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 連載中

人皮面具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方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方靜 曾強

我叫吳澤,原本是一個平凡的大學學生,可在大三那年卻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情
晚上我和女友鑽了小樹林,第二天我才知道女友四天前就已經在老家出車禍死了,屍體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千里之外的學校...展開

《人皮面具》章節試讀:

第二章 方靜死了


  這一次和上一次看見的情況是一樣的,儘管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身上還蓋着厚厚的被子,但身體還是止不住的傳來冰冷的感覺,從腳底直接湧上了腦袋頂。
因為隔着面具,我清楚的看見在天花板上有一張慘白陰森的臉正張開那雙死魚眼望着我,下一秒,我的尿都快被嚇出來了,因為我清楚的看見那張臉竟然是方靜。
  我女朋友?
  方靜?
  她怎麼會在宿舍的天花板?
  我目瞪口呆的目睹着眼前的一切,手心和背上直冒冷汗,眼淚不知怎麼的悄然從我的眼角上滑落了下來。
  我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因為悲傷,是被嚇的,嚇得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
  「有鬼啊...有鬼啊...」我立即將臉上的面具摳了下來,穿着褲衩跳下床奔出了宿舍,一邊跑一邊瘋狂的叫着。
  我知道我的精神沒有失常,腦袋也很清醒,只是因為眼前的一幕實在太嚇人,那種深入骨髓的害怕和恐懼只能靠瞎吼亂叫的方式才能宣洩出來。
  周圍的同學們根本不了解情況,看見我一副傻愣愣的模樣還以為我得了精神病,不停的對我指指點點,我吼叫着剛要衝出寢室大門的時候,不知從什麼地方衝出來三個中年老師將我按在了地上,大聲的在我耳邊吼着讓我冷靜下來。
  「有鬼,老師...有鬼...」我被幾個老師七手八腳的按在地上,當我看見周圍已經站滿了不少看熱鬧的同學的時候,我的心情才慢慢平靜了下來。
  「有什麼鬼?
大白天的,我看你就是一個色/鬼。」
說話的這個老師是體育系的曾強,是一個十分強悍的東北漢子,一米八的大個兒,出了名暴脾氣。
  看見了周圍站着不少活生生的人看我的熱鬧,我並沒有覺得任何的尷尬,心中反倒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人就是這樣,在極度恐懼的時候能夠找到一個慰藉,整個人也會漸漸平靜下來,並沒有再掙扎。
  「曾老師,用不用把這小子送到醫院裏去?」
另一個按着我的老師提議道。
  我急忙暗示自己必須要冷靜下來,否者他們就真的會將我當成精神病人。
  曾強雖然脾氣火爆,但見我沒有掙扎了之後便拍了拍我的臉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清早的亂叫什麼?
  我張開了嘴話到了嘴邊又被我給咽了下去,因為如果我說現在我看見了鬼,那這些同學和老師肯定不會相信我,所以我想了一下,才說:「曾老師,能不能先去管理員宿舍,我有話要說。」
  開什麼玩笑,就算天花板上面真的有髒東西,學校方面肯定也不會承認,會將我這個散播「謠言」的人論為精神病,因為我這樣相當於破壞了學校的秩序,而且哪個正常人會相信我的話?
  幾個老師互相對視了一眼,見我冷靜了下來才鬆開了手,不過他們見我一臉嚴肅的模樣,似乎又擔心我瞎吼亂叫會在學校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便將我帶到了管理員的宿舍。
  「怎麼回事?
說吧?
我看你平時活奔亂跳的,是不是撞邪了?」
雖然我不是體育系的人,但我喜歡打籃球,久而久之也和曾強這個籃球愛好者比較熟悉。
曾強點了一顆煙,還分給我一支,讓我壓壓驚。
  我坐在椅子上醞釀了好一會兒才說:「曾哥,能陪我去一趟我們宿舍樓上的那間房間嗎?」
  我知道學校的宿舍夠用,所以我們樓上的房間都空閑着,堆放一些雜物什麼的,平時都是緊鎖着,一般人根本沒辦法進去。
可剛剛的畫面卻一直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幸好平時我和曾強的關係比較好,所以我才會提出這個要求。
  曾強卻不樂意了,板著臉問我究竟怎麼回事?
然後遞給我一面鏡子讓我看。
  我看着鏡子里的我險些嚇得我將鏡子摔在了地上,因為此刻我的兩隻眼袋就好像塗了墨似得,黑得讓我都不可思議,臉色慘白到了極點,沒有一絲血色。
整張臉就掛着兩個字...憔悴。
  就這樣,曾強還看着我**一片的小褲衩,問我是不是夢見女鬼了?
  我沒功夫和曾強打趣,黑着一張臉問他可不可以去樓上的雜貨屋子裡,因為我隱隱覺得那間屋子絕對不正常,這是我的直覺,更是我親眼所見。
