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婚非得已:全球緝拿小逃妻
婚非得已:全球緝拿小逃妻 連載中

婚非得已:全球緝拿小逃妻

來源:微閱雲 作者:醉玲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安然 宮先生

三年前,好不容易兩人有了婚約,她卻和別的男人連夜逃跑
外遇?私奔?該死的女人別讓我再碰見
三年後,她悄然歸來,工作風生水起,情場更是得意,卻無意撞上舊情人,「呵,安然,你既然那麼喜歡勾搭男人,怎麼不讓我見識見識你的本事?」勾唇魅笑,語氣輕薄,「多情放蕩,這個詞還真是為你量身定製的
」 一句話成了定了她的罪,從此,他步步緊逼,讓她只為懲罰這個三心二意的女人
情場得意?工作順利?一堆男人圍着轉?那他就讓她樣樣失意
某日: 他將她吃抹乾凈後,循循誘導:「要錢還是要我?」 身下的小女人定定地回答道:「當然是,要錢
」 要錢? 好,只要是她想要的他給她毀掉
~~**展開

《婚非得已:全球緝拿小逃妻》章節試讀:

第八章 被這小女人騙了


回到公寓,時鐘已經劃向了午夜十二點,醫生說只是皮外傷,以防傷口惡化不能劇烈運動,凌洛洛便急吼吼從超市購了一大堆速食食物,「到時候我幫你跟老總請個病假,你好好休息,不過你一個人行動不便,我叫陶染過來吧?」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安然有些累了,揮揮手下了逐客令,而凌洛洛卻一步也沒動,坐到她身邊,訕訕的問她,「然然,宮先生跟你什麼關係啊?」

安然一愣,沒好氣的拍在了凌洛洛的頭上,「我跟他能有什麼關係?」

「真的?不會吧,那他怎麼這麼為難你,搞得跟你殺了他全家似的?」凌洛洛狐疑的看着她,直勾勾的目光盯得安然渾身雞皮疙瘩,伸出手指着她脖子上密密匝匝的紅痕,「嘖嘖,別告訴我這是你自己掐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男人簡直就是個變態,誰讓我這麼倒霉,撞槍口上了……」安然打開她的手,悻悻的淬了句,「別瞎想了。」

「嘁,你這是做賊心虛吧?」

安然沒有理會她,琥珀色的瞳孔中少過一絲異樣,過去的事都已經過去,追根究底不過是自尋苦惱,以前的安然早已隨時間的逝去而逝去了,到如今也是物是人非。

其實當初宮崎的要挾並不是她一走了之的真正原因,那次的事她最多算個旁觀者,可沒想到這傢伙那麼小心眼,到現在還耿耿於懷。

見安然沉默不語,凌洛洛也沒有再問下去,給安然把東西收拾好,就要離開,一腳還沒踏出門又拐了回來,從包包里掏出一張卡片,「宮先生交代我給你的,他說你會需要的。」

鍍金的名片,兩個端端正正的黑色字體,分外扎眼,宮崎。

安然胡吃海喝的在家呆了三天,本打算閑逸盡興再去上班卻被凌洛洛死拖蠻拽的回了集團,說什麼豪世集團很看好盛夏的項目,只不過盛夏的總監安然同學態度惡劣,因此豪世大Boss,宮崎,心有芥蒂。

芥蒂你妹!

安然望向會議室總裁位置的禿頂男人,大眼睛瞪成了死魚眼,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汪總,這幾年盛夏蒸蒸日上,我安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說為了盛夏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可我也付出了不少,幾年前我初來乍到,拿着不到兩千塊錢的工薪兢兢業業,沒有絲毫怠慢,如果就因為宮大Boss的一句話而開了我,我無話可說,可是,汪總,你好好思慮思慮,這個工程,本就沒多大幾率拿下,可為什麼豪世現在又說什麼看好,不覺得很奇怪嗎?這其中的端倪您難道看不透嗎?」

安然說著,字字鏗鏘有力,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滿是堅毅和倔強,留意着汪東泉的表情變化。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料定汪總不會輕易開除她,畢竟在盛夏這幾年她也不是白乾的,凡是經過她手的業務,幾乎都手到擒來,她底下客戶佔據了公司的五分之一,如果汪東泉解僱她,付出的代價也不少,即便這樣想,她還是得謹慎點,以防他腦子抽風,就給她炒魷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