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星際領主
星際領主 連載中

星際領主

來源:萬讀 作者:耀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耀炎 耀炎正一

我的內心含有無盡星空,我的眼中蘊孕璀璨星辰,我毅然踏上尋親之路,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展開

《星際領主》章節試讀:

第五章 星游家


昏暗地宇宙中空無一切,並沒有如同在地球上看到的璀璨星空,有的只是亘古不變沒有盡頭的黑暗世界。

在這空蕩的宇宙中,有一艘飛船打破了寧靜的宇宙,飛船歪歪扭扭,搖搖晃晃的前行,彷彿隨時都會墜毀一般,在宇宙中艱難地前行。

「我總算是也有一艘自己的飛船了,操作這麼簡單的飛船我還就不相信我開不了!」

在飛船內坐着個一位黑髮少年,這少年也就十七歲左右,穿着洗的發白的褲子,上身穿着一件打了一圈造型老套的大衣。這少年叫做耀炎,今天是他從地球出來的第一天!

此時耀炎正一臉興奮的看着飛船的操縱室上的那些複雜的按鈕,搓了搓手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我聽那賣飛船的大叔說,這東西能空間躍遷,讓我來找找在哪?」耀炎眼光發出精光,找出來說明書來,激動的在儀器上操作了起來。

「就是這個了!」

耀炎照着說明書的圖案,準確的找到了啟動空間躍遷的按鈕,耀炎此時由於激動的不行,都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馬上就能空間躍遷了,這還是他第一次進行空間躍遷,想想一會就會出現在距離地球有着幾百光年宇宙的另一端,這還是他第一次走這麼遠,想想就激動的興奮起來。

滴的一聲,耀炎按下了啟動按鈕。

「開啟躍遷模式,請輸入目的地光標!」

機械的電子女聲,提示耀炎繼續操作。

光標?耀炎哪裡知道那種東西,他是為了尋找自己失蹤的父母,才踏上了宇宙的冒險,他的父母在耀炎八歲生日那天就離奇失蹤,就如同憑空蒸發一般,並且,憑空蒸發的不光耀炎的父母,連帶着耀炎八歲之前的全部記憶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天他不知為何陷入了昏迷,等他醒來的時候,父母就不見了蹤影,身邊只有一位有着酒糟鼻子的糟老頭站在他身邊。

糟老頭從來不說他的來歷,每當耀炎問起他和爸媽的關係的時候,糟老頭總是說,耀炎的父母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才答應要照顧他直到成人,耀炎不止一次的的問起他的爸媽到底去了哪裡,是幹什麼的,但是糟老頭每次都用他們在做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搪塞過去,什麼都不告訴耀炎。

耀炎和這老頭一待就是十年,這十年糟老頭教會了耀炎如何保護自己,還教會了耀炎特別多的知識文化。

在耀炎十八歲的那一年,糟老頭非常嚴肅的告訴耀炎,他的父母是被強大的敵人所抓,至於是什麼樣的敵人他也不清楚,你已經長大成人,完全可以獨當一面,而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是否要去尋找父母,就看耀炎自己的抉擇了。

之後這有着酒糟鼻子,和耀炎共同相處十年的老頭,就毅然決然的離開了耀炎,離開前留給了耀炎一小筆錢財,以及一個玉環項鏈,,說這玉環叫做「平安扣」,可以保佑耀炎不受傷害,是他爸媽留給耀炎最後的禮物。

之後耀炎就用那筆錢買了這艘二手的飛船,踏上了尋找父母的旅程。

但是宇宙何其遼闊,「星域「存在了上億年,也依然沒有探尋完整個宇宙的全貌,人類從加入星域,一同探索這片星空,再到現在強勢崛起,已然過去了幾百年,探尋星空的人們數以億記,但是依舊連星域早已發現的宇宙都沒全部探索完全,甚至在星域探索的已知宇宙下,每天都有着各種未知的星球被發現,更何況是耀炎着初入太空的新人!

耀炎想要找到父母,猶如大海撈針一般,而他,更是如同一粒塵埃般渺小,就是那種掉在水裡都掀不起波瀾的那種,但是,即使自己是那樣的渺小,他還是毅然決然的走上了這條路,因為他有太多太多想和父母說的話,想要和他們當面訴說!

耀炎隨便輸入了一個光標,就按下了確認,反正他也不知道父母在哪,他也不知道地球外面的世界,所以,不管到哪裡,結果都是一樣的。

「光標確認,開啟躍遷模式!」

依舊是那個冰冷冷的機械女聲,在接收到了耀炎的指令後,飛船開始了空間躍遷的準備。

「飛船主艦炮激活,能量準備!」

「開始蓄能。。。蓄能完畢。「

準備擊破空間壁壘。。。

準備就緒!

倒計時!

「3」

「2」

「1」

開啟!

只見機械女聲一聲令下,那再飛船前端積蓄到了極點的能量在這一刻轟然發射而出,形成了巨大的能量光柱,轟向了飛船的正前方,只見飛船前方的空間在能量光柱的轟擊下,在這一刻變得虛幻起來,擴散出了陣陣波紋,這能量光柱就如同擊打在海綿上一般,空間深深的陷了進去,並開始變得虛幻起來。

隨後那片空間碎裂,空間內的一切開始旋轉,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把周遭的光芒全部吞噬了進去,向著四周產生了巨大的吸力,彷彿要吞噬一切!

