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第一狠人
大唐第一狠人 連載中

大唐第一狠人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山下出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雲 李元霸

民間故老相傳,將不過李,王不過霸,但是在大唐最無敵的卻是李元霸
那麼,穿越成李元霸的遺腹子,將會是怎樣一種精彩的人生?惹事,他從來不怕
拼爹,誰拼得過他?...展開

《大唐第一狠人》章節試讀:

第5章 【何不食肉糜?】


  李雲笑了一笑,忽然又慢悠悠蹲了下去。

  程處默性子毛糙,急吼吼道:「怎麼又蹲下?師傅,你不是說要帶我做幾件大事,讓我爹從此對我刮目相看么?」

  「要做大事也得吃飽才行吧?」

  李雲蹲在牆角邊緣,揮手擦了擦地上灰塵,然後慢條斯理盤膝坐下,笑道:「皇帝尚且不差餓兵,你一個小國公難道比皇帝還狠?先等着,我吃口飯……」

  說完沖阿瑤招了招手,一臉溫和道:「妹子過來坐,牆角有陰涼,看你熱成什麼樣啦?頭髮都被汗水沾**。」

  阿瑤俏皮的吐吐舌頭,似乎因為有外人在而顯得羞澀,不過她仍舊捧着陶碗跑到李雲身邊,十分開心道:「李大哥快吃吧,這粥熬的可稠呢,吃一頓能頂兩頓,咱們晚上不怕挨餓了……」

  「嗯,不錯,阿瑤很能幹!」

  李雲點頭讚許,順手接過陶碗,先是衝著碗里輕輕一吹,發現熱粥絲毫不見漣漪,又笑道:「果然是稠粥,吹都吹不動。」

  阿瑤在一邊很是開心,甜甜笑道:「這是鍋底粥,所以特別稠,大鍋熬粥總是上稀下稠,越是鍋底粥越香。吃一碗,頂三碗,整整一口大鍋,這樣的鍋底粥也只能盛出三四碗,以前都是留給那些快要餓死病死的人吃,等閑是不會發給青壯流民食用呢。」

  李雲一臉若有所思,忽然道:「既然是給老弱病殘的粥,為什麼突然又放給我們?」

  阿瑤眨眨大眼,甜笑道:「施粥的官爺說了,今天咱們這個坊沒有病人,但是鍋底粥又不能浪費,所以就給妹子盛了兩大碗。」

  小丫頭語氣很興奮,顯然還在開心能夠領到兩碗濃稠的鍋底粥,但是李雲的心裏微微一動,他約莫已經猜透其間的道理。

  以前,他穿越剛來那會,也曾餓的昏昏欲死,但是並沒有見施粥官吏發放濃粥,而現在,他身體無病無災,阿瑤反而一下子領來兩大碗。

  「果然哪裡都離不開人情世故……」

  李雲忽然自嘲一笑,拿眼睛大有深意瞟了程處默一眼。

  程處默被他看得發毛,下意識後退半步,小心道:「師傅,你這啥眼神,啥意思?」

  「沒啥意思!」

  李雲呵呵一笑,若有所指道:「只是想要謝你一句,今天吃飯算是沾了你的光!」

  「沾我光?」

  程處默愣了一愣,目光落在李雲手裡的陶碗上,他雖然是個二愣子,但是其實心思並不笨,很快便明白過來,喃喃道:「師傅是說那些施粥的官吏在討好我?他們見我跟您廝混,於是才給您發放濃粥?」

  「不錯!」

  李雲點頭微笑,道:「你是盧國公府的嫡子,響噹噹的長安小霸王,未來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你會是下一代的盧國公,這些小吏又不是傻子,他們有討好你的機會怎能隨意錯過……」

