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千道無疆
千道無疆 連載中

千道無疆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老闆 藍道

江風穿越到富庶人家,卻沒想剛過來就碰上了,突厥人南下! 血戰匈奴三百里,而後隱姓埋名凱旋而歸,做起了富家小公子
什麼?!未過門媳婦兒要悔婚?莫欺少年窮啊!江風道:算了,丟了一枝花卻擁有一整片花叢,美哉
江風不過想要成為個鹹魚紈絝,花花世界,卻總事與願違
「皇上,我是真不想當官啊!」 「公主,我是奉行一夫一妻制的啊!什麼?你說你可以做小?!」 「誒,不過做點小買賣,怎麼就成了姜國首富……」 展開

《千道無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第1章 你知道什麼是抽老千嗎?
 『抽老千』的意思,就是『作弊』,多用於博戲活動中。
  什麼叫博戲?
博戲,是咱們老祖宗古代民間的一種玩輸贏﹑角勝負的遊戲,而老千,就是用特殊手段,在這種遊戲中作弊取勝的人。
我師父九爺,就是個老千。
但是,他跟普通的老千有所不同。
  他從來不為自己玩錢,而是專門為別的場子或個人坐山,九爺靠的是自己的手藝吃飯的。
  也就是所謂的藍馬。
  他們這個圈子,就叫藍場,像九爺這種靠手藝吃飯的人,就叫藍馬,走的道,那叫藍道。
  他主要是幹什麼的呢?
  就是場子里來了高手,贏了很多錢,場子里的老闆扛不住了,但是又不願意得罪這位高手。
那就請九爺出馬,贏對方一手,懂事的呢,點到為止,不懂事的,就讓他吃多少,吐多少,甚至是,吃不了兜着走。
九爺一生,為大大小小成千上萬的人出過頭,找回過場子,逢博必贏,在藍場里可謂是風頭無二。
江湖人見了,都會叫一聲九爺,鞠個躬,以示尊敬。
九爺之所以厲害,是因為,他天生六指,雖然在生理學上,六指是殘疾,但是對於抽千來說,相當於天生比別人多了一分優勢。
  九爺告訴過我,江湖上大家的千術,其實相差不多,對於高手來說,有時候,輸贏往往更多的是運氣,但是天生六指的他,可以把這個運氣的成分無限擴大。
  就憑着這個六指,九爺橫掃江湖三十年無敵手。
  九爺本以為,自己後半生可以金盆洗手,頤養天年,但是,就在他六十歲那年,他失手了。
  那一次失手,讓他這輩子再也沒辦法再上桌了,成為了他終生之痛。
  九爺告訴我,那一年冬天,有一位非常尊敬他的江湖大哥來找他,這個人,是個腥博的鬼混子。
  什麼叫腥博呢,所謂腥博啊,就是幾個人合夥想法子勾引別人來玩,然後用種種騙術,把別人的錢弄到手。
  這個人他跟九爺說,他的盤口被人給盯上了,一位六十齣頭的,從海外回來的高手,在他的盤口一坐七天,每天贏的不多不少,整整九十九萬。
  七天下來,幾百萬被那位高手盡數帶走,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六百萬多萬可是一筆天文數字,那時候四九城的一套四合院也才兩千多塊錢。
  那位江湖大哥實在是扛不住了,只好請九爺出馬。
  九爺一聽對方的事迹,當下就知道,那個人是個超級高手,是個有道行的人。
  對方每次只贏九十九萬,不是對方沒有能力贏的更多,而是對方知道一個道理。
  九是天數,對方不敢越天數。
  九爺告訴我,你的能力越強,不是最大的本事,你最大的本事,是如何限制自己的**。
  能剋制自己貪慾的人,那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這位高手一下子就讓寂寞的九爺來了興趣,當下就答應了那位江湖大哥去會一會這位高手。
  九爺告訴我,那天四九城下的是鵝毛大雪,建國五十年,沒見過那麼大的雪,下午下的雪,天剛黑,大雪就沒了腳脖子。
那天九爺出山的事,吸引了眾多江湖上的人士前來圍觀。
那位大哥也邀請了諸多老闆前來參加這次盛世一樣的賭局,大小老闆不下上百位,當天雙方還沒見面,私下裡就開了外盤,聽說金額達到了上千萬。
  九爺說他如約而至,與那位高手見了面,他們雙方相互客套了一番,把江湖上的禮數都走了一遍,然後雙方正式開戰。
  九爺沒有告訴我當時雙方的比斗過程,但是他告訴了我結果。
  結果自然是九爺輸了,但是九爺輸的很冤枉,對方的千術相比於他自己,沒有高明多少,但是好像會讀心術似的,一下子將九爺的心裏給捏的死死的,九爺所有的牌,在他那裡都像是明牌似的,沒有任何可博弈的餘地。
  九爺告訴我,千術,三分運氣,七分博弈,技術層面大家都差不多,所以,博弈十分重要。
  一旦你的心理被對方抓住,你技術再好,也會輸的一塌糊塗。
  那一仗,九爺輸的徹徹底底,雖然不服,但是九爺就是九爺,願賭服輸,而對方也很乾脆,不要九爺的命,按照江湖規矩,要九爺留下一根手指。
  對方不要任何手指,就要九爺的那根殘疾的六指。
  那一天,九爺剁了自己的第六根手指,然後,就徹底退出藍道了。
  從此,江湖上,再也沒有九爺的立足之地。
  我跟九爺學習千術,也算是機緣巧合了。
  因為,我也是六指。
  我媽是個窯姐,對於窯姐來說,有了孩子,那就是跟九爺沒了手指一樣,生意都沒法做了。
  我媽又好賭,自己都養活不了自己,更別說養活我了。
  但是,緣分這個東西,就是天註定的,九爺這個人,吃喝嫖賭,樣樣精通,不光千術厲害,這尋花問柳的本事也是一絕。
  四九城八大胡同里的窯姐,就沒有他沒玩過的。
  說來也巧了,那年冬天,他就來到了我媽那衚衕,點了我媽,跟我媽好了一宿。
  臨走的時候,瞥見了被拴在八仙桌下面當狗崽子養的我,他告訴我,他一看到我那六指的時候,他立馬就燃燒起一股報仇有望的信念。
  後來九爺跟我說,他後來想明白了,那天啊,他不是輸給了那個高手,而是被那個找他坐山的人給坑了。
  外盤有一千萬押他九爺贏,只要他九爺輸,那一千萬,就是對方的了。
  所以九爺恨啊,千算萬算,人心難算。
  所以,他一定要找對方報仇。
  當天,他就給了我媽100塊錢,問能不能把我給領走,哎喲,我媽可高興死咯,不但同意了,還給九爺送了兩套衣服,一副送瘟神似的送我走。
  從那以後,我就成了九爺的關門弟子。
  他給了我一個新名字,叫藍九,他告訴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為藍道上,新的九爺。
從此,我便踏上了老千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