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
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 連載中

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高雅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芸兒 高雅

前世,大雍最尊貴的郡主獨孤傾兒眼盲心瞎,為了一個空有皮囊的草包皇子鞠躬盡瘁,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紅眸的秘密,幫他奪位
卻害的靖安王遺部全滅,自己被利劍穿心,聽他用世間最厭惡的口吻,說她是妖孽
重來一次,她誓要護親人,殺仇人!赤瞳惑人心,妙手救萬人,這一世,她要活的更張揚,更狂妄,更肆無忌憚
只是上輩子她避之不及,這輩子尊敬有加的皇叔好像變得有點不對勁?
只見世間人人避之不及的紫瞳王爺,此...展開

《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章節試讀:

第三章 她饒不了那人


  姜嬤嬤知道自家小主子素來嬌縱,性子也肆意,所以今兒甩開眾人偷溜出去也在意料之中,本來是冷着臉想給她一些教訓的,可一見她受足了委屈的模樣,登時不端着了,慌忙摟住她,「囡囡乖,不怕不怕,錯了也不怕,嬤嬤在!」

  獨孤家只剩下這麼一根獨苗,又是個姑娘家,所以獨孤家從上到下都沒指望她做什麼大事,只想傾盡全力護她周全,讓她日子過得舒舒服服。

  雖然或許在別人眼裡獨孤傾兒嬌縱任性,肆意妄為,可在獨孤家上下眼底,她就是實打實的心肝肉疙瘩,別說是教訓,就是連一句重話都沒受過。

  眼見她哭的這麼厲害,不僅姜嬤嬤慌了,連原本散開的眾人也團團圍過來,性子急躁的王叔臉色立刻變了,他是靖安王的副將,被靖安王救過數次。

  他立刻道,「誰欺負咱們家郡主了!老子砍了他!」

  說著拔出大刀就要衝出去,隨即被王嬸一把拉了回來,惱怒瞪他,「話還沒說完就往外沖!你砍什麼,砍鬼呀!」

  獨孤傾兒雖然心裏百感交集,也被逗的噗嗤一笑。

  王嬸笑道,「我們郡主還是笑着好看,你跟我嬸子說,誰欺負你了,嬸子讓你叔給你報仇去!」

  獨孤傾兒望着眾人關切的目光,心裏略一遲疑。

  如果是前世的自己,她必然是忍不了這個仇,想方設法也要報仇的,可如今她死去活來,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只會蠻橫行事的獨孤傾兒了。

  且不說她也不知毀了她清白的是何人,她如今也抓不住夙宸燁半點把柄,他又是皇子,貿然殺出去,非但落不得好,反而會連累所有人!

  她微吸了口氣,勉強笑道,「沒人欺負我,我只是迷了路,以為自己再也回不了家了,好不容易回來,看見你們這麼擔心我……我心裏就難受!」

  眾人面面相覷,還是王嬸笑道,「阿彌陀佛,我們家郡主娘娘這是在心疼咱們呢!」

  姜嬤嬤目光在獨孤傾兒身上落了落,蒼老眉眼裡閃過一絲銳利,望了眼眾人,還是將到口的話吞了回去,道,「好了好了,郡主也累了!讓她去洗漱休息吧!」

  眾人紛紛散開,姜嬤嬤親自牽着獨孤傾兒回了屋裡,遣散眾人,拉着她的手,「郡主,您跟老奴說……您是不是被……」

  她說不下去了。

  獨孤傾兒微微楞了楞,順着姜嬤嬤的視線看過去,落到自己殘破的衣襟上,衣襟微開,露出斑痕累累的肌膚,她本來膚色就白,那些痕迹愈發醒目,看着頗為猙獰。

  她抿了抿唇,隨即苦笑,「還是瞞不過嬤嬤……」

  姜嬤嬤臉色驟變!

