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隋天子
大隋天子 連載中

大隋天子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林森森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雲 陳秀人

作為一名被誣陷禍亂後宮的太子,楊雲表示壓力山大
既然你們說我荒淫無道,那我就真荒淫無道…… 殺權臣、滅韃靼,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展開

《大隋天子》章節試讀:

第8章 女帝的洗澡水不好喝


嘎吱一聲……女帝寢宮突然被人一把推開,接着便是一個甜美的聲音響起。
「母后,你找我!」
嘩啦一聲……寧國公主也就是張彩霞,居然聽到了水聲。
她愣了愣,看了看帘子後面,女帝娘娘正坐在浴桶裏面,一陣神色緊張。
她又看了看地面,為何水跡斑斑,到處都是?
「母后,你在沐浴嗎?」
女帝這一刻銀牙緊咬,捏得粉拳咯咯作響,但又不敢讓寧國公主察覺,只能淡然一笑,「是啊!
彩霞,你這丫頭又去哪兒野了?」
「哦,我不是去找小宮女玩了嘛!」
說到這裡,寧國公主就要掀開帘子進去。
卻嚇得女帝驚呼一聲,「不可!
彩霞,不要進來!」
「啊?
母后,彩霞只是想進來伺候你沐浴更衣而已!」
「不……不用了,母后……呀!」
突然,女帝一聲尖叫,把寧國公主都嚇了一跳。
「母……母后,你怎麼了?」
寧國公主一臉緊張的追問道。
女帝都快氣瘋了!
狠狠的朝着浴桶裏面瞪了一眼,「母后無礙,只是洗澡水有點燙了!」
「哦!」
天真的寧國公主,完全沒有察覺到女帝的異常,還點了點頭,「這些下人辦事,是有點粗心大意。」
「彩霞啊,聽着!
從今天開始,你不準再找小宮女去玩了。
明白了嗎?」
「啊,為什麼啊?」
寧國公主滿是不解。
女帝氣得一腳狠狠踹在了某人身上,「因為你義兄太子殿下,接管了右邊的防務,你不得去打擾他的工作。」
「哦,我知道了!
我也聽說了太子哥哥作為監國和母后一起處理朝政的事情了。」
「嗯!
很晚了,你……噗!
哈哈哈……」女帝剛想讓張彩霞回去休息,好趕這色胚太子滾。
可沒想到……她踹了太子一腳,而這滿肚子壞水的傢伙,乾脆直接撓她腳心。
直接讓女帝在寧國公主面前失態,笑出聲來了!
寧國公主只感覺莫名其妙,「母后,你怎麼了?」
「沒……哈哈……哈哈……母后只是想到了……哈哈……一些開心的事情罷了!」
「啊?
什麼開心的事情啊?
彩霞也想聽聽!」
「哈哈哈……改日,改日再和你說,哈哈……夜深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哦!」
終於,張彩霞轉身離開了長壽宮,女帝鬆了一口氣。
接着,她怒了,惡狠狠的看着鑽出了浴桶,吐了一口洗澡水的太子。
兩人還保持着面對面,坐在一個浴桶裏面的姿勢。
女帝臉色也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得,她捂着胸口,惡狠狠的看着太子楊雲,「太子殿下,你可以走了吧?」
楊雲笑了笑,「嗯!
跟女帝共洗鴛鴦浴的滋味,還挺不錯的。
就是這洗澡水的味道不太好!」
「你……」女帝是又羞又氣,她銀牙緊咬,就一個字,「滾!」
「唉,成吧!
明兒早朝見。」
說完,爬出了女帝的浴桶,濕漉漉的楊雲便開門 走了出去。
女帝坐在浴桶裏面,咬着朱唇,粉拳捏得咯咯作響。
混賬!
本帝絕不會放過你,我要讓你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
第二天……早朝,同一張龍椅上,左邊坐着女帝,右邊坐着太子。
女帝看着楊雲,想起昨晚上的事情,是恨得牙根直痒痒。
而後者,則是撐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靠在哪兒,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
直到老太監送上了茶水。
楊雲抿了一口後,意味深長的說了句,「曹公公,最近宮廷的御茶,是不是有點不對勁兒?
喝起來怎麼像是洗澡水的味道?」
一句話,讓女帝是又驚又羞。
這小子夠不要臉的啊!
曹公公則是嚇得趕緊跪在了地上,一個勁兒的叫喊着,「殿下!
老奴可沒有貪污啊,宮內的御茶一直都是這個味兒啊。」
「呵呵呵……本宮只是跟你這奴才開個玩笑罷了,瞧你這樣子。」
楊雲打了個哈哈,算是遮蓋住了這事兒。
曹公公鬆了一口氣,擦了一把自己額頭上的汗水,默默的退了一邊。
女帝惡狠狠的瞪着楊雲,直到後者扭過頭來,看向了她。
「怎的?
女帝娘娘,本宮臉上有花兒 ?」
「哼!」
女帝一聲冷哼,便轉過了頭去。
很快……太監喊了一聲,「宣文武百官覲見!」
這意味着說,太子楊雲監國的第一天早朝,正式開始!
馬上有宮人上前,放下了龍椅前方的珠簾,因為在古代,女子是不適合拋頭露面的。
所以,女帝要想早朝,就得垂簾聽政!
龍椅既然不能挪,太子楊雲也只能跟着她一塊兒,坐在了珠簾後。
說起來挺有意思的,皇城四門,一人一半,龍椅一人一半,這早朝的侍衛怎麼分呢 ?
老樣子,左排御林軍,右排東宮侍衛。
百官進入早朝,立馬叩拜。
口呼,女帝千歲,太子千歲。
兩人異口同聲,「眾卿免禮!」
站在珠簾外面的老太監,立馬扯着嗓子喊了句,「有本啟奏,無本退朝!」
下面自然是一片死靜。
畢竟……奏摺要走內閣,而內閣是由女帝一脈把持的。
事兒在他們那邊已經流程走完,女帝只要國璽一蓋,硃砂披紅,奏章生效,哪裡還有太子什麼破事兒?
至於,大隋那些保皇黨……很 抱歉!
在女帝權傾朝野的時候,重要職務,早就被女帝派給自己人了。
他們占的席位,也不過是一些副職,沒卵用的官員。
頂頭上司沒本奏,他們奏什麼?
女帝嘴角掛着一絲輕蔑的笑容。
以為給個監國太子,就能和本帝平起平坐了?
看看吧!
整個朝堂,重要的職務,全是本帝的人。
小子!
你怎麼和我斗啊?
眼見沒人說話,太監剛要喊按照慣例,喊一聲「退朝!」
可誰曾想……珠簾後面的太子發話了!
「昨日吳茂帶刀入殿,幸得張賀、陳進二位愛卿護本宮周全,本宮認為當賞!
不知道女帝娘娘覺得如何?」
女帝聞言一愣,覺得好笑!
太子是要收買人心嗎?
那又如何?
這二人一個戶部尚書,一個兵部員外郎,重要嗎?
兵部員外郎是個副職,戶部尚書?
哈哈哈……大隋的戶部尚書,說來都是個笑話。
朝廷還收得上來稅收嗎?
大隋災害不絕,年年用兵,國庫早給掏空了。
既然太子要收買人心,女帝就隨了他心愿,「應賞!
就賜白銀千兩,綢緞百匹,殿下以為如何?」
「不!
本宮倒覺得,兵部員外郎陳進,立下大功,應該晉陞為兵部尚書才對!」
楊雲一句話,讓朝堂上的眾人倒抽一口涼氣。
兵部尚書!
統管天下兵馬。
太子楊雲這是要染指大隋的兵權啊!