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不死神凰
不死神凰 連載中

不死神凰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方烈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方烈 武俠修真 袁華

墨門弟子方烈,少年時期飽受欺凌,更被陷害為姦殺滅門的賊凶,但他卻憑藉大毅力,得大機緣,修得《神凰涅槃經》,有了無限復活的不死之身
  從此之後,方烈便走上了一條專治各種不服的金光大道
  紈絝子弟,管你爹是誰?管你師父是誰?管你師門是誰?照殺不誤!   修真前輩,魔道巨櫱,見了方某也得規規矩矩,打不過你?還打不過你兒子?打不過你兒子,還打不過你孫子?   老子就是打不死,老子就是要囂張,問天下...展開

《不死神凰》章節試讀:

第八章哀嚎一片


  「啊~~~~!疼死我啦!」

  「王八蛋,你竟然真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爹是誰嗎?你知道我爺爺是誰嗎?你小子死得啦!」

  「狗日的,我媽都沒打過我,你小子竟然打我,我和你沒完!」

  這些傢伙的哭喊,對執法天兵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見他們沒有按照規矩應答,所有天兵便不約而同的加大力度,再次狠狠的打過去!

  這也是打門規的規矩之一,只要被打的時候回答錯誤,就要加力再打,直到正確為止!

  這下可好,第一棍子,所有細皮嫩肉的世家子弟就全部都皮開肉綻了,而第二棍子加力之後,後背的骨頭都幾乎要開裂了!

  那些小子們再也綳不住,趕緊改嘴,哭號着開始求饒,「我錯啦,我認罪,饒了我吧!」

  三不服的刑罰是專治各種不服的,只要你認罪服軟,就自動停止。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在見到別人的大刑停下之後,其他世家子弟也紛紛效仿,於是乎,一場大刑就此結束,最多的也就才被打了五棍子而已。

  不過,這幾棍子對世家弟子來說,也絕對是一種酷刑,他們所有人的後背都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再加上他們哭得淚如雨下,看着就別提多凄慘了!

  看着自家的孩子被打得這麼慘,周圍那些世家的高層可就都忍不住了。

  他們剛才都自持身份,不願意加入到晚輩的爭執之中,以為憑藉自家的孩子,就足以給方烈一個教訓,所有都樂得看方烈的笑話。

  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方烈竟然如此剛強,完全不顧後果,竟然真就一口氣打了三千多世家子弟,這就好像一個個響亮的耳光,抽在八百世家的臉上!他們哪裡還忍得住啊?

  「方烈,你太過分啦~」

  「竟然敢打我兒子,老夫饒不了你~」

  「我這老頭子也不服你,你有種把我也打了吧~」

  隨着一聲聲的怒吼,上千金池上人,幾百個紫府上人,全部都站到了前排,紛紛對方烈破口大罵!

  「你爹就不是個東西,你比你爹還不是東西!」

  「你老方家這是要自絕於世家嗎?」

  「反了!反了!一個小雜種,竟然還敢如此囂張!」

  面對這麼多高手的怒火,周圍數萬普通弟子都禁不住為方烈捏了一把冷汗!

  普通的世家弟子也就罷了,畢竟都是氣海境的人,大家算是同級。

  但是這些高手卻都是長輩啊!一口氣得罪這麼多長輩,以後還怎麼在墨門待下去?

  這裡的任何一個高手,都有輕易擊斃方烈的修為,以後他們隨便有個人對方烈使壞,方烈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啊!

  想到這,幾乎所有人都認定,方烈肯定是要低頭了。事實上,在修真界,向來以實力為尊,低級弟子對高階修士低頭,一點都不奇怪,而且也不丟人。

  面對這麼多前輩的斥責,方烈就算是低頭賠罪,也毫不奇怪,反而顯得極為正常。

  但是,這一回,所有人又想錯了,方烈的性情之剛直,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像之外,正如老方家的祖訓一樣,當真是『撞破南牆也不回頭』啊!

  「啪~」就聽見方烈再次狠拍驚堂木,然後滿面猙獰的他,直接就大吼道:「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們,來人啊,給我打!」

  頓時,祖師堂內再次金光大作,數千執法天兵齊整的出現,每四個天兵自動鎖拿住一個修士,然後就整齊的壓起來。

  祖師堂的空間也自動擴大,恰好又多出一片行刑的區域。

  而接下來,便是整齊的板子聲!

  「啪~」打得那叫一個響啊!

  執法天兵手上的水火大棍,那是修為越高打的越重。別看高手們的身軀早就練得堅如鐵石,但是在水火大棍之下,照樣不夠看。

  一棍子下去,同樣是皮開肉綻,血如泉涌!

