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盛愛千億甜妻
盛愛千億甜妻 連載中

盛愛千億甜妻

來源:微閱雲 作者:祝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阮 紀洵

整個易城都知道,江阮嫁給了一個殘廢又將死的人,就連江阮也這麼認為
直到紀洵出現在她的房間將她吃干抹凈
江阮和紀洵分開以後,到處跟人說他綠了自己的小叔
大家有樣傳樣,直到一次商政的晚宴上
紀洵將江阮壓在了花園的黑暗角落裡,將她吻得喘不過來氣
「結婚證上白紙黑字,江阮和紀洵是夫妻,你卻到處跟人說我綠了我小叔?當我死了?」 江阮冷笑,從開始到分開,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公究竟是誰,可不就是死了嘛?展開

《盛愛千億甜妻》章節試讀:

第5章:投懷送抱


翌日

江阮一晚上都沒睡好,且不說她有認床的習慣,剛嫁過來就受到了紀洵的恐嚇,她一晚上作夢竟全是紀洵凌厲的眉眼,咬牙切齒地說她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想把她趕出紀家。

不僅如此,她還夢到了之前大雨的那個夜晚,那個不知名的野蠻男人將她拖進車裡,不顧她的意願……

再然後,他的樣子居然變成了紀洵的樣子,深邃的眸,堅挺的鼻,薄薄的唇因動情而微張,大手掐着她的腰身,將她送上了雲端……

江阮一下子就驚醒了。

窗外太陽已經升起,她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了。

江阮心下懊惱,她怎麼會把那天的陌生男人和紀洵聯想到一起呢?那可是她現在的小叔啊……

一定是因為昨天晚上他做的那些個舉動給自己留下了陰影。

思及此,江阮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起身進了洗手間。

一夜過去,臉上的巴掌印還是沒有完全消下去,雖然昨天晚上她用冰塊敷了。

可見她父親的那一巴掌,打得有多用力。

洗漱完了以後,江阮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間。

昨天來了紀家以後,她就一直呆在房間里沒出來,也不知道這紀家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昨天晚上她以為紀少衍會跟她一個房間,所以前半夜她一直處於警惕的狀態,沒想到他一直沒出現,所以後半夜江阮實在累得不行,沉沉睡去了。

現在看來,兩人雖然結婚是結了,但往後應該不會同房。

再說了,就算是同房,他估計也對自己做不了什麼。

想到這裡,江阮暫時鬆了一口氣。

樓下有聲音傳來,江阮便朝樓下走去。

傭人們在準備早餐,其中一個看到她的身影,下意識地張嘴就喊:「少奶……」

喊到一半被身畔的人扯了一下衣服,她只好立即住口。

因為離得有點遠,所以江阮沒聽清對方說了什麼,但是見她是對着自己方向說話的,於是便主動走過去。

「你剛剛是在叫我?」

傭人有些窘迫,倒是她旁邊的人淡定地開口道:「江小姐,您起來了,我們正在準備早飯。」

「哦哦,那你們繼續忙。」

江阮走開,心裏有點難堪,她看着這裡每一個忙碌的人,感覺自己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樣,頭重腳輕的。

在這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唯獨她沒有。

「睡醒了?」

一道溫和的聲音至身後傳來,把江阮的神智拉了回來。

江阮回過頭,對上一雙充滿善意的眼眸。

是紀少衍。

看到他,江阮有些緊張。

眼前的人就是她的丈夫,但兩人之前卻又沒有任何感情前提,所以她緊張又局促地點了點頭。

「別緊張,不用害怕。」紀少衍安慰道:「既然嫁進來了,那你以後就是紀家的人,這裡不會有人敢欺負你的。」

江阮不知道說什麼,只能點點頭。

「昨天晚上睡得好嗎?臉上的傷的可好點了?」

他的語氣溫和,說話的時候微笑地望着她,完全不會給人不適的感覺。

提起臉上的傷,江阮心裏一暖,點頭:「好多了,謝謝。」

雖然還有一點腫,但如果不是他讓傭人拿冰塊和毛巾給她冷敷,恐怕現在還不能見人。

「那便好。」

因為有紀少衍在,所以江阮的處境沒有那麼不堪了,至少有人跟她說著話。

很快早餐就準備好了,可是卻遲遲未見紀洵的身影。

紀少衍原本是打算讓傭人去把紀洵叫起來的,但是轉念一想,不如讓江阮去。

江阮現在是他的妻子,雖然他不想承認,不過也得讓他們多多相處。

思及此,紀少衍直接開口道:「江阮,你去樓上把阿洵叫醒吧。」

「啊?」

陡然被點名,江阮愣了下,才反應過來紀少衍剛才說的是什麼。

讓她去叫紀洵起床???

這是認真的嗎?江阮唇瓣張了張,想說我可是他的嬸嬸,讓我去叫他起床,這合適嗎?

可是紀少衍的臉上一直帶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妥。

「在三樓第二個房間,去吧。」

紀少衍有意讓兩人多相處。

江阮猶豫了一小會還是轉身上了樓。

叫就叫吧,她去敲門把人叫醒,然後直接走就好了。

等她走了以後,傭人忍不住插了句嘴:「少爺那個起床氣,讓她去叫少爺起床真的合適嗎?」

「你管那麼多幹嘛?咱們就是當傭人,好好乾自己的活就行了。」

上了三樓以後,江阮才知道自己住的是二樓。

相比起二樓,三樓相對安靜,靜悄悄一點多餘的聲音都沒有。

江阮的步子不由得放平,按照紀少衍所說的,走到第二個房間面前深吸了口氣,然後敲了敲門。

安靜的環境下,敲門的聲音格外突兀,江阮嘗試地敲了兩聲,沒有任何回應。

她有點猶豫,紀少衍讓她這個當嬸嬸的來叫自己的小叔子起床本來就挺尷尬的,她也不知道要不要繼續。

猶豫的時候,江阮又伸手連敲了好幾下,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慢慢地將耳朵貼近門板,想聽聽裡邊有沒有動靜。

刷——

門卻在這個時候打開。

江阮一時失去重心,整個人往前撲去,柔軟的臉頰就這樣毫無預警地撞上紀洵堅硬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