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靈異都市:抬棺軼事錄
靈異都市:抬棺軼事錄 連載中

靈異都市:抬棺軼事錄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叔 李四

爺爺出殯那晚,我抬着石碑在前引路,不敢回頭看,因為身後抬棺的是八隻惡鬼……展開

《靈異都市:抬棺軼事錄》章節試讀:

第4章


第4章    我嚇了一跳,連忙回頭,卻啥也沒有。
  林婉卻哈哈笑了起來。
  「你膽子真小,逗你玩呢!」
  我摸了把汗,無奈搖頭,心臟差點被她嚇出來。
  接下來,一邊幹活一邊和林婉閑聊,基本上就是高中畢業這幾年的事情。
  其實也沒什麼乾貨,大學生活枯燥無聊,林婉就問我大學有沒有談女朋友,我苦笑搖頭,然後就聊到我現在的情況。
  「我家世代抬棺匠,到我這一輩已經第九代了。」
我說。
  「那你以後也會幹這個嗎?」
林婉問。
  「不知道,應該會吧。」
我有些惆悵,畢竟我好歹也是個大學生,也有着自己的夢想。
  「對了,你呢?
你現在在幹嘛?」
我岔開了話題。
  「我在九龍城做賣房子呢,銷售經理,可以吧?」
林婉有些小得意。
  「嘖嘖,不賴呀,房子賣的怎麼樣?」
我問道。
  「之前挺好的,可最近賣不動了」林婉臉上突然泛起愁容。
  「為什麼呀?」
我好奇。
  「哎,還不是工地上接連出了幾次事故,死了一個傷了六個,消息傳開了,不知道誰造謠說九龍城不幹凈,搞的很多人都不敢買了。」
林婉一臉無奈。
  我有些好奇,剛想問問是怎麼回事,墓碑卻突然呼啦一聲倒了下去。
  「總算挖起來了。」
我心中大喜。
  隨後趕緊用繩子將石碑捆了起來,石碑沒有想像的重,因為這石碑比較特殊,並不是四方的實體,而是中空的,上面有幾個大小不一的孔洞,我數了數剛好九個,遍布在石碑各處。
  「這石碑好奇怪呀,你看這些孔竟然是互通的。」
林婉走上來,手電一照好奇的說道。
  我心說可不是嗎?
若沒有一點特異之處,怎麼能叫九竅玲瓏碑?
又怎麼能進入皇宮中的御花園。
  說話間,我紮好了一個繩結,然後用鐵鍬把穿過去,林婉趕緊過來搭手,我兩一起用力,勉強將石碑抬起來。
  「咦!
好像有個洞。」
林婉道。
  我也看見了,石碑下面並不是實土,幾根樹根下面確是有個洞。
  「估計是什麼動物巢穴,別管它趕緊走。」
我謹記爺爺的吩咐,沒去仔細打量。
  林婉哦了一聲,我兩抬着石碑掉頭往下,然後放在了三輪車上。
  可就在一切準備就緒,準備騎車離開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
  「救救我,」  我頓時嚇了一跳,猛地扭過頭看向立碑的地方,聲音就是從那傳來的。
  「怎麼了?」
林婉回過頭不解的看着我。
  「你有沒有聽見有個女人說話。」
我有些緊張的問道。
  林婉的角色刷的就變了,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張九陽。
你可別嚇我。」
  見我不說話,林婉一咬牙然後裝着膽子子又走了回去,手電筒往下面一照,然後就驚呼起來。
  「張九陽,快過來,有東西。」
  我猶豫了行不,這才走過去,電筒的照射之下,黑洞之中竟然躺着一具骸骨,  這骸骨有一丈多長,看上去是一條蟒蛇,大腿粗細,頭上插着一根黃銅釘,死死的定在地面上。
  我和林婉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驚訝,這條蛇明顯是被人用黃銅釘釘死的。
  林婉伸手就要去把這黃銅釘拔下來,我連忙伸手攔住了她,爺爺告誡我不要多管閑事,更何況這石碑本來就透着邪性。
  「走吧,這東西不能碰。」
  我一邊說著,一邊轉身下了土坡,將石碑固定好之後,林婉這才也跟着背着手走下來,然後就看見她對着我揚了揚手。
  我臉色頓時變了。
  林婉竟然把銅釘給拔了下來。
  「林婉,你……」  「怕什麼,不就一根銅釘嗎?」
林婉一臉無所謂的轉身走到了車旁。
  「胡鬧!」
我一把將銅釘奪過來,準備重新插回去,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風吹過,然後「啪」的一聲脆響,蛇骨一下子碎落,就彷彿風化了一樣。
  這股風來的蹊蹺,帶着一股說不出的寒氣,我不敢耽擱連忙將洞口給填上,然後催促着林婉趕緊離開。
  離開村口的時候,那種被盯着的感覺又出現了,鬼使神差的回頭看了一眼,卻什麼也沒有。
  可我就是覺得有一雙眼睛在暗中盯着我看。
  刻碑的過程很順利,凌晨三點半的時候,我們回到了家,可就在進門時候,詭異的事發生了,  原本躺在三輪車上的石碑,突然轟的一聲立了起來。
  緊跟着,整個三輪車便猛然一沉,就好像有什重物猛地壓了上去一樣,緊接着就聽見嘭一聲,三輪車直接爆胎了。
  這詭異的一幕,直接將林婉嚇得小臉煞白,驚叫一聲跳下了三輪車,然後一把拽過我躲在了我的身後。