這黑洞,就是人類現今所掌握的最先進的科技之一。

蟲洞!

人類之所以能實現星際旅行,就是因為掌握了製造蟲洞,摺疊空間的技術,這個技術剛剛普及的時候,簡直是引發了人類世界的瘋狂,幾乎地球上的所有人,都踏上了對太空的探索之路,正是如此,人類幾乎是以一種飛的狀態,迅速遍布了宇宙中絕大多數的地方,在短短的幾百年,強勢崛起的新興種族。

整個宇宙,都被人類的飛速崛起深深震撼,在感嘆的同時,不得不又重新審視這個創造奇蹟的全新的種族!

看到蟲洞,耀炎激動的雙眼放光,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太空,第一次走出自己的星球,想到這蟲洞的後面還有各種未知的星球,他激動地都快要叫出來了!

耀炎慢慢的推動飛船的控制桿,操縱着飛船慢慢進入了蟲洞,耀炎小心翼翼的操控着,生怕飛船出什麼岔子,當飛船的全身都進入到蟲洞內後,耀炎終於鬆了一口氣,在再一看手心,全是汗。

而在把飛船完整吸入後,蟲洞便自動消失,破碎的虛空此時也恢復了過來,一切像是沒發生一般。

「終於。。。我終於也能開飛船了,哈哈哈!」

耀炎開心的大笑了起來,聲音響徹了整個飛船,耀炎的笑聲越來越大,到最後,甚至激動的跳起舞來。

「去特么的什麼詛咒,還不是被我給破開了,啊哈哈哈!」

「叮~叮~!「

在耀炎得意忘形的時候,飛船忽然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直接蓋過了耀炎的笑聲。

「警告!警告!動力系統受損!動力系統受損!緊急逃生系統即將啟動!「

「什麼!「

耀炎聽到警告後大吃一驚,隨後,驚愕的表情漸漸的變成了一副絕望的模樣。

「飛船也不行嗎?」

聽着飛船那刺耳的警報聲,耀炎最後那一絲絲的希望在這時也破滅了,滿臉無奈的說道:「我這一碰交通工具,交通工具就會摧毀的詛咒看來是好不了了!」

沒錯,這是耀炎從小的毛病,只要一接觸任何的交通工具,都在他手裡堅持不了哪怕一分鐘,分分鐘壞掉,連小時候的單車都騎不了,一起步不是鏈子掉了就是輪子飛了,而現在,這耀炎倖幸苦苦攢錢買下的飛船,作為人類最頂尖的技術,最驕傲的發明,載着耀炎飛上了太空,這還沒走多長時間,耀炎剛還沒得意多久,這飛船,就又壞了!

耀炎來不及失望,迅速的冷靜了下來,大腦在這一刻飛速的運轉了起來!

現在這會他還在蟲洞里空間躍遷的呢,此時的蟲洞內沒有任何東西,只有一條通向前方的道路,正確的說,耀炎現在就在空間裂縫內,如果飛船在這裡墜落的話,那麼耀炎就會徹底被困在兩個空間的夾縫內,永世都不能再出來,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的逃離出去!

「拼了!」

耀炎緊咬牙關,把僅剩提供飛船內的日常能源全部調動了出來,全部集中到了飛船的尾部那僅存的推動器內,把功率調到了最大。

一切準備就緒,耀炎雙手有一次止不住的顫抖,伸出的手停在了啟動按鈕的上方,在這時,耀炎才感覺到害怕,沒想到他這才剛出宇宙,就遇到了這種事。

「媽的,要是這次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找一個專門開飛船的司機!」

「滴~滴~」

警報聲越來越大,飛船已經到了極限,感受到飛船傳來的劇烈的震動,耀炎索性一閉眼,一咬牙,蹭的一下就就按下了啟動的按鈕!

「聽天由命吧!」

「轟!」

在耀炎按下啟動按鈕的瞬間,飛船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飛船僅存的能源在這一刻全部爆發開來,彷彿找到了宣洩口一般,從飛船的推動器洶湧而出,產生了巨大的推力,飛船瞬間就推了出去。

這力量太大,由於耀炎沒有繫上安全帶,他的身子直接就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牆上。

飛船速度飛快,瞬間接近了蟲洞的出口,在蟲洞關閉的最後一秒,飛船終於是沖了出來。

「呼!」看到飛船在最後一刻衝出了蟲洞,耀炎懸着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但他還沒完全放下時,一瞬間就又提到了嗓子眼。

「警告,警告,飛船能源耗竭,飛船能源耗竭,請迅速坐上逃生膠囊!」

冰冷的機械聲沒有一絲情感的宣布着這殘酷的現實,飛船里忽然打開了一扇門,裏面有一個能容下一個人的床,四周全部都是營養液,這就是逃生膠囊。

耀炎瞬間一頭黑線,沒想到剛從蟲洞里逃出來,就又要在宇宙中彈出了?

