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布衣神相
布衣神相 連載中

布衣神相

來源:常讀 作者:細柳蘭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陳琛 黃符

相人,七分頭,三分面
相屍,三分頭,七分面
我生來剋星入命宮,克在世親人,父死母瘋,爺瘸奶瞎
命格又夭賤,身體孱弱多病,命不保夕,村裡人都罵我是討命鬼
三歲那年,一個瘋癲的老乞丐敲開我家大門,自稱賴布衣傳人,取了我眉心的一滴精血,滴在了人皮燈籠上借命,保我順利長大
十七歲那年,老乞丐再次登門,要我給人皮燈籠還債
從此,我成了一個布衣相師,尋龍堪輿、相人相鬼……展開

《布衣神相》章節試讀:

第六章真真假假


八月份中旬天氣轉涼,白天還是很熱,晚上也絕不會冷到身體發涼,秋老虎就是這個意思。現在我就像站在空調下面,迎着冷風吹,汗毛都豎起來了。

一時間我都不敢動了,提着白紙燈籠站在原地,希望看到哪家的燈開着,結果卻失望了。除了我手裡的白紙燈籠散發的微光,哪裡還有亮光。

太陽落山多時,天漸漸黑下來,這時候的老村子沒一家開燈,那整個村子都被夜幕吞沒了,就像沒有光的陰森樹林,你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藏在裏面。

我害怕的躊躇不前,生怕再衝出個假二狗,打算回老乞丐的家老實待着,可是貼黃符的房間沒有門板了,不知道安全不安全。

「管他!總比一個人外遊盪好!」我轉身往回沖,頓時愣住了,「麻痹!老乞丐的家呢!」心裏已經知道自己中計,不該跑出來的。

「燈籠,你怎麼不提醒我!」沒由來的,我惱怒它不變重,像前面一樣阻止我。但我也沒太多心情用在這個上面,想着現在該怎麼辦。

左思右想之下,我決定回自己家,拔腿就跑,不過我忽然停下來,吞着唾沫不敢動了。

誰遇到這種情況都不會輕舉妄動的,不管我看哪個方向,都是去我外公家的,大概一百步左右的距離。

怎麼會這樣?

我靜下心來,思考下一步,終於被我找到對策了,回憶從老乞丐家跑出來多遠,又是哪個方向,試着往回走,或許就能回老乞丐的家,在怎麼說,那裡還有很多黃符,我感覺比較安全。

試着往後退五六步,並沒有我想像中碰到牆的感覺,又退兩步,還是沒有。我往左右移動,以為自己走偏。

碰到了!

我心中大喜,轉過身卻嚇的臉色發白,差點沒坐在地上。

我統共走了幾步,不會有二十步,而我身後卻是外公家,我碰到的正是半開的大門,轉眼就能模糊看到堂屋的靈堂,外公的遺像掛在棺材前,似乎彎着嘴角在笑。

「進去吧!」

我被人推了一下,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前傾,腳踏出一步,就到了外公家的院子。

「二狗!」

我回頭,看到身後的人道。這個二狗很正常,和我平時看到的差不多,他叼着煙,目不轉睛的看着我。

「你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顫抖着問,神經綳的很緊,如果二狗是假的,我準備拔腿就跑的。

「熊樣兒!」二狗吐着煙圈,把煙頭丟在地上,「真的,我爸被你外公抓走了,我昨天追了一夜都沒追上。」

「怎麼證明?」我不敢拿自己的命開玩笑,謹慎的問。

「小時候,我帶你偷看村裡最漂亮的媳婦洗澡這事你還記得吧。」

我的臉紅了,這事只有我們兩人知道,那二狗肯定就是真的。我心安了不少,問他:「你追我外公?」

二狗點點頭,道:「我媽去的早,我奶奶不喜歡我媽,連我也不喜歡,我爸卻對我很好,不想他有事。」

「追的時候我也怕,想到這個就不怕了。」二狗又點了根煙,遞給我一根,我拒絕了,他接着道,「我這次回家消暑,也是有目的的。」

二狗說的消暑,就是在外面打工到了夏天,又是淡季,沒有活兒,回老家休息。

他十五歲就輟學,一直跟着親戚在外面給別人家搞家裝,刷牆壁。

「什麼目的?」我問道。雖然二狗先我一步上了社會大學,但回村後,還是跟我的關係很好。

「秀才兄弟,先幫我把棺材打開。」二狗沒有說他的目的,我本着相信兄弟的情意,走過去幫他掀棺材蓋。

秀才兄弟,是二狗給我起的外號,因為身體弱,還在讀書。

昨天我爺爺和老乞丐已經開過棺材,現在只是簡單的蓋在上面,我們兩個小夥子沒費多大力氣就搞開了。

棺材裏面還是空蕩蕩的,二狗從懷裡拿出個小紙人,往空棺材裏面一放,念念有詞的,那小紙人就變成我外公的樣子,躺在棺材裏面。

卧槽!

這是什麼操作?

我瞪大眼睛,忽然想到在老乞丐家,變成二狗樣子的紙人,難道是二狗自己弄出來的?

「你怎麼懂這個?」我問二狗,死死的盯着他的臉,打算稍有不對就跑路。

「少見多怪。」二狗白了我一眼,「他們該回來了,我也要走了。記住,老乞丐不能全信!」

說著他就三步並作兩步翻過院牆走了,恰好此時,老乞丐從大門口衝進來,後面還跟着村子裏的幾個壯漢。

老乞丐見我在這裡,顧不得滿頭大汗道:「誰讓你跑出來的!找死是不是!」

我被嚇的慫了,一句話也不說,老乞丐緩了口氣道:「看見你外公沒有?」

我搖搖頭,又點點頭指着棺材裏面,老乞丐跑過去往裏面一看,就皺起眉頭,讓人把棺材釘死,轉過頭審問我為什麼在這裡。

我沒有說實話,就半真半假的說了老乞丐家發生的事,隱瞞了二狗出現的事實。

同時,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老乞丐,可是他救了我多次,沒理由害我。我又不願意相信,從小玩到大得兄弟會害我。

現在我很矛盾,希望事情快點結束,於是問老乞丐:「失蹤的人找到了嗎?」

老乞丐點點頭,道:「陳二狗沒找到,可能死了。我們追你外公追回來的,這件事也暫時結束了。你回學校吧,有時間多琢磨《賴布衣天星風水甲部》。」從我手裡拿過白紙燈籠走了。

可是我外公沒有出現過,失蹤的二狗卻來了,我猶豫着要不要告訴老乞丐,因為我總覺得這裏面有很大的貓膩。

想了想,我又不敢說了,就像二狗說的,老乞丐也不能全信,特別是他看到棺材裏的外公後。

我覺得以老乞丐的能力,假的外公屍體應該欺騙不了他,可是他卻什麼都沒說。

後來我才知道,這件事其實很重要,以至於引導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事情結束了,我第二天準備回學校,這次生病耽誤了很多課,剛好又是高三,很重要的一年,雖然我是學渣,但是也有大學夢的。

一早,我收拾好行李,我爺爺對我說,發現二狗屍體了,讓我去上柱香,二狗活着的時候很照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