  「兩碗粥而已,這也算討好?」

  程處默牛眼一瞪,過來低頭看看李雲手裡的陶碗,很是不屑道:「就這個粥,我家的下人都不吃。」

  李雲忽然覺得後槽牙有些發癢,耐住火氣問道:「那我倒要請教一下小國公,閣下平時都吃些啥?」

  「還能吃啥?」

  程處默腦子憨直,壓根沒聽出李雲話里的火氣,直愣愣道:「當然是吃肉啊!早上喝兩碗肉粥,配十來個精肉餅子,中午喝酒,弄上十來個配菜,晚上吃的比較簡單,因為俺老爹比較會過日子,他一般就讓後廚弄個烤羊腿。天天這樣吃,師傅,我都吃膩味了……」

  「我他媽的想打死你!」

  李雲再也按耐不住,突然暴起揮出一拳,程處默一時不插,抽冷子被他揍了個烏眼青。

  這貨挨打之後還不知為啥,捂着眼睛站在那裡直哼哼,叫屈道:「師傅,平白無故為啥打人?你如此不講道理,跟我老爹有何區別,小心徒兒反出師門,咱們師徒倆一拍兩散……」

  「那你滾!」

  李雲憋着氣,胸口起伏不平。突然暴喝怒罵一聲,厲吼道:「以前常聽一個詞彙叫做何不食肉糜,我原本只以為是書上說說,想不到今天親自體會了,不愧是國公勛貴,我們流民吃的飯你家下人都不吃,你這樣的高門子弟,我果然高攀不起,你走吧,我就當沒認識你。從此之後,大路朝天,你繼續做你的小國公,我繼續當我的小災民。走啊,還站着幹什麼?」

  他不發火還好,一發火竟有幾分威勢。

  偏偏程處默竟然很吃這一套,竟然涎着臉討饒起來,嬉皮笑臉道:「師傅消消氣,氣壞可不好……啊哈哈,俺老爹果然說的沒錯,有本事的人脾氣都很大,看來你這師傅我拜的沒錯,回頭就找那些混蛋炫耀去。」

  他這樣嬉皮笑臉,李雲胸口的火氣反而一下變小了,畢竟人家堂堂一位國公府的小國公,能做到這樣也算是尊師重教的典範。

  李雲深深吸了一口氣,忽然抬手一直旁邊的牆角,冷聲道:「你過來,蹲下!」

  「幹啥?」

  程處默愣愣發問,不過仍舊聽話的走過來蹲去。

  李雲忽然把碗一遞,輕哼又道:「今天這碗飯,我不吃,你來吃。」

  「可我不餓啊!」

  「不餓也得吃!」

  李雲恨恨瞪他一眼,冷聲道:「你給我好好嘗嘗這碗鍋底飯。你剛才不是說你家連下人都不吃這個嗎?那你先吃一碗試試,你好好嘗嘗,嘗嘗這鍋底飯什麼滋味。」

  程處默見他臉色嚴厲,無奈只好接過陶碗,這貨愁眉苦臉的低頭巴拉兩口,然後十分艱難的咽下去,忽然抬頭道:「師傅,這粥扎嗓子。」

  「當然扎嗓子啦,因為裏面有谷糠!」阿瑤正在那邊喝粥喝的香甜,聞言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不過小丫頭很是開心,接着又道:「其實鍋底粥挺好的,比純糠的稀粥香的多。」

  程處默愣愣端着碗,愕然道:「純糠的稀粥?那還算粥么?」

  李雲慢慢在程處默身邊蹲下,輕嘆道:「自古至今,歷朝歷代,荒年每每可見,災民流離求食,朝廷雖然也會賑災,但你以為朝廷會用好糧食么?告訴你,都是粗糧混合谷糠,熬粥使人度日。你今日吃的這碗粥其實算好的,因為它是鍋底粥,很稠,有糧食……我們平日吃的可不是這樣,我們喝的是稀粥,是大鍋最上層的粥,那些粥里基本全是糠,一口喝下去,扎的嗓子疼,唯有拚命忍着,才能勉強下咽。但是不喝不行,得活命……」

  程處默愣愣端着碗,雙目之中明顯有種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