飛船的顫抖越來越激烈,耀炎明白,時間已經不多了,耀炎一臉惋惜最後再看了一眼這個自己剛買上的飛船後,毅然轉身鑽進了逃生膠囊里。

「確定駕駛員安全進入,準備彈出。。。3,2,1,彈出!。」

隨着最後的命令下,膠囊關住了艙門,膠囊底部噴出了巨大的火焰,帶着耀炎,彈出了飛船。

在耀炎剛剛彈出沒多久,飛船在太空中轟然破碎,發出了璀璨的光芒,飛船爆炸產生的衝擊波,震得膠囊都晃動起來。

耀炎在膠囊內,看着他新新的飛船化為煙火,一臉的肉痛,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攢夠錢買的飛船,沒想到啊,這屁股還沒坐熱,就直接連帶着全套飛船化為了灰塵。

耀炎看着飛船爆炸的位置,甩了甩頭,很快便收起了愁眉苦臉,反而是露出了微笑。

「算了,生活嘛,除了吃好睡好,最重要的還是開心嘛!」

耀炎又恢復了剛才開心的模樣,一掃之前的陰霾,轉身好好躺在了膠囊的床上,對着膠囊的AI命令道:「開啟休眠模式,求生模式,時間設定六個月!」

所謂休眠模式,顧名思義,就是暫時使耀炎陷入深度沉睡,全身生命活動降到最低,完全用營養液來維持生命,用來消耗在太空中冗長的時間,同時求生模式,膠囊會為你計算最有可能出現星球的光標,來儘可能的在宇宙內求生。

說完後,耀炎就真的閉上了雙眼,安安穩穩的躺在了逃生膠囊內,一旦開啟了這兩個模式,也就意味着,接下來,就真的是聽天由命了!

不多會兒,淡淡的鼾聲響起,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聲響。

這片宇宙,再次恢復了平靜……

在耀炎陷入沉睡後,逃生膠囊的AI開始了瘋狂的搜索和運算,不知過了多久,直到耀炎周身的營養液已經下去了大半後,AI終於為耀炎找到了一顆星球!

目標鎖定!

開始降落!

隨着兩聲電子女聲的播報,膠囊開始向星球墜落,大約半分鐘,膠囊就如同一顆導彈一般砸向了地面。

「轟」

巨大的聲響響徹天空,地面都因為這衝擊而顫抖起來。

火焰燃燒,地面被砸出了一個大坑,此時膠囊已經被燒成黑色,一個燒焦的味道瀰漫而出,場面一片狼藉。

「咔嚓」

忽然,膠囊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音,只見膠囊的門慢慢的被人從內部給推了開來。

是耀炎!

「我去,差點沒摔死我,疼死我了!」

此時耀炎只能用慘烈來形容,整個臉烏漆嘛黑的,渾身的衣衫破破爛爛,全身上下就剩下個褲衩還完好無損,基本是接近**了都。

耀炎灰頭土臉的從膠囊內爬了出來,環顧四周,此時他掉落的地方,是一片森林,森林裏的樹木粗壯高聳,遮擋了整片天空,樹木之粗,三四個成年人都不能抱住,並且每一顆都有六層樓那麼高,這裡的樹木和地球上的根本沒法比,看到這些巨大的樹木,耀炎終於是確定下來,自己,是到了一顆星球上!!

耀炎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自己真的活下來了,而且還到了除地球之外的另一顆星球上!

生平第一次來到陌生的星球,耀炎激動的心臟咚咚直跳,感覺都快要跳出來了。

「這就是星際冒險,這就是這個星球的土地,我現在正站在再距離地球上萬光年的另一顆星球上!「耀炎激動的直跺腳,手都止不住的抖了起來,耀炎甚至都能聞到那種原始叢林的清香!

原來這就是在宇宙中穿梭的感覺,跨越了上萬光年,站在陌生的星球上,探索宇宙的全貌,這種激動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耀炎忽然明白了,當空間躍遷的技術發明出來後,人類瘋狂的開始探索宇宙,那種面對未知的好奇和渴望,想要一探究竟的衝動,真的是控住不住!

耀炎興奮的四處亂跑,在這顆未知的星球上這兒摸摸,那兒看看,就像是個孩童一般,對這裡充滿了好奇。

「咕~」

忽然一個悠長的響聲響起,聲音婉轉悠長,是耀炎的肚子發出來的。

耀炎這才感覺到一股濃濃的飢餓感襲來,雙腿直打顫,渾身沒了力氣,耀炎一個踉蹌,差點就摔倒了。

他這才反應過來,他已經好久都沒有吃飯了,僅僅靠那些營養液,根本不能提供日常的能量,只能是維持生命而已。

感受到那要命的飢餓感,耀炎連忙盤腿坐下,閉上了雙眼,此時,從他的身體內,散發出了一種淡黑色的氣體,同時空氣中本來全都是無色的氣體,卻在此時忽然從無色的氣體中分離出同樣是淡黑色的氣體,順着耀炎的口鼻和裸露在外,沒入了耀炎的體內,就如同被耀炎吸收一般。

這淡黑色的霧氣,就是這個世界的能量之源,可以說,就是這些能量構建了世界,他就如同小說中的靈氣鬥氣一樣,能被人吸收儲存在體內,傳言人類的那些強者們,都是修行這種力量的大能,一個個都有着挪移星球的力量。

人類在沒有進入星空的時候,就早已發現了這中力量,當時人們稱之為暗能量,但是當人們走出地球後才發現,原來這種能量早就被星域的人利用,整個星空,所有擁有着進入星空的種族,都會修行吸收這種能量,並且他們把這種能量的名稱也統一了起來。

這個能量的名字就叫做...暗罡!

