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帝少夫人美又颯
帝少夫人美又颯 連載中

帝少夫人美又颯

來源:掌中雲 作者:燕寧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段凜 燕寧 霸道總裁

燕家棄女燕寧,被抽筋斷骨、碾碎了驕傲丟進了沙漠之獄
五年後,她浴火重生!被大佬段凜看中帶回京都,混成了小祖宗
豪門子弟:小祖宗長得再漂亮只配當個玩物,進不了段家大門!後來,段凜狠狠打他們的臉
只不過,卻讓手下忙的團團轉
段總,夫人她把燕家大院拆了!把人拆了也沒事,我兜着
段總,夫人把碎嘴的貴婦們按到糞坑洗嘴了!段凜怒了:你們一天都做什麼的,怎麼能讓寧寧親自動手!我去接她回來! 展開

《帝少夫人美又颯》章節試讀:

第4章 好久不見 燕若彤


段凜渾身戾氣,呼吸粗沉,直勾勾盯着她,「小寵物,誰准你睡覺的,恩?」
燕寧還在困頓中,不滿他這霸道狂妄的一句話,抬手打過去。
「啪」的一聲,段凜白皙的臉上多了個五指印。
男人的臉色更黑了:「敢打我了?」
靠,這不是夢!
燕寧的眼睛恢復清明,「我……」
「我帶你回來,不是讓你這麼舒服的在這裡睡大覺的,過去陪我睡。

說完,他就將她拽起來,一路步伐極快。
樓下的蘇璃就看着少爺拖着女人向卧室走去,嘭的一下,門就被甩上了。
手下小聲嘀咕了句:「少爺不是對女人無感嗎,好像這個燕小姐挺中少爺意的。

一字一句狠狠的扎在蘇璃的心口上,瞬間冷眼掃過去:「背後討論少爺,你們也想跟着她們一樣丟出去嗎!」
手下們身體頓時綳直,蘇璃轉身離去,強裝的面孔快要被妒意撕碎。
……
這邊,燕寧一被帶進房間里,身子就被推向床上。
不等她反應過來,段凜就欺身壓了過來,手指蠻橫霸道的橫在她的腰間,腿也纏了上來,下巴枕在她的肩上。
完完全全的把燕寧當成一個人形抱枕一樣。
燕寧動彈不得,身子卻綳直,指尖攥緊。
在沙漠之獄的時候,也有過老男人半夜想爬上她的床欺負辱她,被她直接崩了腦袋。
可眼前這位大佬,明顯不能。
「心裏又在罵我什麼?」
燕寧怔愣一下,就見他抬起頭,眼眸深邃的看着她。
下一秒,他伸手狠狠拽了拽她的臉。
「面上什麼表情都沒有,心裏腹誹了不少吧?燕寧,真誠一點,別裝,我最討厭。

她別開眼,語氣依舊冷清:「我沒有。

「知不知道作為一個小寵物該有什麼自覺?」
「既然不會,我教你。

段凜嗓音喑啞,「哄我睡覺,抱着我,拍我背,懂么?」
燕寧咯噔一下後,早知道被他帶出來是當人形抱枕,還不如留在沙漠里浴血奮戰……
她僵硬的抬起手臂在段凜的背上試探性的拍了拍,見男人沒說話,便又機械性的拍了兩下。
「話不會說?」
大魔王繼續提出意見。
「睡吧,睡吧,我的……」燕寧及時停住,她唯一就會這麼一首歌,還是獄中那個沒有雙腿的小男孩教她的。
段凜難得輕挑着眉,「怎麼不繼續唱,恩?」
他故意的?
想讓她說出那兩個字?
「寶貝。

段凜笑了,果然,逗她是件好玩的事情,比這無聊厭世的生活有趣多了。
尤其她身上的清香味道不斷勾引着他,想讓他靠的更近一些。
段凜湊過去,直接將臉埋在燕寧的頸窩裡,嘗試閉着眼睛入睡。
一晚過去。
手下們都戰戰兢兢,害怕少爺半夜會暴躁發火,卻沒想到是平靜無事的一晚。
燕寧醒來的時候,胳膊、腿已經僵硬酸痛的動彈不得。
而難得睡了好覺的男人,優雅的穿着衣服,面目神清氣爽,難得的好心情。
「少爺,午宴在十點進行,現在該去了。

