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
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 連載中

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

來源:微閱雲 作者:大白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何雲霖 其他小說 陸安然

男友與死對頭結婚,她接了請帖,下了戰書,盛裝出席,只為虐渣男,踩賤女
婚禮…… 「我懷了你的孩子
」 「正好把證領了
」 突如其來的男人,帝錦集團的掌權人,身價成迷的黃金單身漢
她一朝借勢,不想誤入了餓狼圈套
她說:錦墨城,我們離婚吧! 他冷然一笑,欺身而上,抽出一紙合約:欠債還錢,逾期暖床
如今錢未清,床未暖,談離婚,是不是早了點兒? 離婚無效,上訴駁回,還要被迫履行夫妻義務
終於……展開

《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眼瞎了,才看上你


當何雲霖再一次表達了要分手的意圖,並且緩慢的遞過來一張結婚請帖的時候,陸安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打在何雲霖的臉上,頓時何雲霖的臉上出現五個鮮紅的手指印。

「何雲霖,我陸安然是瞎了眼了才看上你。」

滿目的憤怒,彷彿是要把眼前這個男人仔細的看了個清楚。

渾身的血液一點點的僵住,彷彿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看上的竟然是這樣一個男人。

這是她認識五年,愛了三年的男人啊。

為了跟他結婚,她不惜跟家裡鬧翻,連身份證都帶了出來,為的就是能嫁給他,然而得到的結果卻是,他要結婚了?

眼底里氤氳上一股淚水,卻又強自撐着不讓它流出來。

好一會兒,陸安然燦然一笑。

拿過那張請帖笑道:「你放心,婚禮我會參加的。」

勉強的笑容,一雙眼睛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個男人。

明明是西裝革履,明明是笑容溫和,仿若是從漫畫里走出來的少年一樣,乾淨明亮的讓人喜歡,然而對於一個背叛了愛情的男人來說,似乎已經配不上『乾淨明亮』這四個字。

強忍着讓自己鎮靜下來,一雙手微微的顫抖着,連她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又會忍不住甩了那個男人一巴掌。

分手?

腦袋裡不時的回放着這兩個大字,然而隨之而來的,在看到結婚請帖上寫着的羅琳琳三個字的時候,陸安然只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簡直是可笑。

呵!

羅琳琳?

他結婚的對象竟然是羅琳琳?

好,果然是好。

「何雲霖,我會如時的參加婚禮的,同時我也會給你一個驚喜。」

臉上的笑容再也難撐下去,彷彿是多看這個男人一眼,都會讓自己感覺到噁心。

羅琳琳是誰?

他何雲霖能不知道?

如今娛樂圈裡當紅的小花旦,卻也是她最大的仇敵。

曾經上學的時候,兩個人可沒少掐架,何雲霖又不是不知道?

沒想到現在這兩個人竟然是搞到了一起去了。

轉身要走,即便是心有不甘,但是在這個時候,卻不想在這個男人面前掉了眼淚,不想讓自己失掉愛情的同時連自己的尊嚴都丟掉在這裡。

「安然,我知道我這樣做可能傷害了你,但是我是愛你的。」

「愛我?呵,你愛我的方式還真是特別啊!真對不起,我可能接受不了呢!」陸安然冷笑。

若是擱在了別人的身上,可能會感恩戴德他這份感情。

畢竟是大家公子,誰不想攀上這個高枝吃喝不愁。可是抱歉,她陸安然真的不需要。

「安然,我希望你能理解,畢竟我跟她門當戶對。不過你放心,我……」

「閉嘴!」

陸安然冷冷的瞪了何雲霖一眼,用力的看着,似乎是想在他的臉上看出一朵花來,又似乎是在想,眼前這渣男到底是哪裡好了,居然能迷惑了她那麼多年?

陸安然越是看越是覺得面前的簡直就是個人渣。

甚至想到為了他離家出走這件事,陸安然都想抽自己幾個嘴巴。

認人不清,活該被拋棄的不是嗎?

兩人都暗度陳倉這麼久了,還就是在她眼前,她自己卻不知道,眼瞎啊!

身後響起清脆的高跟鞋聲,在這安靜的角落裡,顯得格外的刺耳。

「霖,怎麼回事兒啊,是不是她糾纏你了?」

女人嬌嗲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這請帖上的另一個主人,羅琳琳。

「呵呵,我當是誰呢,原來小賤人來了。真不好意思,我對你們這對狗男女的事沒那麼上心,至於何雲霖,似乎也沒有什麼值得我糾纏,畢竟我沒有什麼興趣用別人用過的東西。」

陸安然的話音落下,何雲霖的整張臉頓時黑了起來。

別人用過的東西?

「安然!」

「滾,別讓我覺得噁心!」

出來的時候,陸安然並不像是剛才表現出來的那麼自信。

她是離家出走的,更確切的說是逃婚出來的。

現在她跟身無分文的人沒差多少。

何雲霖的婚禮就在三天後,僅僅三天的時間,她要怎麼撐起場面?

雖說看清楚了何雲霖的真面目後,心裏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傷心,但若是說一點都不傷心,絕對是騙人的。曾經愛過的人啊,還愛了那麼久。

對他,怕是只圖一時喜歡。她卻是用盡了心思,當成是將來的結婚對象來交往的。

可惜,現實給她開了一個如此大的玩笑,也讓她認清了甜言蜜語背後,原來是門不當戶不對的蔑視和侮辱。

遠處,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地跟着,黑色的玻璃窗露出一道並不寬敞的縫隙,一雙深邃的眼中帶着風浪,隱含着怒火,卻又充滿了寵溺和疼惜。

十年了,當初匆匆一瞥,默默等待,而今是時候收網了。

「小丫頭,你做好準備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