人類就是憑藉著強大的人口基數,和對暗罡的適應,誕生出了無數的天才,這些天才們迅速地崛起,成為了一個個跺跺腳就能撼動星空的強者,因為他們的存在,人類才能在這萬千種族林立的時代中脫穎而出。

同時,人類能迅速崛起,還有另一個原因,當人類把暗罡引入體內的時候,暗罡便會刺激人類的基因,人類便會覺醒一種特殊的能力,每個人因為基因不同,所誕生的能力也各不相同,而這些特殊的能力,我們稱之為—星耀!

每個人若想要發動星耀的話,就得擁有充足的暗罡來提供消耗,同時暗罡修行還能夠提升星耀的威力,所以暗罡的修行對於經常在宇宙中遊走的那些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此時暗罡在耀炎身體的周圍緩慢旋轉,隨着耀炎每一次的呼吸不斷地沒入耀炎的體內,那些被吸收的暗罡順着經脈來到了耀炎丹田的部位,如果你能進入耀炎的身體的話一定會看到,在耀炎丹田的未知有一片星空塵埃,那些暗罡化為了一粒粒的塵埃在耀炎的丹田部位不斷地跳動旋轉,塵埃聚集,彷彿形成了一片淡淡的雲,但是這些塵埃相對於雲來說還是太過渺小,只能說是有了一個大概的輪廓。

暗罡的修行是那糟老頭教導耀炎的必備課程,耀炎每一天,除了必須的體能訓練以及體術練習外,其餘的時間幾乎都是暗罡的修行,從糟老頭見到耀炎的第一天起,第一門課就是引導暗罡進入體內,從那天開始,這幾乎是耀炎每天必須要做的事情,就如同吃飯喝水一樣重要!

隨着耀炎的不斷吸收,本身暗淡的星塵也不禁明亮了幾分,感受到星塵的飽和,耀炎這才滿意的睜開了雙眼。

隨着暗罡吸收的飽和,剛才那要命的飢餓感總算是減緩了許多,達到了正常人能承受的範圍。

耀炎摸着自己干扁的肚子,總不能一直餓下去,自己得去找點吃的,這星球來都來了,怎麼也得嘗嘗這顆星球上的食物到底怎麼樣,和地球上的那些山珍海味有什麼區別!

主意打定,耀炎當即起身,自己現在落在了這顆星球的森林裏,一說森林肯定就想起有什麼果子啊,動物啊什麼的,找到什麼吃什麼吧,幾百年前不是有個什麼貝爺的嘛,他不是也在森林裏什麼都吃,照樣身體倍兒棒的嘛,這都過去多少年了,憑自己這新人類的身體肯定也是沒問題的!

耀炎當即選定了一個方向,便朝着這個方向前進,開始了這顆星球上的探索。

這個樹林里的樹每一個都過於高大,遮天蔽日,根本看不到天上的景象,更別說在地球上的看太陽方向識別方向了,這顆星球連個太陽都不知道有沒有,宇宙里可不是隨便一顆星球就有個太陽,耀炎小時候還聽說,有的星球是地表發熱,溫度調節完全是看地面發熱的多少,所以找太陽這個想法還是算了。

耀炎只能瞎走,照着一個方向蒙頭走的話,總是能走出這片森林,除非這個森林無邊無盡,但明顯這種可能不太大。

但即使如此,耀炎在這走了快三個小時,依然是一無所獲,不僅啥也沒遇到,還感覺自己離出口越來越遠了呢!

「這森林怎麼連個鬼都沒有!「

耀炎無奈道,這走了半天,不僅一個動物都沒見到,這樹上還全都只有樹葉,連個果子都沒有。

忽然,耀炎聽到了輕輕的嘩啦啦的聲音,好像是水流的聲音,就在前面不遠處。

「有水?」

耀炎大喜,連忙上前,撥開了面前的樹枝後看到一片空地,在空地的中心果然有一片湖水,湖水清澈見底,不用喝就知道湖水一定是甘甜無比。

耀炎本來還沒啥感覺,一看到這麼清澈的湖水,立馬感覺口乾舌燥,想立馬一頭栽進湖水裡喝個痛快。

耀炎幾個健步就到了湖邊,迫不及待的一頭就栽進湖水裡,咕咚咕咚的大口喝了起來。

一直到喝的肚子都快鼓起來了,耀炎才心滿意足的把頭從湖水中拔了出來。

「這水還真夠甜的。」耀炎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滿意的拍了拍肚子。

忽然,一股冰冷的氣息鎖定住了耀炎,冷的耀炎不僅打了個冷顫。

「有殺氣!」

耀炎想也沒想就往一旁翻滾,身體直接就做出了反應,「轟」的一聲,耀炎剛才所在的位置直接被什麼東西拍出了一個小坑。

翻滾出去的耀炎連忙控制身形,轉頭一看,只見在耀炎的身後,一隻面目猙獰的惡狼站在了那裡,說是惡狼也不太準確,這隻惡狼的背後長着一簇巨大的紅色結晶,結晶和狼的身體連接,散發著幽幽的紅光,惡狼張開大嘴,露出了一顆顆鋒利的獠牙,嘴邊「吧嗒吧嗒」的滴落下口水,正一臉猙獰的注視着耀炎!

