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絕代大文豪
絕代大文豪 連載中

絕代大文豪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陳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錦羅裘帳 陳凱

久經商戰中勾心鬥角,推杯把盞中爾虞爾詐的文學青年陳凱之回到了古代
放眼看去,這裡儘是歌樓酒坊,燈紅酒綠,才子佳人
好吧,暫時這些和陳凱之沒關係
寒門少年一枚,身份尷尬
且看這寒門少年如何一路逆襲,成就大文豪的精彩之路
...展開

《絕代大文豪》章節試讀:

第八章:


  「哦?若是這樣,那陳兄的運氣屬實不好……」

  表哥手一揮,突的從腰間抽一支香妃扇來,猛地一打,扇子張開,露出了桃花的扇面,上頭的字看不甚清,大抵是『相思』之類的東西。

  他搖着扇子,揮灑自如,一臉傲然。

  「沒辦法,今日本公子也要拜師,不過不要緊,畢竟你只是無名之輩,即便輸給我了,那也是你的榮幸。」

  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張公子,屬實自信。

  而他,也有自信的資本。

  擁簇在表哥身邊的人,紛紛打量起面前那個不曾見過的少年來。

  嗯……

  生得倒是頗為白皙俊秀。

  一身華服,看上去也不像等閑之輩,但比起器宇軒昂的陳公子而言,還是差了許多的。

  表哥這副架勢,陳凱之說實話也是錯愕的,他實在沒想到,古人也能裝一個這麼圓潤的逼。

  不過,見多識廣的他,只是微微點頭,風輕雲淡地「哦」了一聲。

  表哥慍怒!

  本想繼續找陳凱之晦氣,可對方已經率先進了縣學:「這個混蛋,今日就讓你見見我的厲害!」

  諸生陸續走進明倫堂,而陳凱之卻發現,自己被分化了。

  表哥在這裡似乎有很大影響力,那些人見兩人不和,便很自覺地跟陳凱之保持距離。

  被孤立了啊。

  不過他倒是心如止水,這明倫堂很寬敞,倒也站得住人。

  「教諭大人與方先生來了。」

  只聽一聲喊,便見一個頭戴翅帽的人駐足在門口,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接着一個頭戴綸巾,身穿儒衫仙風道骨的中年男子踱步而來。

  方先生年過四旬,身子乾瘦,倒是氣度非凡,自進了這裡,便顧盼自雄,神采奕奕,反是那頭戴翅帽的縣中教諭對他很是殷勤。

  即便方先生擺譜,也一副甘之若飴的樣子。

  兩人相續落座後,教諭一臉笑意:「今日方先生蒞臨我縣,本縣上下,與有榮焉,諸生此番前來,想必也是為了一睹方先生風采的吧!」

  「話不多說了,請方先生!」

  方先生起身與諸生點頭示意,算是打了個招呼。

  大家則紛紛行禮。

  「諸位不必多禮!」

  方先生笑容可掬地壓了壓手,然後繼續道:「老夫閑雲野鶴一枚,當不得教諭大人這般稱讚,早聽聞江寧青年才俊不勝凡幾,今日特來與諸生一會。」

  眾人聽得如痴如醉。

  看着這揮灑自如的方先生,心中更是敬仰。

  而這時,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小侄,見過世叔。」

  世叔……

  怎麼還有人攀親了?

  陳凱之咯噔了一下,只見那表哥排眾而出,深深朝方先生作揖行禮。

  靠!

  黑幕啊,他們居然還認識!

  不過,陳凱之發現,方先生卻是眉梢微揚,面上雖帶着慈和之色,卻是有一絲猶豫。

  看樣子,他一時間沒想起此人是誰……

  「是小侄張如玉。」

  如玉……原來姓張的叫如玉。

  陳凱之算是鬆了口氣。

  張如玉毫不避諱地跑來認親,私下裡應當沒有運作過,否則這時候就沒有必要打招呼了,直接假裝不認識就可以,這樣還顯得公平公正。

  而方先生此刻也微微點頭。

  像是想起了張如玉是何許人也一般。

  如此可見,他們之間倒是坦蕩。

  只是……

  就算沒有內幕,人家畢竟有交情在,這無疑得了先手。

  而張如玉更是緊跟而上:「世叔的言傳身教,小侄一直銘記在心,一別經年,甚為想念,真希望能夠時時刻刻在世叔座下,聆聽世叔的教誨。」

  方先生含笑着點了點頭:「好,好。」

  連說了兩個好,其他諸生的臉都拉了下來。

  緊接着,方先生精神一震,看眾人:「老夫擇才,自然是公平公正,今日只出一題,誰能答中,老夫便親自將他收入門下,如何?」

  「甚好……」

  眾人紛紛贊同。

  「那,老夫可就出題了!」方先生便背着手,徐徐出題道:「何謂無恥小人?」

  「……」

  一下子,明倫堂中落針可聞,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誰也沒有想到,方先生會出這樣的題。

  於是大家都苦思冥想起來。

  方先生則端坐其中,老神在在的樣子,只等人來答。

  陳凱之不急,說實話,這個問題很簡單,按理來說,大家都能描述出個所以然來,可方先生只收一位門生。

  所以,這題看似平淡,實則暗藏玄機。

  且看看別人怎麼答再說。

  陳凱之抬眸,卻見張如玉那雙桃花眼朝自己森森地盯來。

  哎,這傢伙……

  咋就這麼這麼在意他呢,兩人又沒什麼仇什麼怨。

  終於,有人站出來答道:「見風使舵、反覆無常者,即是小人。」

  陳凱之很佩服他的勇氣!

  要是這樣容易,還用得着七十多個人冥思苦想?

  果然,方先生默不作聲,那人便耷拉了頭。

  緊接着,又有人禁不住道:「心胸狹隘、表裡不一,阿諛奉承、溜須拍馬,便是無恥小人。」

  方先生依然不做聲。

  這時眾人七嘴八舌起來:「撥弄是非,挑撥離間者便是無恥小人。」

  「吹毛求疵,自以為能……」

  諸生各個絞盡腦汁,紛紛作答。

  方先生只抱着手中的茶盞,在這嘈雜聲中,垂下眼帘,輕吹茶上浮起的茶沫,微笑不語。

  顯然這些回答,都入不了方先生的法眼。

  這題,果真不簡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