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豪門廢婿
豪門廢婿 連載中

豪門廢婿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豪門廢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修 江野

他做夢也沒想到,一夜之間自己竟然變成了大富豪!展開

《豪門廢婿》章節試讀:

5 窮酸貨


莫晴愕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又看了眼垂頭皺着眉不語的杜悅然。

剛剛她們還在取消視頻里的窮酸貨,突然就站在了她們面前,甚至還是杜悅然的丈夫!

下一刻,莫晴眼底露出了一抹嘲諷,對杜悅然說道,「悅然,你好好看看,這種人是你丈夫,是你們杜家的那位上門女婿,你沒有認錯吧。」

杜悅然臉色難看,沒等她說話,林修就說道,「你是悅然的朋友?」

「是又怎麼樣?」以前覺得跟杜悅然站在一起有面子,現在看到這窮酸貨真是拉低了檔次,「你以為你乾的事別人不知道,告訴你公司都把你的英勇事迹拍下來了,真是大言不慚,竟然想要收購我們公司股份。」

林修明白過來,淡定的說道,「你是華融的員工?怎麼,你想要表達什麼?」

莫晴突然忍不住笑了起來,搖搖頭看向杜悅然說道,「悅然,我看你也別幫他找工作了,你先去帶他去看看心理醫生,啊不對,你應該帶他去看精神科醫生,我看這情況病得不輕啊,現在還沒從角色中走出來呢!真是好笑,按這個思路,哪天你豈不是我們公司的董事長夫人了!」

莫晴絲毫不加顧忌的嘲笑起來,看着杜悅然也沒有了妒忌和羨慕,反而有些同情。

當初風靡校園,被眾多優秀子弟追求的南大女神,她的丈夫竟然是個神經病!

林修的神色冷卻下來,臉上的柔和消失殆盡,他看着莫晴說道,「你是華融什麼部門的?」

換做誰被人當眾辱罵,嘲諷,哪能一點怒氣都沒有。

莫晴笑的更肆無忌憚了,她往杜悅然那邊挪過去,說道,「哎呦,悅然,你看看你們家上門女婿,這是惱羞成怒了不成,啊對了,人家現在可是華融的董事了,我這種小人物哪有說話的份,悅然你可要護着我啊!」

說完,她還拉着杜悅然的胳膊,作出了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

杜悅然的臉色有些慘白,她看着林修,眼神中浮現着一絲絲的失望。

林修看到美眸中的波瀾,頓時覺得不對,連忙緊張的說道,「悅然,我沒有說謊,我今天早上的確去華融了,為的就是買下你之前想要拿到的股份,我拿到了,我想要你高興。」

林修不僅拿了股份,還收購了公司,在他面前,就連章德源都得往後站。

杜悅然的臉上像是覆蓋上了一層薄冰,她冷冷說道,「股份合同拿到了?」

「對,拿到了。」突然想起什麼,林修臉上露出一抹愧意,「你說我這記性,合同落在家裡了,你跟我回去,我這就拿給你看。」

「啪——」

一記清脆的巴掌聲在餐廳響起。

杜悅然失望的看着他,說道,「你還在編造故事嗎?我真是瞎了眼才以為你能成事!」

她回頭看向站在一旁看熱鬧的女人,說道,「莫晴,讓你看笑話了,我們之前談的事不用麻煩了,很抱歉。」

說完,她拿起桌子上的包包,轉身就走。

杜悅然從來像今天一樣,面子里子全部丟盡了,林修是他們家的上門女婿,外面有不少人嘲諷取笑,甚至當著她的面說三道四,她都沒覺得怎麼樣,無非是想林修天生運氣差,這也不是他能一手掌控的。

所以昨天晚上,她翻來覆去,最終決定給林修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

她找到了莫晴,雖說是大學室友,但感情淡的很,當時兩人也有自己的圈子,也不怎麼聯繫,拉下臉約她見面就是能夠幫他謀到一個崗位,就算是在華融當個底層小職工,以後,他也不會在母親面前丁點面子都沒有。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一清早林修就去公司闖禍,竟然還被人拍成了視頻!

走在路上不禁想起了母親說的話,她不由得懷疑,難道爺爺真的看錯了嗎?

那她這一生是不是就這麼毀了?

杜悅然咬着唇角,忍下心裏的悲痛,快速的離開了餐廳。

「你老婆都走了,你還愣着幹什麼,這裡可不是你能消費的起的。」

莫晴雙手環胸,一派不屑的架勢。

想當初杜悅然在大學的時候別提多出名了,雖然她也很優秀,但是那種身邊永遠都圍繞着另一個名字的感覺極其讓人窒息。

可就在今天,她居然看到高高在上的女神臉面丟盡的樣子,別提多高興了。

林修冷着一雙眸子,說道,「莫晴是吧?」

「呦呵,用你公司股東的身份開除我,還是用你屌絲的身份找人報復我?我跟你說,我表姐徐冉可是華融章總的首席秘書,你敢有什麼心思,我能讓你一輩子都找不到工作。」莫晴不屑地說道。

林修抬了抬眼皮,挑眉勾唇道,「徐冉?很好。」

他打了個電話,聲音冷漠,「奧本餐廳,給你十分鐘。」

幾乎不用十分鐘,徐冉就突然出現在了餐廳里。

她不是因為林修的一通火速趕過來的,當然,她效率再高也做不到瞬間移動,她是被莫晴叫過來的。

莫晴是徐冉的表妹,因為徐冉總裁秘書的身份,她沒少在背後仗着這層關係為自己謀利,甚至在杜悅然面前說自己是部門經理的助手,加上杜悅然主動找她托關係辦事,她實在不想丟面兒,迫不得已才找自家表姐幫忙撐場子。

「表姐你來了,不過人走了也沒我們啥事了,哎你看這人熟不熟悉?」

莫晴一臉驚喜的看向徐冉,又朝着林修鄙夷道,「沒看到我表姐來了嗎,跟木頭堵着似的找死啊!」

說完,還推了他一把。

徐冉看到林修,驚嚇般的睜大了雙眼,對莫晴怒喝道,「放肆,你怎麼說話的。」

莫晴不以為意,「沒事,表姐,這就是個窮屌絲,一個廢物,就是今天在公司鬧事的那個。」

徐冉一臉冰冷的看着莫晴,「莫晴,你是人事部的員工吧。」

「對啊,表姐你不是知道嗎?」莫晴疑惑到。

「很好,你可以去辦離職手續了,怎麼走你再清楚不過。」

徐冉不帶猶疑,十分冷漠的說道。

林修大步離開了餐廳,騎上摩托車的那一刻他似乎聽到了女人的哭喊聲,不過後面怎麼樣都不關他的事了,他相信徐冉會處理好。

回到家,林修紅着眼眶氣息不穩的衝到安媛面前,急切道,「媽,茶几上的東西呢?」

家裡只有安媛一個人,她正在做綉工,看到林修,立馬立下了臉色,「着急忙慌的,不會好好走路。」

「就你帶回來那堆破爛?扔了。」

林修心裏一顫,「扔哪裡了?」

價值五個億的合同,他岳母給扔了。

「就門口啊,沒有的東西有什麼好惦記的,就你那堆東西,早被收破爛的領走了。」

林修沒再聽安媛的怨憤,風一般的轉身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