耀炎心神一怔,頭皮發麻,這惡狼是多會來到自己身後的,耀炎是一點都沒察覺道,要不是剛才那一下他感受到了一絲的殺氣及時躲開,這會估計就會被拍成肉醬了!

那結晶惡狼也沒想到耀炎會躲開,看到耀炎發現了自己,反而不在隱藏,衝著耀炎大吼一聲,直接就撲了過來。

看到惡狼衝來,耀炎連忙後跳躲開了這一撲,緊接着右手握拳,一拳就砸在了惡狼的頭上。

這一拳耀炎用盡全力,力道可不容小覷額,惡狼被這一拳砸的眼冒金星,暈頭轉向。

惡狼看到自己第一次進攻就吃了癟,更加的憤怒,甩甩頭就又撲了上來。

這一次的進攻比剛才還要迅猛,速度飛快就撲到了耀炎,耀炎也沒想到這傢伙反撲這麼快,直接被撲倒在地,耀炎雙手死死抵住惡狼的頭顱,不讓它靠近半分,但誰知這畜生力量剛猛,就和一塊手頭一般沉重,壓得耀炎快喘不過氣,耀炎甚至能感受到惡狼張開嘴呼出的熱氣都吹到了自己的臉上,腥臭的口水彷彿隨時都要落下砸到耀炎。

「靠,這畜生屬牛的吧,勁兒咋這麼大!「

再這樣下去的話,耀炎感覺自己分分中就會變成這惡狼的晚餐!

「不能再這樣了,給你嘗嘗這招!「

只見耀炎大喝一聲,同時手臂上飄出了淡黑色的氣勁,暗罡從身體丹田流出,向著掌心匯聚,惡狼感受到了暗罡的氣息,立馬知道大事不妙,連忙想要抽身離開耀炎的周圍,但耀炎早就料到,雙手此時狠狠的抓住了惡狼的頭顱,不讓他移動半分,當暗罡完全在手心匯聚時,耀炎眼中精光一閃,大喝道:「炎爆!「

在耀炎吼出的同時,耀炎的掌心瞬間湧出了大量的火焰,火焰直接把惡狼的頭顱完全覆蓋,轟地一聲巨響,火焰直接爆炸開來,熾熱的溫度把這惡狼的頭顱直接燒成了焦黑色,烈焰威力巨大,惡狼瞬間就失去了生命,漸漸的火焰散盡,露出了面目全非的惡狼。

失去生命的惡狼無力的倒在了耀炎的身上,耀炎推來屍體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抹了抹頭上的冷汗,耀炎長長的鬆了口氣,這會才後怕起來,想想要不是自己已經達到了星塵境七轉,達到了能熟練運用星耀的能力,要不是如此,剛才可就真的交代在那裡了。

「咕~」

看着惡狼的屍體還躺在那裡,耀炎的肚子又不自覺的叫了起來,雖然剛剛差點沒命,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但是這身體還是最實誠的,反正這仍在這也沒人要,還不如給自己填飽肚子呢!

想着耀炎就起身收拾這屍體,準備嘗嘗這異星狼肉味道的時候,忽然別後傳出了草叢「沙沙」的聲音。

誰?

不會又是流着口水的外星狼吧,不會這麼背吧!

聽到動靜的耀炎連忙轉身查看,但這回走出來的卻不再是什麼奇怪的生物,而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大,面容疲憊,頭上戴着個大大眼罩的男生。

看到所來之人不是什麼奇怪的外星生物,而是一個人後,耀炎大大的鬆了口氣。

帶着眼罩的少年看到耀炎那破爛的衣服,還有腳下的屍體,眼神不禁微微一變。

「你是掉落在這顆星球上的嗎?「

眼罩男開口詢問道。

「嗯「耀炎直接應答,沒有什麼隱瞞,反正自己現在全身最貴的家當就是個褲衩,也不怕這人趁火打劫。

聽到耀炎的回答也不像說謊,眼罩男點了點頭,走上前來說道:「我是墮幕,是今天剛到的這顆星球的星游家,我剛才聽到這裡有動靜,就過來看看有什麼情況,你放心,我沒有惡意。「

這墮幕說話有氣無力的,滿臉的疲憊大大的寫在臉上,但語氣卻盡透誠懇。

聽到墮幕所說,再看看他的眼神確實不像騙人的,耀炎警惕的心也慢慢放下。

「我叫耀炎,也是今天到的,不過飛船出了點問題,我是迫降到這裡的。「

感覺着墮幕長的不像壞人,耀炎也簡單說了說自己的情況,兩人很快的聊在了一起,耀炎從他是做着逃生膠囊來到這裡,到擊殺了那隻惡狼發生的事情都和墮幕說了一遍,聽到最後,墮幕看向耀炎的眼神愈發的敬佩。

