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令主降臨,爾等聽令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 連載中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玉蘭 秦天 都市小說

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兩塊神秘的令牌,一塊閻王令,見之必死;一塊神王令,雞犬升天,而他,便是兩塊令牌唯一的主人......展開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章節試讀:

第5章


第5章    周圍幾個傢伙反應過來,像狼崽子一樣朝秦天撲了上來。
  秦天原地不動,一隻腳踢出去。
  嘭嘭嘭!
  慘呼聲中,幾個傢伙全部飛了出去。
一個個捂着肚子哀嚎。
再也站不起來。
  「還不說嗎?」
秦天踩住黃毛的一隻手,腳尖輕輕一碾。
  「啊!」
  「疼死我了!」
  「快住手,我說,我全都說!」
  黃毛幾乎要昏死過去,看着秦天,像是看到了一尊地獄魔鬼一樣。
  他忍着疼,咬牙道:「蘇少就是蘇家的蘇文成!」
  「他讓我們收租,一個月一萬。」
  「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原來是幾個狗腿子,看來從他們口中,得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秦天隨腳把黃毛像球一樣踢飛,冷聲道:「下不為例!」
  「否則你們誰也別想活!」
  黃毛和幾個傢伙爬起來,狼狽逃竄。
  「小子,你敢動我們,蘇少一定饒不了你!」
  「楊玉蘭,你闖了大禍了,等死吧!」
  秦天抬頭,看到林子外面,岳母一臉的驚慌。
  原來她害怕秦天被打死,跟了過來。
  「媽,蘇文成不是蘇酥的堂弟嗎?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先是在醫院指示李強偷着給蘇酥使用昂貴的藥物,又指示黃毛這幾個地痞無賴以高價房租來要挾。
  這個蘇文成,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事已至此,楊玉蘭也不再隱瞞。
  她淚道:「蘇文成他就是個畜生!」
  「蘇酥出事之後,我無心管理公司。
蘇家人主動提出來幫忙,我輕信了他們。」
  「誰知道,短短几年,他們陰奉陽違,背着我,把公司掏空。」
  「我所有的資產,包括別墅和幾套房子,都被他們霸佔。」
  「這還不算,他們貪得無厭,處心積慮的還要把我趕上絕路!」
  秦天怒道:「他們還想要什麼?」
  楊玉蘭嘆道:「想要我手裡的一個葯妝專利。」
  「其實這個專利也不是我的,是蘇酥的心血。」
  「這孩子從小就對中醫很痴迷,通過對很多草藥的研究,發現了一種配方。」
  「根據咱們東方女人的皮膚特製,利用純中藥提取的生物葯妝。」
  「因為我是做醫藥生意的,她把這個專利給我。
商標我都註冊了,叫做酥玉膏。」
  「誰知道,沒來得及生產,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蘇家賊心不死,這些年想盡辦法,要逼我把商標和專利讓給他們。
真是畜生不如!」
  秦天沉默了一下,道:「媽,那蘇酥究竟是怎麼出事的?」
  回憶往事,楊玉蘭眼中痛苦翻湧。
  她傷心的道:「這是一件懸案。」
  「那天早上,我接到蘇酥的電話,說是她爺爺叫她去療養院陪護一個重要的病人。
中午不回家吃飯。」
  「當時她已經在第一人民醫院實習,這也是正常的事情,我沒有在意。」
  「誰知道,下午接到噩耗。
我趕到的時候,她正在重症病房接受搶救。」
  「護士告訴我,蘇酥是從療養院的八樓窗戶跳下來的。」
  「當時衣服都被撕爛了。」
  「經過搶救,她的命是保住了。
可是卻摔斷雙腿,腦子也摔壞了!」
  「事後我想調查,她陪護的究竟是什麼人,可是沒有人告訴我。」
  「蘇北山警告我,如果不想蘇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就忘了這件事情,不要去打聽那個人的消息……」  「他說,那個人的身份和能量,是我們難以想像的!」
  說著,她捂着臉,再次無助的痛哭起來。
  秦天想起自己被丟進東江時那些人的話,沉聲道:「媽,你知道一個叫飛少的人嗎?」
  楊玉蘭意識混亂,搖了搖頭。
  秦天咬牙,眼中殺意翻騰!
  蘇北山一定知道那個人的身份。
為了巴結那人,他安排自己美貌的孫女去陪護。
  那傢伙對蘇酥做出畜生的行為,蘇酥無奈之下,從八樓一躍而下!
  蘇家!
  他轉身便走!
  楊玉蘭驚慌的道:「秦天,你去做什麼?」
  秦天咬牙道:「媽,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我這就去蘇家,幫您把公司要回來。
也把當年傷害蘇酥的兇手揪出來!」
  「我保證,他們會付出十倍的代價!」
  「不要!」
楊玉蘭急忙抓住秦天的衣服,道:「咱們說好的,你要留下來可以,但是不要給我惹事。」
  「公司什麼的,不要也罷。
我只求平平安安的活着。」
  「秦天,如今的蘇家已經不同了。
憑你一個人,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答應我,不要去翻這件事,好嗎?」
  秦天理解楊玉蘭的心情,無奈之下,只得點了點頭。
  回到家裡,楊玉蘭做了午飯。
  吃完飯,秦天主動收拾碗筷,到廚房去洗刷。
這時候,楊玉蘭接了一個電話。
  是蘇家的管家打來的。
今天八月十五,按照慣例,通知他們去參加一年一度的家族晚宴。
  楊玉蘭自嘲的道:「什麼家族晚宴,不過是攀比炫耀的名利場而已。」
  「我是不會去的。」
  「秦天,下午我去上班。
你照顧蘇酥。」
  「等下班我順便買幾個菜,咱們也算過一個團圓節。」
  秦天沉吟了一下,道:「媽,既然是管家通知的,我覺得,我們還是去參加一下的好。」
  「您放心,一切有我呢。」
  楊玉蘭猶豫了一下,道:「也好。
有些事情,當面跟他們說清楚。
以後互不干擾,咱們也好安生過日子。」
  她下午要上班,臨走又若有所思的道:「你真的會治病嗎?」
  秦天笑道:「這幾年學了點針灸,不過蘇酥的情況比較複雜。
我先帶她去抓幾幅中藥,熬點安魂湯。」
  楊玉蘭點了點頭,也沒怎麼放在心上。
  年輕人愛說大話,學了點針灸,就說天下沒有治不了的病。
  她也見怪不怪了。
  秦天推着蘇酥出了門。
  他可以感覺得到,蘇酥雖然表情獃滯,但是神魂一直處在劇烈的不安和動蕩之中。
  這種情況下,強行施展鬼門十三針,只怕會有什麼後遺症。
  所以先調養一段時間再說。
  推着蘇酥,來到了一間名為「玉仁堂」的中藥店。
  中藥材的香味撲面而來,秦天敏銳的察覺到,蘇酥有所感應。
  她獃滯的美眸之中,也有了一點光彩。
  嗯?
  他心中一動。
  岳母說,蘇酥自幼痴迷中藥。
難道,這熟悉的味道,喚起了她潛意識的記憶?
  看來自己這次是來對了。
  「站住!」
  「裏面有貴人辦事,買葯的話,等一會吧。」
  剛欲進去,藥店門口閃過一條膚色黝黑,四肢粗壯的中年人,面無表情的擋住了路。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