  巨大的痛苦傳遍全身,一些心性修為不夠的上人,當場就慘叫起來。

  其他人咬牙支撐下來,卻也是悶哼連連,面如土色。

  這一棍下去,不僅是打在眾多高手的身上,更是打在世家高傲的臉上,也打在了周圍數萬修士的心裏!

  在這一刻,方烈用他鐵血的手段,讓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心,到底有多硬!

  能夠修鍊到金池,甚至紫府境界的高手,沒有一個是傻子,就算是傻子,也被這一棍子打醒了,再也不敢和方烈玩狠的了,立刻就高呼認罪,服軟!

  因為他們知道,和方烈擰下去,吃虧的只能是他們。他既然敢打門規,就敢繼續三刀六洞,催經毀脈,好不容易才修鍊到現在的境界,誰願意變成廢人啊?

  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先過了眼前這一關,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方烈!

  隨着這些傢伙的服軟,執法天兵也紛紛停手,不再行刑。

  但是他們嘴上雖然服氣了,可是心裏卻絕對不服,反而一個個都對方烈恨之入骨,所有人都用無比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方烈。

  要是眼神可以殺人,方烈現在肯定會變成肉醬!

  方烈自然知道這些人已經恨上自己了,可是他卻絲毫不在乎。自從他被誣陷,幾欲被活活整死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和這些所謂的世家根本不對路,雙方只有仇怨,幾乎沒有和解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非要委屈自己,去討好這些混賬東西呢?

  其實方烈現在已經想好了,想要保護自己和自己的弟弟妹妹,依靠委曲求全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反而不如乾脆教訓他們,狠狠的收拾他們,讓他們知道招惹自己的下場是多麼可怕,他們自然也就會知難而退。

  想明白這些,方烈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哼~」方烈冷哼一聲,不屑的道:「這就是所謂的八百世家?真是好大的口氣!最多不過區區五棍,就淚如雨下,跪地求饒,簡直就一群軟蛋!就憑你們,也管自己叫墨門的脊樑?我呸啊~」

  在場的世家子弟,被方烈的話氣得臉紅脖子粗,可是在三不服大刑的威脅下,愣是沒有一個敢站出來反駁,只能低着頭生悶氣!

  而方烈卻不依不饒,繼續大罵道,「你們這些沒用的廢物,平時高高在上,人五人六,看起來似乎是個東西,可實際上呢?你們除了欺負普通弟子之外,還有什麼本事?各種剋扣!各種貪污!藏污納垢,甚至是奸淫擄掠!硬生生把個名門正道的墨家,給變成了邪門歪道!你們自己看看你們自己,算是個什麼玩意?」

  「我今天就是要收拾你們,就是要打你們!不光要打你們的屁股,還要打你們的臉!你們誰敢不服?」方烈怒吼道:「我在問你們,所謂,『八百世家』,誰敢不服~~~?」

  「還有誰,還有誰不服啊?」方烈怒視着下方的數千世家子弟,再次大吼道:「還~有不服的嗎?」

  面對方烈一遍又一遍的怒吼,八百世家灰頭土臉,愣是無人答話,全部都做了縮頭烏龜!

  一時間,整個祖師堂安靜的落針可聞!

  見到始終沒人說話,方烈不屑的冷笑一聲,道:「就知道你們這些所謂世家全部都是慫貨!」

  說完,方烈一拍驚堂木,喝問道:「左右,這些混賬東西咆哮公堂,冒犯祖師令,該當何罪?」

  方烈身邊的一位執法天兵馬上就道:「按照門規,應該處以杖責之刑,最少十杖,最多百杖!」

  「那還等什麼?給我重責一百!」方烈馬上就大叫道:「狠狠的打!」

  既然認了罪,那自然就要接受處罰,這是毫無疑問的。那些世家弟子也都清楚,並且做好了心理準備。

  但是他們卻還是沒有想到,方烈竟然會用最重的量刑!杖責一百,那就是一百記水火大棍的責打,按照棍棍都必須見血的標準,打完一百下,恐怕後背就別想有一塊好肉了!

  縱然是有上等的療傷靈丹,只怕也要卧床數月才能恢復啊!

  最關鍵的是,這期間所承受的痛苦,絕非等閑人可以承受啊!尤其是那些平日里嬌生慣養的世家子弟,就算不被打死,只怕也要疼死啊!

  當然,執法天兵可不管你這麼多,既然得到了命令,就會馬上執行,一點都不帶打折扣的。

  於是乎,祖師堂里的世家子弟們可就倒了大霉嘍,水火大棍兇狠無比的落在他們嬌貴的屁股上,每一下都帶着鮮血飛濺,巨大的痛楚讓他們感覺生不如死。

  到了這個時候,誰都沒有了所謂世家弟子的風度,全部都哭號起來,那真是淚如雨下,哭聲震天。

  足足有幾千人一起行刑,一起哭爹喊娘,那場面,別提多震撼了,周圍數萬普通弟子全部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