而耀炎也從墮幕口中得知,他也是第一次走出自己的星球,在前幾天有幸發現了這顆星球,而且還驚訝地發現這顆星球是一顆未被發現的星球,當即就下定決心來這顆星球上看看,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全新的物種。

兩人越聊越歡,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索性墮幕直接就像耀炎發出了邀請。

「不如這樣吧,你到我的飛船上,好好休息休息。「

耀炎一聽,眼睛一亮,但卻沒急着答應。

「我去了,不打擾吧?「

「當然不了,我還想聽一聽你們星球的樣子呢!「

「好,那我們就快走吧「耀炎也不矯情,當即就要離開這裡。

「那這個狼該怎麼辦啊?「墮幕又問道。

「帶上吧,一會吃這個。「耀炎出主意道。

「好「

說著兩人就一前一後,就把這惡狼的屍體抬了起來,準備架回去烤着吃。

兩人還沒走多遠,走在前面的墮幕忽然站住不動,獃獃地站在那裡。

「墮幕怎麼了,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嗎?」

不會被啥東西嚇傻了吧?」耀炎忽然興奮的說道。

這可不是人類居住的星球,在未知星球上,可是有太多的稀奇古怪超越常識的東西了,墮幕說不定看到啥東西被嚇傻也沒這個可能。但就是見識到了這些奇怪的東西,才是星游家最激動的地方。

耀炎激動的趕忙走到了墮幕身邊查看墮幕到底看到了什麼,但可惜,墮幕前面居然什麼也沒有。

「什麼也沒有啊,你到底怎麼了?耀炎轉頭一看,話還沒說完,就呆住了。

這傢伙,居然又睡著了!!

「喂,醒醒,快起來了,你怎麼睡著了啊!「耀炎上前拍了拍墮幕的臉。

「啊,怎麼了,你叫我有什麼事嗎?」墮幕迷糊的睜開眼說道

什麼怎麼回事,你不是要帶我去個你的飛船嗎,前面走着走着怎麼睡著了啊。「

「啊,我想起來了,對不起啊,老毛病了,我快帶你去,走吧。」

墮幕說完趕忙架起屍體再次前進,耀炎看他着剛回想起來的樣子,也是無奈的搖搖頭趕忙跟上。

……

不多時,兩人便到達了墮幕飛船的所在,當耀炎看到墮幕的飛船的時候,就被飛船的樣子震撼。

映入眼帘的是一艘巨大的飛船,飛船呈現暗藍色,飛船的周身,有天藍色的光罩所環繞,飛船的身體呈流線型,整體發出了暗藍色的光芒。

如果拿耀炎的飛船和墮幕的比較的話,那麼耀炎的飛船就是汽車中的奧拓,而墮幕的那就是貨真價實的奧迪!

「這...這飛船也太帥了,你的飛船,叫什麼名字?」

『逐星號』,墮幕回答道。

『逐星號『,耀炎輕輕的喃喃道。

只見飛船的側身的門忽然打開,並且緩緩放下了台階

隨後,從門口出現了一個身影

「哥哥,你回來啦!」清脆而充滿驚喜的聲音傳來,是個女孩的聲音,女孩穿着可愛的連衣裙,長發如瀑布般灑下,皮膚白皙如脂,甚是可愛,隨後這小蘿莉奔馳而來,一下撲進了墮幕的懷裡。

「哥哥你回來的好晚,害我擔心了半天。」女孩嘟起了嘴對墮幕訓斥道

「傻丫頭,哥哥可是很強的,怎麼會有事呢」墮幕溺愛的揉了揉女孩的頭髮說道

「咳,,咳」耀炎尷尬的提醒了一下。

那小蘿莉這才注意到墮幕身邊的耀炎,兩人連忙就分開,那小蘿莉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都紅到了耳根。小蘿莉趕快躲到墮幕的身後。

墮幕連忙開口,緩解尷尬,「這是我的妹妹,叫她小鳩就行。」

小鳩從墮幕的身後出來,露出了依舊羞紅的臉,向著耀炎問好,看到這兩兄妹尷尬的模樣,耀炎不禁露出了微笑,沒想到在這異國他鄉,還能遇到這麼善良的人,可以收留我,我真是太幸運了!

「好了,我們快進去吧,小鳩,你快把那狼肉帶進來,今天我們就吃這個。」墮幕招呼道。

啊,讓小鳩帶進去?

耀炎以為自己聽錯了,這惡狼背上那巨大的結晶不知道是什麼,居然那麼重,我們是兩個人才勉強抬回來的,這小鳩瘦弱的胳膊能行嗎?

