剛剛過來的時候聽到楊絮說今天宋凝樂吐了兩次,房間里還瀰漫著些許胃液的酸味,他皺了皺眉:「你今天一天都沒有把窗帘拉開嗎?」
「拉看看到的就是那些被封上的窗戶,拉開又有什麼意義?」
祁夜沉默地走到宋凝樂的床前,將她的床搖了起來,又把葯遞了過去:「吃了。
吃完了帶你到樓下轉轉。

宋凝樂努力地想從祁夜的臉上找到他慣用的那些冷嘲熱諷,但是沒有。
只是乖乖地接過葯吞了下去。
宋凝樂現在身體很虛弱,走路走不了一會兒,所以祁夜找來了一個輪椅把人放了上去。
推着輪椅走到了醫院的後院。
「祁夜,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嗯?」
「你給我爸什麼好處了?又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你做這些吳梓瑤也不會活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