  在我的再三乞求之下,曾強最終還是同意了下來,我回宿舍換了一件衣服,又給方靜打了一個電話,依舊顯示關機。
我抬頭望了望天花板,又看了一眼那張白色面具,一股不好的預感湧入我的心裏,我咬了咬牙在曾強和幾個男老師的帶領下來到了樓上的雜貨屋。
  在開門之前,曾強還說如果我敢騙他,他就要好好的收拾我一頓。
我嗯了一聲沒說話,因為此時我的心都懸到嗓子眼了,生怕一推開門真的看見方靜躺在裏面。
  咯吱一聲,打開的不僅是那扇門,更是我心中的恐懼。
  我緊握着拳,眼睛死死的盯着屋裡的情況,指甲蓋已經深深的陷進了我的皮膚里,但我卻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
  當那扇門被輕輕的推開的時候,一股子淡淡的香味鋪面而來,這種香味傳入我的鼻息的時候,我的身體如同雷擊一般,恐懼就彷彿是一枚炸彈,瞬間在我的身體里炸開。
  因為...因為這種香味就是我昨晚做春夢的時候的時候從方靜的身上聞到的。
  我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要不是因為曾強這個大高個站在我的面前,我真擔心自己會慫了。
  在完全推開門的那一瞬間,從裏面湧出來的香味更濃了,而不僅是我,在場的眾人幾乎都瞬間瞪大了瞳孔看着屋裡的一幕,有一個膽小的男老師嚇得直接雙腳一軟癱倒在了地上。
  「快...報警!」
聽說以前曾強當過兵,心理素質超硬,見狀後並沒有任何的怯弱,直接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走了進去。
  因為廢棄屋裏面真的有一個女人,雙腿彎曲着跪倒在地上,腦袋埋得很深,頭髮將整張臉給擋住,看不清容貌,身上卻是一件衣服都沒穿。
曾強率先三步並作兩步揍進去後將外套蓋在了對方的身上,伸手在脖子上摸了一下脈搏,然後轉過頭給了我們一個眼色,示意我們,她已經沒有了呼吸。
  我的雙腿不停的打着擺子,膝蓋一軟,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
因為我確定對方就是方靜,因為我和方靜經歷過無數次的水乳/交融,不看她的臉,就看她的身體我就能十分肯定。
  沒一會兒的功夫**便來了,因為擔心學生們的承受能力,所以學校方面對於這件事情是極力的去掩蓋。
而我作為目擊證人和第一發現者,自然是被**帶到了局子里問話。
  我可不想被人當做兇手一樣看待,更何況我還年輕,十分害怕因為這件事情而被指認為是兇手,從而會坐牢,所以我將面具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現在我的腦袋裡真的很亂,所以並沒有給**說我昨晚和方靜鑽小樹林的事情,而是說我接到了一個保安室的電話,讓我去取的包裹,包裹里就是那張白色面具。
  可是**根本就不信我的話,還調來了學校保安室的監控錄像,昨天一整天包括晚上我都沒去過保安室,更沒有保安室的人給我打過電話,而我手機上保安的通話記錄竟然也神秘的消失了,就好像從來都沒有給我打過電話似得。
  我真的很想很想讓**將全校的監控都調出來,讓我清楚昨天晚上我究竟是不是和方靜鑽的小樹林?
可是我不敢問,也不敢說出來,因為方芸芸和**都已經斷定方靜是四天前就已經死亡的,怎麼可能又會和我鑽小樹林干那事兒呢?
  現在擺在我面前的疑問又多出了一個,那就是這個面具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難道是水衝來的嗎?
  對於方靜的神秘死亡,**也聯繫到了方靜老家的當地派出所。
而這一下該輪到**傻眼了,因為方靜老家的當地派出所已經出面證明方靜四天前就在老家出車禍死了,前天正準備火化,屍體卻神秘的消失。
  當地派出所還以為是方靜的家人思想觀念老舊,不願意將方靜火花,現在都還在給方靜的家人做思想工作。
但雙方的**得知方靜在死後竟然還能夠平白無故的出現在千里之外的學校,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問題。
  因為方靜老家的當地派出所出示了相關證明,所以嫌疑人的身份也立即從我的腦袋上摘掉了。
而且這件事情本身就透着古怪,對於那張白色面具的由來,**也沒在多問什麼,只等着明天方靜的家人來領取方靜的屍首。
  這麼一折騰下來,直到晚上**才將我送回了學校,不過卻讓學校方面注意我的一舉一動,更不希望我在學校里亂傳謠言,以免擾亂了學校的正常秩序。
  好在學校方面趁早就實施了手段,將方靜的消息給封閉了起來,所以學校里並沒有流傳任何的謠言。
  因為我是目擊者之一,到了晚上難免會害怕,所以我便找到了曾強,希望能在他的管理員宿舍借宿一宿。
  曾強不僅只是體育系的教師,有時也會充當男生宿舍的管理員,管理宿舍里的秩序。
曾強看着我快要虛脫的樣子,也沒拒絕,直接在他的床邊給我安置了一張臨時床位,就讓我睡他旁邊。
  可是,到了深夜我睡得正香的時候,又做了一個奇怪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