「要不我幫………」

耀炎剛想開口幫忙,但居然看到,小鳩就用那瘦弱的胳膊,單手就提起了惡狼的屍體!!單手??「

耀炎只感覺眼睛都要掉出來了,看到耀炎那驚愕的表情,小鳩對着耀炎露出了燦爛的微笑道:「別看我這樣,我力氣可是很大的!」

耀炎感覺心靈收到了巨大的衝擊,果然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也後可能還會後更多的稀奇事發生,自己可不能顯得這麼沒見過世面。

……

三人進入到飛船中,飛船的內部還是很大的,裏面有着五六間的卧室,還有餐廳和客廳,以及主控制室等等,可以說是該有的房屋配置飛船里都有,這可以說是星游家的第二個家了,看到裏面的樣子,耀炎又是被深深震撼,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很快小鳩就熱乎乎的狼肉端了上來,那濃濃的香氣引得耀炎和墮幕口水直流,飯一端上立馬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不大會,那一盤狼肉就被耀炎和墮幕風捲殘雲一般一掃而光。

耀炎滿意的打了個飽嗝,摸了摸自己圓圓的肚皮,那一臉滿足的表情,引得兩兄妹大笑了起來,三個人其樂融融,甚是融洽。

「時候不早了,耀炎兄弟,挑個房間快快休息吧。」

看了看時間,墮幕起身招呼道。

耀炎點點頭應道:「好,那我們明天見!」

說完,耀炎便起身,隨便挑了個房間就進去休息,墮幕飛船上的房間還是足夠多的,根本不缺他一個。

不一會,墮幕和小鳩也各自回房休息,整個飛船又恢復了平時的安靜。

……

躺在船上的耀炎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一切,要不是遇到了好心人,自己今天還真不知道是在哪個荒郊野嶺瑟瑟發抖呢!

墮幕他們兩兄妹,可真是大大的好人吶!

耀炎開心的想着,不一會,也進入了夢鄉。

在睡夢中,耀炎看到了一對男女站在自己的面前,但不知為何,耀炎發現看不清這對男女的臉,不管他如何努力去看,他們的臉龐終究被一層迷霧遮住。

忽然那個女子對自己說道:「炎炎啊,你要照顧好自己,一定要吃好睡好,還有最重要的,一定要開心!」

「就是,開心最重要,要學會保護自己,你看你,又受傷了。」女子身旁的男人訓斥着耀炎。

說著,那個男子伸出手來想要摸一摸耀炎的臉龐,但當男子的手即將觸碰到耀炎的時候,忽然這對男女彷彿被撕碎一般,身影開始消散。

耀炎的心隨着他們的消散忽然感覺劇烈的疼痛,彷彿失去了一些重要的東西一般,讓他的心感覺空空蕩蕩,耀炎伸手想要去抓住他們,但是他們卻消散的更快。

「不要丟下我!!」耀炎抑制不住的大聲叫道,想要阻止他們,但一切都是徒勞,他們的身影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黑暗,忽然,夢中的畫面一轉,剛才消散的那對男女再次出現,但不同的是,剛才耀炎感覺他們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的旁邊,彷彿自己一伸手就能摸到,但是這會耀炎卻感覺那對男女離自己好遠好遠,明明還是在自己的面前,但卻感覺他和他們不在一個空間,彷彿置身在另一個世界。

耀炎只能在這個空間,看到那對男女的一舉一動。

在那對男女的面前,站着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子,男子**着上半身,臉龐依然被迷霧遮擋着,那個男子好像在和這對男女在訴說著什麼,隨後便起了爭執,三人一瞬間便戰在了一起,而那個**着上半身的男人一瞬間被一層黑霧瀰漫,僅僅是幾個回合,便把那對男女擊暈在地,隨後便帶着兩人就要離開。

「不要」

耀炎連忙衝上前想要阻止,一頭撞在了一堵看不見的牆壁上,耀炎不斷地拍打着牆壁,想要引起那個男人的注意,但那個男人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帶着那對男女就要離開。

就在那男人轉過身時,耀炎赫然看到,在這個**着上半身的男人的背後,紋着一個巨大黑色桃心的紋身,黑色桃心近乎佔據了這個男人整個後背。

隨後這個男人帶着那對男女,漸漸的消失在黑暗中。

……

刷的一下,耀炎從床上一下坐了起來,驚慌失措地看向四周,當看清四周熟悉的樣子後,耀炎才反應過來,原來一切都是夢。

「又是這個夢!」

耀炎此時只感覺心臟「撲通撲通」的快要跳出來了,連忙摸了摸自己脖子上帶着的「平安扣」,「平安扣」好像也感受到了主人的驚慌失措,散發出了淡淡的溫暖,耀炎感受到這絲溫暖,耀炎慌亂地心也漸漸平息。

這平安扣戴在身上可謂是冬暖夏涼,不管外界的溫度如何變化,它都能為耀炎調整到最適宜的溫度,而且這東西戴在身上,耀炎就會感覺到頭腦特別的清醒靈活,雖然還沒搞清楚這東西的真正作用,但是當耀炎每次握住它的時候,平安扣總是會傳出一絲淡淡的溫熱,不管耀炎心有多亂,一握住它耀炎立馬就能平靜下來,它能讓耀炎感受到打心底里的溫暖。

