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郡主她又美又凶
重生郡主她又美又凶 連載中

重生郡主她又美又凶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花間雪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南宮衍 武俠修真 沈千洛

她,戰王府郡主,火羽王朝萬千少女羨慕的對象,卻眼瞎心瞎喜歡上了渣男,被渣男挖心,挖肺,挖肝,挖腎……挖完她所有的價值後,被毫不留情的慘殺…… 一朝重生,回到一切的最初,望着虛情假意,心狠手辣的渣男,沈千洛目光森寒,在坑殺渣男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前世助你上九天,今生送你下黃泉! 沒想到,坑殺着,坑殺着,冒出一個俊美出塵的王爺:「娘子,我來幫你一起坑殺……」...展開

《重生郡主她又美又凶》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001章 重生


  「沈郡主稍等,卑職這就前去稟報!」

  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聲音自耳邊響起,沈千洛幽幽的睜開了眼睛,只見一座府邸近在眼前。

  府邸的大門兩側,分別立着一頭張牙舞爪,威風凜凜的獅子,墨紅色的大門上方,懸着一方匾額,上書『寒王府』三個大字,字體恢弘大氣,氣勢磅礴,越發顯得王府高貴大氣,端莊威嚴。

  寒王府府門大開,一名守門的寒王府侍衛轉過身,順着筆直的青石道,闊步向府里走去。

  在他身前,有怪石嶙峋的假山,有奼紫嫣紅的花園,有蜿蜒流淌的小河,有高高築起的樓台……

  沈千洛漆黑的眼瞳里閃過一抹驚詫,低頭望向自己。

  只見她穿一襲煙藍色湘裙,裙子被劃的橫一道豎一道的,但仍然能看出,裙子乃是極品蜀錦所制,裙擺上綉着大朵的梔子花,梔子花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在陽光下泛着絲絲光華……

  這是母親留給她的十四歲生辰禮物……

  也是她十四歲那年最喜歡的一件衣服……

  更是她只穿了半個月,就被山上的枝枝葉葉掛壞了的衣服……

  順着衣服向下望,沈千洛看到了自己的手腕,手腕纖纖細細,手腕下的雙手纖長,白嫩,是火羽王朝貴族少女應有的手,完全不是她死時,那布着厚厚繭子,以及一道道細密傷口的模樣!

  十四歲時最喜歡的衣服,十四歲時最喜歡的玉鐲,十四歲時會有的手腕,十四歲時會有的手……

  一切的一切讓沈千洛心中騰起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現在的她,並不是死後的魂,而是活着的人!

  她……重生了?

  沈千洛難以置信的抬起頭,只見湛藍的天空里掛着一輪金色的太陽,金燦燦的陽光照在她身上,將她骨髓深處那透心徹骨的冷,驅的乾乾淨淨,她整個人,由內到外都暖洋洋的……

  她重生了,真的重生了!

  她重生到了她十四歲這一年,這一年,她還是高高在上的戰王府郡主。

  她還沒有被南宮寒真正的心上人踩成爛泥。

  還沒有被當成南宮寒真正心上人的替代品送人。

  更沒有被當成南宮寒真正心上人的救命葯,挖心挖肺……

  她的朋友,她的忠心耿耿的屬下們也都還活着,所有的悲劇都還沒有發生……

  沈千洛欣喜若狂,大顆大顆的淚珠從眼眶裡滑落,一滴一滴的滴落到了她緊緊握着的小包上。

  絲帕疊成的小絲包瞬間被打濕,裏面包裹着的物件,若隱若現……

  沈千洛哭泣的動作一頓,諸多往事在腦海里炸開,她嘴角彎起一抹自嘲的笑:是了,這個時候的她之所以會出現在寒王府門前,就是為了她手上這株絲帕包裹着的藥材—七葉明芝。

  三皇子南宮寒舊傷複發,需要七葉明芝醫治,她便悄悄前往鳳棲山尋找。

  為了早點兒找到七葉明芝,減少南宮寒的痛苦,她披荊斬棘,不眠不休的找了三天三夜……

  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七葉明芝後,她立刻快馬加鞭的送了過來,沒想到,寒王府的守門侍衛,竟然不讓她進府……

  前世的她心繫南宮寒,侍衛們的阻攔,在她看來,是在拖長南宮寒的痛苦時間,她又氣又急,眼前陣陣發黑,險些昏死過去,而這一世的她,明顯是勞累過度猝死了,於是,有了她的重生……

  南宮寒喜歡廣交朋友,對朋友,他也十分友好,她認識的他那些朋友們,來寒王府,從來都不需要稟報,直接進去就可以,只有她,每每來寒王府,都需要稟報,得到允許後,才能進入……

  即便是像今天這樣,她拿着南宮寒的救命葯來,南宮寒都不肯讓她直接入府,可見南宮寒對她有多厭惡……

  可惜,前世的她想不通這個道理,南宮寒說喜歡她,她便信了,南宮寒說愛她,她便也一心一意的愛着南宮寒,心甘情願又死心塌地的為南宮寒做着一件件千難萬險的事,不知不覺中,被利用,被污衊,被踐踏,最終聲名狼藉,失去一切,死於非命……

  急促的腳步聲遠遠的響起,是前去稟報的那名寒王府守門侍衛回來了。

  前世,守門侍衛回來後,只拿走了七葉明芝,她這個采來七葉明芝,滿懷期待想要進去見見南宮寒的人,被拒之門外,還美其名曰:「沈郡主尋找七葉明芝辛苦又勞累,王爺甚是心疼,現在的郡主,最需要的就是休息,王爺就不請您進府了……」

  多麼敷衍的措詞,多麼明顯的謊話。

  可當時那個單純到了近乎愚蠢的她,雖然感覺不太對,但也沒有多想,還傻傻的以為,南宮寒是真的關心她,想讓她儘快回去休息,才沒有讓她進府……

  更可笑的是,她竟然還在目送守門侍衛拿着七葉明芝走進寒王府深處後,才依依不捨,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而今生么……

  沈千洛瞟一眼越來越近的那名寒王府守門侍衛,冷冷一笑,轉身朝隔壁的御王府走了過去。

  御王府是南宮寒的堂兄,也是南宮寒前世的死對頭南宮衍的府邸。

  十八年前,南宮衍的父親南宮御戰死邊關,南宮衍的母親也就是當時的御王妃突聞噩耗,悲痛欲絕,早產生下了他,隨後,他母親大出血而亡。

  父母雙亡又早產的南宮衍體弱多病,為了養好他,南宮皇室的人,將他送去了雷隱寺,一住就是十八年。

  但就在幾天前,現任御王南宮衍回府了,還悄悄發了一條懸賞:七葉明芝一株,懸賞黃金千兩。

  御王府府門前。

  兩名守門侍衛抬手攔住了沈千洛的去路,戒備的看着她:「什麼人?」

  「戰王府,沈千洛。」沈千洛停下腳步,自報家門。

  兩名侍衛面不改色,依舊戒備的看着沈千洛:「郡主有事?」

  「我來送這個!」沈千洛淡淡說著,打開了手裡拿着的絲帕,剎那間,一件淡紫色的物體現了出來,物體的形狀很像靈芝,只是,其上生長着七片靈芝所沒有的淡紫色葉子,還有靈芝所沒有的熒熒白光縈繞,遠遠望去,宛若仙界的仙芝一般。

  「七葉明芝!」兩侍衛驚詫的睜大了眼睛,仔仔細細的打量七葉明芝……

  好片刻後,兩侍衛收回目光,相互對望一眼,放下了阻攔的手臂,並朝沈千洛做了個請的姿勢:「郡主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