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腹黑邪王逆天寵
腹黑邪王逆天寵 連載中

腹黑邪王逆天寵

來源:微閱雲 作者:雲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司馬玄 陳管事

她是將門嫡女,也是狼族最後一人,傾盡全部,助心愛之人登上帝位,換來的是心愛之人與親妹妹的背叛,連自己的親生兒女也慘死
一朝重生,回到十四歲,繼母親妹惡毒無情,渣男故技重施,她欲單槍匹馬斗惡人
但是,那七皇子,天生桃花眼,迷倒萬千少女,腹黑紈絝,卻偏偏鍾情於她
且看二人攜手,如何顛覆萬里江山? 「要娶我容易,江山為聘
」 「好,天下歸你,你歸我
」 (這是一個撲倒與反撲到、暖寵、雙強的故事
展開

《腹黑邪王逆天寵》章節試讀:

第四章 捉姦


「你也算主子,狗都會笑掉牙齒。你不過是被將軍府丟棄的掃把星!在我面前端什麼主子架子?」林婆子道。

南宮夭夭眉目一皺,手一伸,林婆子來不及反應,門牙掉了一顆,疼得齜牙咧嘴。

「現在狗掉了牙齒,覺得我是主子么?」南宮夭夭問。

林婆子道,「我的牙齒啊,南宮夭夭,我不會放過你的!」

南宮夭夭道,「林氏,你這就要走啊,你打翻了大家的飯菜,現在,大家吃什麼?」

她禍水東引。

其他的人早就對林婆子不滿了,於是開始圍着她,找她討個說法。

而南宮夭夭端着碗,回到自己的屋子,此時,小茴已經回來了。

「小姐,您看,雞腿。」小茴搖晃着,一臉燦爛,「陳管事天天開小灶,頓頓大魚大肉,奴婢將她的雞腿都打翻了,這樣她就不會發現她的雞腿少了一隻。奴婢聰明吧?」

南宮夭夭淺淺一笑,點點頭。

她一個堂堂將軍府的嫡小姐,還不如莊子上的一個僕人,為了不餓着,都要想盡辦法。

她們主僕二人早已商定,由南宮夭夭在明,小茴在暗,二人合作,既報了仇,又填飽了肚子。

在莊子外面的高處,站着二人。

「爺,這南宮小姐,是昨夜救您的人么?」說話的是陳安。

司馬煜點頭。

「傳聞,南宮小姐五歲就被丟到這莊子上來了,她無知、魯莽、野蠻、醜陋,但是,據屬下方才觀察,南宮小姐與傳言不符啊。」陳安道。

司馬煜唇角勾着壞壞的笑容,嘴裏叼着一個毛草,腰間懸着佩劍,一隻腳踩在石頭上,勾着身體,那全身痞痞的形象與一身的錦衣華服極不相襯。

「陳安,你繼續去查,我要南宮小姐的全部信息。」司馬煜直起身體,收起臉上的笑容,眸子里閃出一道鋒利之光,稍縱即逝。

「是,爺。」陳安拱手道。

「南宮夭夭,有意思。」司馬煜低聲說道。

因為陳管事和林婆子都受了傷,莊子上暫時沒有人為難南宮夭夭。

到了傍晚,一賊眉鼠眼的男子出現在門口,便是馬小四。

「南宮夭夭,原來你沒有死,正好,陪大爺玩玩。」馬小四聲音淫*盪。

南宮夭夭眉目一皺,她想起前世,馬小四因為要毀她清白,她就拚命逃跑,一不小心踩滑了,掉到土坎下面,險些被摔死。

而且,因為馬小四的欺辱,她反而屢次被陳管事毒打,想到這裡,她就想立刻衝上去,將馬小四掐死。

但是,她抑止住了衝動,馬小四一定得死。可是,不是現在,留着他的命,還有用處。

南宮夭夭道,「馬小四,我終於想通了一件事。」

馬小四一喜,「你是不是想通了要嫁給我?」

南宮夭夭眸子一沉,「你幫我一個忙,我就告訴你。」

馬小四心花怒放,以為他終於要得到南宮夭夭的青睞,連想都沒有想,便一口答應南宮夭夭的要求,「你說,大爺都滿足你。」