耀炎能從這上面,感受到父母的存在,久而久之,耀炎就養成了這一緊張就握住平安扣的習慣。

而剛才的噩夢,從耀炎八歲那年丟失記憶開始,就經常做這個噩夢,但小的時候做的這個夢幾乎都不完整,每次做到了一半耀炎就會驚醒,根本看不到太多的內容,而且每次做完夢後,夢裡的一切都會忘記,不管耀炎如何努力的去回想,都想不起任何夢中的內容。

但是最近,耀炎發現他能想起夢中發生的一切了,雖然每一次有用的信息都少的可憐,但是今天,這個噩夢終於完完整整的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困擾了耀炎整整十年的迷糊夢,今天終於是撥開了迷霧,看到了夢境的原貌。

「黑色桃心的紋身。。。」

想到夢中那個人背後的紋身,耀炎不禁陷入了沉思,可以肯定,夢中的的那對男女,絕對是自己失蹤了十年的父母,雖然看不清他們的臉,但是那種血濃於水的感覺絕對不會欺騙自己。

至於那個最後帶走了耀炎的父母的男人,他背後的黑桃紋身確實讓人在意。

「等從這兒出去,打聽打聽這個男人的消息。「

耀炎咬了咬牙,狠狠的說道,就是這個男人,讓他和父母無法相見,如果讓他找到的話,耀炎一定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時,耀炎聽到墮幕已經在門前叫他起床吃飯,才察覺到時候不早了,連忙應了一聲,隨便收拾了一下,就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怎麼樣,昨天睡得還算習慣吧?」墮幕關心道。

「當然了,昨天還要謝謝你收留我,要不現在我還不知道在哪受凍的呢!」耀炎感謝道。

「哈哈,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趕快來吃早飯吧,小鳩早就做好了,就等你呢!」

說著兩人便來到了餐桌前,早餐還是非常豐盛的,味道更是不用說,小鳩的手藝耀炎昨天就已經領略過了,那真是一頂一的美味。

風捲殘雲般的把早餐一掃而光,耀炎滿意的打了個飽嗝。

看到耀炎吃好後,墮幕開口問道:「今天你有什麼安排,願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勘探這顆星球?」

「勘探星球?」耀炎疑惑地問道

「嗯,再和你正式的介紹一下,我是一名星游家。」墮幕道。

「星游家?」耀炎疑惑地問道。

「你不知道嗎?」墮幕一臉驚訝地說道,那副表情就像是見到了什麼怪物一般,一旁的小鳩也是忽閃着明亮的大眼睛一臉疑惑的看着耀炎。

看到他們的表情,耀炎對這星游家更是來了興趣,他自八歲後一直和糟老頭修行,對外界的事情除了一些重大事件外,基本是什麼都不知道。

看到耀炎那一臉懵逼的表情,墮幕無奈的嘆了口氣,開口為耀炎解釋道:「星游家,是星域低下最為熱門的職業,幾乎所有加入星域的種族文明,他們所有人首選的第一個職業那就是星游家。

星游家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探索宇宙中任何未知的星域,發現未知的星球,探尋千奇百怪的外星種族。

可以說,沒有星游家,我們根本不知道星空的遼闊,即使是現在,星游家們也依然不斷地開拓着未知的宇宙,幾乎每一天,都能有新的收穫。

星游家可以說是分佈最廣,人數最多的熱門職業,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會成為星游家,然後前仆後繼的奔向太空,去開啟一段奇妙的旅程。「

「明白了嗎?」墮幕問道。

耀炎興奮的點了點頭,沒想到在太空里還有這麼有趣的事,果然還是外面的世界最有意思!

「那我可以成為星游家嗎?」耀炎又問。

「當然了,只要是已經成年,並且暗罡修行已達星塵境七轉的,便都擁有成為星游家的資格,只需要去星游家協會註冊一下就行。「墮幕答道。

耀炎一聽,眼神頓時亮起,星塵境七轉?耀炎記得,糟老頭訓練自己的最低標準,就是在十八歲成年之前,修為達到星塵境七轉,只有這樣,糟老頭才會真正的放耀炎出去,耀炎在十八歲生日的前幾天,終於是突破了六轉,達到了七轉,趕上了糟老頭的最低標準。

「等出去後,我也要成為星游家!」耀炎暗暗下定覺心。

墮幕看出了耀炎心動了,便開口說道:「星游家發現了未知星球後,會得到豐厚的獎勵,但我們必須要勘察收集星球的數據,所以今天我們一起去吧,到時候星域判決官會前來評估星球價值,根據星球價值,會給星游家們發放獎勵,到時候獎勵我們對半分,怎麼樣?「

耀炎一聽有獎勵,眼睛立馬閃耀起了精光,自己現在是一窮二白,得到這筆獎勵,興許還能再買艘飛船呢!

耀炎當即答應道:「好啊,可是你們對我這麼好,我真是不太好意思,到時候要是真有獎勵,我拿三成就好了。「耀炎靦腆的說道。

墮幕一愣,沒想到耀炎居然會自動放棄那麼多的獎勵,心下更是開心,哈哈一笑,拍着耀炎的肩膀大聲說道:「好,耀炎兄弟,你這朋友,我交定了!「

兩人一同大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