燕寧系著衣服扣子走出來,就被段凜抓過來推到一個造型師的面前:「給她好好打扮打扮,待會陪我去宴會。

燕寧難得問了一句:「是所有商人都會去參加的宴會嗎?」
段凜瞥了一眼,語氣慵懶:「不然呢?」
少女眼底幽暗,終於要見面了嗎?
與這個世界隔絕五年,以及她的家人,也好久不見了呢。
她像木偶一樣坐在梳妝台前任由化妝師給她上着妝,換禮服的時候,倒是犯了難。
但這畢竟是帝少這麼多年唯一出現過的女伴,誰也不敢隨便褻瀆。
當段凜過來時,就聽到造型師犯難的話:「帝少,燕小姐的身上有很多傷疤,我們想拿粉給她遮掉,但燕小姐不願意……」
「禮服在哪?」
「這裡。

隨即,段凜的目光掃向衣架上整齊掛好的禮服,露背的,露肩的,露肚的。
平時外面那些女人穿,穿的再暴露,段凜都不會有一點感覺,多看一眼都不會。
但想到是穿在那個女孩的身上,俊臉一黑,「就沒有正常點的衣服?」
造型師一驚,小心翼翼回答道:「帝少,這都是配您西裝的情侶款,不露的,這是設計……」
段凜從中挑了一件最保守的長裙來到房間,不過無心一瞥,卻在看到鏡中的女孩時微微一怔。
這是她嗎?
妝容不濃,卻讓人一瞬間駐足,美的驚心動魄。
段凜將長裙遞過去,命令式的語氣:「換上。

燕寧沒有反駁,拿過來,走向裏面洗手間換上,不過裙子後面的拉鏈,得需要外人幫助。
她提着禮裙出來的時候,段凜正淡然的坐在她原本的座位上擺弄着化妝品,見狀,眸色一深。
「拉鏈拉不上?」
「恩。

「我段凜不養啞巴,燕寧,我想,你應該不會想再重回沙漠之獄。

聽着他半帶威脅的話,燕寧抿唇,她天生話少,有錯嗎。
段凜起身走過來,看了一眼她的後背,很多疤痕,縫補的並不好看,很多像小蜈蚣一樣難看。
他伸手摸了摸,指尖纏繞,燕寧身子顫的更厲害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撫摸,不會讓她有在沙漠那種被老男人覬覦的感覺,反而,腳趾緊張的蜷起來。
商會現場
段凜的車抵達時,門外早已站好一排工作人員恭迎了,畢竟這是他們最大的客戶商。
「歡迎帝少。

段凜下車,回頭看了眼燕寧,少女似是第一次穿高跟鞋,走的很不穩,嘴角勾起一抹不自知的笑意,「挽我。

燕寧看了一眼,摟上他的胳膊走過去。
段凜第一次帶女伴,自然驚動在場的所有賓客,紛紛探頭想知道到底是什麼神仙女人能站在帝少的身邊!
唯有燕若彤,正在講台底下接受着媒體的採訪,她剛拿了里弗大學的offer,學歷高,人長得美,在抖抖音上還擁有千萬粉絲,每晚會直播給大家講晚安故事,甜美的聲線吸引了不少人的喜愛。
但段凜一進來,頓時吸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連採訪她的記者團們頓時一散而空,朝門口奔了過去!
燕若彤臉色僵了下,有些難堪,她攥緊指尖看過去,卻沒想到,看到了故人……
那一刻,燕若彤的血液快要沸騰。
她沒有認錯人,站在帝少身邊的是……燕寧?!
不,不可能,早在五年前,燕寧就被爸爸丟到沙漠之獄了,那裡可是惡靈之地,被抽筋斷骨的燕寧怎麼能活的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