  獨孤傾兒忙道,「嬤嬤莫慌,我雖然遇着了些事,可您是知道我的本事,怎麼能讓人佔了便宜去!那人已經給我解決掉了!」

  「什麼人這麼大膽!」姜嬤嬤面色驟變,「怎麼解決的!這人居然欺負到您頭上來,我剁了他!」

  「一個潑皮混混而已,我打斷了他的手腳發賣進黑窯子挖煤去了,而且那人只當我是尋常村婦,不知道我的身份,不會對我名聲有什麼影響的。」獨孤傾兒笑道。

  「什麼名聲不名聲的,咱們府家可不在乎那些虛無縹緲的名聲!」姜嬤嬤惱道,「老奴只要您開心,旁的都不重要!你告訴我是哪個黑窯子,我讓你王叔剁了他!」

  獨孤傾兒哭笑不得,忙拉住姜嬤嬤,「嬤嬤,即便有陛下護着,可咱們家如今樹大招風,何必招人眼?這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鬧出去我以後還怎麼嫁人呢!」

  「若那人在乎這個,郡主就不該嫁!」姜嬤嬤惱道。

  獨孤傾兒心裏滑過一陣暖流,輕道,「我知道嬤嬤待我好,可我如今是靖安王府唯一的血脈,代表着靖安王府的臉面!嬤嬤,這件事便這麼了了!」

  姜嬤嬤望着神色沉凝,像是一夜之間脫胎換骨的獨孤傾兒,心裏又是歡喜又是難受,好一會才道,「可王爺王妃,只想着您順心順意。」

  獨孤傾兒微微一笑,「大海有了堤岸,才是真真正正的自由,我是靖安王府的唯一的血脈,也總得守着點什麼,不過嬤嬤您放心,我可不是忍氣吞聲的小白兔,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誰也別想欺負我!」

  姜嬤嬤怔怔望着獨孤傾兒眼底堅毅而冷靜的神采,往日只覺得郡主像是一團火,雖然肆意熱烈,到底容易傷人傷己,如今這團火明亮肆意依舊,卻愈發耀眼了!

  姜嬤嬤老懷安慰,終於落下淚來,「若王爺和王妃見着郡主這般,該有多歡喜。」

  獨孤傾兒唇角笑容澀然,她也是花了一輩子時光,才醒過神來的。

  她笑了笑,又想起一件事來,掏出那塊撿來的玉佩,「嬤嬤,您瞧瞧,您可見過這塊玉佩?」

  姜嬤嬤接過,仔細端詳了下,「老奴不曾見過……這玉佩是?」

  「路上撿的。」獨孤傾兒早就想好了說辭,道,「我瞧着圖紋不錯,過些時日太后大壽,我想着照着樣子做個玉雕送過去,可也不知道這玉佩是誰家的,嬤嬤你幫我好好查查,我總不能白用人家的圖紋。」

  姜嬤嬤不疑有他,點了點頭,「是這個理,這樣,我待會讓管事去各大玉器行里問問,看能不能找着主人。」

  「有嬤嬤幫着,一定事半功倍。」獨孤傾兒笑道。

  姜嬤嬤望着獨孤傾兒臉上毫不掩飾的疲憊,忙讓她洗漱休息,自己則趕着去廚房準備吃食。

  獨孤傾兒目送姜嬤嬤的背影,這才獨自進了裡間,脫了衣服一看,立刻被自己身上的青青紫紫的曖昧痕迹給驚着了!

  再想起之前中藥後朦朦朧朧的意識,她臉色一冷,目中帶上幾分森然!

  她饒不了這人!

  等她好不容易將自己打理乾淨,換好衣服,姜嬤嬤已經端着餐盤進來了,一見她又濕着頭髮出來了,忙瞪了眼伺候的丫鬟,親自拿着帕子去幫她擦拭,又想起什麼,「對了,八皇子又來送拜帖了。」

  獨孤傾兒目光一冷,「夙宸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