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夜帝狂妃
夜帝狂妃 連載中

夜帝狂妃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安靜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安靜 穿越重生 齊齊一凜

(新書《鳳帝九傾》已肥)二十一世紀金牌殺手從天而降,落入絕世帝王之手,就此被定下了歸屬權
  無聲對視之間,寒芒乍現,冰火交鋒,竟是王與王之間的較量
  「跟我走,我許你皇后之位

  「雙皇並尊,我願意給你繁華天下

  「逐鹿天下太累,我願意為你放棄如畫江山

  面對求親之詞,她回眸冷笑:「本宮身邊還缺得力之人,你可以比武論高低

  那人臉色一黑
  青瀾女皇隔...展開

《夜帝狂妃》章節試讀:

第五章 深不可測


  鳳棲靜靜地看着,須臾,勾唇淡笑,「無痕,如果是你親自出手,你覺得誰贏的幾率大些?」

  身為衛閣閣主,專門負責訓練**影衛與暗衛的風無痕,本身的武功自是不凡。

  此時聞言,風無痕卻緩緩搖頭:「她的武功招式頗為奇怪,雖然看起來似乎並無內力,但是手上的力量運用得非常巧妙,所以才能讓訓練有素的暗衛也毫無招架之力。」

  頓了頓,他語氣平靜地道:「若是初次交手,無痕或許也不一定是她對手,不過,也不至於輸得太難看就是了。」

  初次交手,因為不了解,所以他不一定能打敗她,但是一次交手之後,他便有足夠的應付之道。

  這就是他的意思。

  兩人的交談,成功地讓林子里的冰臨月轉過頭來,冷冷地看着他們,微微勾起的嘴角,似是譏諷。

  「讓穆息過來一趟。」鳳棲負手,視線在風影胸口的血洞上掠過,慢慢舉步,走到了臨月面前。

  風無痕領命離去,臨走時,蹙眉瞥了那個神色冷酷的女子一眼,眸心一道深思快速划過,卻什麼也沒說。

  臨月同樣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蒼鳳棲走近。

  周遭所有還能動的黑衣暗衛,包括意識已經不是很清醒的風影,看見他走過來,一瞬間面色變得更加蒼白了幾分,動作艱難滯緩地翻身跪着,一語不敢發。

  「身手不錯。」鳳棲漫不經心地笑了笑,看向臨月腰間的黑色奇怪之物,有些瞭然地猜測,「風影是被這個東西所傷?」

  「是又如何?」冰臨月冷笑,「你要替他討回公道嗎?」

  「技不如人,本王不罰他就已經是格外開恩了,又何來討回公道一說?」鳳棲對她的嘲諷不以為意,確實對她出手的原因比較好奇,「因為心裏不爽,所以拿本王的暗衛出氣?」

  「技不如人,我該反省的是我自己,拿別人出什麼氣?」臨月將原話奉還給他,嘴角掛着譏誚的弧度,「本姑娘還沒這麼狹隘。」

  「是嗎?」鳳棲聞言似乎有些意外,眉眼微抬,眸光輕轉,待看到桃花林淺處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箭矢之後,心下終於慢慢瞭然,也明白方才她口中的「無禮挑釁」四字由何而來了。

  「桃花林里親身試過一遍了?感覺如何?」沒有去追究風影之責,鳳棲此時只對眼前這個女子感興趣。

  「不如何。」臨月抬眼,冷漠的目光中難得浮現些許遲疑,「我願意給你賣命半年。」

  讓頂尖殺手冰臨月賣命半年,是二十一世紀多少國家的首腦與高官,甚至是道上呼風喚雨的大佬都求不到的事情?若不是虎落平陽,她不會如此委屈自己。

  只因為眼前這個男子,真的太過深不可測。

  二十一世紀熱兵器橫行的時代,她尚且沒有遇到敵手,卻未曾想,剛來到這落後的古代,就遇上了一個她看不透的男子。

  所以,賣命半年換得自由之身,是她可以妥協的底線。

  「賣命半年?」鳳棲挑唇,漫不經心地笑了笑,「本王身邊高手如雲,不需要你賣命,你直接賣身即可。」

  「找死!」

  伴隨着這兩個字的落下,一把槍穩穩地抵住了他的太陽穴,臨月冷酷的神色不帶一絲威脅的成分,「告訴我,該怎麼出去!」

  去而復返的風無痕臉色猝變,「放肆!」

  「在你要動手之前,最好去看一下那個人胸口的血洞。」臨月冷冷地掃了一眼風無痕,以眼神警告他,「我手裡這傢伙比你的暗器快得多了,如果不想你家主子死於非命,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風無痕咬牙,眼神變得森寒。

  鳳棲眯眼,面上卻沒見到緊張之色,反倒是嘴角的笑意愈發深邃了許多,「臨月姑娘,你知道這般威脅本王,會有什麼後果嗎?」

  「什麼後果——」

  話還沒說完,手上突然一麻,槍砰然落地,臨月心裏一驚,身體急速旋轉,電光石火之間就使出了擒拿手法——

  然而她的反應快,對方的動作卻更是快得不可思議,腕間微痛傳來,她的身子已經被一個大力鉗制在他的胸前,雙手被制,再也動彈不得。

  清淺的氣息縈繞在鼻翼,臨月面上一片冷漠,心裏卻難掩震驚——她壓根沒看到對方出手,自己的槍居然卻脫離了掌控——

  以她的身手,不管是在哪裡,也不該這般毫無招架之力……

  下巴被一隻修長的手指抬起,臨月惱火地瞪着對方清俊的面容,「你幹什麼?」

  下一瞬,她的瞳孔驀然放大,唇上一軟,鳳棲點水蜻蜓般在她唇上啄了一下,眯眼似在品味,須臾,慢慢頷首,「觸感不錯……」

  臨月咬牙,眸心閃過犀利殺意,卻苦於自己被製得死死的無法還手,否則一定要他好看!

  風無痕腳下似是生了釘子一樣,無法前進分毫,只是眼底卻難掩獃滯震驚之色——自家一向潔身自好的主子,居然親了一個才第一天見面的女子,而且,還是個冷冰冰的殺手?!

  這嗜好……是有多特別?

  「做本王的女人,這是你目前唯一的選擇。」鳳棲淡淡勾唇笑着,笑容卻帶着說不出來的霸道,「冰臨月……就算你身手再好,暗器如何厲害,也不會是本王的對手。所以,本王的要求,你拒絕不了。」

  冰臨月冷笑,「如果我偏不答應呢?」

  「那就只能一輩子被困在這裡。」鳳棲說著,漫不經心地放開了她的手,「本王不日就要離開,如果你喜歡一個人待在這裡,本王自是不會再勉強。不過先說好了,這裡沒有侍女伺候,也沒有食物和水,甚至連果子也找不到一粒……當然,如果你是天下的仙女或是山中的精靈化身而來,或許可以以桃花花瓣果腹,如此本王也就不必操心了。」

  輕飄飄的一番話,以雲淡風輕的口吻說完,臨月的臉色已經不是一般的難看了。

  這是威脅,紅果果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