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
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 連載中

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

來源:微閱雲 作者:大白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何雲霖 其他小說 陸安然

男友與死對頭結婚,她接了請帖,下了戰書,盛裝出席,只為虐渣男,踩賤女
婚禮…… 「我懷了你的孩子
」 「正好把證領了
」 突如其來的男人,帝錦集團的掌權人,身價成迷的黃金單身漢
她一朝借勢,不想誤入了餓狼圈套
她說:錦墨城,我們離婚吧! 他冷然一笑,欺身而上,抽出一紙合約:欠債還錢,逾期暖床
如今錢未清,床未暖,談離婚,是不是早了點兒? 離婚無效,上訴駁回,還要被迫履行夫妻義務
終於……展開

《先婚後愛:錦少的蜜寵甜妻》章節試讀:

第6章 誰是你夫人


「為什麼?」

一雙手臂摟在她的腰上,用力的收緊,兩個人瞬間緊貼在一起。

陸安然很少跟男人如此親密,即便是跟何雲霖相戀幾年,兩人之間也僅限於親吻,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此時,鼻子貼着面前的男人,陸安然下意識的側過了臉。

「那個……我知道你長得很好看,但是麻煩你不要靠的這麼近好嗎?」

可能是太過於尷尬,陸安然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便又紅着雙頰扯出這麼一句。

可惜,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很不要臉的在她的耳邊呵氣,小聲問:「夫人,心動了嗎?」

「誰是你夫人?」

陸安然下意識的推開面前的男人,奈何男人摟着她的手臂十分用力,男女天生的力氣差異讓她不得不眼睜睜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卻是束手無措。

「夫人,剛才還喊我老公喊的那麼親密,怎麼一轉眼就不認人了?」

男人邪魅的表情十分勾人魂魄,比起他的清冷來,這份邪肆才更是要命。

陸安然看的臉紅心跳,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狂亂的加速。

「你也說了,那是剛才。」

陸安然強詞奪理。錦墨城也不生氣,反而是笑的更深。

「我知道夫人是害羞了,不過……咱們來日方長不是嗎?」

「誰跟你來日方長!」

陸安然不客氣的反駁,直到這一刻才恍然發現自己似乎是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尤其是剛才曹沁雪和羅琳琳面對面前的他的態度,似乎也是帶着幾分忌憚的。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而她,現在後悔是不是還來得及?

陸安然心裏如是想着。

唇上卻是一陣濕熱,可在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又什麼都沒有。

彷彿方才的觸覺只是錯覺,但她清楚的知道,那絕非是恍惚,也絕對不是什麼幻覺。

而是面前的男人,真的吻了她……

「你!」

「我怎麼樣?」

男人快速的接話,臉上的表情卻是想讓人狠狠地抽他一耳光。

「你別得寸進尺,小心我咬了斷了你的舌頭。」

陸安然紅着臉放狠話,但是怎麼聽來都覺得聲音裡帶着幾分嬌俏。

只是眼中氣憤並不作假。

而錦墨城也一向是知道,什麼是見好就收。

當即放開了陸安然,雙手隨意的插入褲兜里。

「陸小姐,其實我不介意讓你咬一個試試看,只不過……並不是現在,畢竟,咱們……來日方長。」

最後四個字,錦墨城刻意彎身在陸安然的耳旁說。

一字一句,惹得陸安然雙頰燒紅,火辣辣的熱度讓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該死的男人!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想着,下一秒陸安然就把心裏的想法付諸於行動上。

對着錦墨城昂了昂頭,錦墨城以為她要耍什麼小脾氣,剛做好準備接招,卻不想這小丫頭一轉身竟然給跑了。

看着那個提着裙角,穿着高跟鞋像是個受驚的小兔子似的遁逃的小身影,錦墨城食指揉了揉鼻子,不由得問:「我有那麼可怕嗎?」

陸家的廳堂里,富麗堂皇,賓客滿座。

新郎和新娘的典禮儀式也已經開始。

陸安然遠遠地看着,最終在兩人交換戒指的時候諷刺的一笑,轉而上了二樓的小陽台上去透氣。

陽台上的精緻十分不錯,出手所及的地方就是高大的噴水池。

伸出手去,還可以碰觸到跳躍的水花。

正玩得高興。

身後淺淺的腳步聲,讓陸安然驀然回頭,但在看清楚了來人之後,陸安然當即冷着一張臉,漠然的轉身要走。

「安然。」

「有事?」

陸安然挑眉,冷笑着問。

腳下的步子卻沒有停下。

對於面前的男人,他似乎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哦,不對。

「我應該跟你說一聲新婚快樂,帥氣的新郎官!」

陸安然盡量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自然點,何雲霖抿着唇一言不發,眼見着她要走,大手猛地扣住安然的手腕,

「安然,我們談談。」

「我不覺得我跟你之間有什麼好談的。麻煩何先生放手,免得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陸安然的視線撇到的不遠處的一抹白色身影,眼底的神情冷冽了幾分。

她就知道,在這種關鍵時刻,羅琳琳必然會緊盯着自己的新婚丈夫。

原本她並不打算招惹,可是既然有人躲着看好戲,她又何不演繹出好看的戲碼,激起觀眾的情緒?

「安然,我知道分手的事情是我不對,但是你之前也沒有告訴過我你就是陸家的大小姐,如果你提前告訴我,現在結婚的就是我們,你也知道,我們這個圈子,講究的是門當戶對……」

「不要說了。」陸安然咬着下唇,仰頭看着何雲霖的眼裡似乎帶着點點的淚花。

好一會兒,才泫然欲泣的問:「你只需要告訴我,你對我,是不是還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