南宮夭夭望着那盆白玉蘭,對馬小四說出自己的要求。

暮色來臨,星辰漸漸布滿夜空。

南宮夭夭悄然無聲來到陳管事的房屋門口,貼着窗戶,聽到了屋裡的動靜,然後將準備的迷煙吹了一些進去。

她返回自己的屋子,過了一會兒,莊子上的門被打開,是馬小四帶着人來了。

馬小四朝南宮夭夭的住處走來。

「南宮小姐,你要的人我都給你請來了,你現在就跟了我吧。」馬小四道。

南宮夭夭望着燈火通明的院子,語氣極淡,又不失威嚴,「放肆!一個奴才,竟然敢侮辱主子的清白!」

「南宮小姐,你說話不算話?」

「我說什麼了?」

「你說讓我把村長請來,你就從了我。」馬小四既氣憤,又想耍流氓。

「馬小四,我說的是我終於想通了一件事,便是我再不會允許你欺辱我。」南宮夭夭邊說,邊往外面走,到了村長的面前,她屈膝一跪,「村長,您要為我做主啊。」

在前世的時候,南宮夭夭就知道,村長是一個辭官隱退的清官,回到梅子村做了村長。

行事最是講究規矩,而且,剛正不阿。

南宮夭夭將在莊子上受到的一切侮辱和虐待一一哭訴出來。

村長連忙將其扶起來,看着她和自己的孫女大差不多,心中的護切之心油然而生。

「南宮小姐,我雖然是這裡的村長,但是,這莊子是屬於南宮將軍府的,我沒有權利過問。不過,我會盡我最大的能力去幫助南宮小姐,替你討回公道。」村長板着面孔,很嚴肅地說道。

「多謝村長。」南宮夭夭真誠地行了一禮。

院子里的動靜這麼大,將其他人都驚醒了,圍在院子里看熱鬧。

「去,把你們莊子上的管事叫來。」村長吩咐。

陳管事在莊子上做事不公平,仗着她是南宮將軍夫人的親信,便苛待下人,早有人對她不滿。

此時,見有人要收拾陳管事,便早有人去叫她。

但是,陳管事的門推不開。

於是,幾個力氣大的婆子奮力將門推開,眼前的情景超出了她們的想像。

陳管事赤身**與一男子相擁而卧,春色無邊。

當南宮夭夭聽到陳管事的屋子裡聽到尖叫聲的時候,她嘴角勾起陰冷的笑容,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私通這樣的事,就算陳管事是南宮夫人的親信,也是保不住了。

方才去叫陳管事的其中一人返回,幸災樂禍地說,「村長,您快去看啊,出事了!」

陳管事是被那些憎恨她的婆子用耳光子扇醒的。

南宮夭夭沒有想到那迷煙的效果這麼強,她靜靜地站在一邊,旁觀着自己設的局。

村長是個德高望重的人,最是厭惡這樣傷風敗俗的事,當時就拉下了臉,令人將陳管事和那男人綁起來,帶到院子里。

「狗男女,就該沉塘!」一村民罵道。

陳管事是個寡婦,其夫已經死了多年。

「對,就該活活淹死,不守婦道!」另一村民罵道。

「我是將軍府的人,你們沒有權利處置我。」陳管事道,她方才被抓了個正着,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便是南宮夫人了。

「我處置不了你,但是,這個王二,他是我們的村民,我總該處置得了。」村長見陳管事還有臉反駁,原本就沉着的臉更加憤怒了。

「村長,陳管事身為奴婢,卻不敬主子,虐待主子,如今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我要去報官,請縣太爺幫我主持公道。」南宮夭夭站出來。

「你胡說!誰虐待你了?你這是落井下石!」陳管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