  虎子聽見聲音沖了出來,問我怎麼了,我沒說話,死死的盯着墓碑,這時候墓碑突然就劇烈的搖晃起來,就好像是有人在爭搶一樣,三輪車也跟着劇烈的搖晃起來,每幾下,另外一個輪胎也不堪重負爆開了。
  林婉嚇得連聲尖叫,我趕忙住了她。
  「少爺小心,家裡來贓東西了。」
虎子驚呼一聲將我們護在了身後。
  話音未落,大門上貼着的新年門畫突然呼的一聲燃燒起來,而且是兩幅同時燃燒。
  我心中一驚,這東西竟然如此之凶,連門畫都鎮不住,簡直是駭人聽聞。
  就在這時候,堂屋的門畫也轟的一聲燃燒起來,火焰瞬間串起兩尺來高。
  「小少爺,你們究竟幹了什麼,招惹了這麼凶的東西!」
虎子的臉色變得一片煞白。
  「我哪知道,我也沒幹什麼……」  我話說到一半,猛地扭頭看向了林婉,林婉也愣住了,隨後異口同聲道,「是那根銅釘!」
  「張九陽,我是不是惹禍了?」
林婉一臉的驚慌。
  「沒事,我有辦法。」
  我一邊說話,一邊扭頭衝進了房間,將爺爺用了多年的龍繩(抬棺用的繩子)拿了出來,猛地撲上去開始動手捆石碑。
  「虎子,龍杠,快!」
  石碑搖晃的更厲害了,我好不容易才捆了起來,這時候虎子將龍杠也拿了過來。
  「林婉,來幫忙,咱們把石碑抬進來。」
我對着不知所措的林婉喝道。
  林婉雖然車嚇得不輕,可還是連忙跑了過來,虎子想上來幫忙,我連忙把他喝退,些東西他絕對不能碰。
  龍杠穿過繩子,我和林婉一人一頭放在了肩膀上,我喊了一個一二三,林婉和我同時用力,一下就將石碑給抬了起來。
  石碑劇烈的晃動着,那力量拼了命的阻撓我們,林婉頓時扛不住了,臉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身體晃晃悠悠的就要倒下去,我一着急,喊道:  「林婉,挺住,抬進去,我做你男朋友都行。」
  林婉一聽這話身體一下穩住了,「小豆漿,這可是你說的,啊!」
  一聲姣喝,林婉也不知道哪來的力量,小蠻腰一下挺得筆直,雙手僅僅的抓着龍杠就往院子里里走。
  就是因為這瞬間的爆發,我和林婉一下子就將石碑抬進了院子,而我則快速的念了句安物咒。
  「石碑有名,石碑有姓,入我張家,天地為證,地藏法旨,邪祟速清,定,定,定。」
  話音剛落,天空中猛地響起了一個女人怒吼。
  「不要!」
  然後,我就感覺到石碑猛地一輕。
  我知道,髒東西從石碑上被迫離開了,石碑進了我家門,誦了安物咒,就是我張家的東西,有了名姓,受天地保護,張家以外的東西再也無法棲身。
  外面猛地颳起了一陣陰風,伴隨着一陣陰森的女人笑聲,那笑聲飽含憤恨,回蕩在我家的屋頂,過了好久這才散去。
  我長鬆口氣一屁股坐到井蓋上,後背都背冷汗打**,林婉也跟我一樣,小臉煞白被嚇得不輕。
  「小豆漿,你害死我了。」
林婉撅着嘴巴憤怒的看着我。
  「還不是因為你手快。」
我無奈的說道。
  「我不管,反正你答應做我男朋友。」
林婉得意的道。
  「你都不關心問題重點嗎?」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發聲這種事一般人都會嚇傻了吧!
她竟然把心思放在這上面。
  「什麼重點,這就是重點,你別想耍賴。」
林婉撅着嘴巴。
  「你都不知道怕嗎?」
  「有啥可怕的,我膽子大着呢。」
林婉不以為意。
  我無語。
  隨後我反而放心了,不得不說林婉的適應能力是真強,可關於明天夜裡會發生什麼,連我都不知道。
  希望,到時候一切都順利吧!
  很快,到了第二天。
  這一天,我才知道,爺爺的人生有多麼的輝煌,  從一大早幾個鄉下親戚過來之後,就不斷的有轎車開到了我家的大門前。
  雖然這些人我基本不認識,除了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之外,好像還有一些挺神秘的人。
  等到了中午十點半的時候,車隊已經排到了村口的馬路上。
少說也有幾十上百輛了。
  沒想到爺爺一個跟死人打交道抬棺匠,竟然有這麼多人來給他送行,突然間,我對於這個行業的看法有些改變了。
  按照爺爺的吩咐,賓客登記姓名,禮金一概不收,可看着動輒幾千上萬甚至幾萬的禮金,我的心在滴血,我大概的算了下,就這一會功夫,也最少有一百好萬了吧,這些錢在四五線城市,足夠買一套房子了。
  「小豆漿,你爺爺不會是城裡退下來的大人物吧?
這麼多送禮的。」
林婉小聲說道。
  話沒說完,林婉突然咦了一聲,我順着她的視線看去,大門外一個窈窕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這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美麗女人,淡妝素顏卻有種絕代風華。
  隨着她緩緩地走來,院子內外安靜了一下,然後有人開始和她笑着招呼,稱呼她為葉總。
  美女一邊回應,一邊向我的走過來,站在了我的面前。
  「您就是九少爺吧?」

《靈異都市:抬棺軼事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